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注定的毁灭 八
    恐怖的高温,使得路胜周围的洞窟已经被烧灼扩张到原本的数倍。大量掩饰融化流下来。

    但路胜却毫无所觉,因为随着洞窟的扩大,他自己的体型,也在不知不觉的膨胀变大。

    同步进行下,他反而还感觉洞窟越变越小了。

    “八首鹰狮兽...传说中能吞噬太阳的神兽,号称是给予万物生机阳性的始祖,其所到之处,干旱炎热酷暑伴随着繁殖生机炽烈一起降临。没想到阴火提升到这里,居然会出现这个情况....”路胜眉头微微蹙了蹙。

    他再看此时的阴火方框,后面的按钮已经消失了。寄神力还有足够多,但却看不到推演按钮,这代表着....

    “代表着,这门秘术推演倒头了,它已经到了其立意和理论上的极限状态。”路胜回想起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这门秘术经过推演,已经融合了大量复杂技巧秘术,早已不能单纯的叫三阴法了。

    既然是寄神力推演出来,又表现出八首鹰狮兽的火焰外形,核心还是一颗珠子。索性就叫八首寄神珠算了。”

    他心念一动。顿时修改器上的方框内,迅速浮现对应字迹。

    八首寄神法:第八重,特效:八首寄神珠,火焰强化五级。

    “正好可以试试这珠子的威力。”路胜直觉感觉这珠子威力应该不错。反正如今在距离元魔宗很深的地下,也不用担心实验出差错波及学派。

    他左右看了看,找准一个洞壁方向,然后伸手开始往洞壁深处挖。

    挖了约莫数百米后,路胜将手里的八首寄神珠往前一抛。同时自己往后闪退。

    刚刚脱手的八首寄神珠,一接触到岩壁,便瞬间烧穿岩石掉落下去。

    路胜还没反应过来珠子跑哪去了,马上便感觉一阵地动山摇,整个洞窟都开始晃动起来。

    哧!

    一道紫色火光从地下冲破出来,形成一道紫色火柱。

    紧接着又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哧哧哧哧!

    一道道紫色火柱从地面冲破石壁,打在上方岩石上,再度射出不少黑洞。

    嗡....

    洞窟震颤,晃动,仿佛被什么巨力狠狠摇晃起来。

    轰!!!

    猛然间,路胜脚下的所有岩石全部垮塌下去。他猝不及防下,也跟着坠落下去。

    伴随着大量石块一起下坠,路胜这才看清楚,原来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居然是一个巨大洞窟的正上方。

    而他刚才丢出去的八首寄神珠,此时正静静躺在一头巨大的,长着鹿角的黑色牛头人身上。

    整个洞窟内,洞壁延伸出无数石柱尖刺,全部都狠狠钉住中间的牛头人。仿佛整个这个洞窟,完全是为了封印它而存在。

    哧!

    八首寄神珠不断射出一道道紫色火柱,四处乱冲。

    路胜已经注意到,洞窟内有近三分之一的石柱都被紫色火柱烧断,他双目微微眯起,一个空翻,轻盈的落在地面一块巨石上。

    高达三十多米的巨大牛头人,此时仿佛从久远的沉睡中苏醒过来。

    他低沉呻吟一声,下巴上浓密的黑色胡须如同无数的绳索,随着头部的移动而轻轻摇晃。

    唔.....

    巨大而沉重的声音在洞窟内激荡开来。牛头人口中喷出大量白气,缓缓睁开暗红带着诡异符号的庞大双眼。

    路胜往前走几步,一只脚踩在另一块巨石上,仰头望着面前的巨兽。

    三十多米的体型,就算是他的阳极态也远远不及。

    “你是谁?....”牛头人缓缓出声道。“我从你身上,闻到了香醇的气息....又是新花样的祭品么?”

    “祭品??”路胜迅速明白了对方是什么存在。

    必定是元魔宗传闻中的,隐藏在最深处的被封印的魔。而这种状态的魔....

    他微微低下头,裂嘴笑了起来,锋利而细密的两排锯齿泛出冰冷残忍的微光。

    “很早就想亲手领教一下,被封印的魔的实力。可惜一直没法找到。”

    “哦??”鹿角牛头人露出诧异之色。“你说,你要挑战我?”

    “挑战?”路胜抬起头,诡异的是,他也同样从对方身上闻到了一股极其香醇的气味。而且这气味中透着浓浓的虚弱意味。

    “我只是想.....杀了你啊!!”

    “阴阳合一!”

    无数紫色火焰炸开,路胜的身体急速膨胀起来,从阳极态瞬间跳到阴阳合一燃烧气液状态。

    脚下岩石轰然炸开,无数碎石纷飞间,他眨眼便出现在鹿角牛头人面前。

    “死!!!”双臂当头砍下。

    “区区祭品!!”牛头人怒吼一声,双手闪电般出现在身前,对着路胜猛然一合。

    轰!!!

