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日暮 一
    首席是个什么概念,路胜在和荷香子聊天后的没多久,便看到了。

    那是附近黄一学派的首席,前来借阅书册,同时也算是友好交流。

    藏书楼主楼一层。

    路胜一身黑衣,如同往常一样,坐在角落里的桌边,静静看着大门处缓缓走进来三个黄衣青年。

    “哦,这里还有人在啊?”当头的一个俊朗青年诧异的扫了眼角落里的路胜,小声嘀咕。

    他身后的一名年轻男子拍了拍他肩膀,示意其别说话。

    然后年轻男子上前一步,遥遥朝路胜抱拳拱手,算是远远打了招呼。路胜也点点头回应。

    “在下明波,黄一学派首席,特来贵学派借阅藏书,如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年轻男子相貌平平,但说起话来气度俨然,声音铿锵有力,语气也没有丝毫拖沓,如同金石交鸣般,给人一种果决气质。

    “没事,请自便。”路胜点点头。

    三人中还有一人是年轻女孩,看上去年纪很小,走在最后面好奇的看了眼路胜,然后便跟着师兄们一个个书架的找起资料来。

    路胜重新回过神,继续看书,也不理会这三人鼓捣。

    过了好一会儿,三人才找到自己要的书,找了位置坐下开始翻阅。那女孩不时因为书上的霉点露出嫌弃之色,但至少保持安静了,没有出声。

    一口气将这趟取下来的一本杂学读完,路胜缓缓合上书册,吐了口气。

    门外的投射进洞的光亮已经黯淡下去了,看来时间不早了。

    路胜抬头看了眼那三人,他们正好在收拾书籍,站起身。看到路胜看过来,那黄一学派首席明波冲他笑了笑,轻轻起身将书册放回原处,然后带着两人走出藏书楼,慢慢消失在门外。

    路胜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这几人,特别是那个首席明波.....很厉害啊...无意识流露出来的气息,就和北地的白僵主祭一般,最少也是六纹高手。一个血脉开始衰减的学派子弟,居然还能修到这么高的层次.....”

    他站起身,看到地上的脚印,顿时微微动容。

    地面上除开他自己的脚印外,就只有两人的印子,而那个明波的脚印居然毫无痕迹。

    “黄一学派...据说是中三重的学派之一吧...”路胜记起当初自己看过的那张名单。

    “一个中三重学派的首席,就有如此实力,那上三重学派,又能强到什么程度?”他忽然颇有些期待。

    如今他所到的层次里,同龄的世家子弟中已经很难找到对手了。

    真要算起来,刚突破的上阳九礼,或许能和他对抗一二,还有上阳家那个未曾蒙面的第一天才,估计也能和其交手。

    至于其他几家,他还不清楚。

    路胜走到哪三人所在的座位边,又顺着他们拿书的书架走了一遍,发现他们取出过的书册,都是关于魔灾的资料。

    魔灾是魔物泛滥蔓延,无法抵挡的巨大灾难,一旦发生便会生灵涂炭,死伤无数。

    但书中都没有记录细节,很多内容都被故意抹去了一般,全是一片模糊。

    “那首席具体实力不知道多强,但应该不会弱于当初的白僵主祭。”路胜心中估量,“这么看来,学派派主,应该就是蛇级,只是在蛇级的什么层次,就不好说了。”

    铛....铛.....铛...

    钟声又响起来。

    路胜单手一挥,一股掌风远远将桌上的油灯吹灭,他大步走出藏书楼。

    这段时间第二层的无因功也差不多稳定了,也该进行下一层的提升了。

    他也大概弄明白了,这基础秘术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不打算慢慢磨,而是准备一口气用修改器将其迅速提上去。

    现在学派的样子很有些不妙,这些天又走了好几人,估计这学派也待不了多少时间了。与其慢慢拖,不如趁现在还能用用魔池,赶紧将无因功提到顶。

    他想看看学派秘术结合自身技艺,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上阳家。

    窗外楼船林立,缓缓驶过。

    上阳九礼推开门,看到房间里站着的那个修长身影,顿时微微一愣。

    “是你!?”她白色眉毛陡然竖了起来。“我和你很熟吗?贸然进我的房间。若是其他人,我会活活撕了他!”

    一段时间闭关,让她整个人的气质更加锋锐起来。比起之前在北地,更多了一丝深沉和厚重,像是把沉重的锋利斩马刀。

    房间内站着的那人是个年轻女子,她一身翠绿劲装,腰间悬着一把翠绿色短刀,眉目清秀,黑发披肩,看起来惹人怜爱,若是不带兵器,就和普通的邻家小妹妹一般无害。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女子额头有着一个碧绿色印记,是个三角形的精致如花卉标记。

    上阳九礼看到这个标记的一瞬,整个人身体狠狠一颤。

    “他们.....他们果然选了你。”

    “还好,只是得到接触资格而已,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早了点。姐姐又何必失落呢?”女子微笑着轻声道,“你我都是上阳家未来,日后我为家主,姐姐也是第二副手。若我为掌兵使,姐姐便是家主,你我姐妹齐心合力,这中原又有几人能抗?”

