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功课 二
    宽大的侧殿里,一个个身高两米多的漆黑人形铠甲,正拖着浑身的锁链,一步步的在偏殿内游荡。

    他们仿佛无意识的亡灵,又像是镇守这里的守备者。不断重复的走动着。

    大长老从袖口中取出一样东西,捏在手中,然后拍了拍路胜,示意他跟紧。

    路胜点点头,看到大长老手里抓着的是一团小布袋,似乎是香囊什么的,有着怪异气味飘出来。

    “走。”大长老对路胜用口型说了一个字。

    两人一前一后,快步从两米多高的锁链铠甲人之间穿行过去。

    这些铠甲人也对她们视而不见。

    离开偏殿,然后是一条空寂的通道。通道地面是空的,没有地板,全是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深的深渊。

    大长老脚下一点,整个人借力在墙壁上点了数次,轻松掠过十多米的通道。然后他回过头,对路胜指了指自己在墙壁上留下的一个个脚印。

    路胜点头,也跟着纵身而起,双脚轻松点在墙壁的脚印上,一样轻轻落到大长老身边。

    离开走廊,两人再度进入一个小房间。

    房间通体暗红,不大,就和一般人家的会客厅差不多,只是房间正中,有着一个石台,上边横插一把长刀。

    那长刀从左往右,微微倾斜的刺进一大块黑色石头中,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刀刃没什么区别。

    但到了这里,大长老反而露出凝重之色,变得极其谨慎。

    他拍拍路胜,指了指那把长刀。然后再在边上墙壁上写了个字:魔。

    “魔?这就是魔?”路胜一愣,他看了看那把刀,并没看出什么名堂。

    大长老不再多言,而是指了指长刀的下面。然后再没什么表示了。

    路胜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除了黑色的石头,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大长老任何路胜仔细观察,甚至示意他去靠近了看。路胜在整个小房间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魔在哪。除了那把长刀。

    没过多少时间,大长老示意他该走了。

    路胜这才带着疑惑,转身离开小房间。两人一路顺着原路返回,只是在穿过偏殿那些锁链铠甲人形时,大长老额外从偏殿的一处墙壁上,取下了一样东西。

    两人离开秘术殿,回到大门口。

    “这个,给你拿着。”大长老将一样东西交给路胜。

    路胜接过来一看,赫然是一张红色人脸面具。

    面具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通体如同红宝石一般,坚硬冰冷。

    只是路胜一接过来拿在手上,心中便涌现出一股极其怪异的感觉。明明这个面具质感冰冷,但他拿在手中,却还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烧灼感,对手部皮肤的烧灼感。

    “这是曾经围剿魔物时,获取的战利品之一,给我留下做纪念用。这也是秘术殿内唯一可以安全带走的东西。”大长老淡淡道。

    “这面具,无时无刻不在燃烧散发着无形的火焰,那火焰常人无法看到,需要你用心用秘术去感受....”

    “用心?用秘术去感受?”路胜眯了眯眼,再度看向手中的面具。无因功缓缓运起,他闭目开始观想无因功的阴火人面。

    但这一次的观想,却完全和他平时的情况不同。

    原本只有人头大小的阴火人面,且细节模糊,只能勉强看清五官轮廓。

    而此时,居然一下子清晰了许多许多。

    阴火人面的五官,双眼,鼻梁,嘴唇,甚至皮肤细节,都清清楚楚,如同一张笼罩在火焰中的真人脸。

    “看到了吗?”大长老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看到了。”路胜低声回答,“感觉拿着这个面具,有无形的力量正从它上边传到我的阴火人面上,似乎是有增幅作用,比起平时....”

    忽然路胜的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面前的阴火人面,忽然一下睁开了眼睛。笔直的看着他的双眼,仿佛观想的人面一下子活了。

    “这个东西,会让你对阴火人面的观想进步更快。”大长老的声音再度传来。

    但路胜此时却没有再注意这个声音,他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这突然变化的阴火人面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路胜一下感觉到,手中面具正发生了一种极其可怖的变化。

    大量的,从未见过的强大阴气,在红色面具上涌现出来。那阴气之浓厚,就算是路胜以前吸收过的最多的一次都无法比拟,

    “这个面具,传承了很多很多年,传闻曾经是从一处神秘遗迹中挖掘出来,后来被带回学派,被当时我的祖父视若珍宝,之后传给了我的父亲,然后才是传给我。”大长老低声解释道。

    “这么说,这东西的历史很悠久啊?”路胜出声问道。

    “是很悠久,按照我祖父考证,这材料起码有数千年的历史了。”大长老有些感慨,并没有发觉此时路胜的异样。

    “数千年......”路胜可以肯定,眼前这个面具有过很多很多主人,且因为其特殊性,很多主人都将其视如珍宝。所以才可能积攒出这么庞大的阴气。

    “这样的东西在学派里还有很多,我元魔宗历史悠久,因为建派的就是吸纳的很多世家残存子弟,所以他们在成为学派高层之后,也带来了各自古老世家的很多特殊物品。

    你要是喜欢,付出一定代价后,都能取到。我可以拿一些来作为奖赏给你,只要你能完成我布置下来的功课。”

    “功课?”

