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局面 二
    二十息后。

    地面一片狼藉,草地翻土,丘陵塌陷,到处是猩红的血洒满地面。

    远处大火燃起的红光,将这片地域染得更加红艳血腥。

    画师随手将手里的孙梦丢到一边,看了看手臂被划开的一条血口。

    “有两下子。”他赞赏道,“若是换一个人,或许真能被你们赢了。可惜,遇到了我。”

    草地,孙梦一条手臂被撕掉,半跪在地,浑身是血。

    银子面朝下倒在地生死不知,只有几节断裂的白色鞭子散落在地。

    李顺溪捂着胸膛扶着帘姬,嘴里不断吐着血,看样子也是伤得不轻。

    “解决了么?钟玉。”黑暗又有几人走出来,带头的赫然也是和画师一样的装束。竟然也是一个画师。

    “快了,还有最后一下。”被称为钟玉的男子笑道,“好久没动手了,居然还被他们伤到了手,老大,是不是要给点买药钱啊?”他抬起手的手臂给对方看。

    带头的男子冷冷扫了他一眼。

    “带走吧,男的丢进兰亭,女的丢进红亭。”

    “能否稍等一下?荣队长?”

    忽然不远处阴影里走出一男一女两人。说话的正是那穿白纱长裙的漂亮女子。

    带头男子一眼便认出了对方身份。

    阳佩佩,家族里出名的交际花,和很多大人物都有不浅的关系。

    “原来是佩佩小姐,我们这里抓到了几个嫌犯,怀疑是导致火灾的关键人物,正要拿回去审问。您若是没事,可以去前面的会宾楼休息。”

    带头男子又看了看阳佩佩身边的男人,他不认识这人,但对方的视线目光一直都落在地跪着的嫌犯身。

    “这几人应该不是嫌犯,荣队长不如给我一个面子,放过他们这一趟。不过是几个小毛贼而已,哪有资格让您亲自出手过问?”阳佩佩微笑劝说道。

    “恐怕不行,如果是平日,佩佩小姐求情,在下倒是愿意答应,但如今是非常时期。”阳荣淡淡道,并不给阳佩佩面子。

    “荣队长!”佩佩眼眸一转,“不久前我还和流觞大人一起喝酒,大人还随口提都过荣队长正直刚硬,是画师诸位将领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如今一见,果然....”

    “你不用拿阳流觞来压我。”阳荣冷冷道。“我做事,有我的原则。佩佩小姐没事还是去多陪陪客人喝花酒较好,胡乱插手这些事,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阳佩佩柳眉一竖,有些火大还想说什么,但被身边的路胜扬手止住。

    “我是阳九礼麾下路胜。”路胜声音低沉道。“来打一场吧。”

    他缓缓站出来,火光照耀在其身,映照出强壮如钢铁般的肌肉曲线。

    “你们一起,需要我绑住手么?”

    阳荣面色一下涨红起来,他堂堂画师五位总队长之一,居然被人当面挑衅到这个地步。

    这是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不只是他,其身后画师的几名下属,还有之前的阳钟玉,都忍不住面色泛红,身黑膜涌动,随时准备一言不合动手。

    和他们的愤怒不同,李顺溪却是心又惊又喜,他差一点动用最后一次救命的瞬移能力了。

    但在看到路胜走出来的瞬间,他便知道,这趟他们得救了。

    路胜路大公子,在北地便加入阳家的赤鲸帮帮主,以他的面子,要保下他们几人应该问题不大。

    他强忍着抬头和路胜打招呼的冲动,一边听着画师们和路胜的谈话。

    “路胜!”此时被惊动的人也有不少,阳九礼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正好听到路胜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她眉头瞬间皱了皱,看了看两个画师方向,又看了看李顺溪等人。

    “别闹了。”她冲路胜埋怨了句,随后对阳荣几人摆摆手,“还不快走!还站在这儿等死吗??”

    阳荣冷冷盯着路胜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不敢反抗阳九礼的命令。

    “告辞。九礼小姐。”

    “九礼大人麾下的大将很嚣张啊。”在此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缓缓传开。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都是各家宾客过来看热闹的。

    “他这态度,是在指我年轻一辈的画师都是垃圾吗?不只是要一起,还要让两只手?嘿嘿。”

    “谁不服,可以自己来。”路胜平静道,“你们全部一起也没关系。”

    顿时间,整个全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出了路胜很狂,但却没想到他会狂到这个地步。

    画师可都是六纹及以层次的家族精锐,算是在阳家这样的庞大家族,六纹也是绝对的精英。

    而在场赶过来的画师,没有五个也有三个,他居然要他们全部一起?

