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难 五
    白铃城,南区。

    整个白铃城一共五大街区,其中南区最大最广,很多商铺,小吃街,裁缝店,马行都在这里。

    南区附近又是一圈圈的大量普通民居,有着巨大人气流量。

    李顺溪带着草帽,慢慢走在南街区人行道上,四处打量这个最近发生变化的城市。

    “完全没有半点紧张气息,是我寄出去的信函根本没起作用,还是...?”他心头叹息。

    “李大哥,我们真要去南边?”身后跟着的一女子低声问。正是之前的冰印蛇银子。

    “没办法,这里没法保证我们的安全,一旦发生危险....”李顺溪摇头,“我反正已经尽力了,接下来成败就要看他们自己。”

    “确实,他们不信,我们也没办法。”孙梦咳嗽两声跟着回道。

    三人从慧园离开,便直接准备行李,打算雇佣马车离开白铃城前往南地。只是一时间车行去南边的车马不多,都还没回归,需要稍等几天。

    于是几人闲着无趣,便逛着街,在街上就讨论起眼下的情形。

    “而且,看样子已经蔓延开来了。我们想阻止也没办法了....”李顺溪敏锐的扫了眼街边的一个醉汉。

    这醉汉仰面倒在地上,浑身满是臭烘烘的酒气。身穿灰布麻衣,头发简单的用一根发黑布条捆住。

    虽然胸膛还能看到他在缓缓呼吸起伏,但实际上,李顺溪从对方身上看到极细微的一丝诡异气息。

    “就是他。”忽然一队兵士迅速赶到,分出两人抓住醉汉,熟练的用粗麻绳将人捆起来。

    “带走!”带队的小将目露杀意。

    众人不由分说,很快便将醉汉带走,不止如此,远处也有一人被城卫军的人带队抓走。

    李顺溪心头一凛。

    知道这是世家学派在发力了。魔灾肯定是在这里发生,世家学派或许有人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快些离开了该,再晚走我们可能也会被卷进来。”李顺溪低声道。

    身后两人也都心中凛然,知道他说的是对的。无论是魔还是世家学派,对他们而言,都是庞然巨物。一旦对撞,产生的影响和波及,必然会导致他们受牵连。

    “很可惜,你们已经被牵连进来了。玄机玉的携带者。”忽然一个牵着小孩的农妇,挡住了三人前行方向。

    三人瞳孔一缩,都看出面前农妇的不对劲。

    这农妇面色很白,没有血色,双眼空洞毫无焦距,似乎根本就没在看他们。

    而她牵着的那个小孩,浑身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正好奇的东张西望,似乎完全就不知道母亲发生了什么。

    但银子身为女性更为细心一些,她悚然发现,那小孩映照在地上的影子里,从他的背后,正缓缓长出一个新的人头,

    那人头有西瓜大小,咧嘴似乎在笑,明明只是倒影,却似乎能看出那人头正狞笑的看着他们。

    “倒影魔.....”李顺溪也看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走....快走!”

    他慢慢倒退数步,转身就跑。其余两人紧跟其后。

    那农妇和小孩却丝毫没有追踪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们三人离开。

    既然已经被倒影魔盯上,这三人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

    “已经有线索了!”白修拿着一叠文献资料走进书房,朝正在查看文书的血婴黄复低声道。

    “哦?说说看?我这边一个早上就接到十多起麻烦案件,实际上下面的人提前处理掉的更多。这还只是层层筛选后,实在没办法的案子。”黄复疲惫的放下文书沉声道。

    “之前连环凶杀案和最近几天发生的人口失踪案,都全部指向了一个地方。”白修凝重道。

    “什么地方?”见好友如此,黄复也郑重起来。

    “千帆城的蝉帮。附近最大的地下帮派组织。”白修解释说,“蝉帮以前一直是飞羽宗控制,实际上里面的高层几乎都是他们学派的成员,我已经发信给飞羽宗,询问情况,应该很快就有回音。”

    “飞羽宗....”黄复皱眉起来,“可是排名第三十一的中三重飞羽宗??”

    “正是。”白修点头。

    “最近的怪事似乎都线索指向一点,如果由他们亲自出面解释,对案件绝对有极大帮助。”黄复赞同道。“对了,你什么时候发信的?”

