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极限与法 一
    “我刚才突然昏迷,之后醒来便一切解决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长老沉声问,铜丝看向宋子安和路胜两人。“子安,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宋子安是阴魂,本身存在感极低,只要不是故意查探,一般人都很难发现。所以经常能得到一些重要情报。

    但这一次,大长老却是失望了,宋子安也跟着摇头,沉默不语。

    然后六山子又看向路胜。

    路胜回道:“学生也不清楚,我赶到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大长老无言以对。又紧跟着询问其他一些细节,关于路胜为何会突然回转。

    路胜早就编好了说法,此时细说细问下来,无非就是把答案再完善精致些。在仔细应付老师的询问后,大长老虽然还半信半疑,但也能大概说得过去了。

    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个人回去休息修行。

    大长老因为要养伤,加上元魔宗如今不再安全,便主动在宋子安的提议下,请来了晴园学派的人。

    路胜在之后的好些天里,都看到穿着红底白衫的晴园学派中人在学派内四处行走。

    大长老似乎也想开了,不再逼着路胜和荷香子疯狂学习秘术技巧等。而是积极的四处走动,配合晴园学派的人布置什么东西。

    路胜也知道,这趟虽然是他暗中解决了麻烦,但不是长久之计,如果要彻底解决此事,还需要在会盟上真正证明自身,接受百脉的其他学派检测。站稳脚跟重立学派招学生。

    因为学派实力太弱,所以可能出面质疑,试图占据元魔宗资源的学派估计不少,面对的挑战也不会少。

    路胜倒不是怕这些挑战,而是担心,担心之前派出那些黑衣人的那股力量会卷土重来。

    所以在稍微安定下来后,他便一头扎进了元魔宗的藏书楼。

    “路兄。”一个身穿黄衣,面容柔和的年轻男子,朝路胜微微抱拳。“老师要我找些关于赤玖的书拿过去。”

    这年轻男子姓展,名孔宁。是晴园学派晴空婆婆的亲传学生。这趟晴空婆婆亲自带队过来,帮元魔宗渡过难关。这份情谊确实深厚。

    这展孔宁也是跟着老师一同过来,一身秘术修为,比起飞蝗子都要强出不少,再加上他本身血脉浓厚,给路胜一种随时可能突破七纹的感觉。

    虽然从七纹到蛇级,是道如同天堑般的关卡,很多世家血脉浓厚者,一辈子都无法越过这一关,学派中的七纹战力弱一截,但难度一样极大。

    好在展孔宁还年轻,今年不过三十岁,这个年纪就达到六纹顶峰,在下三重的学派中,算是不错了。

    “展兄。我就不招呼了,你自己随意。”路胜坐在桌边也在翻阅书册,看到对方也不意外。

    这段时间,展孔宁几乎天天都往藏书楼跑。专门为晴空婆婆找书。

    “多谢。”展孔宁大步走向之前拿过书的书架。

    他走开后,身后的门口处,却是又冒出一个小脑袋,赫然是个俏丽漂亮的年轻少女。

    展红声颇为不满的看了眼坐着不懂的路胜。

    神气个什么嘛,我们千里迢迢跑过来帮忙,难道就是为了帮这种不知道礼数之人的麻烦?

    她是展孔宁的妹妹,跟着兄长一起过来拿书,已经好多次了,但每次来,都看到路胜一副平静淡然的神色,和那个荷香子感激万分的表情完全是天壤之别。

    这落差太大,倒是让展红声有些适应不了。

    “要不是我们及时赶过来支援,这元魔宗都怕是要被人掀个底朝天,神气什么啊神气”她心中嘀咕腹诽。

    距离上次元魔宗遇袭,已经过去数日了,宗内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加上晴园学派的人手到处巡逻,也让原本冷清的元魔宗多了一丝人气。不过真要说到安全,这些人手其实也起不到什么用。

