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来袭 三
    “只是从这里到白铃城的一小截路,大家都在一起,想必不会出问题。可以一起一路。”大长老六山子道,“另外就算我们不想一路,也没用,从这里下山到白铃城,都只有一条路。我们只有到了白铃城之后,才可以完全单独行动。”

    “只有一条路。”路胜一愣。

    “对。确切的说只有一条路最近,其余的都需要绕很远。”六山子回忆了下道。

    “老师你做主吧。”路胜想了想道。

    反正最后这么多人都一起走,应该不会出事,麻烦的还是后面一截路程,到了白铃城还要转路。

    “那行。你们先收拾收拾,我去安排行程车位。”六山子转身离开院落。

    路胜荷香子则迅速收拾行李,准备动身。

    临到一半时,陈云香赶过来说是安排了一批马车准备下山,可以和第一批次的上三重学派一起走,问俩人要不要一起。

    闻讯赶回来的六山子当机立断,一起走,越快越好。

    玉响门的关系众多,很多高手的女眷都是从她们这里走出去,所以回头来对门内的照顾都很不错。能够这么快弄到马车也是意料之中。

    元魔宗和玉响门汇合后,另外一起的还有晴园学派和一个没听过的小学派。应该都是走的玉响门的关系,得以提前走。

    元魔宗三人先见过了玉响门的派主后,从其手里分得了两辆马车。车队顺利启程了。

    由玉响门提供马车,数个学派结伴,形成的一个小集团,不快不慢的下了天莲学派的孤峰,朝着白铃城驶去。

    冷风习习。

    天莲学派到白铃城之间的淡黄平原上。

    林环道骑着纯黑的夜如飞骏马,在一处风化巨石边缓缓踱着步。

    夜如飞,来自遥远大风王朝的优良品种,因能夜行数百里,眼能夜视。许多复杂地形都能奔驰,所以在大宋世家中极被推崇。

    只是这种马极难饲养,吃的草料需要从很远的南部林地划地种植。

    林环道背着一把银白色战斧,战斧利刃上泛着淡淡的磷光,长柄上还有一条纹着的金蛇,仿佛活物般不断缠绕扭动。

    呼.....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白色的水雾从口中散开,缓缓消失在空中。

    “少爷必定认为,我会在最后的那段路动手。”

    “难道不是吗?”一个小孩子的嗓音在马后传来。

    “当然不是。”林环道转过身,看向身后。

    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草地上,正站着一个蛇头人身的娇小妖魔。

    妖魔形态奇异,和一般蛇妖完全不同。

    它的头颅一共有三个,中间一颗青绿色蛇头,左右两侧则分别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的人头。

    诡异的是,两个人头都带着诡异而僵硬的笑容。

    “你来了,虫月子。”林环道对对方的奇异形态习以为常,世家也时常有一些大妖魔的朋友。形态各异不过是寻常之事。

    “看来我们是一起到的。”另一个方向,一个背着竹篓,戴着斗笠的老人,佝偻着背,一步步的缓缓走到侧面站定。

    “安奴也到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林环道仰头看了看天色。“东秀学派,幻水宫,是两块硬骨头。我去截幻水宫的人,你们怎么选,自己决定。”

    三头蛇妖虫月子看了眼斗笠老者。

    “我去东秀。”

    “不,还是我去东秀吧,这趟带队的春意岛主正巧和老朽是旧识。”斗笠老者安奴反驳。

    “我对弱者不感兴趣。”虫月子有些不耐烦。

    “不巧,老朽也是一样,弱者的脑髓,味道根本难以下咽。”安奴冷笑。

    作为和林家交好的大妖魔之一,两者都是称霸一方的顶尖强者,这趟这么远被林环道约来出手,共谋大事,本就是利益驱使,选择弱的队伍,就代表着事后自己的收获会很小。

    大妖魔之间崇尚武力,强者为尊,与强者厮杀是他们引以为荣之事。此时涉及到利益问题,就更加不会退让。

    “这样吧,百炼学派和元魔宗合并一起,两位就当是一块解决。”林环道提议道。

    “善。”

    “好!”

