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零五章 秘法 一
    第二百零五章 秘法 一

    杀人狂一样的师姐。

    这是路胜对那个白面的第一印象。

    跟着宋子安继续往前,洞穴逐渐开始往地下倾斜,但诡异的是,石头缝里的水,依旧从洞内往洞外流。

    “不要去碰脚下的溪水,那有剧毒.....算是我们...也无法抵抗。”宋子安阴测测的提醒道。

    “恩。”路胜点头,其实不用他说,他已经看到了溪水的源头。

    洞穴右侧,一头巨大的长着独角的黑蟒,正歪着脑袋呼呼大睡,黑蟒大嘴无意识的张着,大量的粘稠口水从它嘴缝边流出来。

    说来也怪,那口水越是远离黑蟒,便越发清澈稀薄,原本只是手臂粗细,到了远处,成了小河一般,越来越多。直到将洞的石头缝填满。

    “它是学派护法,叫密。你可以叫她密小姐。”宋子安介绍到,“不过密小姐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醒来后会极其狂躁,最好不要太过靠近,以免被吃掉。”

    路胜点点头,有些无言以对。

    再度继续往前,这一趟走了盏茶功夫,终于,前面渐渐有了亮光,一面巨大的石壁映入路胜眼前。

    那是一块如同蜂巢一般,庞大而明亮的石壁巢穴,边密密麻麻的黑孔是一个个数米高的石洞,每个石洞都有着石门,似乎都可以住人。

    石壁前,耸立着一根看似粗犷的石柱,边涂着一个很大的血色符号,在黑暗闪耀着阴郁血腥的微光。

    “这里是我们学派的核心地区,这些空洞都是可以住人,你到时候也要在这里面选一个住下,另外,学派现在是大长老主持一切事务,我先带你去见他。”宋子安解释道。

    路胜点点头。

    “有劳了。”

    两人顺着石壁右侧的石阶,一步步走去,路胜明显能感觉到进入这里,有着类似白铃城一样的庞大力量,正监控扫描着附近的每一寸土地。

    那种力量极其恐怖庞大,甚至压根看不到底。在走石阶的一瞬间,便如同走进一团粘稠的泥浆,周身都被一下压抑住,内气运转也开始变得晦涩缓慢。

    “对了,这里有学派神兵碎片镇压,可能会有不适,稍稍适应下好了。”宋子安再度解释。

    路胜没有多说,只是点头表示了解。

    两人一路往,很快便到了石壁的最高一排洞穴,在最央的一个石洞前停了下来。

    咚咚咚。

    宋子安敲了敲石门。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明朗但沉稳的老者声音。

    石门缓缓挪开,宋子安带着路胜大步走进去。

    里面是温暖的黄色烛光,一个个黄色灯座立在洞内两侧,黄木书桌座椅林立,脚下是柔软的白色地毯,墙挂着几件干净的白袍长衣。

    一个老得不成样子,面皱纹如同树皮的老人,正拿着本纸书,坐在书桌后面,慢慢阅读。

    “人已经带到了,大长老。”宋子安大声道。

    “辛苦了,子安。”老者抬头笑了笑,有些浑浊的视线落在路胜身。

    “欢迎你,路小兄弟,如果确定留下来的话,可以自行选择一个洞穴住下,住一晚,自动算你确定了。”

    “我确定留下。”路胜平静道。

    “好吧,我是元魔宗大长老六山子,如今宗内一共有三个长老,两个管事,弟子不定,每天清晨会有钟声响起,前后响两次,代表我的早课开始,你可以选择前来听课,也可以选择自行在洞内闭关,没人会打扰你。闭关记得挂牌子在洞外。”

    路胜点头表示明白。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找子安询问,他一直都在学派石壁的侧面墓园。”大长老六山子介绍道。

    “好了,如果没什么问题,你可以先去休息了,明天开始早课。”他似乎有些意兴阑珊,虽然在为路胜解释东西,但如同例行公事一般,勉强挤出微笑,毫无亲近之意。

    路胜由宋子安领着离开。

    大长老六山子坐在桌边看着石门缓缓关,微微叹了口气。

    学派每况愈下,自从矿区被九钟学派夺走,派弟子连基本的修行资源都得不到保障,原本的诸多弟子纷纷离开。

    本招收弟子艰难的学派,如今更是雪加霜。

    没了资源,自然也没人愿意为学派白干活。弟子走了,巡逻也没了,学派连基本的警戒都没法保持。

    如今这个阳家送来的新弟子,或许也要不了多久,会失望离去。毕竟这是连修行资源都无法保证的学派,加入了又能有什么用?

    六山子长叹一声,站起身走到石洞侧面,透过木窗朝外看去。

    他的目光远远落在下面那根耸立的石柱,怔怔的竟然失了神。

    ..............

