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段落 二
    路胜远远望着地面上的一个巨大圆坑,默然不语。

    不因为其他什么,而是单单因为,这个坑太大了。

    直径超过二十米不止,坑洞内光滑如镜,泥土石块被高温灼烧融化,凝结成怪异的黑黄色结晶。

    丝丝缕缕的黑烟从坑洞内缓缓飘散出来。

    百炼学派的人正和几个上三重组成的调查组交谈着,站在坑边似乎在辩解着什么。

    有很多人群聚集在周围,查看深坑的残留痕迹。路胜扫了一圈,似乎还发现了一个熟面孔。

    是九连城时候遇到的颜开。这家伙正拉着一个模样娇俏的小女孩无奈说着什么,只是那小女孩兴致勃勃的探头不断往人群深处挤,毫不顾忌他的感受。

    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颜开不自在的左右看了看,然后不知不觉的对上了远处路胜的视线。

    停顿两秒。

    颜开猛地打了个寒颤,转身就跑。拉着那小女孩一路狂奔,几下便窜进人群不见了。

    “.......”

    路胜的笑容僵在脸上,原本还打算和对方打个招呼,现在看来....

    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脸,他有这么恐怖吗?当初还帮过颜开师兄弟,现在转眼便像见了鬼一样拔腿就跑,这是什么意思?

    不去理会颜开,路胜远远瞟了眼老师六山子等人的方位,他们也在对着坑洞谈论介绍着什么。

    见他们似乎没注意自己,路胜缓缓靠进坑洞,蹲下,伸手轻轻在边缘摸了下。

    坚硬,滚烫,光滑无比,三种不同的感受迅速从指尖传递上来。

    收回手指,路胜看了看自己食指,上边有着一抹淡淡的灰白色,仿佛沾上了某种白灰。

    诡异的是,这白灰还在源源不断被皮肤吸收,吸收了白灰的皮肤,迅速变得皱巴巴,失去光泽,就像七老八十的老者手指一样。

    “这就是御时斧的力量?”路胜皱眉。他想知道圣兵的力量,和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光是力量,他肯定比不上,看看地面超过二十米直径的大坑就知道,这是一下造成的,而不是不断轰击出来。

    而里面到现在还残留着这种灰白粉末一样的痕迹。这痕迹.....

    “和当初圣兵池里的残片一样....我的肉身对其毫无抵抗之力。”路胜再度伸出无名指,魔气和内气同时运转到手指上,然后极小范围控制手指转化为阴阳合一状态。

    原本修长的人类手指,迅速变成了尖锐如刺刀般的恐怖黑甲利爪。

    趁着没人注意,路胜迅速碰了下坑洞内壁。

    这一次粘上的白灰和上次差不多。

    他想看看,自己最强状态下,一旦遇到这种圣兵力量的残留,会有什么结果。

    可惜还是让他失望了。

    阴阳合一,同时催运魔气和内气的手指,只是比之前稍稍支撑得久一点,

    之前粘上白灰后,手指用了五个呼吸变衰老。而现在,则用了六个呼吸。

    迅速恢复手指,大量宝瓶气涌入,重新修复衰老的食指和无名指,因为不是受伤而是彻底衰老,所以相当于断肢重生,需要消耗大量宝瓶气,才能重新恢复。

    路胜足足用掉一成功力,才将手指重新修复。

    “相差只有一个呼吸时间。”得出的结果让他面色有些难看,“这意味着,我如今的全盛实力,面对圣兵,并不比一般世家子弟强多少。

    简单的说,就是面对圣兵,我和其他世家子弟并无区别,都是垃圾。”

    这让他有些失望。

    原本因为修成魔心道,很快即将大成元魔秘术而愉悦的心情,迅速又紧迫起来。

    “如果那晚来袭的敌人,都能如此轻松带出圣兵动手,那之后的麻烦绝不会少。得尽快做好准备了。”路胜感受到了威胁,他站起身,看到不远处上三重的三大首席正在相互交谈,三人都是眉头紧蹙,显然也在为这事头疼。

    作为这趟队伍的龙头,他们绝不会想不到,能够逼得敌人动用圣兵一击的百炼学派,绝对隐藏着不少隐秘。

    只是如何面对百炼学派,挖出自己想知道的内容,这就是个问题了。

    能够在圣兵一击下还损失不大的这学派,似乎隐藏在重重迷雾之中。

    路胜朝着老师他们靠拢过去。正巧听到他们在谈论百炼学派。

    “....那第二辆马车里,也是一直布帘紧锁,从没人外出,这趟要不是圣兵突袭,马车内坐的那个面色苍白的青年人还不一定会出面。”荷香子认真汇报着情况。

    “能够对抗圣兵的,至少也是圣兵。这百炼学派两辆紧闭的马车里,绝对有大秘密。之前调查组的人说要查,但后面又改口说不查,之后便拖到现在,不了了之。”展孔宁补充道。“百炼学派展示出这等实力后,想必上三重学派也不好过于得罪他们。”

