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日暮 四
    “还好,才成亲便从北地过来,有点。”路胜笑了笑。

    “师弟成家了吗?”荷香子随意问道。

    “恩,成亲了。”路胜点头。

    “真好啊.....当初我成亲的时候,才十几岁,生下两个小孩后,便因为太笨,犯了错,被赶出家门....要不是老师收留我,都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荷香子有些呆呆的望着大雨,轻声道。

    “师姐不是从小就在学派长大的吗?”路胜反问。

    “是,只是后面被一个世家的男人骗了...离开学派和他成了亲,那时候为了那男人还和老师闹腾生气,现在想来....”荷香子叹了口气。

    路胜没想到荷香子还有这么一面往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只好沉默。

    两人一时间都沉默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大雨被风吹得一阵阵的往左卷,哗哗的雨声中,隐隐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

    路胜直起身,顺着洞口往通往地面的石阶看去。

    只见远远的,一个穿蓑衣的骑士,正站在地表上,似乎刚刚从马背上翻身下来。

    骑士手里提着一个小盒子,背上背着刀,快步顺着石阶往下走来。

    “我等的人来了。”路胜淡淡道。

    “恩。”荷香子也看到了骑马来的蓑衣骑士。

    那人快步顺着石阶走下来,来到洞口,恭敬的将手里的盒子递给路胜。

    “辛苦了。”路胜点点头,伸手在对方身上拍了下,顿时一丝宝瓶气涌入其体内,帮助他祛除寒气劳损。

    “这是属下应做的。”骑士低沉回答,朝着路胜低头行了一礼,转身迅速离开。

    路胜看着他回到地面,返身上马,然后很快消失在雨帘中,直到看不见。这才转身看向荷香子。

    “对了师姐,这两天怎么没看到飞蝗子师兄?”

    “飞蝗子?”荷香子顿了顿,露出复杂神色。“他....前几日,想要偷偷潜入祠堂,想搜寻元魔秘术,被老师发现.....一怒之下,被打成重伤送走了。”

    “啊?”路胜完全没想到,飞蝗子居然出了这档子事。难怪这些天没看到他。

    “也就是说,现在学派里就只有我们两了?”路胜想了想,讶然道。

    “是.....”荷香子也沉默了。

    两人相顾无言,在洞口站了一会儿,路胜才离开,回往自己洞中。

    回去路上,他看到大长老独自站在那根红色符号的石柱前,默默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师。”他走上前去打招呼。

    大长老转过头,看到路胜。“是小胜啊.....”他似乎很累,眼神有些浑浊。

    “你又要去看书了?”

    “恩,昨天找到的一本史记,还没看完呢。”路胜点头。

    大长老看着面前的弟子,如果说数个月之前,他还有心思挑选传承者,那么如今,他是真的别无选择了。

    飞蝗子居然为了元魔秘术,做出硬闯祠堂,扰乱祖师清净的行为。而且在没经过自己同意的前提下,还想谋夺元魔秘术。这等心性,简直不堪造就。

    而荷香子,虽然对学派并无二心,但资质实在是.....要知道很多观想图,如果资质不足,修为不够,一旦秘籍失落,就要靠传承者默想重新画出。

    而资质不足,就代表着,一旦秘籍没了原本,这一份秘籍就永远失传了。

    所以除开荷香子,大长老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你.....无因功上,没什么问题吧...?”大长老低声问了句。

    路胜点头。

    “还好,没有问题。”

    大长老凝神看着面前的弟子,沉默了会儿。

    “那就好....明天开始,你来我洞穴时早一个时辰。”

    路胜一愣,随即点头。

    “是。老师。”

    大长老仔细看了路胜一会儿,直到看得他莫名其妙,才转身缓缓离开。

    路胜目送对方离去,有些捉摸不定大长老的想法。

    回去洞中,他稍微收拾了下,便朝着藏书楼方向赶去。除开读书,他今天还要进行新的魔池刺激。

    第二日一大早,路胜比以往早了一个时辰,来到大长老的洞口。

    咚咚咚。

    他轻轻敲门。

    隆....

