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注定的毁灭 一
    “山泉酿的上好杏花酒啊!不醇不要钱!”

    “烤鱼串,香喷喷的烤鱼串!”

    “来团糯糖藕不?客官来一盘?只要九文,九文一盘!”

    繁闹到处挂着灯笼的小吃街上,人流往来,络绎不绝。

    李顺溪跟着一白发男子慢慢前行,脸上带着苦笑无奈。

    走在他前面的白发男子,额头有着一道刀疤,双眼温和儒雅,全然没有半点凶气。身上穿了一套洗得发白的儒衫,大袖飘飘之下,颇有几分落魄才子的气质。

    “去前面的地方坐坐吧。”白发男子微笑道。他外表年纪不大,只有三四十岁,但说起话来,仿佛有着极多阅历,和七八十岁的老人没多大区别。

    李顺溪能说什么?生死与共的好友同伴都在对方手上,他根本无力反抗。

    光看外表,怕是没人能想到,眼前这个白发儒雅中年男子,会是如今的魔军总帅罗西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家名叫酒非久的酒坊,里面乱七八糟坐了不少天南海北顾客。吹牛打屁的叫喊声不绝于耳。

    罗西姆让人送上一壶十年陈酿曲墨酒,将两只小巧的土黄色酒杯摆到各人面前。

    然后娴熟的端起酒壶,给李顺溪倒上一杯。

    “其实我很佩服你们人类。”罗西姆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酒,端起来轻轻抿一口。

    “衣食住行,甚至自娱自乐,你们都能发展得很好。”罗西姆微笑道,“我的家乡,是一片没有魔日阳光的阴暗沼泽,从我出生,直到两百岁,都没见过什么是阳光,每日都只是为活下去,而挣扎厮杀。

    相比起来,你们真的很幸福。”

    “总帅大人,难道所有魔族都是这么孤立独自一个?”李顺溪低声问,其实他不用低声也可以。

    罗西姆身为魔军总帅,身边自然环绕各式各样的隐蔽力场,就算他大声说出魔族什么的关键词,也会被力场隔绝屏蔽,没人能听到。

    “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就是,越强大,越孤独。高处不胜寒。”罗西姆叹息一声。

    “我们一开始是没有同族这个概念的,后来才勉强将有刺的划在一起,有毛的划在一起,外形类似的划在一起等等。但实际上,我们依旧是孤立的个体,所有智慧个体,都在为自己的强大和生存战斗。”

    “......”李顺溪顿了顿,“那,总帅大人能否告诉在下,这趟为何会选择大宋作为突破口?”

    罗西姆灿然一笑。

    “当然不只是大宋,巨荣国那边也有突破口。贪婪是我们的本性,想要占有一切更好的,吞噬杀死一切弱者,这是我等魔族最基本的生理需求。”

    “既然如此,敢问总帅大人....您将我带在身边而不杀了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李顺溪再度问道。

    罗西姆顿时笑了,他伸手在耳边轻轻做喇叭状。

    “听听....这里的风中,你能听到什么?”

    李顺溪微微一愣,正要回答。忽然便看到罗西姆猛地伸出食指,轻轻在自己眉心一点。

    嗡!!!

    他整个人脑袋都酥麻震动起来。无数冰冷阴寒的气流涌入大脑,意识和视线同时模糊起来。

    轰!!!

    刹那间,李顺溪体内的玄机玉猛地炸开一圈白光,剧烈的能量反应,让他眼前一黑,陡然失去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顺溪缓缓清醒过来,意识慢慢恢复。

    “这里....是哪里..”他眼皮一动,慢慢睁开眼。

    血!

    满眼看到的全是血!

    李顺溪悚然一惊,狠狠撞开桌椅站起身。腐朽破裂的桌椅啪的摔倒在地,碎成无数块。

    酒坊里空无一人,就只有满地凝固成毛毯的血。

    暗红色的血将整个酒坊地面,墙壁,天花板,全部覆盖住。密密麻麻的红头苍蝇成群结队,飞来飞去,发出恶心的嗡嗡声。

    “这....这里是....!?”李顺溪回忆起之前那种感觉,和他平日动用玄机玉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里是酒坊?而且是刚才,我和魔族总帅罗西姆一起喝酒的酒坊?”他很快认出了眼前熟悉的摆设。

    心头一团乱麻,李顺溪踉跄走出酒坊,抬头一眼望去。

    周围铺天盖地,全是破旧,乌黑,暗红三种色彩。

    破烂的房屋建筑,腐烂的残肢血块,尸体成堆成堆的砌成小山,入目范围内,看不到任何活物。

    不论是人,还是魔。

    头顶的天空中,旋转着一座巨大无比的三角锥,那是由无数人头堆砌形成的巨大怪物建筑。

    玄机玉在李顺溪体内越转越快,越转越急。无数信息流疯狂涌入他脑海。

    “这里....是两百年后的白铃城?”随着信息涌入,他很快明白了,这里就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呆过的白铃城。

