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变化 一
    两个狼狈逃出元魔宗驻地的断腿人,很快便引起了附近琼意宫的记录者关注。

    两个黑衣道人站在暗处,远远望着爬出来满身是血的李渡两人,都是有些皱眉。

    “这么快?而且这样的伤势,有些严重了,学派不是世家,恢复力不如他们呢,这样的伤势,至少要修养半年。”一道人低声道。

    另一人低头在一本书册上用炭笔记录下内容。

    “李渡是异穴宗首席吧?这么快就败了,刚才惠兰园里的气息,测定出来是什么?”

    “是元魔宗的魔气,没错。”道人回答。

    “这么说,元魔宗这是要绝地反扑?有意思了。”

    “就两个人,怎么反扑,应付人家车轮战都没办法。”另一道人摇头道。

    “好了你继续守着,我先去其他地方看看。”这道人看了看写下的内容,转身又朝其他方向去了。

    “好。”守着元魔宗的道人认真的看了两眼李渡两人身上的伤,啧啧赞叹了下。

    第五区,一共五个学派,开阳学派,异穴宗,冰幽谷,黄沙剑派,以及元魔宗。

    异穴宗首席就是李渡,却没想到如今首席出马,都伤势惨重。

    李渡两人出来没多久,便被异穴宗的人发现了,他们赶紧冲出数人,惊呼着将两人抱了进去。

    异穴宗边上就是开阳学派。

    首席黄思成凝重的看了看元魔宗方向的惠兰园。

    “先不要去动他,这元魔宗,等其他人再去试探,我们先解决冰幽谷。”

    他吩咐身后的师弟师妹们。

    “黄师兄就这么胆小?这元魔宗听说只来了两个人,就算再能打,也不至于一下对付很多人。”一个师弟自信满满道,“我们虽然不动他们,但不代表我们怕他,一旦遇到情况,若是他们主动惹上门,我们也不用客气。”

    “废话少说,我是首席我决定,你有意见去找师傅!”黄思成冷冷扫了他一眼。

    “是是是,您是老大,都听您的。”

    异穴宗李渡初战受挫的消息,很快传开了,李渡被人带了下去养伤。

    但没了首席,并不代表他们就输了,异穴宗还有稍弱一点的人带队。紧守门户,不再外出。

    一切很快又恢复平静。五个学派的别院,两两相对,都悄无声息。

    路胜也专心孵化第二魔意心脏。

    偏殿内,他盘膝坐定,身上浮现出隐隐的无形火焰。丝丝黑气在他的口鼻之间不断循环流转。

    “金羚赤血,红如铁山,狂发怒啸,回以真柟。”

    按照魔心道的口诀,路胜心头默念着,不断重复。

    渐渐的,他身前的半空中,再度浮现出魔意心脏。

    黑色的心脏不断跳动着,此时已经裂开了一条细微缝隙。里面流出黑色的闪耀火光。

    “开!”路胜猛地伸手一点心脏。

    噗嗤!

    整个魔意心脏一下裂开,大量黑气如瀑布般涌出,狠狠落在路胜身前地面。

    哗哗的魔气没有四处逸散,而是凝聚在一起,仿佛一个一人多高的黑洞。很快,从魔气的笼罩下,走出一头半人多高的雄壮黑狮子。

    狮子一声不吭,烦躁不安的在地上转了一圈,任由路胜在其身上仔细抚摸检查。

    “真是神奇。”路胜赞叹道。

    如果说之前的人面蛇,可以解释为视觉上的幻觉。那么现在这个黑色狮子,浑身鬃毛燃烧着黑火的雄狮,就完全是实体了。

    “由毒雾之河的精华凝聚而成的实体活物,这可比武功神奇多了。相当于凭空创造生命。”他伸手在忿怒之狮的光滑脊背上轻轻抚摸。

    黑色火焰在他身上灼烧,却如同虚幻一般,完全无法伤到他。

    “这火焰,是魔气燃烧所成,忿怒之狮的持续时间不长,也主要是因为这个火焰消耗极大。不过对我来说,似乎没什么影响。”

    路胜感受了下体内魔气的流逝速度,也还好,和自然补充生成元魔气的速度差不多,几乎可以无限维持下去。

    忿怒之狮身长足有两米多,鬃毛和尾巴上都燃烧着黑火,面目狰狞威武,只是和典籍上记录有一丝不同的,是它的头顶上,多了两根棕黑色螺旋犄角,如同羚羊一样的犄角。

    “不知道威力如何,先就这样吧。”路胜心念一动,忿怒之狮顿时化为黑气,迅速附着回他身上。

    “一般魔意心脏一颗孕育的时间,是十二个时辰,我这个孕育了足足数天,结果就比一般的忿怒之狮多了一对犄角?”路胜不清楚这犄角有什么用。

    必须要等到所有魔意心脏全部孵化,最后结出最终魔心后,才是魔心道真正发挥威力之时,现在他的实力本身没多大变化,魔心道对自身并没有任何增幅。

    收功后,他起身又在惠兰园周围转了一圈,发现其他学派都大门紧闭,外面除了琼意宫本身的几个巡视道人,其他再无他人。

    之前那下棋的两人也不见了,整个四周驻地,到处都一片安静。

    路胜转了一圈,很快走到一片放着硕大香炉的白砖空地,香炉边上立着一块石碑,上边记录了琼意宫的历史。

    上边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但还能勉强看清楚。

    空地上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地砖被砸烂,绿化带的花花草草都被枯萎发黑。空气里还飘散着一股潮湿的酸臭。

