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变化 二
    第二日,一大早,路胜还在偏殿潜修,便听到院门微微发出细响,不用看也知道是荷香子偷偷摸摸跑出去了。

    她终归是无因功大成的好手,就算打不过别派首席,但一般好手还是能应付。

    路胜不知道荷香子打算做什么,他也懒得管她,反正无论荷香子做了任何事,他都能拉回来。既然会盟不允许杀人,那就没什么危险了。

    继续静坐了一会儿,做完每日赤极九煞功和宝瓶气的运转功课,路胜才站起身,开始吃东西。

    早餐是精致的小笼水晶饺和卤鸭腿。

    路胜坐下来,倒了杯水,开始慢慢撕着鸭腿。

    他昨晚已经计划好自己的定位了,只需要表现出的实力,足够稳定排名,但又不会过于夸张,这就足够了。

    这个层次,路胜打算定在六纹。

    李渡是四纹层次,他和师妹联手,就只有四纹中极强的一些人才能应付得来。

    而其余排名高的下三重学派,首席大多不过是五纹,极少六纹。毕竟六纹首席,只有在中三重才是平均水准。

    只表现出六纹层次的实力,稳住学派名次不成问题,但也不至于太惹眼。

    ‘只是,六纹的学派子弟,黑膜强度是什么样?或许可以按照展孔宁的程度来对比....’路胜仔细盘算着。

    吱嘎。

    忽然院门缓缓打开,一道人影踉踉跄跄的扑了进来。是荷香子!

    她一只耳朵没了,右腿大腿上多了一个大洞,可以从正面看到后边景物。此时正浑身是血的扑倒在地。

    路胜无奈叹了口气,连忙站起身赶过去。

    “师姐你没事吧?你不是去打探情报的吗?怎么会弄成这样?”

    他迅速扶起荷香子。

    “没事的.....我...我没输...”荷香子笑了笑,勉强支撑着说出一句话,便彻底昏迷过去。

    路胜无奈,只能将其抱起来放进偏殿床上休息。

    然后给她服下疗伤伤药,眼看着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长着肉,这才放心下来。

    回到偏殿门口,他看了看隐隐热闹起来的外面。

    “看来得展露一下实力了,不然什么人都敢来踩上两脚。”他仔细回想了下展孔宁的黑膜层次,身上黑气翻滚涌出,然后迅速形成黑膜,微调了好一会儿,他原本的黑膜渐渐变得稀薄起来,里面充斥的黑气也比之前少了九成九以上。

    “差不多了.....这个强度,应该没问题。和展孔宁身上的强度差不多。”路胜对自己的微操效果很满意。

    准备好预备工作,他看了眼天色,还早,没到正午。

    “正好,一会儿搞快点,回来还能吃午饭。”他这么想着,大踏步走向惠兰园大门。

    一下推开院门,外面正一副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

    开阳学派,冰幽谷,黄沙剑派,这个分区的五个学派中,有三个都出面了。

    众人分成三拨,聚集在中间大道上对峙。

    大道是贯穿整个琼意宫的大道,面积很宽,也足够容纳数十人聚在一起。

    开阳学派的人气势逼人,个个意气风发。为首的一个壮汉,手里提着两把重锤,锤上满是狰狞尖刺。赫然是开阳学派的首席黄思成。

    冰幽谷这边,首席李秀英俏脸微寒,手中握着一把断剑,身上还隐隐有血迹,显然是之前局势不妙。

    黄沙剑派当头的一人似乎是个贵公子,面如冠玉,长发披肩,手里提着一把细得像尖刺的长剑。身后六人整齐划一的全是带黑斗笠的精壮汉子。

    三方汇聚,显然看样子之前已经有过交手了。

    “哦?元魔宗的人又出来了。”那黄沙剑派的贵公子一见路胜出门,也是意外的笑了起来。“之前元魔宗解决来了异穴宗,看来也有些实力。”

    路胜扫了眼众人,看到冰幽谷的众女中,岳胜雅冲这边狂打眼神,似乎是让他退回去。

    不过他既然是专程出来解决排名的,自然也不会这么简单就退回去。

    他视线转了一圈,然后落到那黄沙剑派的贵公子身上。

    “算了,就你吧。”

    “哈?”那贵公子脸上的笑容一滞,“你刚才....说什么?”

    路胜懒得废话,和这些四五纹的小家伙还说这么多干嘛?不服就一个字,干!

    他大踏步朝着黄沙剑派众人走去。

    “这小子,是疯了吗?”贵公子面色怪异,退后一步,“剑一,你去试试他。”

    “是。”

    他身后一个斗笠人应了声,木然站出来,迎着路胜走去。

    从惠兰园大门,到黄沙剑派所站的方位,一共百步不到的距离。

    斗笠人很快便迎上了正面走来的路胜。

    他背上剑陡然一划,闪电般落入手中。

    “秘术·狂砂!”

    唰!!

    尖刺一般的剑刃刹那间化为大片黄光,雨点般吹向路胜。

    那尖锐的剑尖在光线下闪耀着如同宝石般的光点。甚至还有淡淡的黄光弥漫。绝不只是简单的剑雨。

    呼....

    路胜轻轻张口,一口黑气吹出。无因鬼面决催运的魔气轻轻弥漫开来。

    叮叮叮叮...

