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会盟 五
    次日清晨,一大早,众学派弟子便纷纷从客栈中走出,各自上了早先租好的牛车马车,朝着城外驶去。

    川流不息的学派车队,一时间成了整个白铃城异样的风景线。

    不少不明所以的普通民众也纷纷出来看热闹。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知道一点内幕,明白这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学派势力在举行什么聚会。

    路胜也和荷香子一起,带着小伞女,坐上了前往会盟地点的马车。

    他们的马车是黑色的,边上标着元魔宗的一个标志,是个紫色的燃烧着的人面。

    整个人面标志占据了车厢侧面几乎全部的面积,远远看去,十分显眼。

    路胜坐在车厢内,一边收敛身上气息,一边朝车窗外望去。

    窗外两边街上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小孩子,他们身边也跟着家人父母之类,孩子们的眼神都异常好奇纯净,完全不知道车队里坐着的是些什么人。只有在他们的父母眼里才能看到敬畏和谨慎。

    他们紧紧搂着自己小孩,生怕他们冲撞了车队。

    “这里白铃城,连普通人都知道学派世家吗?”路胜随口问道。

    荷香子坐在他对面,手里正捧着一杯清茶,茶水都凉了还不知道喝,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路胜询问,她也回过神来。

    “在他们眼里,我们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我们除开吃喝用度外,其他都不和他们接触。

    所以普通人看我们,更多的是看另外一种完全隔绝的阶层吧。”荷香子想了想,回答道。

    “也是....学派不可能招收普通人,没有血脉,自然没有任何潜力。所以对于普通人而言,学派就算再强大,都和他们无关。就像是在看另一个世界。”路胜了解的点点头。

    “其实还好,这里也有凡人帮派,只不过不算猖獗,也是世家学派为了方便管理普通人,这里也是帮派和朝廷衙门配合行动。普通人更多的是练武然后加入帮派。”荷香子回答道。

    “明白了。”路胜了然。

    两人看了一会儿窗外的景色,所乘的车辆在车夫的驾驶下,一直紧跟着前面的晴园学派队伍,倒也不用担心走丢。

    “说起来,我们这趟要去的是无声山脉,这次的会盟地点,就在山脉中的三处地方:回音宫,墨声谷,琼意宫。

    我们是下三重,排名第六十四,对应同为下三重的琼意宫,听说琼意宫还是前朝留下的顶尖大派道宫,不过后来国战中大火破败掉,后来才重建了一部分。地方很大。”荷香子低声说着。

    “知道我们的对手吗?”路胜淡淡道。

    “应该是到了再发放名单吧。”荷香子也拿不准。

    “我们排名六十四,那总共百脉有多少名次?”路胜忽然想到这点。

    “.....一共六十四个...”

    “.....好吧。”路胜无言以对,难怪元魔宗惨到这个地步,都到最后一名了。

    学派的车队一路前行,很快便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前,众人下车,纷纷沿着整齐的灰色石阶,朝着山内走去。

    一个学派一个学派的人,动作都各有特色。

    神兵魔刃带来的血脉之力,是极大的增强恢复力,并让不同的个体获得不同的血脉秘术。

    而秘术中自然也有专程用来赶路的。

    学派的秘术不比世家,他们是统一的类型,只是因为自己血脉和秘术的契合度,以及其他方面条件,导致修为不同罢了。

    路胜等人从元魔宗的马车上下来,远远便看到前面的学派队伍各显神通。

    有的如同凡人武者一般,身体轻飘飘的便纵身跃入山脉林间。

    有的慢慢悠悠,不慌不忙一步步朝着山林走去,看似步法缓慢,速度却不慢,很快便消失在山里。

    还有学派牵着一头头白鹿,下了马车后,骑着鹿便进入山中。

    当然这些只是少部分,路胜一眼望去,大部分学派队伍都是步行。

    前面的晴园学派此时有弟子过来。

    “荷香子师姐,路师兄,展师兄让在下转告,他们先行一步,在琼意宫住下,等过去了再一同聚一聚碰头。”

    “好。”路胜点头。

    这趟他是首席,这是没对外宣称之事,为的就是打别人个措手不及。所以一路上的决定,看似是荷香子决策,实际上都是他在下。

    这个办法是荷香子想出来的,虽然路胜觉得没什么用,但看荷香子这么坚持,也不好拒绝。

    晴园学派的弟子离开后,驾车的中年车夫下来走到两人跟前。

    “两位,如果找不到地方,在下可以代为引路。只需要一块黑币即可。”

