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十法九意 一
    一转眼,十多日过去了。

    白铃城。

    拥挤喧哗的街道,如同一条淡红色的长河,一直从城门延伸到深处。

    街上两侧店铺也大多都挂上了红灯笼,以示庆祝本年丰收团圆。

    “五个厘子,给我五个厘子。奶奶,我要嘛”

    街边一个老妇人身旁,缠着个绑冲天辫的小童子,两人正站在买糖花的小贩前,死活走不动。

    老妇人颇为无奈,似乎不想买,但又被孙子拖着不让走。

    “五厘一串糖花,十厘就是一钱银子。十钱为一两。”侧面酒楼上,陈全松收回视线,微微摇头,“如今物价可是越来越高了。那时候我们才只用两厘。”

    路胜坐在他对面,才刚从会盟回来,他便接到了上阳家的消息,要他前来和白铃城的负责人陈全松接洽。

    路胜很清楚,显然是他在会盟上的表现,惊动了上阳九礼。

    陈全松作为整个白铃城的主事人,对路胜很是满意,从对方来到这里这么久,都一直没和他争权夺利的意思,完全一副独立苦修的架势。

    这让他对路胜也一直颇为亲近。没有利益冲突之下,交好优秀者是他们这类人的本能。

    “陈兄可知九礼大人这趟叫我来,所为何事?”路胜疑惑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说不重要也不对,这关系到路兄的之后发展,所以九礼大人让在下先行通告路兄,以免你没什么心理准备,到时候难以接受。”

    “哦?”路胜隐约感觉有什么视线在暗处偷看自己,但想着这里是陈全松的地盘,或许是他手下的护卫高手也说不定,也就没去在意。

    “到底什么事?陈兄可否透露一二?”

    “什么事,先不能说,因为还没个定数,不过我相信以路兄的条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陈全松笑眯眯道。

    “陈兄过奖了。”路胜有些腻歪这种打机锋一样的猜谜,索性懒得管他,转移话题,“不知陈兄知不知道会盟后发生的袭击事件?”

    “这个.....是林家所为。虽然一般人不很清楚,但作为九家之一,我们上阳家有自己的情报渠道,这方面是明白的。路兄不要外传就好。”陈全松低声叹气。“最近飞大人和九礼大人也都在为这事奔走,林家动作太大了,几乎是惹了学派的底线。这些学派,背后不是那么好惹的....”他话点到为止,没再多说,

    路胜想追问,但马上被陈全松转移开来。

    “对了,最近我准备在白铃城附近开一家驿站,不知道路兄愿不愿意参一脚?”陈全松笑道。

    “驿站?当然可以。”路胜笑了,“正好我在北地也有些根基,北方这条线,倒是可以方便很多。”如今驿站可是这乱世里最赚钱的行业,妖魔鬼怪横行,常人唯一的行走办法,就是找一家实力雄厚的靠谱驿站和车马行,然后选择一条已经被开发成熟了的路线。否则凭空走出野外,走不出多远就能遭遇各种恐怖艰险。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全松大笑。“说起来...”咚咚咚。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他说话。

    “大人,全意少爷那边的事有眉目了。衙门那边要您赶紧过去。”外面的侍卫急促道,似乎有些焦虑。

    陈全松脸上笑容一下平息下来。“我马上就过去。”他勉强挤出个微笑,对路胜道。“路兄抱歉,舍弟出了点麻烦正在解决中,这趟不能和你把酒言欢,甚是遗憾。看来只能下次了。”

    “没事没事,自家事要紧,陈兄别在意。”路胜巴不得他赶紧走,没事别来打扰他浪费修行时间。

    “抱歉。”陈全松无奈之下,起身对着路胜抱拳作揖,这才匆匆离去。

    路胜坐在位置上,很快便从窗口看到酒楼下方,陈全松急匆匆的坐上一辆马车离开。

    “看来作为上阳家的白铃城主事人,也有不少麻烦需要处理压制啊....”他有些感慨。

    上阳家够强了吧?中原九家之一,整个大宋就几乎是九家统治,而黄家其实就是幕后真正的皇族。

    可就是这等强势的豪门,也会有不省心的麻烦事。毕竟是九家,不是一家。

    端起酒杯,路胜一饮而尽。

    “小二,结账。”

    门外守着的小二赶紧进门。

    “客官,帐那位爷已经付了,还有,那位爷让我转告您一句:对不住了。下次请酒赔礼。”