    两大妖魔都认可这个分配。

    “如果可以的话,派主尽量抓活口,这些学派内部肯定是有圣兵,否则上次不会造成这么大损失。我们需要审问出他们学派圣兵的下落。”林环道叮嘱。

    “我讨厌活口.....算了,我选择百炼学派和元魔宗吧。”三头蛇妖不悦道。

    “时候不早了,动身吧。”林环道淡淡道。

    两大妖魔对视一眼,转身缓缓朝两个不同方向走去。

    林环道看着两者逐渐走远,直到彻底看不见身影,才反手握住背后战斧,轻轻拔出来。朝着另一方向走去。

    幻水宫,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得好好计划下。

    路胜端坐在马车内,魔气缓缓在血管里流动旋转,使得他面孔都隐隐泛着一丝黑意。

    赤极九煞功不断配合着魔气运行,两者在路胜的主动控制下,进度速度完全保持一致。

    经脉和血管同时受到滋养,让他感觉肉身似乎在朝着某种更强悍的地步缓缓转化。

    马车缓缓行驶着,不时颠簸一下,发出细碎的抖动。外面偶尔能听到陈云香的大笑声,外面几个学派的人手聚在一起,倒是闲聊得蛮开心。

    路胜不喜这样聚在一起浪费时间,在他看来,有这个聊天的空闲,不如多做做修行,以免遇到麻烦时,因为实力不足而后悔莫及。

    会盟从开始到结束,除了最初他出手赢了几场外,中间一直到最后,路胜都是一路打酱油,一直呆在房间里苦修,也不出门和人交流。

    到最后连老师六山子都看不下去了,其实从路胜显露了强大身体素质之后,六山子便感觉看到了希望。

    路胜天生强横无比的身体素质,配合元魔宗普适性极强的魔气,再加上他优秀的秘术天资,在不久的将来,元魔宗绝对能培养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顶尖首席。

    特别是在询问荷香子,路胜用的什么方法击败对手之后,他更是双目发亮。这样适合争斗厮杀的天才,就算在上三重学派也极其抢手,更别说元魔宗。

    咚咚咚。

    忽然车厢门被敲响。

    路胜缓缓从修行中睁开眼。

    “哪位?”

    “是我,胜雅。”车厢外传来岳胜雅的声音。

    “请进吧。”路胜缓缓收功,调整坐姿。

    车厢门缓缓划开,岳胜雅爽朗的带着笑,走进车厢,然后打量了下四周。

    “就只有师弟一人啊?那正好。”

    她走到路胜对面盘膝坐下,从袖口取出一样铜质的文书。

    “这就是赤阳铁矿的所有权文书,记录在铜书上。具体位置,以及开采年数,这上边都有记录。”

    路胜伸手缓缓接过铜质文书,翻开扫了几眼,上边记录了赤阳铁矿的具体位置,所有人是谁,以及大概估算产量如何,总储量如何等等。名字都转移到了他的名下。

    “多谢。”

    他将文书收进怀里,贴身揣好。

    “路师弟一个人呆在车厢内,也不出去和大家闲聊游玩,不觉得闷吗?”岳胜雅笑着问道。

    “还好。”路胜无所谓道,“一直这样一个人,早就习惯了。”

    “师弟不是结亲了吗?家人为何不陪在身边?”岳胜雅轻声问。

    “这趟安顿好,就打算接到中原来,北地,无论各方面条件,确实和中原相差极大。”路胜简单道。

    岳胜雅也跟着点头。“这个确实,无论是书院科考还是人口定居,抑或是各方面的见闻见识。北地都远不如中原。可惜,要不是我家族在南方根深蒂固,我也打算来到中原定居....”

    轰!!

    忽然外面远处,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沉闷爆炸声。

    马车狠狠一顿,马匹被吓得高声希律律的乱叫,停在原地。车厢也跟着摇晃起来,无法稳定。

    这爆炸声甚至让人连心脏都狠狠震动了下。

    路胜迅速掀开车帘,朝声音方向望去。

    远远的,灰白天空下,能够看到远处的学派队伍中,有一处不断冒出浓浓黑烟。

    “那是....东秀学派的位置。”岳胜雅皱眉,“是出了什么事吗?”

    “东秀学派是上三重学派之一,应该不会轻易出事。”路胜沉吟。“或许是出了什么意外。”

    “秘术失控爆炸?我倒是听说过上三重有的天才,有种体质,可以让血脉之力极其不稳定,开发出来的血脉之力再多,也会变成爆炸之力。”岳胜雅笑道。

    “还有这等事?”路胜一奇,这都是书上没看到过的。

    ...................

    东秀学派阵列。

    马车七零八落散了一地,一具具尸骸所化的黑灰,堆在车厢边比比皆是。

    带队的春意岛主不知所踪,其麾下弟子,一共三十二人,只有三人活了下来,还是因为这三人刚好去了其他学派探亲。

    “袭击发生时间极短,只是几个眨眼功夫,从开始到结束,一切就完结了。”

    西极院的带队长老徐峰河面色难看的蹲下身,检查地上的黑灰。

    “而且周围没有留下反抗痕迹。能够让春意岛主这般蛇级强者,在一瞬间失去反抗之力的对手,这等程度,绝不是在场我们队伍里的任何一人能抗衡。

    我们必须尽快返回学派,否则除非是派主亲至,在场的我们,没有一个是杀人者对手!”

    “这么严重?会不会是春意岛主追踪凶手去了,所以行踪不明。”一个下三重学派的派主男子低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