    石壁顶层洞外。

    “路师弟随意挑选一个吧,记得入夜后不要出洞,宗内如今没有巡逻队,万一遇到危险,只能坚持到天亮....才会有人来救你。”宋子安面带微笑的对路胜道。

    “明白了。”路胜点头,“另外,我想请教师兄,宗内的藏书阁在哪?我个人对杂学很感兴趣。”

    “藏书楼在石壁后方,你绕过去能看到。里面的书你可以随意查看,注意不要损坏行。”宋子安介绍完,便转身缓缓朝下走去。

    他行走的方式很怪,不是一步步的走,而是如同平移一般飘,毫无起伏。

    路胜目送他,直到消失在石阶尽头,才转身看向面前的石洞。

    一个个石洞有的敞开,有的紧闭。敞开的洞内阴惨惨,毫无人气。紧闭的则窗前不时有阴冷气流吹拂,冰冷刺骨。

    “这学派.....”路胜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顺着顶层洞穴一个个的走过,最后在石壁的最左侧,尽头处,选了一个洞作为自己的住所。

    洞穴门敞开着,里面桌椅书柜衣柜一应俱全,但都是石头制成。空气里飘荡着一大股霉味。

    路胜将身的行李放进柜子,在石门找到门锁机关,机关是个半球形贴在石门,需要用钥匙才能打开。

    钥匙放置在洞内的桌面,是个结构复杂的金属条。

    将金属条拿起来挂在身,路胜没做停留,离开洞穴,一路顺着石阶往下走。

    很快他便重新站到了石壁巢穴面前。仰头望了望起码有百个洞穴的石壁,他左右看了看,石壁两侧,都能看到可以通往后方的小路。

    路胜选了左边的路,慢慢沿着小路往里走。

    黑暗,石壁释放的淡淡白光,和石柱散发的红光,混合在一起,化为淡淡血色,将整个大洞,分割成一黑一红两块区域。

    红色是被光线照亮的区域,而黑色,则是依旧一片漆黑。

    路胜很快便走到了红光照耀的边缘,他顿了顿,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进去。

    黑暗,没了光亮,但他强大的五感依旧能借助极其微弱的反光,看清周围事物。

    沿着小路,路胜加快速度,很快便走到了一处悬崖吊桥前。

    吊桥下方是深沉的灰白雾气,翻滚如同活物,而破烂不堪的吊桥很多木板都腐朽烂掉,一不小心踩空,极可能掉下去。

    路胜站在桥头往对面望去。

    桥对面,矗立着一片黑黝黝的楼阁,似乎是宋子安所说的藏书楼。

    呼....

    一股股隐含刺骨的风,从下方的深渊吹出来,算是路胜,也隐隐感觉有些发寒。

    这种感觉,似乎不是从身体感觉到的,而是从内心深处感觉冷。

    他平稳了下呼吸,迈出步子,稳稳踩在吊桥。

    噗!

    猛然间他急冲而出,身形如电,脚尖在吊桥的两侧铁索连点数次,转眼便将百米的吊桥越过。

    啪。

    路胜轻轻落在对面悬崖,回头看了眼被风吹得摇来晃去的吊桥,他舒了口气。

    “这元魔宗....难怪招弟子没多少人愿意来...”他摇摇头,回首继续朝前走去。

    面前是一片由数栋楼阁组成的冷清建筑群。整个建筑群用高大的黑色围墙围着,入口处在路胜面前,边挂着硕大的牌匾。

    地元楼

    牌匾写着端端正正,隐含锋芒的红色字体,用的是古宋体。

    路胜看了眼敞开的大门内,里面空空荡荡,可以看到里面的院落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也不客气,大步走进去,顿时又闻到一大股霉味。

    吱嘎。

    推开正面一栋楼的大门,里面一排排黑压压的书架顿时映入路胜视野。

    他随意选了一个书架,看到边密密麻麻放满了书册。

    大宋病史,起源神兵,神话与现实,天象论,冰与火与生克......

    一册册书不知道放了多久没保养,路胜抽出一本本起源神兵,边长满了细密的一大层绿霉,抹去粗糙冰凉。

    他左右看了看周围,在不远处发现墙壁凹陷的壁灯,走过去用随身的打火石点燃灯座。

    顿时淡黄的光亮在楼里亮起,路胜拿着书找了张桌椅坐下,又将桌的油灯点亮,也不管什么绿霉,直接这么翻看起来。

    这本起源神兵,讲述的是世家最初是如何和世间的大恐怖厮杀争斗,慢慢的一步步和妖魔鬼怪,形成既有的平衡,为人类挣得一席之地。

    抛开其的歌功颂德内容,其关于数次历史大事的记载,对路胜了解整个大宋世家史很有帮助。但是书对所谓的大恐怖,并没有太多笔墨,都是一笔带过,似乎不是妖魔鬼怪一类。

    坐在这里看书,不知不觉,便过去了数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