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暗幕 四
    噗!噗!噗噗噗噗!!!

    随着他走上道路,所到之处,两侧的一排排雕像,眼中的白光顿时纷纷炸灭。

    一步步往前,当黑衣人走完整个道路时,所有白色雕像全部熄灭。

    直到走到长枪面前,黑衣人才停止脚步。

    嗡....

    大殿缓缓震颤起来。

    “业乌鲁,黄沙之王。被困在这里,已经多少年了?”黑衣人低沉呢喃着,“这次,要不是意外前来调查,还不一定能发现他居然被封印在这里....”

    “这就是魔印之地吗?这枪只是个形式,是这片大地的凝聚而已。”黑衣人喃喃着。“醒来吧....释放吧.....毁灭吧....杀掉你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

    他猛地伸出手,握住长枪。

    嘶...

    大量的黑烟从他手上冒出。仿佛血肉正被长枪剧烈腐蚀。但他毫不在意,依旧稳稳抓着枪身,猛然往上一提。

    哧。

    长枪猛然被拔出,然后在黑衣人手中炸碎,淡化消失。

    嗡....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强烈了。

    但很快便又平复下去。

    “魔印主体已经解开,接下来就是层层解除剩余的封印,这些,光靠业乌鲁自己也能挣脱。”他沉吟了下,稍微计算了下时间。

    “撒安。”他对着地面一指,顿时一道黑气扭曲着如同蛇一般钻入地面,消失不见。

    “这样加把力.....应该能在三个月后的第一个月寻日彻底觉醒,正好赶上大势同时爆发...”满意的点点头,黑衣人转身,身体骤然化为一片黑烟,瞬息消失。

    ...................

    元魔宗。

    无数黑烟缓缓凝聚,很快便在元魔宗大门前,组合成一个浑身漆黑的高大人影。

    这人身披漆黑斗篷,身上无论是面部还是手臂,都遮掩在厚实的衣服下,看不到半点皮肤。

    仰头看了看面前的元魔宗洞门,黑衣人大步朝着洞内走去。

    诡异的是,守门的两名弟子就靠在洞口闲聊,却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从他们眼前穿过,也视而不见。他们依旧还聊着学派内新来的师妹哪个漂亮。

    黑衣人一路进入,穿过前洞,很快便能看到了元魔宗内部宽大的广场。

    忽然他脚步一顿,朝左望去。视线落在那根洞壁前的红色符号石柱上。

    “乌云之王北氼ni.....果然在这里.....”黑衣人跨步朝着石柱走去。

    明明两者之间还有数百米距离,但他一个跨步,身体便化为黑烟,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石柱前。

    六山子正站在石柱前对新加入的弟子们训话,传授派规。足足数十双眼睛,却丝毫没人看到站在他们身边的黑衣人。

    “传说中残暴而恐怖的月魔族四大魔主之一,其中居然有两位被封印在这大宋境内.....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黑衣人伸手轻轻抚摸着石柱,低声喃喃。

    “不过这也正好。”黑衣人身体寸寸散开,再度化为无数黑烟细丝,从石柱下方的地面渗透下去。

    穿过厚实的数百米土层,他很快便进入一个不大不小的正方形石室内。

    石室地面铺满了黑色云纹石砖,中心放置着一个大锅,用八脚金属支架支撑着,四面墙壁上不时还会对着大锅喷洒一下黑气。

    黑衣人走近大锅,果然看到锅内是一片乌黑云雾翻滚。

    “北氼....和黄沙之王一样残暴恐怖的月魔魔主,一样也是三月后的月寻日苏醒吧....”

    黑衣人缓缓伸出手,露出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枯瘦手掌。

    大量浓郁的红光,从他手上弥漫开来,照耀到下面的大锅内。

    “苏醒吧.....沉睡的乌云之王.....释放你的野性,毁灭眼前的一切.....让所有知你名的存在为你颤抖,恐惧。”

    不知名语言的低声呢喃声中,锅内的乌云剧烈翻滚起来中心一道血红符号不断闪烁。

    ...............

    秘术殿。

    封印房间内,长刀下的黑色巨石缓缓跟着颤动起来。

    “有谁在动乌云之王的封印!简直不要命了?!谁敢把那疯子放出来!?”魔的意识在巨石下方狠狠浮动着。

    “解封谁不好,非要解封乌云之王!那个怪物可是不分敌我的恐怖变态!”魔有些烦躁,他感觉受到了威胁。

    如果乌云之王解封,可不会因为他们同样是被封印的魔,而对他手下留情。那个怪物,本就是当初疯子一族月魔族中的最强者,而月魔的德行,各族的将领大多都清楚。心智低下,嗜血疯狂,但偏偏具有恐怖的实力肉身。

    “如果被他发现我也被封印在这里,肯定第一时间被其吃掉!那家伙....就算我全盛时期也远不是对手....必须想办法...想办法....”魔不安的躁动着。

    ...................

