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段落 一
    “妖魔也有寄神力物品?”路胜伸手虚抓,顿时戒指凭空飞起来落进掌心。

    “回去再看,眼下还是先解决现场。”他收起戒指,往左一个踏步,身形眨眼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一辆歪倒在地的车厢后面。

    伸手一拍。

    整个车厢嘭的一下四分五裂炸开,露出里面藏着一人。

    这人背着双枪,脸色煞白,翻滚着在地上转了几圈,想要支撑起身体。赫然便是之前逃离的方谭。

    他原本以为能逃走,可没想到银线外被隔离一样,有着一层坚硬无比的东西挡住去路。无奈之下只能找个马车躲起来,可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别.....别杀我!!”方谭嘴里还吐着血,挣扎着大叫。

    噗!

    路胜一掌从他眼睛里刺进去,然后抽出来。

    一瞬间大量魔气涌入,方谭身体僵住,迅速干枯腐朽起来。

    呼...很快尸体随风飘散,化为黑灰,而且是比赤极九煞功时更彻底的黑灰。

    路胜隐隐感觉一股精纯的魔气反哺入身体内。

    “恩?这是...?”典籍上并没有提到用魔气杀死的对手,能反哺更多魔气。

    这样的特征,在书籍中提到过,那是只有真正的魔才有。

    路胜微微顿了顿,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抬起头看向另一处。

    “不要!!别杀我!别”展红声一屁股从货车后面跌出来,小脸煞白。

    让路胜哭笑不得的是,她原本穿着的是白色短裙,此时裙摆下方居然隐隐有一团湿迹在不断扩大。

    展红声居然居然被吓尿了。

    原本他杀掉方谭,是因为他旁观到了自己的秘密,所以杀人灭口,以免外传。

    可如今....另一个旁观者居然是展红声,这就麻烦了....

    展红声终究是展孔宁的妹妹,对于展孔宁他印象还不错,而且这个展红声之前似乎在他遇到伪装的蟒妖时,还紧张过,似乎动过要提醒他的念头。

    路胜五感远超常人,自然周围一切动静都纤毫毕露,知道得清清楚楚。

    他杀人有自己的原则,而不是为了需要肆无忌惮乱杀。

    想了想,路胜对展红声招了招手。

    “你过来。”他淡淡道。

    看来只能再用一次阴鹤网了。

    这段时间阴鹤网似乎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正好在展红声身上实验一番,反正只要不弄死,都算还了展孔宁的人情。

    而且现在有了黑膜,就算暴露,也不会如前面那么恶劣,顶多被说成隐藏实力,只是唯独可能让敌方知晓底牌,有些麻烦。

    晴园学派车队。

    六山子和晴空婆婆并肩站着,朝爆炸方向眺望。身后跟着一众弟子,几乎所有人都视线朝着爆炸方向望去。

    滚滚的浓烟很快便被遏制住,越来越小。

    “怎么回事?”晴空婆婆名字虽然带着婆婆二字,但实际上其面容和四十岁的贵妇差不多,一身一字肩鹅黄长裙拖曳到地,鹅黄色的束腰完全凸显出她纤细的腰肢,黑发没有一丝白色,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皱纹,只有整体面相稍稍显老,但也被温柔妩媚的气质所掩盖。

    “刚刚接到消息,是有人偷袭。而且用的是圣兵。上三重的诸位已经解析出来了。袭击速度很快,时间很短。几个上三重的元老猜测可能是用的延时一类的圣兵。”六山子低沉回答。

    “延时一类....最常见的应该就是御时斧了。”晴空婆婆点头。

    “御时斧很多世家都有,这就不好判断了。”六山子皱眉。

    两人说话间,又有新的弟子赶到了,是展孔宁和展红声,以及路胜。

    “拜见老师。”“拜见师傅。”

    三人分别朝着两人行礼。

    “怎么现在才到?”六山子看了下路胜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

    “回老师,我们中途遇到银色线条封路,前面没法进出,便之后绕路,却没想到中间遇到了其他麻烦。”路胜迅速回答。

    展红声顿了顿,偷瞄了眼路胜,顿时有些结巴的回答道。

    “我也是....不过最后还好,还好遇到了路...路师兄。”那蛇妖死后,银线便淡淡退去,重新又恢复成原本的正常车队。他们也得意离开,展红声特地换了身长袖长裤才来,之前那一身的尿渍实在太丢脸。

    “刚才听老师在说圣兵御时斧?那是什么东西?”路胜追问。

    六山子对路胜极其看重和满意,对其的问题自然是知无不言。

    “趁上三重的诸位还在处理麻烦,我来给你们讲讲御时斧的作用。”他招呼荷香子也一起听。

    此时陆陆续续也有其他学派的弟子不断赶到,但元魔宗就这么两人,也算简洁明了,不用太过担心外面的弟子遇到危险。

    “御时斧,是圣兵中的一个类别,作用是建立一个常人无法识别的特殊区域。就是那种,就算我站在你面前,你也感觉我很远很远的错觉。

    这个区域的作用,是放慢时间,外界过去一个时辰,里面才过去几瞬。”六山子说得很详细。

    “还有这样的圣兵?”路胜心头一惊。“那岂不是利用它来在一些热闹之地做事,根本没人能察觉?那这个常人无法发觉,也包括世家吗?”

