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注定的毁灭 六
    路胜能够感觉到,那只眼睛里透出的痛苦,惊慌,绝望,和混乱。

    “你好。”路胜试图和对方交流。

    “好痛...”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语言,但却能让他诡异的听懂的声音,从缝隙里回答。

    “你说什么?”路胜皱眉起来。“能把门打开么?”

    “痛....”

    分不清男女,依旧是嘶哑低沉的回答。

    “有什么办法可以开门么,我可以救你出来?”路胜低沉道。他试图和对方进行沟通。

    “痛....”

    路胜伸出手,抓住大门,开始用力推。但门扉出乎预料的沉重,就算是他的力量,也根本无法推开。

    毒雾河水依旧在从他脚底缓缓流出。这里明明就是毒雾之河的源头,但他却被一扇莫名其妙的门挡住去路。

    “我意外来到这里,希望能找到这水流的源头,你能告诉我,这水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吗?我这个角度看不到。”路胜尝试直接询问对方,“我可以用外面的东西作为报酬。”

    “......好痛.....”这人似乎只会回答一个内容,那就是痛。

    蹬蹬蹬。

    忽然路胜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猛地回过身,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在来时的通道口一闪即逝。

    “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路胜当然不可能错过,他大踏步追上去,明虚地踏功瞬间发动,几乎只是一瞬间,便跨越数十米,追到影子消失的拐角。

    但来到拐角处的隧道中,他依旧只能看到对方的一点影子。

    那人身材娇小,似乎是个小女孩,刚好又从拐角处跑得只剩下影子。

    “等等!”路胜再度追上去,

    这一次没有错过了,在阴暗满是灰雾的隧道里,路胜听到一阵细细的哭泣声。

    呜呜呜呜.....

    他循着声音看去。

    却见隧道的一个角落处,正蹲着一个穿破烂衣裙的脏兮兮小女孩,背对着他低头哭得伤心。

    “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进入那扇大门吗?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路胜没有贸然靠得太近,这里的一切都有点不正常。他不是冒险冒进之人。

    小女孩毫无反应,依旧蹲在角落里继续哭。

    路胜皱了皱眉,挥手放出一头阴魔,正好是痛苦之牛。大团大团的魔气凝聚出四角野牛的形体。

    哧!

    痛苦之牛喷出两道粗气,红着眼先是朝路胜看了眼,打了个寒颤后迅速挪开视线,盯上了角落里的小女孩。

    哞!

    痛苦之牛猛地朝对方冲去,沉重的身躯激荡起阵阵蹄声。

    轰!!

    一切瞬间安静下来,牛仿佛虚幻一般,居然直接冲入了石壁消失了。小女孩依旧蹲在角落哭泣,连姿势都不曾变化。

    “这....”路胜迟疑起来。他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试探对方。痛苦之牛因为他的元魔气提升,如今也在急速提升力量,比起原始版本的听幽魔体阴魔强出不知道多少。

    可刚才居然一下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你既然出现在我面前,那么必定有你的目的?”他全身微微紧绷,随时准备变身本体,然后缓缓朝小女孩走过去。

    “只是你这么一直哭,我又怎么能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尽量让自己预期温和一些,一边朝着对方靠近。

    “痛....”小女孩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什么?”路胜没听清楚,又靠近走了几步。

    “我说.....好痛啊....”小女孩缓缓转过头,她的声音从稚嫩的小孩嗓音,迅速转变成苍老阴沉的恐怖音线。

    而路胜也终于看到了她的脸。

    那是一张不断在融化,如同白色蜡烛的脸。

    小女孩的下巴源源不断的在滴落白色粘液,她的五官无时无刻不在融化。但诡异的是,融化掉了一张脸后,原本应该只剩下血肉骨头的地方,居然还有第二章脸。

    一张脸下面,又是另外一张脸,如此源源不断,永远融化滴落粘液。

    “痛.....好痛....”小女孩痛苦的哭叫着,但声音却是老人一样的苍老衰弱。

    哧!!

    刹那间,就在路胜微微愣住的一瞬间,小女孩全身猛扑过来,扑向他头部。

    路胜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抓。

    他的动作之快犹如闪电,在对方还没碰到他之前,便一把抓住其脖子,魔气一吐。

    嘭!!小女孩直接爆炸,化为无数黑色脓液炸开。

    一切又安静了。

    路胜抬起手,看了看和对方接触过的地方。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点黑色印痕。

    而就在刚才的一下交手中,他感觉自己根本还没用力,对方就主动撞在自己手掌上,仿佛在主动自杀一般。

    “就像是她在主动求死...”