    路胜送走徐吹和宁三,站在广场里看着老师六山子教导新入门的师弟师妹。

    他如今身为元魔宗首席,外形也不丑,身材修长,五官细腻端正,气质也冷漠中带着一丝亲和。所以在诸多新入门的师弟师妹中,占据的人气越来越高。

    无论什么人,只要找到他请求指点修行,为了节约时间,路胜都能在极短时间内,用最简短的语言指出对方问题。

    这也更让学派内的弟子们对其敬畏有加。

    此时有路胜站在一旁观看,众人更是目不斜视,聚精会神听六山子讲解学派规定。

    路胜这次来,也是找老师六山子询问关于十法九意的情况。

    他如今听幽魔体大成,自身有了近乎无穷无尽的恐怖元魔气,只要有食物,只要毒雾之河不枯竭,他就有无穷尽的元魔气挥霍,这让他对修成其他魔体信心十足。

    利用无穷尽的元魔气,转化为宝瓶气,然后直接将宝瓶气当做寄神力使用,疯狂提升秘术修为。

    这就是他如今的目的。

    六山子也是一边讲解规定,一边也欣慰的看了眼等在一旁的路胜。

    作为首席的路胜,无疑是他见过的元魔宗有史以来最强的天才。没有之一。

    他感觉如今的元魔宗,看似衰败,但因为路胜的存在,元魔宗就像一头不断积蓄力量的怪物,一直潜伏,潜伏,再潜伏。

    直到连自己都压抑不住自身的力量时,直到石破天惊,拨云见日的那一天。就是元魔宗真正崛起之时!

    他已经能够预想到,当路胜魔功大成,横扫一切时的壮丽景象了。

    那也是如今的他最为期待的。以路胜的天赋,只需要十年....或者长一点,二十年,那时候他就可以功成身退,而元魔宗,正好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积累实力。

    一想到这些,每次他看到路胜时,心情都会大好。因为这就是元魔宗的希望啊....

    路胜静静站在一旁,看着朝气蓬勃的诸多新弟子,心中也是高兴。如今他对元魔宗已经不是之前那样淡淡的看看书,了解了解世家情况就走的态度了,而是真正有些融入了这里。

    这里的弟子,大多都是和凡人差不多境地的破败世家子弟,他们有的被世家所瞧不起,有的是好几代后的旁系,血脉稀薄。还有的甚至是凡人临时发现自身血脉,发现自己祖上是世家,才来到学派。

    这些人,和普通人,在世家的眼中都没什么区别。血脉太低,和没有血脉,对于他们都是同义词。

    他准备让利用从赤鲸帮吸收力量,加入元魔宗。理论上,元魔宗的秘术体系,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练,只要稍微修改一二,减轻锻炼量就行。

    只要他将武功,武道,和秘术衔接上,就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庞大体系,能够源源不断培养众多精英的体系。

    至于血脉,反正传功后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变异,他对外说那个是血脉引起的,掩饰下应该也没人会怀疑。

    嘶....

    忽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细微声响,像是喷气声,又像是什么东西漏水。

    路胜左右看了看,根本没看到任何可疑迹象,他也没看到声音从哪来。只是冥冥中,他的直觉感觉,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

    无数黑烟在石柱边上凝聚,发出人耳无法听到的嘶嘶声,然后形成黑衣人高大的身躯。

    他看了看周围正在聆听指导的元魔宗弟子,缓步朝着洞出口处走去。

    忽然黑衣人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元魔宗众人。视线迅速停滞在了路胜身上。

    “有意思...能够隐约察觉到我吗?这样高超的直觉.....真是难得....”但也仅此而已了。

    对于这样的蝼蚁,他已经很久没有投注过注意力了。

    自从上次战役后,他便已经彻底对凡人失去兴趣。只有同位的存在,才能得到他的关注。比如乌云之王和黄沙之王。

    收回视线,对方只是个稍微有趣的小家伙,可惜,无论怎么有趣,三月后的月寻日,这里的一切都将被毁灭,魔灾将再度降临。

    血肉之门也终将建立。

    路胜收回视线,就在刚才,他直接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沉重压力,突然笼罩到他身上,胸闷,气短,呼吸困难,气血加速,这样的反应已经多久没有出线在他身上了?

    “我如今的肉身强度,已经达到世家子弟也难以想象的恐怖地步,怎么还会出现这些问题?外界对我的影响应该可以忽略不计才对,或许是我内部激素分泌之类的出了问题。回头需要好好调息一下。”他心头闪过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