    路胜大概记得,这里应该是之前那两人争斗的方位,从声音传来的大小清晰度来判断,再加上残留的痕迹,之前两人的打斗场所应该就是这里。

    “秘术似乎是阴冷潮湿类的,另一股是纯粹的刚猛性质。”路胜走到一处大坑边上,蹲下轻轻摸了摸坑边缘。

    半米宽的坑,边缘呈现出炸裂般的痕迹和触感。

    他敏锐的感觉到,暗处有着不少的视线在一路跟随自己,显然就是记录胜负的天莲学派弟子。

    “现在就开始了么?”路胜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这趟他的目的是低调。只要稳住元魔宗排名就好。其余的太过暴露惹眼的动作,他都不打算做。

    之前解决李渡两人时,就已经出力太过了。得仔细控制控制。

    站起身,他正要回转惠兰园。

    “元魔宗路胜路师弟?”忽然一个温柔的清澈女声,从身后传来。

    路胜转过身去,看到一幽蓝劲装女子,手里倒提着一把白色长棍,正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

    这女子五官精致,腰身纤细,身材高挑,漆黑如缎的长发一直披散到腰际,特别是她的肌肤,是真正的肤白如雪。这是冰幽谷的弟子特有。

    “冰幽谷的人?”对方的特征很好认,所以路胜第一时间便认出了其身份。

    “恩,说起来你我名字里都有一个胜字,我叫岳胜雅。冰幽谷次席。”女子笑了笑,走上前来,“展师兄之前还托我多加关照一下元魔宗,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路师弟了。”

    “展师兄?”路胜顿时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找上门来。原来是展孔宁的关系。

    “不过之前听说李渡被你们打出门外,模样凄惨,看来路师弟也不用小女子帮衬嘛。”岳胜雅微笑道。

    “还好,只是侥幸而已。我们学派人少,不出雷霆手段,万一陷入围攻,胜负就难料了。”路胜随意打着哈哈。

    “也对,好了,学派还有事,路师弟,之后师姐再来上门拜访,这两天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来冰幽谷门前求援,我不敢保证其他师姐师妹一定出手,但我岳胜雅不会袖手。”女子正色道。

    “恩,多谢了。”路胜点点头。

    岳胜雅转身朝着远处去了,看样子也不是去闲逛,必定是去找麻烦。路胜判断了下方向,发现岳胜雅去的方位是开阳学派。

    他看了下四周,周围所有学派的弟子都缩回驻地,极少有人出来走动。

    “算了,该回去了。”

    顺着原路返回,一路上再没碰到什么人,路胜很快回到惠兰园,进入主殿静修了一阵后。临到下午时,荷香子终于回来了,手上带了一包东西,似乎全是吃喝什么的。

    “这是我们未来两天的吃食,天香楼之后才会继续送菜,这两天是内争的第一阶段。

    琼意宫一共五个区,每个区五个学派,我们要想守住排名,最少需要拿到六十名以上。”荷香子带回来了具体的消息。

    “六十名?为什么?”路胜一楞,原本他以为只要击败一个学派就足够了。

    “因为我们之前连续三次不满足百脉的基本学派标准,所以按照乱七八糟的计算方法,得出结果,我们需要达到六十名,才能赚回足够的学派点,稳住排名。”荷香子看起来是很累,有种心力憔悴的疲惫感。

    原本击败一个学派,就已经极难了,现在居然要击败四个学派才行。这难度大了数倍,自然心中焦虑不安起来。

    “师弟...你....我知道你实力比我强,这趟你有把握吗?”荷香子最后带着一点希冀的看着路胜。

    虽然从老师六山子那里知道路胜资质远超自己,但荷香子依旧心头没底。

    元魔宗从六十四名开始,要想达到六十名,这之间的学派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他们以往拿到的胜场,最少都是五场以上。

    而五场,荷香子自己完全没自信能拿到一场胜利。以前的元魔宗,能够胜两场都算谢天谢地了。

    “放心吧,没事。”路胜安慰她道。“先休息,明天正式开始。别多想了。”

    “可是师弟.....”荷香子还想说什么,她可是从陈云香那里打听到了不少内幕情报,关于开阳学派等对头的。

    “没事的,去睡吧,一切有我。”路胜连连催促,荷香子才无奈的只能去休息。

    毕竟出来时,老师说过一切听路胜的。

    只是....我不能什么都依靠师弟,我是师姐,就算起不到主导作用,也多少要为学派分担一些东西。

    荷香子表面被劝服了去睡,实际上心里却暗自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