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难 一
    “不是....不是说要让队长一招么?”一个画师结结巴巴的开口。

    路胜淡淡扫了他一眼。

    “不好意思,我忘了。”

    一阵沉默。

    画师们一个个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如果说崔联军能多撑一阵,或许他们还有勇气上前对阵,可如今队长败得太快,这就代表对方的实力远超他们想象。

    所以,就算是在场还有好几个画师,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沉默了一阵后,周围人群顿时响起一阵稀稀疏疏的掌声。

    鼓掌的都是来做客的其他世家之人。其中也不乏九家中人,也只有这等身份,才敢当面毫无顾忌的评价上阳家的内斗。

    “行了行了,九礼,让你的人冷静点,画师这边也是。”一个中年男子推开人群走进来。这人留着漂亮的小胡子,身上穿着银灰色厚袍,双手粗大戴着很多黑色戒指。

    “暌离叔。”上阳九礼连忙郑重和对方打招呼。

    上阳暌离kuili专门负责上阳家附近两个分家的防务工作,画师虽然不是他管,但画师总队长和他也关系莫逆,眼下这事明显是有人试图挑拨画师和上阳飞对立,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大家都散了吧,马上阁楼那边要举行一次斗乐会,我们请了不少著名乐坊参与,一定能让大家尽兴而归。”上阳暌离正色道。“黄家的朋友,赵家,王家的朋友,还请移驾。”

    他一一点名。

    “既然是暌离叔出面,那我们也去吧。早就听说清夏大家会亲自参加斗乐。”红色短发女子黄圣玲笑道。

    “清夏大家亲至,怎么能不赏脸捧场?”赵家的一年轻男子跟着附和。

    王家的人则一声不吭冲上阳暌离点点头,便带人朝阁楼去了。

    主要的几大家子弟散开,连带着他们身边依附的势力也跟着离开。其余人也不敢多做停留,纷纷离去。

    但上阳家的路胜,这个人的形象和声名,却是借着这次事件,深深印刻在在场所有人心头。

    “今日之事,日后定有所报!”一名画师扶起崔联军放下狠话,也带人迅速撤退。

    路胜懒得多说,画师不过是上阳家的中低层暴力机构,要是判官他还有所忌惮一二,但画师嘛....

    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上阳九礼才狠狠拍了拍路胜肩膀。露出一丝赞赏笑容。

    “你是怎么想到截人这一招的?这趟效果很不错啊,经过这么一趟,怕是几大家都有不少人知道你这号人了。”她压低声音悄悄道。

    路胜完全无语,他压根就是真的想救人。

    “好了,人都带走,好好照顾。”上阳九礼吩咐手下,然后又拍了拍路胜。

    “你跟我来。”

    路胜看了眼被抬上木架的李顺溪,和他交换了下眼神,转身便跟着上阳九礼离开。

    李顺溪几人都心头狠狠松了口气,这变化一波三折,从开始路胜出现,到后面对峙动手,再到之后被围观。

    几人都以为死定了,但在上阳九礼等人眼里,他们的生死,甚至帘姬的生死,都不过只是小事,这趟冲突带来的另一重结果才是他们想要的。

    上阳九礼带着路胜,佩佩一起,穿过草地,从宴会的外围草坪走进去,顺手从桌上取走几杯果酒。

    走到一处角落里坐下,佩佩很善解人意的告辞一会儿,便只剩下路胜和上阳九礼。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管辖范围出了件事。”她夹起一块侧面桌上的烤肉,塞进口中慢慢咀嚼。

    “什么事?”路胜知道她绝不会无的放矢,和他无关的事不会专门找他来通知。

    “听说过玄机玉吗?”

    “玄机玉?听说过,据说是有预知能力的强大神兵。”路胜点头道。

    “话是这样说,但玄机玉的使用,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上阳九礼笑道,“最近我们九家都收到一份信件。一份关于大灾的信件。上边提到了大宋守卫千年了的诛神防线,会在最近这段时间出事。

    “哦?”路胜一挑眉。

    “上边信誓旦旦提到,极有可能是魔灾出现。可惜,这种危言耸听的传言,已经早几年就过气了。以前也发生过很多次类似的谣言传播,最后都被证实只是造谣。

    若不是打着一个玄机玉的名头,这信件甚至都送不到我手里来。”上阳九礼笑道,不过很快,她面色微沉,继续道。

    “但仔细算起大事件的话,林家那边可能真要出事,前段时间林北开被问审,结果不了了之。黄家的高层也调动也极其频繁,物价迅速上涨,倒有可能是其他大事进入准备阶段。你自己小心些。”

    “我明白.....”路胜还想说些什么,但此时台上已经来了新人。

    一个面容柔弱,面容清纯的白皙女子,缓缓走上厅堂中央高台上。

    “在下上阳飞,感谢诸位莅临。这次我们邀请了不少著名大家、乐坊。希望诸位可以尽兴。

    另外,之后的杂谈会也请诸位务必到场。”