    路胜终于回过神来。

    “当然,之前只是记忆法决,那不过是最基础的内容。我们元魔宗当然也有实战方面的功课。”大长老引着路胜一路往外走。

    如果完成功课就能得到这样的奖励,那真是我梦寐以求了。

    路胜握紧面具,心里有些期待起来。

    他如今才真正感觉自己当初没有选错,元魔宗这样历史悠久的学派,确实最适合自己。

    因为这样的学派里,历史悠久并且不断传承的宝物极多,

    而正好学派中人最差也是远超凡人的高手,这样一来形成的阴气物品,蕴含的阴气也远超外面。

    “那么现在,你的第一件功课,就是沿着我之前走过的路线,再在秘术殿走一遍出来。”大长老正色道。“如果你能顺利完成,而不惊动禁忌傀儡,那么这个面具,就是你的了。”

    路胜眯了眯眼,感受着面具内蕴含的起码上百单位阴气,他狠狠点头。

    “我明白了,还请稍等。”

    他放下面具,朝大长老微微鞠躬,然后大踏步走进罪罚庭院。

    一根根斜插进地面的黑色尖刺,不断从身边掠过,路胜可也不看身后望着自己的大长老,纵身冲入大门门缝。

    但出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如之前那样的大殿。而是一个不断扭曲晃动的巨大黑气漩涡。

    路胜缓缓闭眼,然后睁开,眼前漩涡陡然破碎,视野里再度恢复成之前的大殿。

    他看了看周围,往左一拐,迅速进入之前大长老走过的靠窗走廊。

    沿着走廊急速前行,没过十息,路胜便冲到了满是禁忌傀儡的偏殿。

    路胜看了看起码数量在三十头以上的禁忌傀儡,这些傀儡每一头都亮着猩红色双眼,四处扫视着。

    “之前大长老是用的特殊香囊进来。但他既然让我独自回来,那就必定有解决办法,而且是不用依靠香囊的办法。”

    路胜沉吟片刻,然后猛地一脚踏入偏殿。

    嗖!

    他速度奇快,眨眼间便冲入殿中。

    奇怪的是,所有的禁忌傀儡都对他视而不见。

    “原来这是单纯的测试胆量,我身上应该还残留着之前的香气。”路胜顿时想明白其中奥妙。

    对于其他弟子而言,这确实是不错的测试,但对路胜而言,毫无意义。

    穿过偏殿,然后是之前那条没有地面的走廊通道。

    路胜看了看墙上,之前的脚印已经消失了。

    “这是考验记忆力么?”

    他毫不犹豫,拔地而起,轻飘飘在墙壁上原先的位置连点数次,然后轻松落到对面地上。

    再度往前,便是最后一关之前的那个小房间。

    啪。

    路胜推开门,之前那本刺入石头的长刀,再度印入他视野。

    “魔....吗?”他面无表情,原本到了这里,应该也已经可以了,只要返回就成。

    只是路胜却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回去。

    他缓缓走向插在石头中的长刀,伸手轻轻握住。

    然后往外拔。

    嗷...

    一种怪异的,如同野兽嘶吼的低沉声从刀下方传出。

    整个房间开始浮现细微的震动颤抖。

    随着路胜缓缓的拔出刀,房间的地面越发的颤抖起来。一股扭曲的,充满了邪恶呢喃的怪异黑雾,从黑石的下方弥漫出来。

    一个低沉,浩大,震荡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已经沉睡了五.....”

    轰!

    路胜猛地将刀狠狠插回原处。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这刀。”他微笑道。“你继续。”

    黑雾如同水流被吸入漩涡般,很快全部被吸入黑石下方缝隙中。整个房间的颤抖迅速恢复平静。

    一种强烈的不甘,愤怒,憋屈,痛苦的声音,化为细微的嗡嗡声,试图透过地面传递出来。

    但无济于事,长刀似乎是某种强大的封印,完美的将这声音和情绪封存起来,阻挡在内。

    路胜看了下刀,发现上边虽然也有阴气,但似乎并不浓。

    这刀另外有着强大的某种异力,远超那个面具,但上面的阴气却远远不如面具。

    所以他果断插了回去。

    尽管插回去有着巨大的阻力,但这点阻力对于肉身力量强得可怕的他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换成一般人来说,就算是世家子弟,学派子弟,也不一定有力气将刀重新插回去。

    但对路胜而言,就根拔根牙签差不多.....

    “好了,该回去了。”路胜看也不看封印用的长刀,转身大踏步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