    “对不住?”路胜有些莫名,刚才陈全松不是道歉过了吗?怎么又来一次。

    论表面实力,他也只比对方强出一点,当然现在会盟之后,要强出一些,但还不到让其这么恭敬的地步。

    毕竟论地位,他们两人都是上阳九礼麾下大将。

    一个负责白铃城,一个负责北地。地位话语权相等。陈全松也用不着这么低三下四。

    想了想没找出原因,路胜懒得多想。

    “算了回去了,还有寄神力没吸收,如果说袭击车队的人是林家,那么之前的所谓游神,也应该就是林家。”他心头有些急迫。

    上阳家和林家相比,实际上还要略逊。整体实力来看,黄家第一,但后继无力,其次就是林家,再就是上阳家。

    这是路胜收集了解这么久的消息,总结出来的形势。

    而如果真是林家下的手,损失这么多高手,他们必定会恼羞成怒,下更重的注。

    而上阳家绝不会因为他一个普通属下,而和偌大的林家争锋相对,顶多在一些利益转让后,就会把他放弃。

    所以路胜明白,一旦自己暴露,就只能完全依靠自己。

    “之前用阴鹤网控制展红声时,效果似乎不错,控制力度更深,一旦反噬,内气混合魔气,威力比原先更强。对拥有血脉者,只要不超过我的层次的人,都算安全。而且最主要的是足够隐蔽。暂时可以不用担心。但终究需要一个完全安全的办法。”路胜走出酒楼,心头一边考虑着用阴鹤网发展眼线的办法可行性。

    但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法避开更强者发觉阴鹤网后的结果。

    一路出了城,路胜脚下速度逐渐加快,轻轻一踩,便地面龟裂,大量尘土飞扬,一眨眼掠出上百米之远,比起奔马还快。

    没过一会儿便到了元魔宗总部,悬崖上的大山洞。

    洞口多了两个守门人,都是身穿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

    看到路胜,两人连忙上前行礼。

    “二师兄好。”

    “辛苦了。”路胜点头,快步走进洞。

    最近因为会盟上的名次提升,元魔宗又吸引了不少人年轻人加入,不少破败世家子弟的加入,让元魔宗人数再度有了一个不小的提升。

    从之前的两个弟子,一下达到十来个之多。

    索性六山子便安排了人前来守门,同时也算是接待和考验。

    进了洞,路胜没有去老师的洞府,而是直接前往自己平时练功的毒雾之河深处那片石林。

    轻车熟路的来到石林侧面,洞窟洞壁上的小洞口,还残留着当初他练功时留下的痕迹。

    这里是元魔宗洞窟的最深处,除了毒雾之河缓缓的流水声,便再没有其他任何声响。

    路胜长舒了口气,缓缓从怀里取出玉盒,放到地面。

    这趟进来这里,也是因为他的魔意心脏又要孵化了。这是几日里,他接连孵化了三个心脏,加上之前的三个,就已经是六个了。九大心脏,还有三个就彻底孵化完全。

    “快了....快了...等到魔心道彻底大成,不知我的肉身能达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抵抗住根源力量...”他看着玉盒,如同看着某种洪水猛兽一般。

    玉盒里放置的就是他之前刮下来的圣兵残留痕迹,就是那种白色粉末。玉盒可以有效的阻止粉末流失力量。但并不能完全隔绝。

    将玉盒放到一边的小桌子上,这桌子是他用石头手动切割出来的。

    然后路胜又取出杀死蟒妖得到的戒指。

    那是一颗淡蓝色的宝石戒指,是用卵形的蓝宝石,镶嵌在蛇纹图案的银色金属上,制成的女式戒指。

    乍一看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但路胜轻轻将其拿到自己面前,身上魔气分出一丝,沾染到戒指上。

    嗡....

    戒指的蓝宝石上顿时浮现出一圈细碎精致的复杂花纹,那化为就像一个花环,缓缓在宝石上转动发光。

    淡蓝的光晕映照得路胜面孔都蓝汪汪的。

    “先吸收寄神力再说。”路胜伸出手,用力捏住宝石。

    嘶....

    顿时一股浓厚的寄神力,冰冰凉凉的从他手上狂涌而入。

    到如今他已经可以不用划破身体放血吸收了,只是专注加上一点点接触,就能吸收其中的寄神力,只是如果量多的话,终归会有异象产生。

    就如现在,路胜手上不断弥漫着一丝丝黑气,其中有蓝光闪耀,若隐若现。

    这异象持续了数息,才缓缓淡化平息。

    “六十多个单位。”睁开眼,路胜放开戒指,原本可能有某种神秘作用的蓝宝石戒指,此时已经从崭新变成了破旧不堪。

    随手将戒指收起来,路胜盘膝坐下,开始检视体内魔意心脏的情况。

    之前觉醒的六大魔意心脏,分别是:

    嫉妒之蛇,能力为混乱干扰心智。

    忿怒之狮,能力为毒火,和协助厮杀对战。

    癫狂之影,能力为加速身体愈合恢复能力。

    焦躁之鹿,能力为加速移动速度,小范围挪移跳跃强化。

    恐慌之犬,能力为加强嗅觉,其余五感略微提升。

    孤独之羊,能力为强化身体吸收和提升抗毒能力,如吸收毒雾之河河水时更快,以及对其他什么毒气时,抗性更强,。

    这六大魔意心脏,产生孵化的能力,虽然不很强,但对路胜依旧又不小提升。

    特别在适应各种环境作战,和持续战斗上,有显著提高。

    其中毒火和混乱心智是增强群战能力;愈合和移动跳跃,还有身体吸收抗毒,是增强持续作战能力;至于嗅觉加强和五感略微提升,是提高追杀能力。

    可以说这些能力对路胜来说了,虽然没有直接提高实力,但也让其更全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