    “听说前阵子百炼学派去过一次北地,不知道是不是从北地得了什么机缘?”玉响门的派主也到了,是个娇柔纤细的红衣女子,手里握着一把赤红团扇,上边绣着一片青叶。不时的用团扇掩嘴咳嗽几声,似乎身体不适很好。

    “青叶你不是还没痊愈么?没必要跟着来,这里辐射很大,不利于你恢复。”六山子关心道。

    “没关系。”玉响门派主青叶微笑道,她身后跟着的赫然是岳胜雅和李秀英等女。

    岳胜雅也看到了路胜,调皮的冲他眨眨眼就。

    路胜微微点头算是回礼。

    几个学派之人聚到一块,都开始研究巨坑留下的辐射痕迹,他们一一尝试手指触碰坑壁,结果得出的结果和路胜一样,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手指衰老无法恢复。

    只能彻底砍掉手指,重新让其长出来。

    “说起来,路兄你不是北地的吗?可曾听闻过百炼学派之事?”展孔宁低声问路胜。

    路胜摇摇头:“我那时候涉及的多是凡人凡俗势力,和这个层面没太多交涉。”

    “我有听说消息,之前这个坑洞,是百炼学派之人动用圣兵正面对抗导致。”展孔宁似乎不想其他人知晓,只是极小声和路胜叙述。

    “也是圣兵....?”路胜心头一凝,北地,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他隐隐想到一个可能性。

    “百炼学派之前是什么样层面?”他问了句。

    “下三重排名前几吧。”展孔宁老实回答。

    “也就是说,他是去了北地后,回来才实力突然暴增的?”路胜确认道。

    “应该是....”展孔宁沉吟了下,微微点头。

    路胜眯了眯眼,他忽然想到了传说远遁了的甄家。

    当初甄家匆匆放弃赤鲸帮,放弃一切北地基业,带着赤龙劫急速逃离,据说是去了外国。

    但他对此很是怀疑。要知道去外国,从北地走,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去巨荣国,另一个是乘船出海,驶往冰洋深处。

    这两个选择,他都没有接到任何蛛丝马迹。之前还可以以世家或许手段神秘繁多为理由,但现在接触多了,大概知晓世家的秘术都是源自神兵魔刃,不会千奇百怪什么都有,都有迹可循。

    如此路胜便有了怀疑,当初的甄家可能压根就不是去了国外,而是隐蔽到了其他地方。

    “不过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路胜猛地一收念头,“不管他甄家是不是隐藏在百炼学派,或者是去了其他什么地方。都已经和我无关。

    我还是想想怎么对抗圣兵力量更实在。”

    路胜想了想,从身上摸出一个准备好的玉盒,从坑洞边缘刮下一些粉末,装入玉盒,小心的扣上。

    神兵魔刃的根源级法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或许可以从这弱化版的圣兵开始了解起。

    元力和根源级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这才是路胜最想知道的。

    查探完圣兵留下的痕迹后,元魔宗晴园学派,以及玉响门合在一起,迅速脱离队伍,四散而去。

    就算是他们几派,也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分散各处,朝着各个方向全速离开。

    结果也确实如他们所料,一路平安,没有任何麻烦出现。

    只是路胜等人不清楚,真正没有麻烦上门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目标不是他们,而是另有缘由。

    ....................

    哗啦。

    水花四溅。

    一个湿漉漉的人形从河水里慢慢爬出来,手里还提着一把奇异微光斧头,斧头上闪耀着三角徽记。

    这人是个男子,身上到处是溃烂发黑的伤口,最骇人的是头皮上还有一根某种虫子留下的绿色毒刺,几乎贯穿整个大脑。

    男子爬上岸边,艰难的一个翻身,仰躺在岸上,长长舒了口气。

    他正是前往幻水宫的林环道。

    “虫月子他们都没了啊.....想不到......为了赢,少爷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他仰天望着白云碧蓝,忽然有些惆怅的叹息。

    “是你自己太自负,不识抬举,怪得了谁。”

    在他身后,两个一黑一白的怪异女子缓缓现身,她们仿佛像是一开始便站在那里般,只是从隐形转为现形。

    “是啊...我太自负了,以为以少爷的骄傲,应该不会做到这个程度。”林环道微微苦笑,“看来是我高估了他。”

    “你还有什么遗言?”黑女子淡淡道。

    “遗言?”林环道摇摇头,“没话说,北开少爷好自为之吧,他以为杀了我就万事大吉了。他不明白,家族宿老所拥有的势力到底有多强,不亲眼看到,他永远都不可能明白.....”

    “你的意思是,少爷身边远不止你一人?”白女子皱眉问。

    林环道笑了笑。“给我个痛快吧。林环道死于暗袭幻水宫一战,这样记下来也算不错,还可以把黑锅丢给幻水宫。”

    黑女沉默了下。

    “如你所愿。”她缓步走向地上的林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