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难 二
    “加入学派?尝试?”路胜一愣,随即认真打量了下上阳伶蕙。

    除了长得漂亮,这就是个吉祥物。估计连荷香子都打不过,要她加入元魔宗的话,最大可能,就是安上阳九礼的心,否则她估计还会源源不断的送女孩过来相亲。

    想到这里,路胜也有些头疼。

    “那这样吧,我回头给你安排下,你就拜入我元魔宗,这样也方便就近照顾。”

    “恩,谢谢路大哥。”上阳伶蕙顺势改了称呼。

    “好了,你坐,我先失陪一下,去看看我那几个朋友情况如何。”路胜站起身,也不管上阳伶蕙如何,自己自顾自的离开厅堂。

    出了乐声不断的阁楼,他顺着小径来到慧园的进出口处。

    阁楼边上的马车车厢里,点燃了油灯,此时李顺溪几人正被并排放在地上进行救治。

    马车车厢是身为女性的两人使用,而李顺溪和另一个同伴,则是躺在外面木架子上。

    看到路胜过来,负责治伤的几个大夫和手下,连忙朝他低头问好。

    路胜随意应了声,让几人都退下,然后看向正打算挣扎着起身的李顺溪。

    “怎么回事?”

    李顺溪苦笑起来。

    “信你收到了吧?”

    “收到了。”路胜了然,那封信果然是他写的。

    “那就赶紧准备,时间不多了。”李顺溪摇头。

    “你确定??”路胜反问。

    “只能模糊看到一点!毕竟这样程度的大事,消耗太大。”

    两人沉默了下,都没有马上开口。

    过了片刻。

    “你为什么回来,还选择去红亭救人?你知道那地方是什么背景吗”路胜终究和李顺溪是朋友一场,直接点开道。

    “没办法,不过别看我这样,真要遇到生死危机,我还是能走掉的。”李顺溪无奈道。

    “希望如此。包扎好了赶紧走,趁你们没被人认出来。”路胜提醒。“如果有事找我帮忙,可以去元魔宗,我一般都在那里。”

    “好!又欠你一次。”李顺溪苦笑。

    “那就慢慢还。”路胜懒得废话,既然确认了魔灾之事是真的李顺溪发出,那真实性就有些意思了。

    “时间不早了,今天也差不多,如有机会,日后再见。我这里先走一步。”他和李顺溪打了下招呼,便转身离去。

    “好。”李顺溪望着对方背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下,长吐了口气。“还能动吗?能动就赶紧撤,再不走我怕就走不了了。”

    “还没死...”车厢内传出冰印蛇的虚弱嗓音。

    “能走。”孙梦勉强回了句。

    “那就带上帘姬,我们走。”李顺溪正色道。

    参加完宴会,让路胜真正确认了,魔灾到来的可能。

    他相信李顺溪,也相信玄机玉。

    李顺溪为了避免生灵涂炭,还给负责附近安全的上阳家发了信函通告,可惜无济于事,被当做是骗局和笑柄,甚至连中层都无法通过,就被漏了过去。

    转眼时间,一个月过去了。

    元魔宗除了多出一个叫伶惠的女孩外,便再没有其他变化。

    路胜不断收集各式各样毒素药材,这方面上阳九礼给出了最大便利。把上阳家的渠道介绍给他,让其自己选择购买。

    原本需要不知道多久才能集齐的毒药,被路胜只用了半月便集齐,然后剩下半月,他全部用来修习荒芜魔体。

    进度也如他预料的一样,突飞猛进,荒芜魔体很快便从入门阶段,踏入了中高层面。就是各种基础都分别修完,最终到了该吸收毒素,开始习练魔体的程度。

    噗嗤!!

    路胜单手刺入墙面,从柔软如豆腐般的石壁中按了几下,很快侧面岩壁缓缓旋转,张开一个进出口圆洞。

    圆洞内是一空旷冷寂的淡蓝洞窟。

    抽出手,路胜毫不犹豫的一脚踏入进去。

    越过平台祭坛,路胜很快便看到了丸。这个长着人手人脚的巨蛋,依旧静静坐在法阵中央一动不动。

    而圣兵池依旧映照出淡蓝色荧光,照耀到洞顶,然后反光下来,形成这里唯一的光源。

    嗡...

    圆洞在路胜身后缓缓合拢关闭。

    他绕过祭台,越过丸,缓缓走向圣兵池。

    正巧大长老六山子前去他派做客,路胜便想着来这里测试一下,自己如今的实力。

    圣兵池周围辐射着狂躁的神兵之力,这是根源级的力量,比起当初的白灰要强出许多。

    但这里可以自己通过调节距离,来控制这种力量的强弱。正好能用来测试自己和圣兵之间,还有多大差距。

    嗒,嗒,嗒...

