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局面 一
    “站住!”上阳坤云怒吼。

    但路胜压根就懒得理他,不过几个公子哥一样的东西,他刚才多说了好几句话都觉得浪费时间。

    修成怨火魔体后,他明显能够感觉自己的肉身得到了进一步强化。那种恐怖的高温和火焰,让他知道,如今的自己,已经超越了之前最顶峰的毁灭者状态,达到了全新境界。

    这还仅仅是多修成了一个魔体,另外还有六种魔体,若是都能修成,最终实力不知道能提升到什么程度。

    他很是期待。

    上阳佩佩同情的看了眼坤云等人,她听说过上阳若和上阳坤云之间的事,这个分家的公子哥对上阳若小姐钟情已久,却没想到女方家中,身为宿老的爷爷,对他并不看得上眼。而是选择了另外具有潜力的路胜路公子。

    虽然最后在上阳若本人的阻扰下没有成功,但这事,两个男人算是结下梁子了。

    只是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路胜甚至连上阳若都没什么印象,压根就把之前的事忘得干干净净。

    “你给我回来!!”上阳坤云被神兵同伴死死拉住,虽然嘴里不甘的怒吼,但终究架不住拉他的人多,最终路胜慢悠悠的离开竹林,身后的上阳坤云则已经没了动静。

    将拿到手的包裹打开,里面放了不少皮囊小瓶,上边标着各式各样的药物名称,其中大部分是壮阳用,少部分是专门用来弥补身体亏空的补品。

    佩佩在一旁笑道。

    “可惜路公子没在红亭里试试药效....”她轻轻用胸前在路胜手肘出摩擦,“不如,我们就在这里,让佩佩帮公子试一试这些药粉的威力?”她声音酥软轻柔,媚眼如丝,整个人几乎要贴到路胜身侧。

    这种来路不明的药粉,路胜怎么可能试用,除非是他自己亲自监工炼制,否则这等外来药物,他从来不会仗着身体素质胡乱尝试。

    “还是算了,对了,你说的小聚呢?”路胜对这种明显是交际花的女人不感兴趣。

    “好吧...小聚的点,就在竹林外,靠近塔的位置,边上有....”

    忽然佩佩话没说完,视线远远的望向红亭方向,有些发怔。

    路胜扭头过去,发现刚刚还一片平静的红亭方向,此时正燃着冲天大火,大量火焰带来的黑灰和热量,朝四周缓缓蔓延。

    远远还能听到细微的噼啪炸裂声。

    “大火?”路胜疑惑道。

    李顺溪紧了紧头上的牛鬼面具,和身边有夜流萤火之称的孙梦,带着才救出的人,悄然从红亭山洞走出。

    正巧的是,刚好守门的两名守备高手,被杂事引开。没注意到这里走出来的几人。

    漆黑的夜空,被冲起的大火染红了大半,乱七八糟的救火声远远传来。

    李顺溪眺望了下大火,微舒了口气。

    “还好银子那边成功了,这三元火不能被普通的水覆灭,这样大的规模也极难压下,不过上阳家九家之一,实力雄厚,绝不可以常理度之,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孙梦点点头,这个被李顺溪从家族里拐出来的冷酷高手,此时完全没了当初初次见面的凶恶,根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自闭青年。

    就算他天赋过人,但遇到真正被其认可为朋友的李顺溪,也依旧心甘情愿的一头扎进这个漩涡里。

    两人一时意气,只为了认识不久有着凄惨遭遇的女孩帘姬,便一头扎进了上阳家的慧园红亭。

    李顺溪现在想来也有些后怕,在红亭内,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周围监视者发现,四大圣兵池包围的辐射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好现在出来了,我们马上离开,银子那边我有办法通知。走吧。”

    “李大哥,你们....你们其实不用管我的....这就是我们的命...”帘姬愁苦着面容,楚楚可怜。

    “我们是朋友啊,既然是朋友,就不应该眼睁睁看着你跌入深渊。”

    李顺溪微笑道,一边带着两人,依靠玄机玉的预测,躲避周围不断涌出的上阳家守备力量。

    帘姬被感动得泪眼朦胧,说不出话来。而边上看到这一幕的孙梦却是撇撇嘴。

    当初李顺溪就是这么把他骗上船的。

    三人动作奇快,很快便离开了竹林,进入丘陵地带。穿过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口,终于前面出现了上阳家诸多宾客的身影,以李顺溪的玄机玉能力,隐藏气息混入宾客,不过是最基本的能力。只要进入宾客中,就能安全许多。

    三人隐蔽的冲着宾客所在的楼阁赶去。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嘭!

    忽然一道银白人影远远抛飞过来,重重的砸落在三人身前的地面上。

    这人是个浑身披着白色冰甲的年轻女子,只是她此时双臂皮肤都被剥掉了,鲜血淋漓,小腹处被打穿出一个碗口大小圆洞,可以看到内部蠕动的内脏。

    她身上的冰甲,看得出原本很是华丽,但此时就和残破不堪的铠甲一样,只剩下一半堪堪挂在一些非要害的位置,而要害位置,都被打碎了。

    “银子!!”李顺溪看到此人,却是大惊,赶紧冲过去,一把扶起她。“你没事吧银子!!”

