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功课 一
    “一口气突破层次太多,身体有些不适应,需要沉陷一下。”路胜感觉原本掌控自如的身体,在不断提升无因功中,逐渐有些失去掌握。他知道这是因为无因功秘术的强化细微肌肉导致。

    如果说武道一途的锻炼,是可以让肉身主体肌肉迅速强大膨胀。那么世家学派的秘术锻炼,就是让主体之外的很多细节肌肉,内脏肌肉,同样得到锻炼。

    一正一副,相得益彰。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趋于越来越完善,圆满。

    “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世间任何生物,都有自己的极限。细胞的分裂次数是固定的,虽然可以通过锻炼来灭掉旧细胞,生成更强壮的新细胞。但分裂次数决定了这样的过程不可能永远持续。”

    路胜心中明白。自己也是有极限的,这具身体终归只是凡人自身。

    圆满,就代表着达到身体的巅峰,无可进步。

    “世家最初也是人,为什么他们就能达到更高层次?”他忽然想到一点疑惑。

    “神兵魔刃的光,更像是某种辐射....或许就是这个,让细胞产生变异,让他们失去了分裂次数的限制,从而获得恐怖的快速愈合能力。但为何他们又没有得到长生的能力。”

    “算了,不想太多了。下一步,是等适应身体变化后,开始修习鬼面决。”路胜开始回忆鬼面决的内容,缓缓起身,阴极态迅速收敛,无因功如同波纹般弥漫到全身,让身体表面急速覆盖出一层黑膜,隔绝外部毒雾。

    毒雾魔气没了吸引源,很快便缓缓散开。

    “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路胜看了看外面的石林,脚下一踏,纵身从洞中射出,在石林石柱上连点数次,轻飘飘掠过下方河水,落在来时的地方。

    正巧沉闷的钟声远远透过墙壁,传了进来。

    路胜微微有些诧异,这里也能听到钟声?他左右看了看,厚实的岩壁一片自然光滑,有些地方长着淡绿色荧光的苔藓,并没有任何人为痕迹。这显示这里距离学派主要活动区域很远。

    “这个钟声.....”他沉吟了下,没再多想,转身迅速朝来时方向赶去。

    “哈哈哈哈!六山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元魔宗秘术殿外,一个矮胖的黑脸老者,带着几个身穿黄色单衣的中年男女,远远还没走到,便朝六山子打招呼。

    “原来是九钟派主亲至。失敬失敬。”大长老面无表情,如今元魔宗连个守门的人也没,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已经进入学派,到达秘术殿了。

    “不过我记得老朽并未邀请过洪派主过来吧?”

    九钟学派的派主姓洪名清,洪清自执掌学派以来,励精图治,积蓄力量,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很快便在数年间,将九钟学派发展壮大。

    因为比起原本的下三重学派地盘,九钟学派如今的规模,那点地盘已经不符合自身的规格。

    所以他们需要更大,更好的修行之地,而不是空有中三重学派的实力,却还窝在一个个小小的庄园里。

    于是洪清仔细筛选目标,日渐衰败的元魔宗,其总部驻地便进入了他的视野,成了九钟学派最想占据和取代的地盘。

    “本派主确实是不请自来,只是闲来无事,路过此地,便想来看看六山子兄如今境况。”洪清大笑道,“看起来,六山兄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我宗之事,就不劳洪派主操心了。”六山子淡淡道。

    “说起来,六山兄不觉得辛苦吗?这偌大的元魔宗,人丁不兴,就这么点人,还要操持这么大的地盘,我真为你们感觉忧心啊...”洪清笑道。

    “洪派主什么意思?”大长老面色一沉。

    “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只要六山兄做主,将这元魔宗驻地让予我们九钟学派。那我们就可以帮元魔宗,在百脉会盟上保住学派传承不绝。”洪清终于将自己的企图和盘托出。

    当然,若说他是真心要宝珠元魔宗传承,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之前一直挖元魔宗墙角的,也正是他洪清。

    只要六山子应下,那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拿下元魔宗驻地。之后保住传承什么的,他是会出力。但若是元魔宗的弟子自己自愿,主动加入他九钟学派呢?

    他心里的盘算,六山子心中一样明白,到底是谁在幕后作怪,双方都很清楚。

    “六山兄,如今元魔宗一共加上你,也就三人,区区两个弟子你还想让他们主持这么大的宗门地盘,这不是在培养他们,而是在害他们啊...”洪清说着,忽然话锋一转。

    “况且灵山宝地,能者居之,元魔宗既然没这个本事了,就应该把地方让出来,让我九钟学派发展,而不是徒劳放在这里虚耗资源。如此,说不准还能换得一些利益,总比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来得好....您说是不是?”

    这是在威胁!

    六山子心中怒火渐起,但一想到如今的元魔宗境况,也一下子心灰意冷。

    “好好考虑下吧,六山兄,这是我九钟学派对你的忠告。”洪清笑呵呵的转身,带着几个弟子往来处去了。

    “对了,不介意我带着弟子参观一下吧?”洪清忽然欧转身问道。

    “很介意。”大长老淡淡道。

    洪清不以为意。

    “那也行,反正日后有的是时间看。”他得意一笑,带着弟子朝洞口方向去了。

    大长老站在原处,一时无言。

    自从数年前洪清执掌九钟学派后,他便和其对上了。两人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是如今....