    路胜压下心中的怪异,走到地上溅落的黑色粘液边,蹲下查看。

    粘液很稠,像是熬煮了很久的黑色的油,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怪味,如同血肉没经过处理便混合植物汁液的气味。

    “这是....”忽然路胜神色一动。

    这黑色的油,居然让他体内的元魔气微微有些沸腾起来。他伸出手沾了点在手指上,然后试着用阴火燃烧淬炼。

    很快,一大股极其醇厚的元魔气涌入体内。而阴火燃烧的色泽,已经不再是纯粹的紫色,而是紫黑色。

    只是这趟转换出来的元魔气....

    路胜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虽然明明感觉其中的力量波动很强,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但他就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倒不是说对自己有害,而是感觉这种力量,和前面的毒雾之河水不同。

    “这里虽然有些古怪,但却是毒雾之河水的源头。”路胜重新回到那扇大门前,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上边的树根。

    嘶....

    出乎他预料,只是轻轻的抚摸,一股浓厚无比的寄神力,便从树根上狂涌而入。

    咔咔...

    门上的树根开始微微蠕动起来,更多的寄神力,仿佛得到了宣泄的口子,疯狂的朝着路胜这边涌来。

    “虽然地方诡异了点,但只要有寄神力,一切都没问题!”路胜微微咧嘴,露出锋利细密的尖锐牙齿。

    寄神力越多,就代表这里的历史越久,被活物所寄托的情感越多。

    一百单位,两百单位,三百单位....这一趟完全是大丰收。

    但路胜越是吸收寄神力,越是对门内的东西产生忌惮。

    因为这代表门后的东西,历史极其悠久,背负的东西也极其沉重....

    足足吸收了四百多单位,大门上的寄神力才缓缓消耗殆尽。

    吸收完寄神力,路胜正准备收回手,但他马上感觉有些不对。这大门居然还在源源不断的生出新的寄神力,虽然很微弱,速度也很慢,一天也不一定有半个单位。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能自己不断生出新寄神力的东西。

    “这扇门,到底是什么....”他吸收过很多东西,很多寄神力物品,但从未见过这等现象。

    “还是先回去再说....”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路胜决定先回元魔宗。这里给他一种当初面对三圣门的那面镜子一样的感觉。

    不是力量强弱,而是一种纯粹的情绪感觉,仿佛他面对的是一种纯粹的,没有杂质的深邃存在。

    反正已经从这里得到了足够的寄神力,提升三阴法暂时够用了。

    下了决定后,路胜没有丝毫停留,迅速沿着原路返回,回到通道口的一瞬间,他猛地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剥离下来,整个人仿佛都轻松了许多。

    但无论他怎么探查,也无法找出,到底是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脱离。

    没有丝毫犹豫,他急速沿着原路返回,

    .................

    黄金广场。

    神秘隧道内。

    呜呜呜呜....

    一个衣裙破烂的小女孩蹲在角落里,依旧嘤嘤哭泣。

    灰蒙蒙的雾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游弋而过。

    北地。

    一片荒凉的墨绿树海深处。

    嘶....

    一头一人多长的巨大绿蜥蜴,缓缓从巨大树桠上往下爬。

    蜥蜴头朝下,凸起的眼球四处转动着,不断吐着灰红色的芯子,身上碧绿粗糙的表皮,缓缓随着灰色的树皮而变换色泽。

    “又有人接触到痛苦之源了。”蜥蜴用一种嘶哑纤细的嗓音,缓缓说着。“我们当初,故意朝那边放出圣门之一制造机会,便是为了引开魔的注意,转为攻打大宋。可谁能想到,居然又有人触碰到了痛苦根源!”

    “这是你们当初的决议,上次的污染之门和痛苦之门,也都是你们选位置放出的,难道那时你们会想不到现在的结果?”一头漆黑带着白色面具的雄鹿,缓缓走到蜥蜴下方,仰头低沉道。

    “污染之门带来了魔族。痛苦之门内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反正战争是在人类和魔族之间爆发,和我们无关,怕什么,能扛住这次就行。”蜥蜴无所谓道。

    “冰狐王可不这么想。”雄鹿晃动着头顶长五六米的巨大鹿角,“三大圣门,已经开启了两道,还有最后一道,我们压不了多久,储备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该选择丢到什么地方消化了。”

    “我会尽快挑选位置。”蜥蜴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