    女子正是他这段时间一起行动的同伴,冰印蛇乐银,他原本是游散的独行客高手,有着一手极其厉害的鞭法和隐匿秘术。

    女子咳嗽了数声,借力直起身。

    “还..死不了。”

    “是死不了,只是离死不远而已。”一向和她不对付的孙梦嘲讽起来,但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挡在银子身前,警惕的看着周围。

    “孙子,你就这么想你奶奶去世?不知道老娘之前有多疼你?”银子果断还击,毒舌性质展露无遗。

    孙梦强忍住回头一脚踩死她的冲动。

    “如果这趟你没死,回去我要你好看!”

    “如果这趟不死,回头我会给你烧纸,放心吧。”银子脸上苍白,但嘴里依旧不饶人。

    “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点!”李顺溪看着都有点想骂人。“一切等我们先出去再说!”

    “我很正经,只是觉得这趟跑不掉了,准备临死前把想说的话都说完。”银子面色淡然,一把按住自己腹部的伤口,让其急速愈合,但她真正严重的伤,并不是这个。而是被打入体内的一股诡异力量,上阳家特有的强大力量。

    “平日里你不是很自信吗?这趟怎么这么悲观?”孙梦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是因为,她已经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

    就在孙梦转头的一瞬间,他正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多出一个白色人影。

    这人仿佛凭空瞬移过来般,周围都是空旷一眼可见的开阔坡地,根本没地方藏人。

    可这人却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四人面前。

    这是个头戴三角白玉帽的白衣男子。其面孔看起来有些木讷,左侧脸颊有着一道伤疤,似乎是被什么猛兽利爪划破。

    身材略显削瘦,手里还提着一把半米多长的硕大铁笔。

    “上阳家的画师?!”李顺溪一惊,忍不住退后一步,面色一下沉了下来。

    九家都有各自的顶级战争机器,如林家的燕神,上阳家则是判官,但这些顶级战将,都不会因为平时一点小事就随意出动,他们每一位都有着自己的镇守范围。是一方领袖,不会轻易动手。

    所以实际上,在底层好手耳中流传的更多的,反倒是弱一级的九家机动部队。

    上阳家负责普通防卫事务的将领,便被统一称为画师。

    只有拘级中六纹以上层次的高手,才有资格担任画师。从六纹到蛇级,成功突破率只有百分之一不到,更多的高手,则是永远的卡在了六纹或者七纹层面,或者老死在闭关所在地。

    这点上,无论是世家还是学派,都没有区别。

    所以这也导致画师这个群体的人数并不算少。自然而然,闯出的名声也远比判官来得更响。

    “果然,我只是打算让她随便跑,看看能不能钓出几个同伙,没想到还真成了。”这白衣男子淡淡道。

    李顺溪戴着面具还好,加上身上气息隐秘,没人察觉出他的身份就是玄机玉携带者。

    但其余几人就不同了。

    特别是当画师看到几人身后的帘姬时。

    “原来还是另有所图的惯犯....”画师冷笑起来。“趁火打劫,居然打到了我上阳家头上。”

    他一步步提着铁笔,朝四人逼近。

    “这下麻烦了....”李顺溪几人节节后退。他们四人也就是孙梦最强,但此时不是在外面,而是在上阳家的势力范围慧园。

    一旦出了什么变故被拖延住...

    “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孙梦毅然站出来冷声道。

    “走?有我在这,你们还想走?”画师猛然前冲,身体扭曲着从右侧一笔点向孙梦。

    世家高手,其实除开各式各样的秘术作为绝杀外,平时都是依靠的基本武艺,他们的武艺和凡人不同,为了最大发挥自身的血脉之力优势,他们的技艺动作很多都是自成一派,常人根本无法模仿。

    此时画师的动作就是如此。

    其行动诡异的绕开孙梦的格挡,铁笔轻轻一点。

    嘭!

    一蓬剧毒乌光炸开,孙梦迅速另一只手掌化为黄铜色迎上。

    铛!!

    两者刚一接触,便发出剧烈交击声。

    孙梦面色猛地一变,闷哼一声,感觉到一股阴狠力量沿着手掌直冲心脏。

    他顿时忍不住,张口便吐出一口鲜血。

    “走!!”

    李顺溪身体颤抖,强忍冲上去的冲动,抱着银子,带上帘姬,便要从另一侧逃走。

    “愚蠢!”画师身形诡异的冲破孙梦防守,一笔点向李顺溪。

    “老娘还没死呢!!给我滚!!”一直虚弱不堪的银子猛然爆发,诡异的一鞭如同白光,骤然从下盘缠住画师双腿。

    “这是....”画师一个失去平衡,单手在地面上空翻了几次,才落地站稳。

    但那鞭子居然依旧缠在他腿上无法解脱。

    “老娘隐藏了这么久,可就是等的这个机会....”银子站起身冷笑,“一旦被我的冰印蛇缠住身体,就算你挣脱鞭子束缚,一身实力也会被下降到了一个难以忍受的程度。”

    她握紧手里的鞭子,脸色凶恶起来。

    “现在,给老娘去死!!”银子和孙梦同时冲向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