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零九章 秘闻 三
    另一处魔池洞。

    飞蝗子端坐在六香级别的洞中,狭小的洞穴刚好只能容下一人,他闭目盘腿坐着。

    大量如同实质的黑气疯狂的融入其眉心。

    这种毒雾毒性极强,就算是他这样四纹以上的高手,也不敢贸然放开吸收,必须控制涌入速度。

    大片大片的黑气,如同漩涡般,急速融入飞蝗子眉心的指甲盖大小面积的皮肤。

    “这鬼学派要什么没什么,也就只剩下这点好处了。有魔池配合秘术修行,比起其他学派来说,提升速度快上不少。”

    他叹了口气,“虽然修成后威力很弱。”

    元魔宗的秘术是出了名的弱,提升到三纹,才相当人家双纹层次,提升到五纹,才相当于人家三纹层次。

    但优点就是简单,好修行,提升速度很快,而且适用范围大。各个种类的血脉都能用。

    感觉洞内浓度有些不够,最后深吸一口气,飞蝗子打出引气手决。

    他双手闪电般在胸前急速跳动,一个个手印不断出现又变化,如同一朵朵开放又凋谢的花卉。

    连续十二次结印后,他双目一凝,陡然厉喝一声。

    “七环九引,魔气招来!”

    哧!飞蝗子张口猛地吐出一丝黑线。黑线在半空中一闪即逝,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后他闭目,开始等待。

    “嗯?”

    等了半天,魔气还是老样子,一点变化也没,魔池中的魔气浓度依旧没变。

    “七环九引,魔气招来!!”他再度手决一引,吐出一口黑线。

    依旧没反应。甚至魔池内的魔气还反而开始消退。

    “不是吧??”飞蝗子睁大双眼,“毒雾之河低潮期不是还没到吗?”但眼前的魔气依旧还在缓缓不断的衰退,甚至比之前减少得更厉害了。

    “我就不信了!!”他心头发狠。只要不是低潮期,以他的法决秘术,就不信连点魔气都引不过来!

    “魔气招来!”

    “魔气招来!!”

    “魔气招来!!!”

    ........................

    “卧槽!怎么这么多!!”

    路胜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洞浓如实质的漆黑毒雾,大量毒雾从洞壁四周争先恐后的朝自己扑来,几乎快成液态了,像是大群饿昏了的虫子野兽。

    此时的黑气比刚刚进来浓了何止十倍!

    大量毒雾疯狂的融入他的皮肤,从他七窍中肆意钻入,痛苦已经麻木了,神经传导已经到了肉身的极限,当痛觉信号彻底占据了所有感知渠道时,痛苦也就达到了上限。

    好在路胜经过这么久的厮杀战斗,修行武学时,偶尔提升过猛,也会有这种极度的痛苦,所以还算能承受。

    他直挺挺的站在洞内,周围大股大股的浓雾像是一团团粘稠的液体,急速流入他身上。

    阴阳玉鹤宝瓶气疯狂的循环愈合身体,对抗着不断涌入的毒雾腐蚀。而无因功也在这样的条件下,急速被刺激得强化提升。

    一共九层无因功,是基础法中最稳健的筑基秘法。

    此时没有用修改器修改,路胜的层次便从刚入门,迅速吸收毒雾,朝着第一层前进。

    这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便相当于别的弟子修习数月,甚至整年。

    他吸收的毒雾浓度实在太大了,而且最关键的是,路胜的吸收方式和其他弟子有些小小的不一样.....

    ...............

    “糟了!忘记给路师弟说,只能用眉心吸收魔气了!!”荷香子急急忙忙的跑回来,左右扫视周围,愣是没看到路胜跑哪去了。

    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魔池洞穴。

    “唉,人呢?”她前前后后转了几圈,洞穴魔池太多,根本没法找。

    “或许是回去了吧,算了,下次给他说,反正他现在的程度,也牵引不了多少魔气,应该没多大事.....”

    荷香子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只好作罢,往回离开。

    .................

    海量的魔气泉涌一般疯狂涌入路胜体内。

    时间缓缓流逝,直到路胜渐渐感觉身体有些扛不住,阴阳玉鹤宝瓶气的消耗也有些大了,这才缓缓往后退出,开始脱离魔池。

    噗!

