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日暮 二
    路胜坐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这对于他来说是绝对新奇的隐秘,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了解世家,了解神兵魔刃,所以这些正是他想听的。

    只是上早课前,他远远听到荷香子和一个女弟子说话,在询问为什么有几人又没来。

    本来就人不多,现在只剩这么点了。

    除开他,荷香子,飞蝗子外,就剩两个男弟子和一个女弟子。但就是这么点人,那两个男弟子还心思浮动起来,也想要离开。

    路胜收回心思,继续听大长老讲课。不管他们离不离开,他反正是打算一直待下去,这里的藏书楼的书还有很多很多,要看完还很久,他不急。

    昨晚他才用修改器将无因功提升到了第三层,身体细微肌肉需要适应,同时主要是需要魔池的魔气毒雾进一步刺激,否则无法提升。

    一会儿上完早课,他便打算再去一趟魔池,看将无因功尽可能的提升到极限,会有什么反应。

    大长老讲着讲着,忽然自己也有些意兴阑珊。

    “......元魔秘术的根源,来自于曾经的魔刃,也来自于对魔物的研究。好了今天的早课就到这里。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他看着面前的六人。

    其中只有两人认真听着,其余都各怀心思,或许心早就不在元魔宗了。

    大长老一时间有些心灰意冷,不等有人回话,他便无力的摆了摆手。

    “算了,都散了吧。”

    “是。”众人起身缓缓退去。

    飞蝗子第一个起身,转身快步走出洞口。

    路胜退出洞穴,看到飞蝗子面色郁结,似乎是不甘放弃什么。

    自从上次暴露后,他便不再掩饰,本性更是毕露无疑。也更让大长老失望,彻底绝了传他秘术的心。

    路胜看到飞蝗子下了石壁,跑到石壁侧面的阴影里走来走去,神情犹豫。

    他索性也跟了下去,躲在一个角落里静静观察他。

    阴极态的状态下,路胜收敛气息的能力异常强大,要想让飞蝗子这个层次的人无法察觉到自己,并不是件困难之事。

    飞蝗子在阴影里走了许久,才停下脚步,驻足朝着石壁望去,眼里满是不甘。

    良久,他眼中的挣扎终于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坚定。然后他转身快步离开,似乎不再犹豫了。

    路胜看他迅速消失在黑暗中,也是摇摇头,出来朝着魔池方向走去。

    阴暗的洞中空空荡荡,极其冷清。

    路胜快速掠过吊桥,从藏书楼的侧面继续赶路。看到周围两侧空无人烟。

    “记得刚刚入门时,带我入宗的宋子安,还有白面,怎么入门这么久都没看到过踪影?”路胜也有些疑惑不解。

    不过想起宋子安那张隐藏藏的苍白面孔,他心头便有种对方不似活人的错觉。

    还有那个白面师姐,绝对也不是正常人。

    既然他们不算在门中弟子之列,那么应该是元魔宗其他未曾见过的管事了.....

    “只是这么久都没见过他们,难不成他们都是夜晚出来行动?都在我们回去休息之后?”路胜忽然想到那个晚上必须回自己休息洞穴的规定。这个奇怪的规定不可能没有缘由。

    说不定就是和宋子安和白面等人见不着面有关。

    “这趟去了魔池后,就去找墓园宋子安问清楚。”路胜缓缓减慢速度,周围两侧已经是一排排的魔池洞口。

    他一眼扫过去,迅速找到自己能用的魔池。

    一个洞口铜盆里插着两支香的魔池,出现在他视野里。

    “就它了。”路胜几步并做一步,轻松掠过铜盆,踏入洞中。

    他依旧和前面一样,放开全身,让魔气自由灌注进入体内。

    虽然经过荷香子提醒,他知道自己前面的方法错了。但因为上次魔气浇灌全身后,他隐隐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坚韧,甚至还隐隐带了一丝这魔气的毒性。

    这种浇灌方式,与其说是煎熬,不如说是一种类似硬功的刺激性锻炼。

    呼....