    “不用了,我们自己能找到。”荷香子摸了摸钱囊,摇头道。

    元魔宗本就没什么收入来源,自从资源点被夺后,甚至连修习用的开销都不够,黑币都是用一点少一点。

    “那好吧,就预祝贵派旗开得胜。”车夫有些失望的回到车上,调转离开。

    这车并不是元魔宗的,而是百脉上三重学派特意安排的接送工具。车夫也不是普通人,而是在学派内出来执行任务的弟子。

    上三重都是大派,弟子众多,远不是像元魔宗这样破败不堪。

    路胜和荷香子站在草地上,周围一辆辆车队开始掉头返回了,不少剩下的学派弟子也都或快或慢的朝着石阶方向赶路。

    “我们也走吧。”路胜扫了眼周围,平静道。

    “恩。老师还在里面等我们。”荷香子点头道。

    两人跟在队伍的屁股后面,也开始朝山中前行。

    山林郁郁葱葱,暗绿色的树桠被风吹得摇晃乱动。石阶一路延伸,每隔不远距离,便有人专门守备着。

    “还好我们没给那个冤枉钱。”荷香子见状也是庆幸,“一块黑币呢,明明有这么多守卫,就算迷路也可以询问他们,不至于找不到地方。”

    “或许只是想赚点辛苦钱吧。”路胜笑了笑道。

    没走多久,很快前面一片空地豁然开朗。

    空地上矗立着一片灰白色宫殿楼阁,楼阁正前方的大门处,立着一块高大牌坊,上边写着琼意宫三个大字。

    宫门口还盘膝坐着几个老者,都是花白头发,胡须一大把,身穿道袍气势逼人。

    已经有前面先到的学派,在老者前面递交着什么东西。

    “琼意宫是上三重学派中天莲学派的地盘,这些应该是天莲学派专门负责会盟事宜的人手。”荷香子在路胜身边小声道。

    这边两人赶到,马上便有道人上前靠近。

    “两位元魔宗的朋友,请到长老那里递交文书,然后前往休息处静修,会盟的内争部分,从明日正式开始。今日一会儿还要举行总盟大会。”

    道人将一份刻着元魔宗的铭牌交给路胜和荷香子两人。

    这道人年纪还轻,看了看两人身后,发现他们就两个人过来。便有些疑惑问:“额....冒昧的问一句,贵派其他人什么时候到?”

    “我们就两人参加。”路胜平静道。

    荷香子在一旁却是有些掩面想跑的冲动。一个学派居然只有两人参加会盟....这也算是变相的破了历史记录了....

    “只有两人?”道人愣了下,随即迅速反应过来,他也不惊讶,反正学派里的人什么样都有,特立独行的也不是没有。

    他并不是学派子弟,而是下属的势力成员,这里的任何一个学派成员,都不是他惹得起的。所以无论如何态度上他都保持尊敬。

    “好吧,这是元魔宗的令牌,还请收好。和名牌不同,这个是代表您两位参与的是哪一阶段。”

    “荷香,这里!”不远处的陈云香和两个师妹一同走出宫门,朝着这边招手。

    路胜两人迅速交接完毕,便走上前去和陈云香碰头。

    “怎么才来?你们的驻地在哪?我们玉响门有些关系,可以安排大家住一起。”陈云香有心想照顾照顾好姐妹,低声问。

    “还没安排。”荷香子无奈道,“刚刚才到就被你叫过来了。”

    作为最后一名学派,几乎快要跌出百脉,元魔宗除了几个友好学派外,基本没什么人关注。

    以至于路胜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参与一个大型聚会活动,一路走来感觉像玩单机,几乎所有学派都在前面,唯独元魔宗在最后一个。

    “云香师妹,来来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新姐妹!”

    陈云香还想说话,很快便被另外学派的一女子拉了过去,周围也一下凑上了不少熟识之人。

    人家和她打招呼,陈云香也不得不回礼,频繁的回礼下,荷香子和路胜两人也只能被冷落在一旁。

    “算了,我们先去登记吧。”荷香子有些无奈。

    路胜点点头,扫眼看了看周围,除了一些行走安排住宿的小道士,这里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普通人了,全都是身上气息浓厚的学派子弟。

    “元魔宗....”

    两人来到登记的老者身前,报上自己的学派名字。

    老者低着头在名册上翻看了下。

    “元魔宗在丙字二十七,那么你们的驻地,在第五区,惠兰园。蹄声,你带两位去。”

    “是。”边上一个小道士赶紧上前。

    此时其余的学派都登记得差不多了。元魔宗又是最后一个。

    “是不是感觉有些被孤立了。”荷香子对路胜苦笑了下。

    “还好吧。”路胜笑了笑。

    “除开朋友,没有学派想和我们结交,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反正马上就会跌出百脉,结交不结交都无所谓。”荷香子苦笑道。

    路胜也是无言。元魔宗落到这个地步,当真是凄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