    阳九礼冷哼一声。环顾四周。

    她一听知道是有人暗针对她,对路胜不过只是牵连。

    “不敢?那给老娘滚!”她本是肆无忌惮的性子,一言不合敢掀桌子,现在被人暗挑拨针对自己手下大将,自然更是火大,索性也不再顾忌。

    以她如今的实力地位,这话说出口,也没人敢反驳。

    虽然心头颇有微词,但没人敢在眼下触阳九礼的霉头。

    “走吧。”阳九礼的人冲出来,将李顺溪等人放到木床准备抬走。

    “我来!!”在这时,一个魁梧强壮的光头汉子站出来。“九礼小姐,在下怀疑这几人和之前的纵火案有所关联。所以对不住了。”

    作为宿老麾下的势力将领,崔联军不是阳家本族人,而是入赘进来的外家。

    但其实力是毋容置疑的强大,是现任的画师的五大队长之一。所以他敢不给阳九礼面子。

    阳九礼还想说话,但被路胜扬手拦住。

    “这趟是我朋友有错在先,既然如此,我站在这里,硬受你一招吧。”路胜说这话时,像是在说今天晚饭吃这个一样,毫无压力,毫无起伏。

    光头崔联军被气乐了。

    “那如何算输赢?我要是不小心把你打死了怎么办?”

    “打死我?”路胜也乐了,嘴角一勾,伸出手指着自己太阳穴。

    “朝这里打,能打死我,不光不用负责,我刚刚从红亭拿出来的东西都归你!”

    开玩笑,如今的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换成阳九礼来可能还几分可能。

    阳九礼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话阻止。

    周围人又是一片哗然。

    “来吧。”崔联军眼神凶恶起来,抽出身后的鬼头大刀。缓缓站到路胜对面。

    路胜也往前跨出一步,缓缓将自己实力压制下来,直到只剩下六纹左右的黑膜,这才停下。

    呼!

    两人身同时翻起黑色光幕,那是黑膜显化的自然现象。

    人群,黄家的两名宾客静静看着这场斗。

    “你看哪边会赢?”其的红色短发女子轻声问。

    另一人红发杂乱,手臂套了大量的各式各样臂环,是个模样老成的男子。

    “画师会输。”男子平静道。

    “哦?为什么?我看崔联军可是很强的啊?”短发女子一愣,随即笑问。

    男子沉默了下。

    “我能看清崔联军的底,但那个路胜,根本无法测算清楚。”

    “连你也看不清吗?可惜母如今被缠住了,不然让她来亲自挖角,绝对十拿九稳。”短发女子笑道。

    话音未落,场已经正式开战了。

    画师代表的是宿老一侧势力,而阳九礼,则是代表阳飞一方。

    崔联军手提鬼头大刀,缓缓绕着路胜踱步,似乎在不断寻找下手角度。

    两人流露出的黑膜,都是六纹顶点。那么这场斗,靠的是各自技艺和时机把握的能力。

    崔联军也是微微有些兴奋起来,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展现自己,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完美的展现出自己实力,必定能在层那里制造好印象。

    他凝神打量路胜。

    我掌握的三道绝杀秘术,回旋,妙斩,凌迟。

    可以先左侧妙斩,占据左侧空档.

    然后用回旋调整角度,让他无法预知下一次出手方位,然后再度左侧妙斩,之后接凌迟正是合适。

    如此必定可以出其不意,以妙斩出手的高难度角度,他绝对会以为我会接右侧妙斩。'

    这么想着,崔联军脚下一蹬,脚下黑膜炸开,化为推动力急冲到路胜身侧。一刀划出。

    “妙....!”轰!!!

    路胜收回左拳,看着被打得差点废掉的对手,一切都安静了。

    草地,崔联军浑身喷血成了血人,手里的鬼头刀断成不知道多少节,单膝跪在路胜身前。

    那一拳,正面打碎了他的刀,然后落在他脸侧,他脸的血肉骨头第一时间炸碎成无数块,变形,挤压,粉碎,如今整张脸都没了一半。

    周围一时间鸦雀无声,大家都没想到胜负来得这么快。身为画师头目队长的崔联军,居然连一招都没用得完,败了。

    路胜这等怪力,算阳九礼看过不少次,也依旧感觉不可思议。这一身怪力,也是阳家对路胜另眼相看的关键原因之一。

    连阳九礼也张大嘴,没想到路胜居然赢得这么快。对方可也是六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