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极限与法 二
    这三人一般是由争夺掌兵使失败后的强者担任,而能够参与争夺掌兵使之位的人,哪一个不是顶尖高手,惊艳绝伦的世家天才?这些天才在神兵之力的延缓衰老下,最大的年纪甚至有数百岁。之后才是掌兵使。

    这还只是苏家。”

    展孔宁无奈道:“中原地域比北地大十几倍,又下通南洋连成一片,面积更大。一个苏家的实力,就能碾压北地无数次。占据的地盘,城池数量,比北地富裕了不知道多少。”

    “但人终究太多,为何他们不去北地之类的地域,全部挤在中原?”路胜疑惑问。

    “为了镇压。”说起这个,展孔宁面色迅速肃然起来,“我从我那兄弟那里得知,中原九家,不是随随便便来的称呼。他们每一家,都是肩负着镇压着乱神兵乱魔刃的任务。”

    “乱神兵乱魔刃?”路胜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是。”展孔宁点头,“其实这些东西,六山子前辈更清楚,只是路兄以前没问过他,所以不知道罢了。这里我就简单给你说说。”

    “多谢展兄。”路胜点头道谢道。

    “不客气。”展孔宁定了定神,“说起镇压的乱神兵乱魔刃,就要提到一个概念,为人所影响的,为世家所稍微掌控的神兵魔刃,是被称为正,而不为掌控的,便是乱。

    路兄只要想下,一把没有掌兵使的神兵魔刃,没有主动的法祭维持,它为了维持自身力量,唯一会做的,是什么?”

    路胜眼神一眯。

    “自己法祭?”

    “我们称为血祭。”展孔宁低沉道。“四处屠杀,无人能阻,而且神兵魔刃的力量,是法的力量,不要说常人,就算是蛇级家主,也远远不如。那不是人类所能抵抗的力量。”

    “中原九家,镇压的九处兵冢,每一处都镇压了不止一把神兵魔刃,他们一边镇压,一边也是在以自家神兵的力量,在吞噬其他神兵。但这种吞噬,远远不如兵冢的力量增长得快。

    那些神兵碎片,便是这么来的。”展孔宁解释道。“九家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吞噬培养,自家神兵已经远比其他神兵强大完美,这也是他们九家地位稳固不变的原因之一。

    我知道的就这些,其他的就是些猜测,而不保证真实性,说出也没意义。”

    “已经很多了。”路胜点头。“多谢展兄解惑。”

    “客气,这些东西,路兄去问六山子前辈,还能知道得更详细。”展孔宁笑道。

    “所以说起来,中原九家真正的高层力量,压根就瞧不上我们百脉。他们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我们比起他们,更像是朝廷大军面对江湖小帮小派。说得好听点是绿林好汉。说得难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说起来,倒是近些年的年轻一辈世家子弟,为了建立自己个人麾下力量,倒是对我们百脉颇为重视。但那都是暂时罢了。像上阳飞和林北开,便是其中翘楚。”

    展孔宁的说法,让路胜第一次对学派和世家,有了整体的认识。

    有着掌兵使镇压的中原九家,高高在上,俯瞰一切。而学派百脉,对他们无足轻重,随时可以翻手灭之。

    但比起展孔宁的看法,路胜更相信,百脉是有着某种理由,让世家不会轻易灭掉他们的理由。

    和展孔宁一番谈话后,路胜轻轻合上书,他决定亲自去找老师,也就是大长老六山子谈谈。

    关于如何才能在会盟上保住学派。

    .................

    “保住元魔宗,其实不难,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对手,只有九钟学派,不过之前我听到消息,九钟学派的派主洪清突然失踪,到现在也下落不明。本来这趟会盟上,主要是他们会出人手责难我们。如今洪清失踪。

    所以这趟会盟,应该不会出事。”

    大长老沉声道。“主要要担心的,还是那些黑衣人。他们自称游神,似乎是为某个力量所驱使。既然会对我们出手一次,就极有可能出手第二次。”

    路胜盘坐在他身前,却是心中无奈。

    不是可能,是一定,必然。

    连续死了三个蛇级加一个七纹,这样大的损失,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

    能够驱使这么大力量来元魔宗这样地方的势力,绝不会是小势力。

    “不过他们既然知道了我元魔宗有人庇护,被击退后,应该不会这么快出手。”大长老似乎颇为乐观。“只是那种长戟,我记得在某个下三重的学派中看到过一次。”

    “老师,能够驱使蛇级强者出动的主使者,到底什么层次?百脉面对这样的突袭,有没有防范手段?”路胜直接问。

    “有倒是有,但不大可能奏效。叶派和血派就算是在学派中,也有区分,我怀疑那些游神压根就是学派里的血派之人。”大长老低声道。“一旦牵扯到内部理念之争,凶险程度绝不会比面对魔物更弱。”

    “会牵扯到中原九家吗?”路胜沉声道。

    “或许。”大长老也沉默下来。

    中原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是谁也不愿意提的禁忌。

    良久,路胜才缓缓开口。

    “老师,您曾经见识过掌兵使吗?他们到底有多强?”