    六山子和晴空婆婆都笑了。

    “当然不包括,一些修有特殊秘术的学派世家,都能识别出御时斧的力量。

    而且御时斧的效果,启动一回只能用一天。且之后需要的积累实践,至少是数年。”

    “限制这么多啊。”晴园学派的一个女弟子低呼道。

    “确实很多,但御时斧在辅助圣兵中,已经算是很实用的一类了。不算其本身力量,只看特殊能力的话。”晴空婆婆微笑道。

    “对了,方谭呢?”忽然晴空婆婆发现不对,“红声,方谭不是之前还和你一起的吗?怎么不见他过来?”

    展红声心头大骇。她怕的就是这个,万一被揭穿了之前的谎话,那他.....

    她偷瞄了一眼路胜,低头深呼吸了几次,才回答。

    “方大哥很早就回去了,我也....我也没看到。”

    “是吗?”晴空婆婆自然看出了展红声的不自然,不只是他,不少人都看出了展红声的异样。

    “没事的,不就是个男人吗?之后师姐给你多介绍几个,以小红声的姿色实力,害怕找不到好的?”一个晴园学派的女弟子安慰道。

    她这么一说,顿时在场之人都恍然,看来是方谭把展红声甩了。

    展红声没出声,似乎是默认了。只是她不时的忍不住偷瞄路胜,便更是让人误会。

    不少晴园学派的女弟子都看到这点。

    展孔宁也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妹妹对路胜路兄感兴趣,或许可以帮她牵线,只是...方谭那边必须真的放手。

    他和方谭是好友,原本不涉及这方面情事,只是某日一次机会中,方谭看到了参加聚会的展红声,这才惊为天人,几次三番找人和展孔宁旁敲侧击。

    展红声似乎也对方谭颇为崇拜。眼看着两人就快走到一起,可没想到突然出了这事。

    展红声的做派,让周围人都有些误会,误会她似乎倾心于路胜了。

    比起方谭那个趾高气昂,盛气凌人的态度,晴园学派的更多人更喜欢元魔宗的路胜。

    虽然路胜也不怎么搭理人,但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发现这事后,六山子和晴空婆婆交换了下眼神,都隐晦的笑了笑。对于两排弟子结亲,他们是相当乐意推动的。

    众人站在车队边上有一会儿了,那边爆炸似乎渐渐平息下来。

    “不好了!这边也发现不少马匹死了,还有马车车厢翻倒炸碎,地面有打斗过痕迹!”晴园学派的一个弟子远远的大声喊道。

    路胜看了眼展红声,对方没有出声。再判断了下报讯弟子的喊声,他估计了下方向,应该就是他之前和蟒妖交手留下的痕迹曝光了。

    “老师,要不要过去看看?”他主动询问。

    “看看也好!”六山子肃然道,之前还以为只有爆炸方向一处被袭击,现在看来,这暗中的敌手手笔很大啊。

    一众人匆匆赶到之前路胜打斗的场地。

    现场一片狼藉,起码有十多辆马车被无声无息的毁掉,拉车的牛和马匹大多七窍流血而死,检查下来是被巨大力量活活震死。而地面也有不少坑洞沟壑痕迹留下。

    稍稍检查了下,六山子便让众人止住别动,等上三重的调查者赶到再说。

    约莫盏茶功夫,一队身穿白衣,头戴白色圆帽的男女快步走近。

    带头的和晴空婆婆六山子问候了几句,便开始当场检查残留的痕迹。

    “一样是御时斧的残留。不过只有特效残留,没有御时斧本体的痕迹。”带头的一个白衣人解释了几句,然后便让几个学派派主赶紧带人赶路,离开这里为妙,之后便又匆匆离去。

    六山子和晴空婆婆,还有玉响门的派主商议了下,决定马上赶路,离开大部队。

    他们认为这趟的敌袭主要是上三重中三重引来的,这等程度的对手,绝不是他们这些下三重学派惹得起的。

    而且后续还听到消息,百炼学派那边动静很大,有极强的圣兵辐射残留。

    临走前,路胜提出去看看圣兵残留的痕迹,他很好奇真正的完整圣兵,到底有多强,虽然这御时斧只是个辅助圣兵。

    六山子犹豫了下便同意了。

    因为圣兵留下痕迹的那处,聚集了几乎所有队伍里的最强者,想必不会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