    路胜一步步走向圣兵池,随着距离的靠近,蓝汪汪的圣兵池逐渐波动起来。一丝丝的涟漪荡漾开,仿佛被风吹动。

    当距离缩短为只剩两步时,路胜缓缓站定。

    “上次我就是在这里被腐蚀掉手指。”他再度伸出右手,食指伸展。

    “这一次,再试试....”

    这趟他修成了怨火魔体,叠加上听幽魔体,两大魔体同时强化肉身,威力自然比以前强出许多。

    哧!

    一团漆黑粘稠的火焰从路胜食指上燃烧起来。他整个手指,从内到外都渗透出黑色火焰,火焰周围隐隐能听到痛苦的哀嚎声。

    这就是怨火魔体最强的火焰——怨火。

    怨恨之火,任何敌对者被灼烧时,能同时被引发心中最深处的嫉妒,怨恨,不满,等负面情绪。同时这种火焰的温度也远超毒火。当初怨火魔体能够依仗其怨火,成为学派内杀伤力最大的魔体之一,便是因为这几种特性。

    路胜谨慎的看着手指上的怨火,就这么一小团,就能轻易毁掉蛇级以下的任何存在。甚至对蛇级也有极强威胁。

    哧!

    食指瞬间变尖变大,根本不似人手,而更像是某种猛兽的利爪。

    路胜缓缓将食指,伸进圣兵池周围两步内的范围。

    嘶....

    大量黑烟从食指上挥发出来。

    一息....怨火熄灭。

    两息....皮肤发黑干枯。

    三息......血肉枯萎,骨髓凝固...

    哧。

    路胜一个掌刀将自己手指切断,要不是他反应及时,这趟连手掌都可能没有。

    “不过这趟来,算是很值得。最初我只是伸进去的第一秒,就赶紧缩回来。

    而现在,支撑了三秒,进度不错。”路胜感受着面前那庞大而精密的巨大力量场。

    三息.....

    他沉默了会,低头看了眼断指,那截手指已经彻底化为黑灰,被风吹散。而他食指部位又新长了手指。

    “看来还差很多啊....”

    路胜沉默着,最后看了眼圣兵池,他缓缓退出去,离开洞窟。

    刚刚走到外面洞内,路胜猛然心头一颤。似乎隐隐听到有什么人在叫他。

    叫的不是名字,但他就是感觉,对方是在叫他。

    “....来这里....”

    “........来这里......”一声声呼唤,莫名的声音隐隐能传来。

    他迟疑了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速走去。

    穿过一片片空屋建筑,路胜很快便来到秘术殿大门前。大门口守着两名学派弟子。

    “你们有听到刚才的声音吗”路胜随口问。

    “回路师兄,我们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守门的一名弟子上前一步回答。

    穿过两名弟子,路胜感觉那呼唤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清晰。

    咔嚓,穿过一道道关卡,路胜终于又站到了封印房间面前。

    他知道应该是那个魔的呼唤,但人魔殊途,他和对方也没什么好谈的。至于魔灾,元魔宗地处宋地境内百城附近,就算爆发魔灾,也是偏后方所在地。

    到那时,先会有世家和其他学派的高手顶上去。况且魔灾是不是真的会爆发,还是个未知数。

    毕竟玄机玉预测的只是一个可能,如果应对得当,魔灾也爆发不出来。

    站在秘术殿房间门口,路胜终究没有进去。他的荒芜魔体还没修成,可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西极院,奇花主殿。

    西极院主赵酯儒雅稳重的端坐主位,微笑环顾在场的所有院内高手。

    血婴黄复就坐在他右侧,副院主周至城坐在他左侧。

    “请帖发下去了么?”赵酯轻声问副院主。

    “都发出去了,附近一十九派所有派主都亲自送到手中。无一遗漏。”周至城点头道。

    “那么,这次的主会,主要商讨的是,关于召开奇花酒会的具体招待事宜。”

    “奇花酒会被誉为小会盟,周边派主都会赏面亲至,到时候又是一次各派盛会。我西极院身为主办方,务必也做好各方接待任务....”

    副院主周至城其实十分不理解,为何院主妖将这趟的奇花酒会提前一个月举行。

    但既然院主发话,他也只能执行。

    赵酯面带微笑,听着副院主复述他的决议,看到下方众人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他心中反而微微叹息一声。

    这么久的潜伏生涯,终归要到最后揭晓之时。其实比起在本族中的生活,他更喜欢人类这边安静和平的日子。

    可惜....这样的日子只是镜中花水中月。

    这趟奇花酒会,他只要将一十九派的派主连同世家的邀请宾客全部聚集在一起,由魔灵亲自出手抹杀。便算是完成任务。

    到那时,周边所有的抵抗主力,都会彻底崩解。恶魔大军碾压之下,无人能抵抗。

    血肉之门也能在人类高手赶到前,迅速建立完毕。

    计划虽然简单,但讲求一个急速,只要够快,便不会有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