    能够驱使蛇级强者的势力,也极有可能存在掌兵使,他需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

    大长老沉吟了下。

    “我不知道掌兵使有多强,但我知道圣兵。圣兵的强度,基本是模仿掌兵使的法所锻造。其威力,相当于神兵魔刃的百中之一。

    我元魔宗虽然没了圣兵,但还有碎片,可以带你前去看看。你亲自接触下,就明白了。”

    “圣兵碎片?”路胜疑惑道。

    “曾经我元魔宗圣兵破碎后,留下的残留,虽然不多,但好歹也能让你体会下,当初圣兵的威能。”大长老缓缓起身。“走吧,我带你去见识下。”

    他全然已经将路胜当做是核心传人,没有什么在他面前好隐藏。

    两人离开洞穴,从洞壁一侧的一个小洞钻了进去,顺着小洞内肠道一样的隧道前行了数十息,前面很快传来微微蓝光。

    两人来到到一个洞口,从洞口往里望去,可以看到里面是空旷宽敞的洞窟大厅。

    呼。

    大长老带头跳了出去,路胜紧随其后,两人在洞壁上轻轻落下,噗噗两声后,稳稳站定在洞窟的一处平台上。

    “就是这里了。”大长老沉声道。环顾四周一圈,“好久没来了。”

    路胜也仔细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洞窟很大,足有数十米高,周围黑褐色洞壁上,到处都有着鲜血刻上的符号,一些地方还用凸起的石头尖刺串着风干的尸体。

    黑乎乎的洞内,顶端亮着淡淡的蓝光,也不知道是什么光源,整个洞顶都在发光。

    下方正中央,是一个硕大的圆盘形法阵,法阵中央摆放着一个蛋。

    一个一人多高,表面苍白色的巨蛋。

    蛋的两侧,长着人类一般的双手双脚,此时都搁置在边上不动,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睡着了。

    “它叫丸。有着极其强大的生命力。来历我也不清楚,反正从我祖师小时候起就有了。”大长老简单解释道。“我们主要靠它的体液,来浸泡圣兵残片,防止出现意外。”

    路胜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巨蛋。蛋他见得多了,但长着手脚的蛋,还是第一次见。

    巨蛋身上看起来很干净,似乎没有什么脏东西和灰尘沙石。

    “每隔一段时间,它会自己清理身上,最好不要太靠近。”大长老叮嘱。

    “是。”路胜点头。然后跟着大长老,走向法阵边缘的一个小池子。

    池子呈椭圆形,里面盛着透明的粘稠液体,池底有着像宝石一样的金属碎片,正闪耀着淡蓝色微光。

    路胜这下明白洞顶的蓝光是怎么来的了。

    池子很小,只有几米长宽,但里面的碎片密密麻麻,像是碎玻璃一样,足有数十块,大小不一。

    “想要体验下圣兵的力量,你可以靠近一点,不要碰池水,先慢慢走近。”大长老在距离池子还有五米多的位置停下来,低声道。

    “恩。”路胜心中好奇万分,也异常期待,他也想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力量,到底和神兵魔刃,和掌兵使有多大的差距。

    正好也能在此实验一番。

    压下心中的情绪,路胜稳定心神,缓步走向水池。

    “池子的辐射范围,是周围两步以内,你可以伸手进去尝试下。何为法的力量。”大长老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

    路胜凝神朝着水池走去,一步,一步,一步...

    忽然,他就在距离水池刚好只有两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停,而是他身上寒毛直竖。

    身体强烈的感知,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走向火山。

    一种只有在面临生死危机时,才会出现的头皮发麻感,不断被激起,路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全身正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无数鸡皮疙瘩。

    就在他面前,一点点的空气中,看似无形透明的地方,正流动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恐怖力量。

    他吞了吞口水,缓缓抬起手,朝着面前的空气触摸过去。

    手指食指很慢很慢的伸过去。

    以他如今的肉身强度,就算是阴极态,也有蛇级层次,再加上内气覆盖激化,真正的威力,可以让普通蛇级连防御硬皮都打不破。更别说伤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