    展红声声音虽小,自认为路胜听不到,但路胜肉身强悍无匹,五感明锐,哪里会听不到,只是不想搭理她罢了。

    这些晴园学派的人过来这里,大多都是这样心态。

    他们刚来时,看到那些黑衣人留下的打斗痕迹,心头也紧张。但随着时间推移,一直风平浪静,这些人便认为是自己家派主的入住,让对方忌惮不敢动手,心里便有些膨胀起来。

    甚至不只是他们,就连荷香子和大长老,也有些相信,是晴园学派的人手进驻进来,让黑衣人不敢再犯。

    只有路胜才明白,那些黑衣人来不来,压根就不是怕晴园学派的人。

    他们后面又暗中来了好几次,都试探性的在秘术殿和藏书楼这边游荡,但几次都被路胜生生干掉所有探子。只不过没被其他人发现而已。

    赤极九煞功有个好处,就是杀掉的人,基本都会被烧成黑灰,毁尸灭迹很方便。

    损失了数次探子后,那些人才暂时消停下来。

    回过神,路胜看了眼展红声,这小家伙小小年纪便生得娇俏可爱,细腰长腿。最让人无语的是她的胸部,才十几岁年纪,就发育的规模庞然,走起路来都一摇一晃,像是两个大木瓜。

    本来晴园学派的服饰,女弟子胸前两侧就有些镂空,原本这镂空只是装饰性的透气。

    结果到了她这里,那一指宽的镂空直接被撑大到手掌宽。

    加上这个时代的女子,并没有内衣之类的习惯,这就导致展红声胸前两个大大的葡萄在衣服里凸显清晰,连胸前的形状都看得一清二楚。

    “见过路师兄。”私下虽然腹诽,但展红声礼节还是做得不错,表面上还是给路胜行了一礼。

    “恩,自己随意。”路胜随便应付了下,继续埋头看书。

    展红声心头一堵,憋闷得皱了皱小鼻子,赶紧去找自己兄长了。和路胜相处久了,她怕自己要被憋闷出病来。

    少女一步一颠的离开,周围又恢复平静。

    路胜低头又开始查看手里,关于掌兵使的书册。

    时间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展孔宁很快便找出书,让妹妹给老师带过去了。

    他自己也打算坐下来,找本书好后看看,元魔宗在百脉中也算是藏书多的学派。很多内容他以前也没看过,这倒是个好机会。

    翻了本关于秘术历史的书,展孔宁便四处找位置,准备坐下翻看。

    在路过路胜坐着的位置时,他不经意的扫了眼路胜手里的书册名字。

    “路兄是在找掌兵使的内容?”他不由得好奇问。

    “是啊。”路胜放下手里的第二本书册,点头。

    “掌兵使的资料向来都是绝密,路兄要想知道,怕是只有去问六山子前辈。”展孔宁低声建议。

    “是有这个打算。”路胜再度拿起第三本相关书册。

    “不知道展兄知不知道,这会盟上要想保住元魔宗,还需要什么条件?”路胜想了想,忽然问道。

    展孔宁一愣,也没想到路胜会问他这个问题。他想了下道:“谁想要排除元魔宗的位置,那便由谁出手测试元魔宗首席的实力,这测试不能请外援,必须是用的元魔宗自身的秘术体系。需要证明秘术体系的传承还在,且有足够的价值值得传承下去。才能保住元魔宗的驻地总部。”

    “这学派自己的驻地,还需要其他外人批准能不能留?这是什么狗屁规矩?”路胜皱眉道。

    “虽然很不满,但这确实就是最初百脉建立之初,所有学派共同签署下来的资源共享协议,为了让百脉一直长盛不衰,所有学派的资源如果自己无能把持,那边必须无条件的让给其他学派。”展孔宁低声道,“理论上,这其实是在中原九家的威胁重压下,被逼迫出来的一个怪异协定。”

    “学派和世家,之间到底有何关系?展兄可否细说下。”路胜皱眉问。

    “这个没什么不能说的。”展孔宁摇头道。“如今学派中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认为上三重学派背后,都站着强大世家,没有中原九家的默许,学派百脉压根就建不起来。”

    “而另一种观点,学派其实是独立的圈子,虽然少部分被世家势力渗透,但上三重学派依旧有着独立能力,抵抗世家压迫。”

    “那到底哪种观点才是对的?”路胜眯了眯眼。

    “这个就要从叶派和血派说起了。”展孔宁苦笑道,“实际上若不是我有一个真正的中原九家的核心子弟朋友,我也会是支持第一种观点的人之一。

    事实上,第二种观点才是对的。”

    “也就是说,学派有和世家对抗的力量?”路胜反问。

    “不,学派这点研究,压根就不被中原九家看得上。”展孔宁无奈苦笑。“中原九家,每一家的实力势力都极其恐怖,听说路兄是从北地过来,那我就用北地的地域来做个对比。”

    “愿闻其详。”路胜也正色起来,他对这个展孔宁态度一直冷冷淡淡,不算热情。但对方却依旧愿意和颜悦色的对自己解释,其人脾气估计在晴园学派里也是老好人。

    展孔宁顿了顿,整理了下思路,道:“就说九家中最弱的苏家,其掌握的实力,便有断神军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每一个,都是坐镇一城,曾经在魔灾中屠戮上万魔物的恐怖高手,传闻他们每一人拿出来,都可以和上三重的学派派主争锋。都是境界在蛇级中三重,甚至上三重的霸主。

    这就算了,更别说苏家在断神军之上,还有三绝,三绝是分别执掌苏家的刑罚,兵戈,以及传承的三位至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