    大量剑尖落在路胜身上,但全部被一层黑色薄膜挡住。雨点般的剑影激荡起大片火花。

    “这是!!?”斗笠人瞳孔一缩,他有些不信自己居然连路胜的黑膜都打不破。

    他的秘术是以快为主,足够快的速度,加上足够锋利尖锐的黄沙剑,足以让任何对手为之忌惮。可现在....

    “荷香,看好了,无因鬼面决是这么用的....”路胜忽然出声。

    他的手轻松自如,从斗笠人的身侧擦过。没有打中他,只是简单的从身边擦过。

    但就是这擦过的一瞬间,一股绳索一般的魔气,如同活物般急速附着到斗笠人身上。

    元魔宗门口,荷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强撑着身体走了出来,正靠在门口看向这边。

    听到路胜的声音,荷香子神色紧张,张口欲言又止,但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此时路胜已经和斗笠人擦身而过。

    原本一切正常的斗笠人往前走出几步,正要转身追击,却陡然面色发黑,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

    他弯下腰,一下跪倒在地,大声咳嗽着,一口口的血从口中呛出。

    “元魔宗的毒雾魔气?”贵公子面色阴沉下来,“我倒要来亲自试试。”他缓缓拔剑,朝着路胜迎面走上去。

    “秘术·沙暴!”他走出几步,越走越快,还没到近身距离,便猛然一剑刺出,大片远比之前斗笠人狂暴的黄色剑光,雨点般落向路胜要害之处。

    剑光所及之处,边上的花草植物也被瞬间绞碎发黄脱水,仿佛被真的沙暴席卷,连体内的水分也被抽离干枯。

    越过斗笠人,路胜继续朝着贵公子走去。

    “不同的对手,需要不同的应对方式。像这种类型。你可以精细化操作,目的是不断操纵魔气从他身后空隙钻入。

    当然,黑膜的腐蚀不会那么快见效,这就需要你掌握足够灵活的身法躲避延长时间。

    而身法,又必须要随时规避考虑周围环境,限制极多。

    最好的办法是利用拖延战,消磨对方黑膜。”

    路胜走到大片的沙暴剑光面前。

    猛然一巴掌。

    他整条手臂如同消失般,转眼没入剑光中。

    轰隆!!

    一声巨响下。

    漫天剑光消失,贵公子不知所踪,只留下侧面围墙上一个圆形大洞。

    路胜收回手。

    “不过,那是你的办法,我就不用考虑这么多了。”

    “........”荷香子张着嘴,无言以对。只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其余两学派一时间鸦雀无声。

    冰幽谷的队伍里,岳胜雅手捂住小嘴,压住差点没忍住的惊呼声。

    冰幽谷首席和开阳学派首席两人都沉默了。两者都在换位思考,如果刚才那一巴掌是他们来面对,结果会怎么样?

    其余各学派弟子,这才反应过来,嗡鸣声逐渐响起,一道道忌惮敬畏的视线落到路胜身上,那种力量和速度,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把握接得住。

    “少主!!”黄沙剑派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从圆洞内追赶出去,转眼便不见了数人。

    留下的两个斗笠人似乎都是年长者,其中一个深深看了眼路胜。

    “我黄沙剑派,认输!”对方朝路胜略一抱拳,转身带人也跟上去。

    “所以说,这世上,没有弱的秘术,只有不会用的人。”路胜平静看了眼荷香子。

    “元魔宗的秘术传闻很弱,但在我手上,它就是最强!”

    荷香子听得浑身热血翻滚,甚至都有些激动的发抖。

    “师弟....”

    ************************

    上阳家。

    朔日灵窟。

    “我说过,这是最后一次。”上阳飞柔弱怜惜的面容此时难看至极,她的手甚至在轻轻抚摸腰间弯刀。

    “我们也说过,七十二判官的调动,我等本就有权插手。”

    赤红的洞窟中,一座座剑炉中间,地面一个圆盘阵法里,盘坐着三位须发皆红的老者。

    “可你们独独在这等关键时刻插手!”上阳飞感觉胸膛中一股无法宣泄的怒火不断挤压,随时可能爆发。

    赤红色的剑炉中,火焰在不断跳动燃烧,炽热的高温充斥着这里的每一寸空间。

    光是这里灼热滚烫的空气,普通人吸入一口,就能瞬间烧坏肺部,更别说在这里久待。

    这里是上阳家最核心的密窟之一,是熔炼神兵碎片的绝地之一。同时也是上阳家三大宿老常驻之处。

    但这里炽热的空气,也远不如上阳飞胸口滚烫的怒火灼热。

    “我等不在此等时刻插手,难道坐看你调动判官去和林家的燕神死斗?你知道那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一位宿老缓缓开口。

    “上阳飞,你要明白,家族对你的培养和希望,不是你拿来放肆的本钱。”

    上阳飞缓缓握紧刀柄。

    “退下吧。此地是镇压之地,不是你该来之处。”宿老淡淡道。

    上阳飞从未有过想此刻这般,憎恶这些家族所谓的老不死的怪物。

    ‘时代在变,天下在变,大宋...也在变,唯独你们.....’

    她面无表情,转身默默朝着出口走去。

    或许,上阳家是需要一次彻底的变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