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三夜 三
    缓步走在阴暗狭窄的秘道内,路胜和荷香子都没说话。

    秘道很长,从元魔宗石柱下方的洞口进入,一直延伸向极深的地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凿的,墙面上全是淡绿色微光的苔藓。

    “老师似乎有点奇怪。”沉默了许久,荷香子忽然出声道。

    “....”路胜看了眼荷香子,心道你才发现?

    大长老的不对劲,稍微敏感一点的人都该看得出。这荷香子似乎是真迟钝。

    “最近学派中就只剩下我们二人。老师也一股脑的传授了很多东西给我们,师弟你资质比我好,老师传给你的东西应该更多。”荷香子顿了顿,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继续道,“不过我也清楚,换成我是你,根本做不到这么短时间记下那么多内容。所以我不嫉妒老师给你那样的待遇。”

    “........”

    路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荷香子很快走到了一扇陈旧的黑色大门前,“这里就是通往外界的出口。”她指着这扇门低声道,“师弟你打开门进去,沿着里面的路一直往前,走上一炷香,就可以到达地面了。

    我也有任务,便先不说了,师弟保重。”

    “恩,多谢师姐。”路胜点头。

    荷香子站在大门前,认真看了看陈旧大门。一时间似乎有些发呆,但她呆住的时间很短,很快便转身朝原路返回,身影渐渐消失在阴影中。

    路胜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

    他其实是知道的,大长老故意支开他,还找借口送他进秘道,目的不就是为了保存他身上的元魔秘术。

    此时这么急着让他从秘道离开,估计也是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

    “能让大长老这个层次的学派主,也感觉到麻烦的情况,至少也是蛇级。可惜我准备离开了....”

    是的,他确实是准备会盟之前离开。

    元魔宗的生死和他无关,他犯不着为了一个才加入几个月的学派,暴露自己实力。

    三纹层次和蛇级之间有多大的差距,所有人都能清楚分辨。这不是短短几个月就能和瞬间跨越差距。

    他路胜才加入学派不过几个月,就一下表现出蛇级的实力,力挽狂澜,那带来的后果,难以想象。

    所以,明明知道大长老那边可能遇到了麻烦,路胜也还是没有出手的意思。

    “就这样让本该被历史淘汰淹没的元魔宗,彻底消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轻叹一声,走到大门前,轻轻用力。

    咔咔..

    沉重的大门缓缓被推开一条缝隙,路胜回头看了眼身后,然后转身大步走进门缝。

    叮!

    沉重的封锁铁链一下被斩断。

    秘术殿的大门被撞开,三道黑影缓缓走入罪罚庭院。看向站立在正中的大长老六山子。

    “来者何人!?”大长老沉声喝道,“不知道这里是元魔宗的地界总部么?”

    两个黑影都沉默不语,而是看向了最后跟着的那人。

    “六山子,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顽固。”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大长老双目一睁。

    “是你!?”

    “少废话,动手!!”那黑衣人身材矮小,退后一步,自己不动手。

    另外两个黑衣人往前一跃,居然动作一模一样。手掌在半空中一挥,便飞射出一道黑气,黑气中各自射出一把长戟,落在两人手中。

    “秘术新月!”

    两人同时闪电般挥出长戟,黑气翻滚中,长戟尖端闪耀着细细血光,看起来极为不祥,急速刺向大长老。

    大长老面不改色,单手一抓,一条狰狞的黑色巨蛇,瞬息间从他身后游出,朝着两把长戟扑去。

    黑蛇足有人腰身那么粗,头生尖锐黑刺,如同狮子长着鬃毛。它刚一出现,对着两黑衣人便厉声咆哮,迎面撞上。

    “这便是元魔秘术?区区小道,不过如此!当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偌大的魔池福地!”那矮个黑衣人冷笑道。“不就是蓄养自身阴念吗?”

    大长老一言不发,催使巨蛇朝两人缠斗。

    不出他所料,元魔巨蛇果然被两人死死缠住阻挡住。对方说得没错,元魔宗的他这一脉元魔秘术,也就是听幽功,确实是以蓄养自身阴念为主要战力。

    之前的观想阴火,分离杂念等,都是纯化精神,用有序控制无序,用纯净控制混乱。

    虽然也有对肉身的强化锻炼手段,但比起其他学派,少了太多太多。

    听幽功,蓄养出来的自身杂念阴魔,因为个人的个性心性不同,培养出来的阴魔也有不同。强弱能力都要看人。

    这门秘术因为不涉及血脉方面,所以普适性极强,所有血脉弟子都可以修习。

    虽然到最后阴魔和自身合一,可以修成无上元魔之道。身体得到大大强化。但前期,元魔秘术没有大成达到巅峰时,修习者比起其他学派而言,脆弱了许多。

    两个黑衣人长戟翻滚,刀刃划出的红光不断在半空转折笔直,每一击都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切割力。