    一下冲出洞口,路胜绕过铜盆,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不过仔细一检查无因功的进度,居然已经第一层圆满了。

    “不错不错!”他颇为满意。“如果每次都这么多来几趟,要不了多久,无因功就能学通。不知道我这个没有黑膜的人,将无因功学通后会有什么变化。”

    他抬起手看了看皮肤。手臂上的皮肤隐隐有些惨白,像是被水泡了很久过。

    “行了,接下来是意念观想阶段,外力刺激足够了,等下一层锻炼达到要求再来。”

    路胜满意的活动活动筋骨,转身朝着住处赶去,转眼身形便急速掠动,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就在他离开后没多久,附近的另外两个魔池洞穴,也走出来两个学派弟子。

    “今天的魔池怎么感觉魔气有些稀薄啊。”第一个先走出来的人面带疑惑。

    “确实,你也这么感觉?难不成是低潮期提前要来?”另一人也是有些苦恼道。

    “不应该,按照时间来算,毒雾之河的低潮期应该才过了一半时日。”第一人

    “奇了怪了.....”

    “我今天的功课修行都没做完,现在又缺丹药服用,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两人无奈结伴慢慢离去。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魔池内又走出一名长发披肩男子。男子身披青袍,腰间还挂了一个黑色小葫芦,此时一样面色难看。

    “按道理来说,这些魔池都是相连相通的,都连接着毒雾之河,就算这里少了,也能从其他洞穴吸引过来,不应该会减弱才对。”男子正是引气失败的飞蝗子。

    毒雾之河的异动,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虽然这种毒雾毒性极强,他需要的量也不多,每次用眉心吸收满一次后,需要消化炼化半月。

    但这趟突如其来的减弱,还是让他这趟修行花费了比平时多数倍的时间。

    心头疑惑不解下,飞蝗子只得默默往回赶,回去还得继续今天的功课,没有资源丹药辅助,便只能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弥补。

    不断往返在魔池,藏书楼,以及居住洞穴之间,路胜的无因功,很快便成功突破第一层。

    这门秘术的关键,在于观想由阴火组成的人面孔。

    在三阴法的基础上,路胜已经能自如的观想阴火形态,再将这阴火按照固定顺序排列,组成人的面孔——实际上就是观想自己的面孔。

    在进行这个步骤修行的同时,调动自身肌肉相互对抗,按照特定的姿势。

    照路胜来看,这玩意与其说是武学,不如说更像邪教祭祀。特别是那些姿势,看起来很是怪异。

    最正常的就是盘腿打坐,其他的一个比一个古怪,难度极高不说,还很像寺庙里的那些菩萨罗汉。

    先要保持这些姿势一定时间后,锻炼细微肌肉内脏,然后才能进入魔池接受外力刺激。

    不过提起魔池,路胜也不得不对元魔宗学派的弟子感到钦佩,那种痛楚他感受过了一次,就不想再接受第二次。这些弟子居然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锻炼。

    时间就在不断重复中,慢慢度过了一个多月。

    铛!

    嘭嘭嘭!!

    连续三脚,一个学派男弟子转身又补上一记侧踢,长腿如毒蛇般电射而出,打开对方长剑,精准的悬在对面女弟子的咽喉处。

    “承让了。”这男弟子收腿,看着对面面色不好看的持剑女弟子。

    “多谢师兄指教。”女弟子输了后,拱手退下。

    一片空旷场地上,大长老带着一众弟子围在周围,众人都是盘膝而坐,坐在地上的蒲团上。

    “以无因功五层为基础,达到的黑膜之力差不多是单纹层次,配合精湛武艺,近身缠斗,对用剑的琳儿来说,确实无法对抗。下一个。”大长老面无表情,随意点了几句。

    马上按照顺序,又是一个弟子走上场中。

    路胜坐在一旁,身边靠着荷香子,静静观望着这场比试。

    这是大长老每隔一段时间的例行演法测试,用来了解弟子进度所用。只是如今.....

    他眼角余光扫了眼围着的众人,还剩八名弟子,加上他九人。这段时间,又跑了好多个。闹得学派人心惶惶,就算是很正式重要的演法,众人也有些心不在焉。

    紧接着上场的弟子,很快再度被场上的男子轻松击败,

    “该我了。”飞蝗子缓缓站起身,他面带自信,拿眼朝大长老望去。

    如今留下的弟子越来越少,只要他表现足够好,取得大长老的信任不难,能够得到元魔秘术的机会就越大。

    “既然是飞蝗子师兄,在下甘拜下风,自愧不如。”见到飞蝗子起身,那场中男子赶紧低头认输。

    他虽然厉害,但和飞蝗子差距还是很大。

    “也好。”飞蝗子环顾四周一圈,最后视线落到了荷香子身上.这也是学派中对他唯一具备威胁之人.

    “老师,不如直接让荷香子和我对阵一场,其他人反正也都不是我的对手。”他借口提议道。

    “可以。”大长老点头。

    路胜身边的荷香子也不推辞,缓缓起身,走到场中。

    “焦心,你的第四层过了没?”大长老转而又问其中一名女弟子。

    “还没.....”

    一旁坐着的路胜,分明看到大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焦心是派中血脉资质仅次于飞蝗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