    安静的密室,阴暗,宁静,只有一束光斜照在黄复的双眼上。

    他的眼睛紧闭着,其余全身都陷入完全的阴影中。

    “大师兄,万顺宫的白师兄又来了,说是找您询问情况。”密室外,守卫的一名学派弟子恭敬道。

    黄复静静闭着眼,仿佛压根就没听到般。

    那弟子疑惑之下,只得再度重复一遍。

    过了片刻,黄复才缓缓睁开双眼,眼底一抹红光一闪即逝。

    “让他过来吧。”他低沉回道。

    “是。”

    弟子缓缓退下,朝着远处去了。

    黄复又盘坐了一会,才缓缓起身,打开密室门,白修已经站在门外等着他。

    “阿福,情况有些不妙!”白修面色难看低沉道。

    “能别叫我阿福吗?”黄复有些无奈道,“怎么回事?”

    “城内也出现情况了,昨夜缉捕司一共接到四十三道缉捕令,抓住的人全部都是普通民众,都是以前从未有过作奸犯科之辈!”白修肃然回答。

    “哦?”听到这个,黄复也面色肃然起来。“现在那些人呢?”

    “都关在城西地下牢房。”

    “带我去看看!”黄复整理了下衣袍,心中升起一丝不妙。

    两人出了西极院驻点,各自骑马直奔城西地下牢房。

    等到了地方,有狱卒接到命令,主动迎上来自告奋勇带路。

    “两位大人,昨晚刚抓来的时候,你们那是没看到,一个个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疯疯癫癫,问话也什么都不知道,嘿,好几个兄弟都被那些疯子不要命的咬了几口。”

    “先进去看看再说。”黄复低沉道。

    “是是是。耳听为虚,耳听为虚。”狱卒似乎还年过几年书,文绉绉的憋出个词来。

    他虽然不知道这两位是什么身份,但能够让他的直系上级叫他过去面对面耳提面命,那就一定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不小心伺候好了,怕是最后麻烦就大了。

    他带着两人进了衙门的牢狱司,在后面的一个地道洞口前站定。

    “咦?小陈小李两小子呢?昨晚该轮到他们守夜才是?”狱卒有些奇怪。

    “你是说,这里原本应该有两人守夜?”白修面色一沉,低声问道。

    “是是是,回大人的话,确实应该是两人,就算有一个上茅房,怎么也得留下一人,不如被巡查队抓到可是要扣俸禄的。”狱卒解释道。

    “算了,不等了,两位大人随小的来,这里小的带着钥匙,前三层是随便看。”狱卒略微得意道。大踏步走向监牢的厚重铁门。

    啪。

    忽然一只手问问抓住他肩膀。

    “等等。”黄复低沉道。

    不等狱卒奇怪的眼神,他缓缓走上前,用手擦了擦铁门角落内侧的一点血迹。

    “小心有变。”黄复提醒了句,轻轻一推,铁门压根就没锁,自己打开了。

    “这!!?”狱卒傻眼了,手里拿着钥匙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那两位大人便直接走进通道。

    他也赶紧跟上。

    但这一跟上,看到的一幕幕情景,差点让他把昨晚吃得汤饭全吐出来。

    残肢断臂,血肉模糊,被压烂的人头,被分割了的尸身,墙壁上到处溅满了厚厚的毛毯一样血浆。

    “小心!”忽然白修一把拉开狱卒。

    嘭!!

    一个两米多宽的庞大黑影,缓缓从狱卒身侧的地上爬起来。

    嘶....

    这是个看起来像人,但实际上并不是人类的物种。正发出细微的如同蛇一样的印象。

    它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黑蜘蛛,苍白的四肢都跪伏在地上,匍匐前进,他的双手双脚都挂满了大大小小葡萄状的脓包。

    “居然是....赤魔”看到这家伙的瞬间,白修面色大变。

    叮铃铃...

    忽然间,整个白铃城上空,都激荡起密密麻麻清脆的风铃声。挂在高塔上的无数风铃,此时全都开始发出警示长鸣。

    哧!

    一点白光冲天而起。

    紧接着,哧哧哧哧,数百上千道光紧跟而上。

    漫天的白光相互连接,相互勾勒,形成一幅几乎可以覆盖大半个白铃城的山水画卷。

    “接天月还,风鸣九转。”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冲天而起,嵌入画卷正中央,仿佛白纸正中唯一的一点墨色,清晰无比。

    “去!!”那人手中剑往前一指。

    顿时整个巨大画卷缓缓朝前飞扑出去。迎向远处飞来的无以计数黑物洪流。

    “是上阳家的天月山水大阵!画师居然全员出动了!”白修神色一凝。

    “那是....”黄复却是看到了远处天空密密麻麻如同墨汁般的魔物群。

    “魔灾.....!”白修也面色一下惨白无比。

    在那无数魔物之间,漆黑如墨的阵型中,隐隐有着两只巨大银灰色眼眸,正透过空间凝视着整个白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