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谋算 三
    众人都是才到此地。

    周围是一片空旷的广场石板地,一头十多米长,数米高的大乌龟趴在一角,气势非凡。

    乌顶还有一个硕大的利字。

    舒纤便站在这巨龟身侧腿边,一人遥对诸多学派。

    虽然都是下三重学派,但首席至少也是四纹层次,何况在这里之人,首席都是从各区打出来的强者。

    广场分别有五个进出口,每个进出口刚好对应五个分区进来的学派弟子。

    路胜等人这边,是黄思成走在前面,之后是李秀英路胜。然后才是其他跟随的学派弟子。

    其余四个进出口,分别都有四波人马,甚至其中孔雀山本身的队伍,居然也不和舒纤站在一起。

    “这是什么情况?”黄思成皱眉看着面前局势。

    引导道人中一个中年人谨慎的回道。

    “前面先到的诸位,因为一些口角原因出了些争端,孔雀山的舒纤大人刚刚突破,但不知为何被自己学派孤立,然后演变成了内部动手,这动手又波及到了其他学派.......”

    黄思成听着也是心头暗喜,他目光游弋,很快便从人群中找到了沈悠悠的身影。

    上一次就是此女把他刚出分区就打了回去。这趟若有机会,必定要报一剑之仇。

    正说话间,那边又出了麻烦。

    一个邋里邋遢的乱发行者,慢慢踱着步走出来。

    “原来舒纤你也突破了,正巧正巧,咱们切磋一下,看看是你的孔雀秘法强还是我的幂日秘术厉害。”

    “袁八?”舒纤身上狂风一顿,迅速停下。神色也微微凝重起来。显然对方也同意给了她不小压力。

    “动手吧,别磨磨唧唧!”袁八反手从身后拔出一把铜铃锤,迎面朝着舒纤扑去。

    “风!!”

    舒纤身后的羽毛骤然亮起三根,剧烈的狂风化为灰白龙卷,狠狠冲向袁八。

    嘭!!

    龙卷被袁八一锤砸散,他前冲的势头也被挡住。舒纤趁机拉开距离。

    这边两人二话不说开打。其余学派之人也都乐得看热闹。

    不过没几下,便有天莲学派的人出面讲和,两人才勉强停了下来。

    天莲学派专程派出一道人,站到正中央的广场上,朗声介绍下一场的规矩。

    “这一次的规则,还是老样子。”道人大声道,“计算胜场,有专人进行计数,诸位可选择独行分散,或者聚在一起。

    群战或者单打,都随意,按照整个学派来计算胜负,除非学派自己认输,或者全部成员被击败。不然不算输。

    每个学派,参加人数为最多三人。”

    规则的变动让诸多学派之人微微骚动了下,一些人开始不怀好意的盯着素有仇怨的对立学派,也有一些人仗着修为高深不在乎,而是看向自己一直重视的同级对手。

    路胜荷香子和李秀英等人一起,路胜作为护场,守着李秀英一路挑战过去。

    出乎预料的是,李秀英连战连捷,胜了两场,对方似乎都无心恋战,遇到她随意应付了几下,便认输了。

    而李秀英也毫无意外之色,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

    “不用奇怪。”岳胜雅在路胜身旁微笑道,“这就是我们大师姐真正拿手的场外战。早在没开打之前,大师姐就已经解决了不少对手。”

    路胜转念一想,不就是和自己一样么?胜负不一定非要用武力。

    众学派很快开始各自挑战对手,李秀英全胜后,路胜便带着荷香子走到一旁坐下,静静观战。

    他不去挑战其他,其他学派也没事不会来骚扰他,保存体力应付之后的被挑战才是正事。

    一个个学派首席捉对动起手来。闲杂人都退出场地,只剩下各学派最强的三人。

    此时舒纤和袁八也再度打在一起。两人周围一定范围内,被人留出大量空地。

    狂风和铜锤呼啸着不断交错对撞。远远看过去也感觉声势浩大,周围人都不敢靠近。

    “我们就这么混战?”荷香子傻傻的问,因为从没出过分区,所以她也是一头雾水,看着混乱的场面不知道干什么。

    路胜从她背包里取出一瓶发放的酸梅汤,打开喝了口。

    “有天莲学派的人记录,随意挑战自己中意的对手就行。本来规则就立得混乱粗糙,自然打起来就是一片混战了。”他随意回道。

    他们是在广场边缘,找了处阴凉地坐下休息,一边喝着酸梅汤,一边像是看热闹一样,看着场中打斗。

    说来奇怪,在场众人明明任何一人都实力不俗,打起来应该是天雷勾地火,声势浩大,破坏力惊人才对。

    可眼前众人动起手来,声势比起平时里要弱上许多。

    那趴在广场上的巨大乌龟,正微微散发出一股扭曲的无形波动,压制着所有人的秘术威力。

    就算有威力极大的秘术打在地面上,地砖破碎程度,也远远低于平时在外面造成的破坏力。

    路胜若有所思的瞄了眼那大乌龟。

    两人坐了很久,才终于有个人跑来挑战他们。

    “大阴阳云涛门,赵承,特来挑战元魔宗的两位。”来人是个稚气未干的毛头小子,才十五六岁样,长相机灵,身上气息也比较弱,显然是打算找路胜两人刷胜场。

    或者说更像是其背后的学派派来试探的。

    荷香子闻言,立马站起身。

    “原来是云涛门的小阎王赵承,失敬,在下荷香子,特来领教....”