    石门缓缓移开,悄无声息。路胜走进去,看到大长老早已等候多时,一个人坐在地面蒲团上,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从今天起,除开无因功之外,你还得随我记忆一些其他基础法的资料。没问题吧?”大长老见路胜走进来,随即沉声道。

    路胜顿时了然,认真点点头。

    “明白。”

    “那好,如我这般坐好吧。”大长老指了指面前不远处的另一个蒲团。

    路胜知道,对方是打算让自己真正成为核心弟子了,如今学派凋蔽,就只剩他和荷香子两个弟子。估计大长老也是别无选择,没办法了。

    “今日要讲的,是无因功第六层的细节,你且记好.....”大长老开始仔细将无因功后续的层数,一个个的给路胜讲述清楚,同时拿出准备好的观想图,给路胜一一查看。

    经过大长老的仔细讲解,毫无保留,路胜终于是明白了元魔宗如今的主要传承体系,到底是什么样的。

    从最基础的三阴法,到无因功,再到后续的鬼面决,通幽决,以及最后的魔心道。

    这是一个完整的详尽传承。

    且整个这个传承,完全是依赖于魔池,也就是所谓的魔气。

    “我们所说的魔气,实际上是源自于一条完全由剧毒液体组成的地下河流。”大长老平静道,“这条河,我们称为毒雾之河。所有魔气,都是毒雾之河上空逸散出来的特殊气体。

    而魔池,是这些气体渗透进入便是的石壁,腐蚀出来的一个个漏孔。有的孔漏得大,就浓度高。有的孔漏的小,就浓度低。”

    路胜顿时了然,又问:“也就是说,我们元魔宗最根本的地方,就在于毒雾之河?”

    大长老点点头:“是这样,所以我们不惜远远的将总部建立在这等人迹罕至的地域。等你若是能达到修习通幽决的地步,我会告诉你更多关于我们学派的隐秘。

    好了,接下来是一篇法决,你要仔细记住背熟,这对你有好处。”

    大长老不等路胜回应,便开始仔细念诵法决。

    路胜一边听,一边心中感觉奇怪。

    虽然学派如今衰弱,但本质上还是百脉之一,完全可以再度招收学生弟子,不知道大长老为什么会这么急,就是重新培养弟子也来得及。按正常情况,他是不大可能这么早就被吸纳为核心弟子,开始接收私下指点。

    不过既然对方主动这么做,路胜也不介意,反正这种事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

    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很快结束了,很快到了正式早课时间。荷香子缓步走进洞中,看到早就坐下的路胜,她也是微微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朝路胜多看了几眼。

    “好了,如今就剩你们两人,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大长老坐定不动,垂目静气。

    荷香子一言不发,路胜也确实没什么要问的,该讲的,该问的,都在前面一股脑问清楚了。

    两人索性静坐修习了一阵后,熬到时间便起身告辞。

    从那时起,路胜每天早上,便都被大长老压着背诵记忆一些莫名法决。不时的还要被忽然检查一下,核对他记忆是否准确。

    虽然感觉大长老有些怪异,但路胜并没有多少抵触。有谁会嫌弃自己知道的知识太多?

    在这种不断重复的枯燥生活中,很快他又突破了,达到了无因功第五层。

    到了第五层,如果没有阴极态收敛气息,路胜照过镜子水面,光自然而然出现的魔念,就已经浓郁到引动人心神的地步。

    而第五层无因功的强身五级特效,也逐渐能给路胜一点点肉身上的帮助。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长老开始给路胜讲一些秘闻异事,渐渐的不再提修为境界。

    时间缓缓流逝,路胜经过这段时间的读书和了解,对身边,对学派,都有了很多认识。

    特别是当他读到一本书,一本叫学派之源的书册时,也明白了为何大长老会这么急切,要将全部乱七八糟的内容都塞给他。

    原来学派中有着每隔一段时间便碰头会面的百脉会盟。

    百脉会盟,与其说是碰面交流,不如说是学派之间争奇斗艳,交流实力势力的内部排位赛。

    不然学派里的上三重,中三重和下三重,是怎么来的?就是在百脉会盟中划分出来的。

    而从荷香子那里,路胜得知,元魔宗已经连续三年,没达到百脉的最低标准了。

    所谓百脉最低标准,那就是至少要有一人能作为学派的传人代表,在学派派主不在时,能够完全的将学派的理念和一切传承下去。并且达到一定高度强度。

    理念之争,最是冰冷刺骨。

    所以对百脉内部,学派之间的争端,一样异常残酷。一旦某种学派的发展方向,出现危机,受到质疑,他们便需要派人站出来进行争辩。

    而争辩的方式,就是拳头。用拳头给质疑者解释知识就是力量的道理。

    你说你理念先进,你才是对的?那你派个人出来我们练练。看看正确的理念下,指导出的弟子能达到什么程度?

    毕竟我们都是为了摆脱神兵魔刃而建立学派,落后的知识体系,需要淘汰。只有不断保持最新的学识,才能让百脉永远保持最好的活力,而不是被陈旧腐败的老体系拖进棺材。

    这就是百脉会盟的来由。不断争出最强的理念。老旧的陈腐的,就让它逝去,以免徒耗自身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