    血祭,血肉之门,万魔血池之地,第三魔灵....一系列的信息让他大脑仿佛快被撑爆,头痛欲裂。

    “你看到了什么?”忽然一个如洪钟大吕的声音穿进他脑海,瞬间镇压一切,让李顺溪浑身一颤,从那种无助的痛苦状态挣脱出来。

    他再度睁开眼,面前的一切,都恢复成了他最初看到的那样。酒非久酒坊依旧人声鼎沸,总帅罗西姆依旧坐在他面前,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他。

    “你看到了什么?”罗西姆再度问了句。

    李顺溪嗫喏着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他知道刚才是罗西姆为他和玄机玉提供了大量能量,让他能够一瞬间看到未来两百年后的景象。

    他的沉默,也让罗西姆脸上笑容更深。

    “好了,不用说我也大概猜出来,最后,是我们赢了,对吧?”

    李顺溪沉默不语。

    白铃城以及附近的数座城池,全部沦陷,化为死域绝地。第三魔灵孵化而出,学派覆灭,上阳家覆灭,大宋损失惨重。

    这片繁华之地,是两百年后注定的毁灭之地。从西极院之变开始,整个这片地域,便逐渐一步步走向毁灭。

    “来,喝一杯。”罗西姆微笑着举杯。

    李顺溪看着对方的笑容,却半点酒也不想沾。他想去通知西极院,想要挽回这一切,但他明白对方绝不会让他离开。

    “听听周围,他们在谈论的是什么?”罗西姆手指了指周围的其他酒桌。

    李顺溪不由自主的望向其他人,一道道声音不断传进他耳中。全是最近发生的各种怪事。

    人口失踪,疯子成群,会动的影子,以及越来越紧张,到处追查的官兵捕快。

    酒坊里的桌子,每三桌就一定有一桌人在谈论这类话题。城里的空气仿佛被什么东西拉紧了一般,让人喘不过气。

    外边每隔一阵,就会有巡逻官兵进店询问检查,酒坊里没有往日嬉笑怒骂的大肆评论,没有调戏上酒女孩的佣兵醉鬼,平日里时常来厮混的富家公子,也没见踪影。

    李顺溪静静坐在桌边,很难相信,这座繁华富饶的白铃城,会在两百年后沦为绝对的死域,沦为滋生魔物的绝望天堂。

    上阳家会在这场大难里成为历史,百脉也会一并成为历史,而一切的起始,只是因为此时即将到来的西极院之变.....

    “喝酒。”罗西姆微笑道。

    展红声一瘸一拐的走出山洞,感觉体内莫名缩进去的那根尾巴,心头便有些怪怪的。

    路胜用木桌的桌子腿,隔着衣服用丝线一般的劲力震颤她的会阴和胸口两处肌肉,然后微调后,成功将缩骨技巧传授给她。

    这根变异的尾巴也成功收入体内,只是展红声一想起之前自己冲动之下的举动,便脸腮发红,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路胜跟着从山洞里走出来。

    “回去后好好练习,时间久了成自然了,没什么害怕的。如果还是害怕,可以去找伞女樱樱他们,他们都是这样的类似情况。”

    他仔细将伞女等人的联系方式告诉给展红声,然后叮嘱其不要外泄,便将人赶了回去。

    展红声得知还有同类后,迫不及待的打算去找伞女几人,如今她也已经认清现实了,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路胜的控制,索性就当自己是路胜的下属,反正这人相处起来也不算累。

    想通后,她心里反而舒畅了许多。

    嗬嗬!!

    下面广场上不断传来诸多弟子的习练技击声,展红声扫眼看了下,很快便找到站在其中的伞女樱樱等人。

    她再怎么差也是学派子弟,修为也在双纹以上,远远的就能够感觉到,徐吹宁三身上类似的同类气息。

    找准目标后,她急匆匆下台阶朝着广场去了。

    路胜送走展红声,也看了眼广场上在不断习练技击的元魔宗弟子。

    其实他很清楚,这样的景象看似欣欣向荣,但只是空中楼阁,无根浮萍。毕竟秘术难修,需要很多时间堆积锻炼,没有个十几年的时间,这些弟子是不大可能有多大成就。

    他左右扫视了下,还能看到荷香子和两个师妹,正聚在一起训练几个小男孩小女孩。

    这些因为征伐而家破人亡,只剩自己孤身的孤儿,才是日后元魔宗真正的核心力量。

    “这世上,神兵魔刃不断通过神秘的渠道产生,出现,又不断的在争斗厮杀中破碎,毁灭。”路胜在典籍中看到过,有人因为运气好,意外得到神兵魔刃,从而一跃成为世家,也有人因为不识宝物,而被惹得家破人亡,明明自己已经有了世家血脉的底蕴,却不知如何运用,导致怀璧其罪,被灭族。

    之前荷香子还和他闲聊时,提到过这趟收下的几个小孩子,就是这样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