    她话没说完便被路胜一把按了回去坐下。

    “我们认输。”路胜对着那赵承认真道。

    “啊?”赵承正打算拔刀动手,却没想到路胜张嘴就是冒出这个词,顿时傻眼了。

    对方轻描淡写的说出认输这句话,这根本就不像是前来参加大比的态度。其他哪个学派不是各施手段,不断想要让自己学派登上更高名次,可路胜倒好。

    “这.....好吧...”他无奈之下,人家都认输了他还能干什么?只能退开。

    主动认输达到五场,就会自动失去挑战资格,他刷胜场的目的也达到了。

    “路师弟....这...”荷香子完全没弄明白路胜在想什么,一脸懵逼。

    路胜叹了口气,就知道荷香压根不明白元魔宗如今的处境。

    现在的元魔宗,面临的问题不是排名,实际上在进入第二阶段后,胜场数已经超越以往的元魔宗,已经不是最底层垫底的了,稳住六十名也绰绰有余。

    因为到了这里,和他们一起出来的黄思成等人也几乎赢不了几场。主力第一时间就会被其他学派的首席次席打残。这就导致他们的排位其实和第一阶段是没多少区别。

    所以打不打都没分别。

    路胜真正担心的,是之前暗中动手的那些游神。损失了三大蛇级高手在元魔宗,对方不抓狂才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至于排位,只要稳住不被断绝传承,以后会盟再挣回来就是,无关紧要。

    “师姐,我们只要找到白青棠,动手拖住她就行,完成对李秀英的承诺。”

    路胜看向冰幽谷一行人。

    李秀英和岳胜雅都各自遇上了真正的对手,不是那种场外就已经安排好了的对手,而是真正对她们下手的学派高手。

    两女都陷入了苦战。看样子落败是早晚的事。

    路胜视线越过他们,又看向孔雀山一方。

    孔雀山的服饰很特别,女弟子居多,且都一身紫衣,背后有着孔雀扇一样的花纹。

    白青棠的特征很明显,她是整个孔雀山最美的女子。也是除开大师姐舒纤外,最强的女人。

    路胜远远看了眼她,确定了其身份,便跟着起身。

    “师姐你等在这里,不要乱跑,有人来挑战,你就认输。动手没有任何意义,能来这里的人,都是比你强的。比你弱的人数也多。”

    荷香子有些无奈,但也明白路胜所言是对,只能点头。

    “好吧,那师弟你去哪?”

    “我?去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完成对李秀英的交易。”路胜活动了下身体,朝着孔雀山方向走去。

    “诶?等等,我也去!”荷香子赶紧急急忙忙站起身跟上。

    ...................

    此时广场外围,环绕场地的一片片琼意宫的楼阁内,高层的楼内站满了前来观战的下三重学派弟子。

    这里的人都是在分区的争夺战里输掉的学派。

    其中一处阁楼内临窗处。

    “快看那边!”陈云香忽然惊呼一声,她身边的展孔宁和展红声被她吸引过来,顺着其指向望去。

    “那不是...元魔宗的路胜师弟?”展孔宁诧异讶然道。

    “那个自以为了不起鼻孔朝天的路胜?”展红声也是愕然,“他居然也能冲出分区,进入第二阶段?”

    她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连她和哥哥都被刷了下来。

    他们正好是和袁八一个分区,袁八是和舒纤一个层次的顶尖高手,特别是近日来才突破,踏入七纹。

    已经不是展孔宁这等六纹高手所能对抗的了。

    拘级层次,六纹和七纹之间,差距极大,无论是黑魔之力的毒性,还是对身体速度和力量等综合素质的增幅,都有质的区别。

    “难道是看错了?”展红声有些不甘心。

    展孔宁却是苦笑道:“没看错,确实是路兄。”他也有些不敢置信,“或许....或许是元魔宗分到的分区学派都比较弱吧...”

    “这个倒是,我知道的出了名弱的冰幽谷就和他们一个区。”陈云香点头道。

    她和舒纤一个分区,第一时间就被那女人全部刷下来,毫无侥幸。

    “估计是其他分区都被最强者打残了,他们刚好避开捡漏了吧?”展红声酸溜溜道。

    “或许....开始了,路兄要动手了,他似乎是去的孔雀山。”展孔宁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