    大股大股的魔气疯狂朝路胜涌来。

    没有血脉之力阻挡的血肉,对它们而言,就是最好的补品。

    无数魔气形成一个布满整个洞穴的大漩涡,将大量魔气硬生生融入塞入路胜体内。

    他轻车熟路的运转起阴阳玉鹤宝瓶气,加速身体恢复。

    无因功同时全力观想起来,身体细微肌肉剧烈颤抖着,在魔气的刺激下,慢慢溶解,又在宝瓶气的滋养下急速再生。

    第三层的无因功,对抗起魔气似乎已经有了一定成效。路胜感觉到的痛楚,比起第一次来说,要弱了很多。

    他静静站在不过几米宽的小洞内,周身萦绕旋转着大量魔气。且这些魔气还在不断牵引其他地方的魔气,涌入这边。

    路胜缓缓闭上眼,感受着无因功观想硬化的肌肉,在魔气的刺激下,在不断的重复再生下,逐渐变得越发坚韧。

    “无因功的功效,就是固体强身,增强血脉之力的挖掘,这是对自身肌肉的强化。

    我没有血脉可以挖掘,那么唯一对我有用的,应该就是强身效果。”路胜运起无因功,感受到身体逐渐发生变化。

    身上的大部分细小肌肉,特别是四肢,在高度紧绷和对抗中,逐步加大血液流速,不断变粗变强。

    观想中自己的阴火面孔,也在不断随魔气的刺激剧烈翻滚,随着时间的推移,路胜甚至能够看到阴火面孔上的很多细节,就仿佛他观想的阴火人面是真的存在。

    时间缓缓流逝。大量的魔气再度如之前那般,疯狂的汇聚涌入路胜体内,然后溶解肌肉骨骼内脏,之后又被阴阳玉鹤宝瓶气急速治愈恢复。

    路胜的身体就在这样的不断摧毁又修复的过程中,一次次的变得更加坚韧,对毒性的抗性也更加强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宝瓶气终于快要耗尽了。

    路胜缓缓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开始慢慢退出洞口。

    噗。

    如同冲出水面般,路胜一下从粘稠的魔气中抽身出来,回到铜盆边上。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抬起手,手臂上的皮肤苍白细腻,根本就是重新长出来的细嫩肌肤。

    “这种感觉....”路胜皱了皱眉,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魔气的沁润下,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或者说某种适应。

    宝瓶气带来的高速自愈能力,让他有了本钱在魔气大量灌体下急速恢复自身,保持活力。

    不断破坏又修复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在适应魔气的过程。

    “深蓝。”路胜再度叫出修改器。

    淡蓝色方框应念而出。上边方框内,无因功的选项后,已经又出现可以提升的修改按钮。

    “刺激已经足够了,阴火人面再度出现扭曲波动,这代表这一层的魔气锻炼达到了标准,接下来就是苦熬的观想和对抗肌肉锻炼。完全可以用修改器修改提升,节省时间。

    现在阴阳玉鹤宝瓶气不足,等回去修养恢复后,就能直接提到第四层。”

    路胜缓缓握了握拳,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力量,似乎也在无因功的锻炼下,变得更加庞大,也更加灵活。

    而不像之前那般偏向僵硬,直来直去。

    这说明无因功对他的帮助还是有的,只是因为他层次实在太高,所以帮助有限,表现不明显。

    从魔池出来,路胜依旧如往常一般,回到自己洞穴休息,然后第二天继续早课。

    但第二天一大早看到的一幕,让他也心中感慨。

    人又跑了。之前加上他,一个还有六个学派弟子,而如今就只剩下他,飞蝗子,荷香子三人。

    “如梦也走了?”大长老轻轻问。

    “今早上,我看到她背着行李出洞了.....”荷香子小声回道。

    大长老沉默了下,没再开口。

    他就这么坐在蒲团上,静静坐着。飞蝗子荷香子和路胜,也只能静静的坐着,不敢发出声音。

    就剩三人了.....

    偌大的学派,这么大的元魔宗,就只剩下三个弟子。

    良久。

    大长老才缓缓闭上双目。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老头子累了.....让我歇歇。”

    飞蝗子沉默不语,第一个起身离去,临走前他朝着大长老低头行了一礼,才转身离开。

    荷香子心情低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看大长老心情不好,也没开口,跟着起身,也离开了。

    路胜站起身,看了看大长老,觉得有点可惜。

    “老师,那今天的早课呢?还上不?”

    他忽然出声道。

    早课?

    大长老蓦然睁开眼睛,怪异的看着他。

    “今天,该讲神兵徽记的历史和种类....”这是所有弟子都不爱听的部分。

    “是啊。”路胜点头,“我昨天还专程在藏书楼翻到这方面的书看了不少。今天还打算问您一些问题。”

    问问题?

    大长老怔怔的看着他。

    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的涩声问:“他们都走了,你.....不走吗?”

    路胜挑了挑眉。

    “为什么要走?我觉得这里很不错啊。”

    他笑了笑。“只要有书看就行,呆在这里蛮舒服的。”

    “那你来学派,难道不是为了修行,只是为了看书?”大长老稍稍来了点好奇。“你的秘术不练了?”

    “练啊。”路胜奇怪道。“无因功我现在也到第二层了,感觉还好,蛮顺利的,就是.....”

    “啥?第二层??!!”

    路胜话没说完,便被大长老睁大眼睛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