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谋算 一
    解决了黄沙剑派,元魔宗成功得到了其他几大学派的公认,认为路胜完全有资格以一人之力,和他们整个学派之力并列。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元魔宗,但也没人愿意敢第一个站出来,和元魔宗动手。

    路胜搞定黄沙剑派后,便带着荷香子回院子里,等待结果。

    下午他在院子里闲得无聊,便用石头打下来一头大雁,拔毛煮水,炖了一大锅,放了随身携带的不少丹药作为香料开始熬炖。

    肥美的大雁肉在锅里不断翻滚,煮出奶白色的汤汁,散发的香味简直让一旁的荷香子都忍不住抽鼻。

    她并不是喜欢吃的人,但这锅大雁肉确实美味,光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我这一锅肉滋阴补肾,明目养肝,唯一的缺点就是功效有些强,一般人无福消受。”路胜一边调整着火势,一边和荷香子闲聊。

    “那个.....师弟....外面,真的不要紧吗?”荷香子吞了吞口水,眼神朝外面瞟了瞟,惠兰园外不断传来阵阵砰砰嘭嘭的激斗声。不知道是哪些人在打。

    “没关系,反正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出去也不迟。”路胜随口道。

    “够自信!”惠兰园的大门外,忽然轻飘飘飞来一道人影落下。

    “好香!好香好香好香!小友一个人躲在这里烹煮美味佳肴,功名利禄全不顾,当真是人生第一大乐事!”

    这人影站稳落地后,才让人看清他的长相。赫然是名慈眉善目,须发花白的老道人。

    这道人身上道袍脏兮兮的,到处都打着补丁,一双布鞋都破了两个洞,拱出两个大脚趾。

    “我说我养的大雁怎么突然少了一只,原来是被小友打落在了这里!”他眼珠一转,走近了笑嘻嘻道。

    “老先生怎么知道我锅里这大雁是你养的?”路胜反问道。

    “额....上面有老道留下的标志,它的屁股上有两颗痣!”老道指着锅里翻滚出来的大雁屁股道。

    “.......”

    “.......”

    路胜和荷香子相顾无言。

    这肉都快煮烂了,皮都炖得稀烂,什么也看不清,不要说两颗痣,就是三颗四颗,都看不清楚了。丹药化开的汤汁发白,也将乱七八糟的皮肉染成淡淡的乳白色。

    见路胜两人无语,老道顿时得意了。

    “嘿嘿,要想让老道不追究也行。只要分我一半汤肉我保证不说出去!”

    “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大雁吗?”荷香子忍不住反问。

    “额....”老道连忙掩住嘴。

    “老先生若是想吃,那就一起来吧。”路胜也是笑了,随意道。

    “那敢情好!”老道赶紧屁颠屁颠的凑过来,一屁股坐到火堆边。

    因为没有火,所以路胜是自己找的干柴,在惠兰园的中间平地上架了个火堆。

    三人一人端了个大碗,先每人一碗吃了看。

    老道端着汤碗,先仔细嗅了嗅,顿时面露陶醉之色。如此反复数次后,他才缓缓将嘴凑到碗边,轻轻吸了口。

    鲜美无比带着浓浓药香的汤汁涌入口中,仿佛是世间最无上的美味。

    当下他再不犹豫,哗哗哗几下便将大半碗汤肉吃下肚。

    “麻烦再加一碗....啥!???”老道一扭头就看到正在刮锅底的路胜,顿时目瞪口呆。

    “这就没了!?!!?”他面色如土。端着大碗手不住的打颤。

    路胜奇怪的看了眼他,手里将最后一勺锅底的少量肉汤倒进嘴里,咽掉。

    “你刚才说啥?”

    “.......”老道无言以对。

    荷香子在一旁偷笑。

    她早就见识过路胜的饭量,一顿饭是别人的几十倍之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了的。

    “他说还想添一碗。”荷香子小声给路胜解释。

    “哦,老哥你太慢了,下次吧,下次我给你留点。”路胜一把将半人高的大锅放到一边,摸了摸肚子。

    老道看了看他毫无起伏的肚皮,长叹一声。

    “老道一向以为见多识广,可今日见到小兄弟,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老哥言重了,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是饭量大了点。”路胜笑道。

    “饭量大,也是本事。”老道认真道,“算了,今日便多谢小兄弟的肉汤了,后会有期,有缘我们会再见。”他起身叹息道。

    “哦,那老哥好走。”路胜随意摆摆手。

    老道点头,转身走出两步,纵身一跃,轻飘飘朝着惠兰园外飞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这老道应该是天莲学派的人吧,这里毕竟是琼意宫。”荷香子猜测道。“或许是天莲学派的某位前辈。”