    “前天还在外面时,就用血雨灵燕传书过去了。我有个师妹和他们的首席认识,走的是私人关系。”白修回答道。

    “现在距离小会盟还有多久?”黄复又问。

    “还有两月。”白修想了下,还想说些什么,忽然门外人影一闪,两个身穿白色劲装的年轻女子走进门。

    “白师兄,情况有些不对劲。”其中一个模样娇小可爱的女子沉声道。

    “桥秀师妹?怎么了?”白修认出对方,就是代他给飞羽宗首席发信的那一位。

    桥秀正色道:“白师兄,实话告诉您,飞羽宗的首席其实一直在追求我,平时我一旦传信过去,半天时间就一定会回信。从这里到飞羽宗,用血雨灵燕飞去,全程也就是半日时间。也就是说,信函一到,他就立马回信。

    可之前已经过去一日了...我觉得不对,便又找了我的好姐妹,给她在飞羽宗的姐妹发信,让其立刻回,可依旧石沉大海。”

    桥秀一番话,顿时让白修和黄复都有些凝重起来。

    “难道飞羽宗出了什么变故?不大可能吧?有圣兵镇压,再怎么样飞羽宗也不可能毫无声息就发生大变。”黄复皱眉道。

    “距离小会盟还有一些时间,不如你我去看看”白修提议。

    “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不是你我能解决的,我们最好先上报。”黄复摇头拒绝。

    确实,如果圣兵镇守的中三重学派都出事,那问题的严重性,远不是他们两个首席前去就能解决。

    “我马上去见院主。请他亲自传信询问飞羽宗,看是否真的出事了。”黄复站起身。

    “好!我找人传讯给飞羽宗在外的弟子,由他们自己的途径看能否联系上。”白修点头道。

    元魔宗。

    六山子端坐席位上,下面诸位弟子专心听着荷香子讲法。

    路胜坐在左侧,和他平级。此时正闭目养神,神游物外。

    沉重油亮的巨大香炉泛着黄铜色光泽,中央飘起筷子粗细的白色烟丝。

    整个讲法厅一片安宁祥和。

    “小胜,马上就到西极院举办的小会盟了,请柬我也收到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六山子一边看着讲法,一边低声问。

    路胜回过神来,他之前一直在暗自修行第四种魔体元海魔体的前期秘术。

    “小会盟?学生可能去不了了。最近功法有所突破,可能需要闭关一阵。”

    “闭关?”六山子先是一愣,随即大喜。一般闭关是只有修为到了关卡无法前进时,才会选择这种隔绝外界一切干扰的极端方式,来尝试突破。

    也就是说,如今路胜已经即将突破鬼面决了?

    他是知道路胜突破无因功,老早就开始修习鬼面决,可没想到总共四层的鬼面决,路胜居然这么短时间就修完了。

    别人至少需要数年的时间,而他只需要几月....该说不愧是是绝世天才吗?

    六山子又惊又喜。再加上路胜本就是天生神力,这样一来实力绝对大增。

    “确实确实,一个小会盟,虽然是西极院举办,但重要性并不大,只是相互交流交换资源拉拉关系。你去不去都可以。

    反倒是修为才最关键。小会盟什么时候去都行。”他连连点头,面上掩不住的欣喜。

    此时下面的讲法也说完了,荷香子回头看向六山子。该派主出面说几句了,这是每次讲法后的惯例。

    六山子也不推辞,迅速接过话语权,清咳几声开始讲解一些讲法中的重点难点。

    路胜在一旁,过了一会儿也被拉着讲了一些自己的突破经验。

    讲法结束后,众人散去。

    如今元魔宗因为弟子越来越多,突破百人,已经颇具规模。

    整个学派翻修了食堂,鱼塘,浴场,斗场等各式各样的生活场所。如这个讲法厅,就是最近才建起来的。

    要不是因为元魔宗的晚上属于鬼物,危机四伏,晚上那些弟子还打算搞个夜晚生活馆,宵夜娱乐下棋什么的,能更全面。

    元魔宗洞外,也有不少的商贩闻风而来,开凿山洞,建了不少店铺。

    衣食住行样样都有。

    这些商贩大多都是加入元魔宗的弟子家属,很多人都知晓内幕,也就没必要掩盖太多。

    结束后,路胜走出讲法厅,却是看到门外上阳伶蕙静静背靠在墙壁上,等着他。

    周围人早就走得差不多,就只剩她一个人等在这里。

    自从之前慧园一行,上阳伶蕙跟着回来加入了元魔宗后,路胜也顺势让伞女樱樱,以及宁三徐吹,一起加入了元魔宗。

    但这三人修习最基础三阴决,进度都慢得惊人,显然因为完全没有血脉,所以在这方面修行极其艰难。

    三人好不容易有机会正式得到秘术修行,包括红坊白在内,没有一个敢松懈懈怠,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苦修。其修行之刻苦,无人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