    “上阳飞....你和你哥哥几乎一模一样,那时候他也是说的如此狂妄之语。”上阳九礼深吸几口气,沉静下情绪。

    “哥哥...他死得其所,为家族献身,是他一生的愿望和理想。”上阳飞微笑道。“哥哥他,想要让上阳家立于中原九家之顶,这是他的愿望,也是我的目标。”

    上阳九礼有些无力的看着眼前这女子。

    上阳飞,上阳家第一天才,上阳家有史以来成长速度能和她比肩的,不超过两人。而前两人,都是带领上阳家称霸一时的顶级高手。都是曾经中原的最强掌兵使!

    作为比她后出生的第一天才,上阳飞十岁便突破五纹,十五岁突破七纹踏入蛇级,二十岁进入中三重,如今二十五岁....深不可测!

    她甚至已经初步得到了牧山笔的承认....上阳九礼一看到对方额头上的那个三角徽记,心中便涌出阵阵无力。

    那徽记是神兵魔刃的象征,代表着上阳飞已经初步接触过上阳家的镇压神兵牧山笔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上阳九礼心中涌出阵阵失落,但没有丝毫不甘。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可怕。

    她的资质比自己好,努力程度更是远超自己。她有野心,有能力,有手腕!

    无论是拉拢家族势力,还是自身修为发展,上阳九礼知道,自己都不如对方。

    只是上阳飞的言行,表面温柔,但常常给人一种温和中的霸道。她不容别人拒绝,也不容对方反抗。隐藏在温柔怜爱外表下的,是绝对的冷酷和独断。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上阳九礼收敛心思,冷冷道。

    “首先要恭喜九礼姐,踏入中三重,稳固好了血脉。”上阳飞笑吟吟道。“其次,家中十三长老那边,已经调查了数月的那件事,不知道姐姐是否有所耳闻。”

    上阳九礼点头。

    “十三长老那边的事,我听过。”

    “那便好说了。”上阳飞轻轻扬起手,一张洁白纸张从桌面上浮起飞出,轻轻射向上阳九礼。

    “九秩刀现身,邪玉晶十枪现身,转空出没,南北西三面都出现异样。还有那玄机玉.....最近比起往年来,要闹腾不少呢。”

    “所以呢?”上阳九礼冷声问、她知道这个堂妹绝不会没事上门烦她,必定是有所求。“再闹腾能比云州大旱惨?”

    上阳飞笑了笑,“三大神兵魔刃出现,能找到它们的关键,就在于玄机玉,如今甚至还牵扯到了黄家的黄淑玲。

    如果是平时,压制一个黄淑玲也不算什么。但如今,妹妹我分身乏术,还要对付其他人,这黄淑玲是实在没办法应付....也不可能请长老出动,所以才来找姐姐出手相助。”

    “黄家的黄淑玲....”上阳九礼记得那女人,是个难缠角色。同为九家之一,黄淑玲在黄家也是第一天才,和自己差不多,但比起上阳飞还要弱了不少。

    “可以。反正你有代行家主之权,你说的话,谁敢不听?”上阳九礼冷冷道。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姐姐能将那个掌握玄机玉的凡人也活捉下来,妹妹可是很好奇,一个凡人是如何不被神兵侵袭,将其藏在身上这么久的。”上阳飞微笑道。

    上阳九礼看着这女人的微笑就觉得恶心。

    当初云州柳家灭门,前去落井下石,屠戮柳家的人中,就有她上阳飞一个。

    如今她说好奇,估计一抓到那人后,上阳飞好奇的结果,就是将那凡人活活解剖,切碎成骨肉内脏,再来仔细研究。

    她亲眼见过那种血腥场面。

    “我明白了。”

    元魔宗。

    大长老盘膝坐在洞中,看着眼前仅剩下的六人。这段时间又跑了三个弟子。

    他已经麻木了,或者说是心灰意冷了。

    这样的弟子,让他如何敢将元魔秘术交给他们手上,一旦交出,怕是转头就逃掉加入其他学派了吧。

    心中暗自叹气,他继续之前的讲述。

    “说起秘术的来源,其实,那是来自于所有神兵魔刃。

    神兵魔刃的力量,被称为法,以特殊的三角形符号为标志.....”大长老看了看面前六人。

    飞蝗子心不在焉,荷香子倒是听得认真,其余几人则昏昏欲睡,眼神飘忽,压根就心思不在这里。

    心思浮动....已经有了去意...

    大长老心里更是一酸。当年鼎盛时期繁荣昌盛的元魔宗,如今却只剩下这么几个弟子....

    不过他忽然还注意到,除开飞蝗子荷香子,其余几个弟子中,后来加入的那个路胜,似乎也听得极其认真。这让他心头稍微有了些安慰。

    “......这个三角徽记,极其精致复杂,代表的是每一把神兵魔刃的本质力量。也就是我们称为法的力量。

    而秘术,其实就是模仿法,由世家和学派的先人们研究感悟出的力量。”

    “法的威力极其恐怖,任何浮现出法徽的攻势,除开同级别存在,没人能阻挡。

    秘术便是对法的模仿和衍生品。但威力弱很多很多,是对法的边缘奥秘,进行解析研究后的简化版。”他在讲的,是例行的元魔宗秘术的历史来源。身为元魔宗弟子,对自家学派祖师,和学派大事记当然不能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