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五十章 十法九意 二
    “前面有两个,都不是典籍上记录的孵化效果,就看现在第七个是什么...”路胜闭上眼,全身心沉入体内,去感应,去用心接触第七颗魔意心脏。

    哗..哗....

    毒雾之河涨潮的水声不断传进洞,那是水浪拍打在石壁发出的脆响.

    随着时间推移,拍打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大。

    唰!

    猛然间,路胜睁开双眼,一颗黑色心脏急速在他头顶浮现旋转。

    咔嚓一下,人头大小的心脏了,中心处裂开一条裂痕。从中慢慢爬出一头怪异野牛。

    这野牛刚刚出来,才不过巴掌大,但随着周身黑气疯狂被其吸收,魔意心脏也化为黑色液体,被其吞噬。

    黑色野牛的体型越来越大,很快便长成了三米多长,一米米多高的个头。。

    哞....

    野牛看了路胜一眼,它的双眼是冒着黑烟的空洞,头顶上长满了密密麻麻无数犄角,像是大量灰白色的骨刺,末端泛着灰冷的寒光,让人望而生畏。

    “痛苦之牛。”路胜很快便明白了这头野牛的本源。那是来自于他内心深处最根源的痛苦。

    “能力是增幅力量么?”

    这个倒是意外之喜。

    路胜本身的力量已经够强了,现在又来一个增幅力量的。

    “.....还剩下最后两个,就能全部孵化了。”路胜心头颇为期待,似乎越到后面,魔意心脏孵化出来的能力越强。

    这痛苦之牛很快化为黑烟,附着到他身上。路胜迅速便感觉有着一层薄膜一样的东西,覆盖穿戴到自己身体表面。

    按照典籍上记录过的,痛苦之牛属于本体力量增幅型,一般这一类阴魔会产生一层类似骨胶质的东西,混合元魔气覆盖在本体身上。

    这层东西按照神秘结构排列组合,能放大主体使出的力量。正常增幅程度,最小是三成。最大是七成。

    轻轻提起一点力,路胜往边上侧面的石壁按去。

    噗。

    如同按豆腐一样。

    石壁悄无声息陷进去,露出深深的手指印。

    “力量增幅大概达到了八成左右,厉害!”路胜心头一喜,他本来力量就强,三米高的本体状态下,力量便比中三重的蟒妖强一倍左右,而一旦变化为阳极态,力量还要翻数倍。

    可以说他迄今为止都没见过有谁力量比他强的。

    如今若是再在这个基础上增幅八成。那威力,连路胜自己都期待,能达到什么地步。

    “肉身实力上,如果说之前还不一定敢保证,那加上这个增幅,基本已经能稳稳踏入上三重了吧?”因为没有真正见识过上三重的实力,路胜也不敢确定。

    蛇级之中,上三重是真正的和下面两个层次有质变的差距。

    到底是什么差距,没人告诉过他,元魔宗也没有一个上三重给他参考。一切只能靠他自己猜测推演。

    “我现在全力阴阳合一状态下,比当初和红坊白全力战斗时,强出至少七八倍。如果这样都不如上三重,那就真不知道那个境界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了....”

    心念一动,痛苦之牛的黑烟缓缓散开,消失,路胜周围黑气也慢慢散去。

    “现在,该看看寄神力的用法了。”

    “深蓝。”

    唰。

    修改器再度浮现在路胜眼前。上边密密麻麻已经布满了大量武学和秘术,从上到下,起码数十项,整个方框都快要被填满。

    路胜迅速找到魔心道一栏。

    “魔心道如今只需要等待孵化就行,用不了寄神力。”他微微思索起来。

    “仔细算起来,元魔宗的元魔秘术,最高境界,其实是模仿魔而创,所以我练到极致会有魔的特征出现。就像之前杀掉方谭吸收的元魔力。”

    想到吸收的元魔力,路胜心头微微一动。

    “实际上,换个角度看,所谓的元魔秘术,不也是一种另类的修行武道只是这元魔秘术是元魔宗模仿魔,开发出来的路子,专门给血脉之力极其薄弱的世家血脉子弟修行。

    血脉之力极其薄弱,和普通人不也区别不大?”路胜心头思绪流转。“如果也把它看作是武道的话....”

    路胜站直身体,双手往四周一抓。

    嗡...

    一声闷响下,整个山洞周围石壁陡然破碎掉落。大块大块的石块从墙壁砸下来化为碎石。

    然后一股无形的血网从路胜身上扩散开,全部将碎石囫囵推出山洞。

    只是短短几息,整个山洞便被扩大了不小体积。

    路胜环顾周围了一圈,这才满意点点头。

    他再看向修改器界面,找到魔心道一栏。

    “寄神力只能等到魔心道大成后使用,而魔心道,由吸收的毒雾之河转化为元魔气,所孕育孵化。

    理论上,我身体能储存多少魔气,就能孵化出多强的阴魔。之前是没想到这点,那么现在,正好让我试验一下....”

    路胜眯了眯眼,身体迅速膨胀起来。

    从一米多的普通体型,迅速转变成三米多的正常形态。

    “唔.....”他舒展了下全身。一直处于收缩全身状态,对骨骼和肌肉都是一种损伤,要不是有宝瓶气恢复,他也根本没办法长期维持阴极态。

    “这个强度....还不够。”路胜晃动了下身体,粗壮的长尾甩了几下,拍在墙面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再来。”

    呼...