    他可不会天真的真以为让出总部,就能得到九钟学派的护持。

    元魔宗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不正是九钟学派多方暗中插手推动?否则要走到这一步,元魔宗至少还要很多年。

    大长老心里很清楚,洪清此来,实际上是在威胁。不让出总部,他便要赶尽杀绝。

    “只是,就算让出来,你难道就不会下手了?”大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太清楚洪清的个性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路胜静静站着,远远望着这边。

    “小胜啊...你来了?”六山子也看到了路胜。

    “老师,之前那几人是?”路胜疑惑问道。

    “哦,九钟学派的人,是来参观一下我们总部罢了,你不用多想,专心修行就行。”六山子温和回答。

    “是。”

    “正巧你也来了这边,为师带你看看,这曾经传承我元魔宗秘术的秘术殿。”大长老笑着道。

    “可以进去吗?我听荷香子师姐说....”路胜话没说完便被六山子打断。

    “可以进去,只是对于你们来说有些危险。里面有不少禁忌傀儡,被曾经走火入魔的学派祖师的邪念占据,在其中肆意游荡。”大长老收拾心情,面对这个自己唯一确定要传承秘术的弟子。他越是相处,越觉得喜欢。

    路胜心思明透,很多东西一点就通,资质也极好,加上二十来岁的年纪就有如此见识和阅历心性。这让他既是庆幸,又是惋惜。

    庆幸的是最后关头还能找到一个传承之人。惋惜的是,若早些年能遇到路胜就好了,如今,实在是太晚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越是相处,便越是对路胜更加喜爱。无论你自己教给他什么,他都能轻而易举理解,这种完全不让老师费心的学生,他就算执掌元魔宗这么多年,也是极少见到。

    “那就麻烦老师了。”路胜恭声道。

    对于传授他技艺的大长老,他尊称一句对方老师,并不为过。

    “没事,走吧。”六山子带着路胜,转身朝着偌大的秘术殿走去。

    秘术殿体积庞大,在黑暗的洞窟中,像是一座巨大宫殿。

    中心一座主殿,旁边两侧,各有一座副殿。主殿比副殿矮了很多,但更宽更大。

    路胜一眼望去,只见秘术殿上到处都是细小的窗口空洞,密密麻麻的窗孔里,漆黑一片。

    大长老带着他,走进秘术殿外的高墙大门,进入一片荒芜的院子。

    院子里立着一根根歪来倒去的金属尖刺,这些尖刺如同斜插在地面的一把把巨人兵器,最短的都有五六米之高,长的有七八米。

    尖刺身上缠着很多暗红色锁链,锁链隐隐泛着红光,似乎不是凡物。

    “这里是罪罚庭院。以前处置偷盗秘术者的屠宰场。”大长老随意介绍道,“不过现在看看就行,已经很久很久没人能从现在的秘术殿找到秘术了。”

    “是。”路胜点点头。

    “来吧,今天,我带你过来,也正好可以让你看看,我们元魔宗最初的起源,是源自什么。”大长老平静道。

    “最初的起源?”路胜一愣,随即微微有些动容了。

    “你想得没错,我带你去看的,正是我们元魔宗一直研究的,魔。”大长老眼中露出一丝肃然。

    路胜郑重点头。

    大长老见状,不再多言,而是带着路胜一路往前,穿过尖刺林立的罪罚庭院,来到秘术殿的大门前。

    他双手轻轻按在大门上,轻轻一推。

    嗡...

    沉重的石头大门缓缓被推开了一条缝隙。刚好足够让两人进入。

    “走吧,从现在起,不要发出任何声音。看着就行。”大长老低声道。

    “是。”路胜点头。

    从进来这里,他便感觉到有种隐秘的危险气息,在空气中弥漫。

    这让他微微有些动容,要知道如今的他,光是最弱的阴极态,都能有六纹实力。而且这不是元魔宗这里的六纹,而是实实在在能和世家子弟对砍的强悍六纹。

    而元魔宗的拘级,比起其他学派,同样的境界,实战力都要往下减两层。就更不用说和世家子弟相比。

    世家子弟因为神兵魔刃之光一直笼罩,体内血脉极强,同样的秘术,在他们手中,要比学派子弟强出不少。

    所以路胜的六纹实力,实际上在学派里,可以当七纹顶峰算。

    能让他这等层次也感觉到威胁危险的,不用说,这秘术殿内,必定隐藏有大秘密。

    大长老带着路胜走进门。

    门内是大片空旷阴暗的大殿,如同皇宫一样的殿堂。

    大殿两侧墙面上,插着一根根蓝色火焰火把。淡蓝的火光将整个殿堂照亮得阴惨惨的。

    大长老没有进主殿,而是沿着侧面朝左拐进一条小道。沿着窗口走廊往里走去。

    路胜紧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前面渐渐传来阵阵沉重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很奇怪,就像是金属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大长老没说话,路胜也不好问,既然提前说了不出声,那就一定有道理。

    两人一路走过靠窗走廊,终于来到了一处侧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