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上阳若 二
    “应该是上次陈全松说的事。”路胜心里猜测。

    他收拾了下东西,换了套衣服,和老师打了声招呼,便迅速出了元魔宗,朝白铃城赶去。

    一路不停,约莫一炷香功夫,便到了白铃城。

    循着上次的路线,路胜很快来到上回的酒楼。

    柏寒酒家

    这是酒楼的名字。此时楼口处已经守了数名黄衫少女,看起来都是普通人,但仔细一瞧,她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奇异之处。

    有的皮肤极其苍白,有的双眼里仿佛转动着漩涡,有的一边手臂缠绕了许多绷带。

    看到路上到来,一名女子上前迎来。

    “路胜大人,主上在二楼等您。”

    “恩,多谢。”路胜点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女子。

    对方身上有鬼气,有黑膜之力,还有一丝丝怪异的不知名气息。

    “我们是九礼主上麾下的月鬼护卫,一共五人,您见多了就不会在意了。”女子倒是落落大方的介绍,“另外,我是护卫长边宁。”

    “原来是宁姑娘。”路胜随着她一路上楼,到了二楼时,整个偌大楼层全部被上阳家包了下来。

    空空荡荡的楼层里,只有正中央摆着一桌酒席。上阳九礼正心不在焉的坐在酒席一侧,手里把玩着一枚白玉杯,不知在想什么。

    “九礼大人。”路胜上前问候道。

    “路胜,你来了啊。好久不见了。”上阳九礼回过神,站起身,示意路胜坐下说话。

    “属下近日一直在忙着求学,不知大人这趟招属下来,不知所为何事?”路胜缓缓坐下。

    上阳九礼笑了笑,倒是比起北地时温和了许多,但也神色里透出一丝疲倦。

    “本来我见你在元魔宗发展不错,倒也不想让你回来,但眼下,有个机会,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摆在我面前,可我手下最合适的,也就是你了。所以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叫你来比较合适。”

    “哦?”路胜一眯眼,“一步登天的机会?”

    “是这样。”上阳九礼微笑道。“上阳若,我其中一位堂妹,如今正是婚配年纪,此女容貌资质都是上层,爷爷还是我上阳家三宿老之一,位高权重。我把你的资料递了上去,他们筛选下来,觉得你最合适,如今打算让你们两个亲自见面。”

    路胜一滞,他压根就没想到上阳九礼叫他过来,是为了这个。

    “这个.....这个....”他也完全不知道给作何反应。不过实话说,上阳九礼对他还不错,在北地的那边也一直借着上阳家的名头保护麾下势力。但这等事....

    “不用怕,这是个机会,只要你能和上阳若顺利成亲,三大宿老之一可就成了你亲家,上阳若是他最疼爱的亲孙女,他儿子女儿都死了,就一个孙女是唯一的至亲。

    你若是和上阳若成亲,那就必定成了那位宿老的最亲近之人。这其中的好处,你不会不明白。”上阳九礼解释道。

    “我.....”路胜其实压根就不在乎什么宿老,也不喜欢这种利益目的的联姻,他有心拒绝。但....

    “我给你已经安排好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常人根本等不到,你要把握住。”上阳九礼又继续道。“我知道你还有个平妻在北地,接过来就是,上阳若也不是什么不能容人之人。这情况他们是知道的。”

    路胜想了下,当面拒绝有些不好,这事上阳九礼必定是下了大功夫,若是直接让对方看不上他,那就最好了。

    可这事若对方真看上他,他也没法拒绝。现在的他和路家,都离不开上阳九礼。

    “好吧,我只是去试试。”他低沉道。

    “那好,地点是封尘阁,是在北街的一处茶坊,一会儿有人引你过去。”上阳九礼迅速道。

    “一会儿?”路胜又是一愣。

    “恩,下午就是见面时间,约好了就在封尘阁。”上阳九礼说到底,还是原先的个性,不容人拒绝。

    “好吧....”

    路胜无奈。想要脱离上阳家,独立的念头越来越浓。可如今他一旦独立,很多东西就会土崩瓦解,北地的赤鲸帮和路家,都将得不到任何保障。

    终归还是实力不足。

    一顿饭吃过,上阳九礼也开始给路胜大倒苦水。

    最近她被上阳飞托着对付黄家的黄淑玲,这一位也是黄家的标志性天才,虽然不如林北开和上阳飞自己,但也不容小觑。

    她和黄淑玲交手数次,都是输多胜少,另外还要负责搜索玄机玉的隐藏者任务。忙得不可开交。

    “我手下那些人,全部加起来,连续两个月,连玄机玉的影子都没摸到。”上阳九礼颇为火大。

    “等你成亲后,得到上阳若那边的协助,她爷爷掌握了整个上阳家的情报网,完全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空缺。一切就会好很多,现在....”上阳九礼说着说着,又开始朝着这方面扯。

    路胜陪她一阵闲聊,吃过饭,便坐车前往北街的封尘阁。

    ..................

