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注定的毁灭 五
    元魔宗。

    六山子整理了下行装,又检查好身上携带的包裹物品。

    “小胜说是闭关,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也没说过什么时候回来,等他回来后,等他出关,你让他直接来小会盟处,看赶不赶得及参加会演。”

    荷香子和另两个学派弟子赶紧应是。

    如今的荷香子,在学派中威望很高,虽然实力不一定是最强的一个,无论是伞女樱樱,还是后续加入的几个新弟子,都比她强。

    但荷香子为人和善,有耐心,无论任何事情,有人找到她,都会全力以赴,能出手相助的绝不含糊。

    时间一久,大家也都信服她是名符其实的大师姐了。

    比起神出鬼没,最近一直不怎么见得到人的首席路师兄,荷香子的人气和威望都要高出许多。

    “另外,如今学派人数越来越多了,魔池魔气似乎有些消退,我已经让阴面你们的师兄师姐们,尝试扩展新的魔池,所以你们不要急....”六山子开始叮嘱荷香子一些学派管理上的事,路胜靠不住,看来管理上还得看荷香子。

    但几人都没注意到,他们身旁的石柱地下,一道道裂纹早已布满整个石柱根基,裂纹中弥漫着浓厚的灰白云气。

    一种怪异的,奇妙的嘶鸣声,正在云气中缓缓回荡。仿佛在不断侵蚀出更多的裂纹。

    咔嚓...

    石柱的裂纹更大了。

    万窟洞。

    巨大的洞窟被跳动的火光染成大片淡黄色。

    洞窟顶部长满了如同草丛的密密麻麻的淡黄钟乳石,这些钟乳石像尖刺,像石林,更像悬挂垂吊的冰棱。

    周围四面的石壁上,到处都是粗糙的凹凸岩石,就像被随意揉捏出来的淤泥,混合着碎石涂抹上去。

    血婴黄复缓缓走在洞底吊桥上,吊桥下方,是一望无底的漆黑深渊。深渊中不断还涌出阴寒冰冷的阵阵气流。

    吱...吱...

    吊桥用金属锁链做成,年久失修,毫无保养,不断发出刺耳摩擦声。伴随着风的呼啸,不断在洞窟内激荡起回音。

    黄复面无表情缓缓前进,双目警惕的四处扫视周围,防备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

    穿过吊桥,他走上一片平整平台,面前出现三个大嘴一样的黑黝黝洞口。

    黄复没有犹豫,果断选择了从左往右第三个。

    走进大洞,里面摆放着一块两人多高的巨大白玉扇贝,扇贝外壳打开,露出里面的白皙贝肉。

    贝肉上静静躺着一个车轮大小的镂空金属灯笼,灯笼内燃着一团幽蓝色火焰,看起来格外惹眼。

    黄复缓缓走近灯笼,开始伸手摸索着,检查四周痕迹情况。

    “银魂灯没有任何异常。这代表地下的封印也一切正常。”黄复眉头紧蹙。伸出右手,轻轻在朝着灯笼伸去。

    手掌在距离灯笼还有半米的地方,忽然停了下来,撞上了一层无形的透明屏障。

    “封印阵法也一切正常...应该不是这里。”他摇摇头,收回手,转身朝着来处走去。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从贝壳下方的地面传来。

    黄复脚步一顿。

    “什么声音?”他低头朝着脚下看去,但声音传出的角落刚好是灯笼火的阴影死角,他一时间也看不清黑乎乎的情况。

    黄复顿了顿,将手上的火把拿得近一些,试图凑过去看。

    只能看到地面上有着一条细细的裂缝,正不断被风灌进去,吹得发出呼啸和咔咔声。

    “什么也没有。”他皱眉,回过头准备原路返回。

    哧!

    忽然裂缝中飞出一道微黑细丝,渗透入黄复的后勃颈,而他却一无所觉。

    哗啦。

    路胜脚下的碎石大块大块的坠落入谷底,通道终于到了尽头。

    他正站在通道口,用手遮住双眼。太过炽目的光线照耀得他有些适应不了。

    石穴隧道的尽头,是一个硕大无比的黄金广场。

    广场上一望无垠,看不到边际,入目之处尽是金色和灰蒙蒙的雾气。

    远处,一轮巨大的如摩天轮一样的东西,在广场一角缓缓转动着,散发金色的荧光。

    整个广场建立在一处极广阔的大洞内。一眼望去,四周根本看不到洞窟的边际,只有头顶上灰蒙蒙的石壁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

    路胜缓步走出通道口,脚一下踩在黄金地面上。

    嘶...

    一阵黑烟蒸腾而起。那是他脚底的污物被高温烧焦,飘出的烟雾废气。

    “好高的温度。”路胜神色一凛,视线从巨大摩天轮上离开,开始扫视其他方向。

    很快一个浑身金色的巨人,映入了他的视野。

    那是一个刚才被巨大三角形建筑遮掩住的巨人,身高足有七八米,浑身像是完全由黄金打造。

    他此时正背负着一个黄金大箱子,一圈圈的围绕三角形建筑转圈。

    嘭,嘭,嘭,嘭...