    路胜仔细打量这个被称为上阳家第一天才的漂亮女子,从外表来看,只是个普普通通外貌清纯的漂亮女孩。除了穿着贵气了点,说话也是娇娇弱弱。

    “完全看不出是第一天才的霸气,对吧?”上阳九礼在一侧也是叹气。

    “确实。”

    “上阳飞,只有你看到她的另一面,才会明白她为什么会成为上阳家第一天才。”

    路胜点头。上阳飞讲完话便离场,接下来便是一轮轮的歌舞奏乐。

    一批批漂亮乐姬纷纷上场,表演各自绝活。几名大家则是如明星一般,众星捧月被诸多美姬围着映衬。众人看到兴头处,纷纷喝彩给出赏赐。

    所谓的美姬乐姬,不过都只是凡人,能入这个场所,对她们而言,已经是堪比登天了。

    路胜对这些不感兴趣,坐在位置上闭目思索怨火魔体之后的第三个魔体。

    他在湖中洞一共找到了八种魔体,上边记载了完整的从无到有修行过程。

    第三种魔体,他选择的是相对比较容易的荒芜魔体。这种魔体的力量主要体现在污染上。将魔气中的剧毒,发挥到极限。让周围一切化为荒芜废土,这就是荒芜魔体的根本主旨。

    当然,污染只是这门魔体的侧重点,实际上八种魔体,就算最弱的一种也对肉身强度有一定程度的增幅。属于综合性提升。

    只是荒芜魔体的修习,需要很多种各式各样的毒素....

    “九礼大人,路胜大人。”忽然一个娇柔婉转的女孩嗓音从侧面传来。

    路胜回过神看去,却见上阳佩佩领着一个模样乖巧,年纪不过十几岁的长发女孩走近。

    “介绍一下,这是我分家的妹妹上阳伶蕙,这趟听说九礼小姐亲至,她一向崇拜九礼小姐,便央求我带她来见一面。”上阳佩佩笑着介绍。

    “好说好说,上阳伶蕙,我是知道的,鸣凤姐家的二女。”上阳九礼微笑点头。

    “正好路胜也在,你们都是同辈人,应该会有共同话题,来来来,坐这边一起,多聊聊。”她果断把上阳伶蕙拉到路胜身边的座位坐下。

    乐声中,路胜一眼便看出这几人配合在演双簧,显然上阳九礼不甘心之前的相亲没得逞,现在又找来一个上阳伶蕙继续未完成之事。

    上阳家阴盛阳衰,高层血脉中,强大的女性反倒比男性多得多。所以联姻方面也一直是个大问题。

    在针对其余各家合适的人选,派出女孩一一对应后,家中依旧还剩下不少未婚女孩,于是上层便将目光投向了血脉最优秀的外家人。

    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上阳飞策划的,她的崛起,其中也有这方面成功的缘由,这以联姻为目的的扩张计划,从一开始便是她提出。

    “路公子...还请多多关照。”上阳伶蕙一身白色荷叶裙,坐下时露出洁白细腻的修长双腿。

    荷叶裙的裙摆本就是层层叠叠在一起,她一坐下,便自然而然的露出大半截大腿。加上腰肢束紧,胸前挺拔,正好也完美展现出没有一丝赘肉的好身材。

    “伶蕙姑娘也请多多关照。”路胜礼节性回了句。然后便不再理她了。

    他既然选择了陈芸熙,便不会再在外面沾花惹草。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见他态度冷淡,上阳伶蕙有些失望。

    “我有事先走开一会儿,你们聊。”上阳九礼冲女孩使了个眼色,起身拉着佩佩一起走开,也不等路胜发话,便走得远了。

    “听说路公子是百脉中学派首席,才这等年纪,就能担当一学派首席,果真人中龙凤。”上阳伶蕙轻声恭维道。

    “还好吧。我所在的学派太小,弟子也不多,首席并不算多厉害。”路胜随意应道。

    “那也很厉害了、伶惠到现在也才双纹境界,要想突破,根本毫无希望....家传的秘术一门都修不好....”上阳伶蕙微微带了一丝沮丧。“姐姐们都好厉害,只有伶惠一个,什么都不行。”

    “那只是没找到最适合于你的东西,你需要不断去尝试。”路胜随口建议。

    “是这样吗?”上阳伶蕙睁大眼睛,一派天真可爱模样。

    “我只是随口建议。”路胜看了眼她,轻声道。

    “我最近想要尝试加入学派,只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选择...”上阳伶蕙轻轻道。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

    其实她也是没法,她已经十七岁了,没有资质,没有提升,看不到未来发展潜力,却还呆在家中。唯一的作用,就是找个人联姻嫁出去,为家族换来更多影响力。

    上阳伶蕙知道自己的未来,她常常想着,与其被家族安排一个不认识还不中意的人,还不如自己主动选择,挑选自己能入眼的男方。

    像路胜这般的优秀外家人,便进入了她的视线。在别人还在犹豫时,她断然第一个拜托佩佩引荐,正好九礼大小姐也在发愁怎么把路胜更牢固的绑在自己战车上。

    顺水推舟下,便有了眼前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