    黑蛇缠斗没一会儿,便浑身是伤,岌岌可危。

    它一身能让七纹强者站着打也打不破的鳞片,此时在两人的凶猛斩击下,不断破裂碎开,露出下面黑色半透明的血肉骨骼。

    如果用在大范围的战争中,阴魔的威力足以让任何非蛇级存在绝望。但面对同样两个黑衣人的联手攻势,阴魔黑蛇居然连一炷香的功夫也撑不下。

    “我知道你不止一头阴魔。”矮小黑衣人冷笑道,“别藏着捻着了,都拿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所谓的合而为一元魔宗最强秘术,有什么花样。”

    大长老沉默着,单手再度一挥,又是一头鬃毛燃烧着黑火的雄狮,缓缓从他身后步出。

    嗷!!

    雄狮咆哮着,做出攻击姿态。

    但大长老却是伸手对着它一指。

    黑火雄狮骤然扭曲,化为一团黑烟,飞速没入他胸膛。

    呼!大长老周身猛然燃起和雄狮一样的黑色火焰,他浑身的肌肉缓缓膨胀,面色渐渐恢复年轻平滑,竟然如同一瞬间年轻了好几十岁。

    “来吧,想要老夫的命,那就看看你们有多少本事了!”

    ..................

    荷香子顺着洞窟的另外一条小道,快步往外走去。

    这条小道是很少有人用过的曾经修习秘道,以前元魔宗人多时,会有不少人在这里练习类似轻功一样的步法秘术。但现在没了弟子,这秘道也没了人气。

    “老师让我去给松石城典太尉送信,又让师弟去凤舞城,学派本就没什么人,这么一来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荷香子一直都知道自己脑子很笨,反应也很迟钝。所以很多大家都看得明白的道理,她一样不明白。

    甚至很多很明显的事,她也只能看得懵懵懂懂。

    但她人虽笨,却一直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啪,啪,啪...

    脚步声不断在小道上回响。

    忽然荷香子脚步一顿,抬头往前望去。

    一个浑身裹着黑布的黑影,正缓缓朝着和她相反的方向走来,看其前往的去向,正是元魔宗的主要场所,居住的洞穴石壁。

    “找到了。”那黑影看到了荷香子,同样停下脚步。“居然在我这条路上遇到了。”

    荷香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面色一沉。

    “你们.....”

    “你还有个师弟吧?看来你是被当成了弃子和诱饵啊。”黑影淡淡道。“你怨吗?六山子居然为了一个才入学派几个月的弟子,就把你这么卖了,牺牲你来掩护那人离开。”

    荷香子听到这段话,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师会让她单独走这条明面上的小道了。

    这一瞬间,她想了很多很多,她想去质问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想到大长老最后时候的奇怪举动,还有师弟那时候的怪怪的神情。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要恨。”荷香子面色平静下来。“我脑子是不聪明,也总有人说我迟钝,笨。

    但从很小到大,只有老师一个人对我好。如果这就是他想要我达到的目的,那我愿意。”

    黑影微微沉默了下。

    “六山子,有个好徒弟。”他忽然带着微微的一丝羡慕,轻叹道。

    “算了,你们几个处理,我就不参与了。”他转过身,朝着远处轻轻一跃,骤然消失在半空。

    黑暗中,又有几个人影缓缓围上来,看向荷香子。

    ......................

    啪嗒。

    一滴水从上方滴落,砸到路胜手背上,然后被巨大的速度冲撞溅开,化为小小的水花,射向周围。

    黑暗的秘道中,路胜快速掠过大片崎岖不平的湿地。

    没有用一炷香时间,仅仅一半,甚至更少,他便已经到了这条秘道的末尾。

    秘道中没有光,甚至连发光的苔藓也没,只有一片片湿漉漉的坚硬墙壁。上方是悬挂的一丛丛石笋。水滴便是从上方滴落下来。

    路胜奔跑着,脚尖一点,整个人便如同离弦之箭,飞跃出很长一段距离。若不是因为秘道曲折弯绕,他速度还会比现在更快。

    不一会儿,一扇同样的破旧黑色铁门,出现在他眼前。

    铁门上什么花纹也没有,毫无装饰,就像是直接把一块铁板搬过来,当做门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