    脚步声不算轻,但也并不刺耳,只是有些闷,给人一种奇怪的昏昏欲睡感。

    路胜皱了皱眉,脚下轻轻一点,飞速朝着黄金巨人冲去。

    十数里的距离很快越过,他来到黄金巨人边上,看着它一步步的迈着沉重步法,背着大箱子绕圈。

    庞大而沉重的脚步声,在靠近后变得格外清晰巨大。

    “你好。”

    路胜大声朝对方打招呼。

    黄金巨人面无表情,动作僵硬的继续绕圈,根本毫无反应。

    “你好?”路胜再度招呼了下。

    但毫无回应,巨大的黄金巨人似乎根本就是座雕塑,只知道循着固定的轨迹走动。

    路胜眉头紧蹙,完全感受不到黄金巨人体内有任何生机,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毒雾之河的源头,可没想到似乎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

    这片黄金广场,一眼望不到尽头,仿佛一个完整的庞大地下世界。

    地面铺满了平整光滑,还有着粗糙纹路的黄金石板。周围的平地上,除了巨大摩天轮,就是黄金巨人和三角建筑。这些建筑和巨大物事,都散发着金色荧光,耀眼得让人睁不开双目。

    空气的温度也热得惊人,干燥,闷热,没有半点水分,起码能达到两三百度。

    “这里,真的是毒雾之河的源头?”路胜回到通道口处,仔细观察通道地下缓缓流淌的毒雾河水。

    河水是从通道口左侧,黄金广场的一片空地中流过来的。

    大量黑色河水,从黄金石板缝隙里渗透出来,在纯粹的金色之间,就像是一大块金色画板上莫名多出来的墨点,极其惹眼。

    路胜脚下一点,轻飘飘落在黄金石板边上。血网之力一震,顿时沿着缝隙,将黄金石板缓缓揭开一块。

    一人多宽的石板慢慢掀开,露出里面漆黑笼罩灰色雾气的地下通道。

    想也没想,路胜踏步走进雾气。

    血网自行震颤,吹散浓雾,露出又一条灰蒙蒙的阴暗隧道。

    “这是....”

    路胜忽然伸手轻轻抚摸上隧道洞壁,粗糙的洞壁上,雕刻着无以计数的痛苦人脸,成千上万的人脸,全部面对着站在隧道中间的他。

    “这样的人脸...难道是?”他隐隐想起了自己看过的典籍中,记录过的一种神话生物。

    面色闪过一丝兴趣和期待,路胜加快脚步,丝毫不在意周围隧道中弥漫的阵阵扭曲力场。

    所有力场到了他身上都被强悍到极点的肉身抵抗免疫。

    隧道很长,路胜加快速度全力冲刺,也花了半个多时辰,才快要走到尽头。

    尽头处是一扇雕刻了巨大独眼的树根大门。无数的黑色树根从四周爬满了整个大门门扉,刺入链接到巨大眼球上。

    大门不知道被什么人推开过,露出一条缝隙,而源源不断的毒雾河水,就是从缝隙中流淌而出。

    “就是这里....”路胜挥手放出一头阴魔,赫然是最不听话的忿怒之狮。

    “去,把门推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大门。

    嗷!

    忿怒之狮想发火,但看了看路胜的脸色,终究还是放弃挣扎,乖乖走到数根大门前,开始用头部去顶开大门缝隙。

    嗞...

    门微微动了动,又大了一丝,便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无论忿怒之狮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

    路胜眯了眯眼,感觉这地方有些诡异。一直从最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活物。除了自己,就是如同机关一样的黄金巨人,而面前的树根也只是枯死一般的死物。

    “曾经传闻,元魔宗只是发现了这里,并在此建立了学派总部,但实际上这里的很多东西很早就存在了。”路胜心中闪过曾经记录的资料。“从我过来的通道来看,元魔宗的创始人也不大可能承受得住这么久的魔气侵蚀发现这儿。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是在元魔宗成立之前,就存在了的地方。”

    他手一抬,忿怒之狮顿时化为一道黑烟,飞回他身后,钻入他的影子消失不见。

    走近大门,路胜透过黑乎乎的缝隙往里看。

    只有巴掌大小的缝隙,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大部分视角。

    一个黑暗的大厅里,矗立着一个十多米高的透明玻璃瓶。瓶子里用灰色的液体,浸泡着密密麻麻无以计数的,惨白的虫子一样的东西。

    路胜眯了眯眼,试图看得更清楚一些。他挪动位置,尽量朝着瓶子方向移动。

    哧!

    忽然一只眼睛遮住了他的视线。

    一只苍白带着血丝的狰狞眼球,似乎也在透着缝隙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