    人来人往的北街。

    一排排的古董店之间,夹杂着一间面积不大的古铜色店铺,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封尘阁。

    店铺门口冷冷清清,没什么人进出,一块写着各种不同优惠的茶单牌子,斜斜的立在大门前。

    路胜坐在阁内一角,桌边标着编号:乙三十二。这是约定好的座位。正好是整个封尘阁最里面的角落。

    上阳九礼送他过来后,便因为还有事,又急急忙忙离去,他一人在这里等着对方前来。

    封尘阁里人不多,对方也没有包场的意思,似乎想打入大众,进行一次普普通通的凡人一样的碰面。

    啪嗒。

    不远处室内假山上的水钟,一下又被敲响了。

    这水钟是利用固定流速的溪水,加上竹筒,做成跷跷板一样的装置计时。

    这店里的流速是敲一下半个时辰。

    路胜看了看外面天色。从约定的时间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对方还没来。

    他面色不动,不急不缓的拿起茶杯,轻轻抿了口。

    “客官,还....还要添茶吗?”一旁的店里女孩额头冒汗的小声问。

    这位客人已经喝光三个大茶缸了,一个茶缸有一米多高,两米直径。

    店里老板在后面求爷爷告奶奶的想要他赶紧走,可这位硬是岿然不动,坐在原地一呆就是一个多时辰。

    路胜吐了口气,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晚了,再晚回去就又要天黑了。

    他这才站起身。

    “不了,结账吧。”

    “一共是十,十厘钱!”女孩喜出望外,赶紧有些结结巴巴的回答。

    “给。”路胜从腰包里摸出十厘数给对方。

    因为封尘阁里的茶水是买了一壶就可以一直添,当然只限于一个人。所以就算喝再多,也价钱不贵。

    这也是店老板在后台快要哭出来的主要缘故。

    “欢迎下次再....”女孩话没说完,就被后面冲出来的老板瞪得说不出话。

    “放心吧,不会再来了。”路胜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没注意喝得多了点。揉揉小姑娘的脑袋。他笑着走出封尘阁。

    门外夕阳近黄昏了,街面上大部分都被染成一片暗红。

    “今天的夕阳,很红啊....”路胜感叹了句。

    像是涂了血。

    他微微侧头,若有若无的看了某处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很明显,他被放鸽子了。

    .............

    天心阁。

    同样是白铃城喝茶的地方,天心阁是封尘阁对面的一栋极高档次的茶楼,无论是价位还是服务,还是装潢,都远超对面。

    上阳若此时就坐在天心阁五层的窗边,静静望着窗外斜阳。

    “这么说,这个路胜在那里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看天色快黑了,才起身离开?”她随意的淡淡问着侍女。

    “是的。那位路公子,一直到夕阳西下,才起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不耐烦神色。”侍女低声回答。

    上阳若俏脸微微一凛。

    “等那么久,任何人都会有不耐烦情绪,他能不动声色,毫无表示,这代表他心里还是有些自知之明。

    知道想进我上阳希一脉的门,不是那么容易。”她眼底泛起一丝讥诮。

    “表姐和爷爷定下的亲事,问过我的意见没?”上阳若面若寒霜。“坤云公子现在到哪了?”一提到这个名字,她便迅速态度温和下来。

    坤云公子,名为上阳坤云,是分家的一位贵公子,性情极其温和,对她也很包容。虽然没什么野心,资质也不是很好,但架不住他父亲是上阳家燕神将。

    燕神中只有八位燕神将,其中一个就是他父亲,作为上阳家最高武力机构,燕神将八人合起来的权利,几乎堪比家主。

    “小姐,那路公子的事....”侍女小心翼翼问。

    “谁定的亲事,就让谁嫁去!”上阳若不耐烦道,她不明白为什么爷爷反对自己和上阳坤云好。

    比家世,上阳坤云父亲是燕神将,超过这个元魔宗首席不知道多少。

    比人才,坤云公子容貌才情都是一等一。而这位路胜,他知道九觞曲吗?知道言辞令吗?知道三弦琴怎么弹吗?

    一个小地方出来的没落世家血脉,他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潜力。

    “潜力潜力,整天就知道潜力!!”上阳若心头一阵烦躁。无论爷爷还是堂姐,都只看重潜力。

    天生神力,实力六纹,而且年纪轻轻,未来极有可能踏入蛇级,这就是路胜的潜力。

    也是爷爷他们看重的地方。

    “小姐,坤云公子又送新鲜的枇杷过来了。”外面忽然又有侍女传话进来。

    上阳若双眼一怔,随即喜笑颜开。

    “他还记得啊....”她连忙起身,主动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