    他长吐一口气,浑身肌肉再度膨胀黑化,一层层更厚的青黑色皮甲覆盖全身,额头再度拱出一对新的粗壮犄角,一共两对角降整个头部拱卫起来。

    背后肌肉高高隆起,仿佛翅膀一般朝两侧扩张。胸口更是生出灰白色如同板甲一样的骨质。

    路胜摸了摸嘴巴,满口的尖牙变得更密更细,口腔内部更是生出一排新的更小一些的锯齿。

    “身上又发生变化了....多长了一排牙齿....有什么用?难道要我用这牙口去啃人?”

    而且他感觉山洞有些挤了,还好之前被他扩大了洞内体积,达到六米多。

    “体型似乎在长高。上次还只是五米左右。”路胜自己大概估算了下,都快接近六米了。看之前放在地上的东西,都感觉小了很多。

    这就是阳极态,也是他如今肉身力量最强的形态,防御也不错,但速度反倒是受到庞大体型的拖累,增幅速度极少。

    “这个形态容量最大,正合适。”好久没变这个状态,路胜稍微活动了下身体,适应下筋骨。

    数息后,他缓缓走出山洞,望着下方大片石林中的黑色河水。纵身一跃。

    哗啦!!

    大片水花溅起,路胜就算运起明虚地踏功,也还是没能减少撞击力。他形体太大了,以至于砸进水里时,毒雾之河的水花都将小半个石林淹了。

    好在的是,这里距离元魔宗驻地很远,声音没那么容易传过去。

    站稳身体,路胜深吸一口气,运转魔心道,开始吸收魔气。

    嘶....

    大片大片的黑色河水和毒雾被他急速吸入体内,远远望去,黑暗中就像是一头五米多的巨型怪物,正站在河水中吞云吐雾。

    毒雾之河河水越流越快,越来越急,渐渐的形成一个黑色漩涡。漩涡以路胜为中心,在他身边顺时针旋转。无数的河水仿佛被海绵吸收一样,被其庞大的身体吞噬进去。

    大量元魔力被转化出来,储存在他体内,滋养着最后的两个未孵化心脏。

    但就是这样,路胜依旧感觉得有些不满意。

    呼....

    他长吸一声,血网展开,大量黑色河水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涌入他口中。

    一时间整个周围毒雾之河都微微颤动起来,无数河水从其他支脉补充过来,然后继续被路胜吞噬吸收进去。

    大量水雾从他上身蒸腾出来,这是被吞噬精华后的毒雾河水。

    嘭!!

    路胜猛地往前一步,朝着河水涌来最多的方向走去。

    一步步,沉重的脚步声中,他穿过石林,来到一处洞壁前。

    洞壁下方有着蜂窝一般的很多孔洞,毒雾河水便是从这里流出来的。

    路胜伸手往前一砸。

    噗。

    整个石壁顿时被切豆腐般割开,形成一个足够他行走的大洞。

    顺着这个大洞走进去,里面是一片漆黑冒着丝丝寒气的小湖。湖中全是漆黑色的毒雾之河河水。

    路胜快步走进湖中,很快便只剩下头部口鼻露出在外。

    黑暗湖水中,数条长着紫色背刺的黑巨蛇,悄然从水中游弋过来,带着恶意扑向路胜。

    嘭!!

    其中一条蛇还没靠近,便被路胜一把捏住,提出水中。

    七八米长的巨蛇被他单手抓起来,轻轻一捏,直接从中间炸成两截。

    黑血纷纷溅落进湖水,其余巨蛇赶紧逃窜远离,不敢再靠近。

    路胜随手丢开巨蛇,走到湖泊中央。

    嘶....

    他再度开始全力吞噬毒雾河水。

    新的巨大漩涡出现在湖泊中间,大量河水源源不断涌入其体内。

    但就是这样,路胜依旧嫌太慢了。

    “这样的速度....根本不够啊!!”他环顾四周,猛地低吼一声,血网再度震开,无数河水被席卷而起,疯狂漫天灌进他口中。

    “慢慢慢!!太慢!太慢了!!”

    路胜身体猛地再度膨胀一圈,双臂轰然朝下一砸。

    嗡!!!

    没有巨响,只是所有的湖泊水流全部一震,溅起大片大片水浪。血网迅速转动起来,卷起水浪,开始旋转加速。

    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大量被震起的河水形成龙卷一样的形状,被牵扯涌入路胜口中。

    一时间整个毒雾之河都开始震动起来。

    ....................

    洞穴石壁处。

    几个正走在广场上的弟子忽然感觉地面微微有些震动,纷纷转头朝着震动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个个惊疑不定。

    六山子迅速走出洞穴,望向远处,眉头紧锁,同样神情惊异。

    “这样的震动,是毒雾之河深处?难道这一次的涨潮更大了?”

    毒雾之河蕴含的剧毒,就算是他也不敢太过靠近,一般平时吸收个几滴河水就算不错了。若是要走进最深处,去曾经学派祖师潜修的地方,就算是他也做不到。

    所以如今他也只能猜测其中发生的变化。

    “希望不要出什么大事....”六山子面色肃穆,心中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