    “或许吧。”路胜看了眼面前的锅碗,“准备一下,有人来了,顺利的话,今天估计就能结束内争的第一阶段,走出分区。”

    “啊?”荷香子不明所以,但马上一阵沉重的而不刺耳的敲门声,从院门处传来。

    路胜站起身,准备过去开门,但被荷香子抢着冲过去,第一个开了门。

    “师弟你是首席,就该有首席的气度和架子。”

    “额.....这个其实无所谓。”路胜随意道。

    “这事关学派形象,不能有丝毫耽搁。”荷香子坚持。说着她缓缓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壮硕的高大男子,手里提着一把尖刺重锤。

    “开阳学派黄思成,特来请教元魔宗秘术。”

    黄思成身后是冰幽谷和异穴宗的诸多弟子。以及他们的首席李秀英,和异穴宗的一名冷傲女子分开站着,都颇为期待的看向这边。

    或许两人压根是期望路胜和黄思成争斗两败俱伤,才有他们的可乘之机。

    黄思成胜过了冰幽谷的李秀英,又强势压服了没了首席的异穴宗,终究不甘心试都不试一下便让出第一高手的位置,于是便来元魔宗门前叫门。

    在从路胜出手,到正午吃完东西的这段时间,元魔宗出了一个高手的传闻已经流传开来。

    不少下三重的学派已经开始搜集关于路胜的情况资料。也有一些学派不怎么在乎,元魔宗再强也只有两人,车轮战都能耗死他。

    但不管其他学派怎么想,黄思成是无论如何也要尝试一下交手路胜。不然这个分区的第一排位,就极可能是对方的了。

    毕竟包括他在内,其余所有学派都有输场,他所在的开阳学派输了两场,但赢了九场。这就是最好的成绩了。

    冰幽谷赢了七场。

    黄沙剑派赢了五场。

    异穴宗的人赢了三场。

    虽然理论上每个学派的弟子都可以有五场挑战资格,但因为人数限制不大,所以几乎所有学派都利用这个规则,进行了围攻战略。

    让大量弟子同时挑战一个人,如此形成围攻模式。

    而反过来,被挑战的一方也相对应的派出不少人,应对这种局面劣势。如此就成了大混战。

    人少的一方就吃了大亏,所以会盟大比,统一也有了一个关于人数的限制,那就是没过学派,最多不能超过二十人。

    也就是说,看起来有的学派人多势众,但很多都是带来一起打掩护的,或者做后勤的,让人不清楚他们到底派的是哪些人出战,如此便能起到遮掩情报的效果。

    但让黄思成无奈的是,面对眼前的元魔宗。

    他也想过用人多围殴的方式动手,可回想一下之前路胜的那种力量和速度。他觉得人多不一定有用。

    反倒有可能会让真正离开的精英碍手碍脚。所以他便选出了三人,针对路胜这种类型,配合自己出手。

    “路兄,元魔宗是打算就你一人出战,还是连着荷香子一起?”黄思成咳嗽了几声,明知故问道。

    荷香子伤势严重,一眼便能看出是没法动手的,他这话问出来纯粹就是走个过场,给自己拉点遮羞布。

    毕竟房开阳学派打算四人一起围攻路胜,传出去终究不光彩。

    “就我一人。”路胜站起身。“你们分出胜负了?”

    “不错,如今只剩下元魔宗了。”黄思成有些不好意思。“还请路兄指点一二,手下留情。”

    “好说好说。”路胜笑了笑。“这样算你们挑战我对吧?”

    黄思成点头,他身后的三人,是剩下还有战力的师兄弟中最强的了。如果这趟不能拿下路胜,虽然对大局影响不大,但名声却是坏了。

    元魔宗虽强,但每人只有五场挑战权,大家都不去挑战他们,最多不过是让他们赢十场,其他学派弟子多,最后结束时,十场并不算多。

    但黄思成要的不是这个,他要的是正大光明的赢。赢的还有自己这个首席最强的名号。

    他看着起身的路胜,深吸一口气。

    “我开阳学派,有一招秘术,可噬人骨髓,吞噬鲜血。杀人于无形,若是路兄能顶得过这一招,那我等甘愿认输。”

    “哦,可以。”路胜站到距离黄思成还有十几步的位置,站定。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献丑了。”黄思成手一挥,顿时身后三人飞奔而出,围绕路胜开始急速奔走起来。

    他自己也跟着混入其中,步法速度不快,但频率极高。口中念念有词,身上开始有淡淡金光光点逸散而出。

    四人身上的光点很快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开始朝着路胜飞射而去。

    这一招秘术,名叫飞鸣,乃是开阳学派小型配合阵法中最强的一招,同样的秘术,可以数名弟子一起使用,威力叠加,极其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