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注定的毁灭 九
    嘭!

    路胜手刀和牛头人双掌明明没有接触撞击,却发出沉闷巨响。两者一齐被荡开。

    “秘术炼云!!”路胜浑身黑气一闪,陡然在身前炸开一团苍白火焰。火焰周围环绕着符文一样的白色锁链环冲向对方。

    鹿角牛头人也右眼亮起红光,从瞳孔中飞出一头黑鸦,凶狠啄向路胜。

    嘎!!

    黑鸦越飞越大,双翅从一开始的几米长,瞬息便扩展成七八米,几乎将路胜整个视野完全遮蔽,满眼都只能看到黑色羽毛。

    苍白火焰和黑鸦瞬间撞上,两者同时破碎,炸出无数白火和黑泥朝两侧飞溅。

    “去死吧虫子!!”鹿角牛头人往后倒退数步,试图拉开距离,一爪抓过去。

    但爆炸的白火和黑泥中间,一道黑影转瞬冲出,在半空中拉出一条笔直轨迹。

    哧!

    黑影避开利爪,从上往下轻轻一闪,将鹿角牛头人手臂划出一条巨大血口。

    “圣影降临!”鹿角牛头咆哮着,手臂上的伤口窜出大片黑泥,活物一般试图将路胜拉扯进去。

    同时整个洞窟内所有角落里的阴影,全部化为活物,朝着路胜迅速卷去。

    四面八方全是阴影席卷。

    路胜双臂下垂,大量元魔气涌出,在其手中凝聚成两把巨型黑刀。

    嘶嘶嘶嘶!

    刀刃上环绕起一颗颗紫黑色的八首寄神珠,他索性不闪不避,正面朝着鹿角牛头冲去。

    刀光一闪。

    嘶啦!!

    一声脆响,鹿角牛头人整个身体从上往下,被撕开一道巨大伤口。

    伤口内的暗红色血肉蠕动着,飞快冲向路胜,再度试图将其一并卷入其中。

    嘭!!嘭嘭嘭嘭嘭!!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紫黑色火焰同时从伤口内炸开,那是八首寄神珠在尽数爆炸,火焰迅速在牛头人庞大的身躯上蔓延。

    “啊!!”它痛苦的嚎叫起来。周围席卷的阴影也急速退去,失去活性。

    路胜轻轻落在一块大石上,仰头诧异的望着痛苦惨叫的鹿角牛头人。

    他原本还准备动用全力,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很强的家伙厮杀一番。但八首寄神珠一出,那种紫黑色火焰看起来似乎极强,只是刚刚接触上,就附在鹿角牛头人身上疯狂蔓延燃烧。

    “这是什么火焰!!?”牛头人整个身体此时都被点燃起来,他四处翻滚着,试图让身体在石壁上滚动,压灭火焰,但无济于事。

    很快,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整个牛头人身体开始融化起来,大块大块烧焦了的血肉掉落而下,更多的骨头肌肉则是溶解成滚烫的岩浆一样液体,顺着流进地面凹陷处。

    不到片刻功夫,整个巨大的鹿角牛头人,居然就这么彻底溶解消失。

    “这....!?”路胜还处在阴阳合一状态,两米多高的身体如同精致的艺术品,体型修长匀称完美,覆盖着镜面般的纯净鳞甲。加上身后微微摇晃的长尾,远看根本不像是人类,而更像是某种魔物的人形化。

    “按理说,八首寄神珠只是阴火发展出来的特殊火焰,就算威力强,也不至于会这么夸张。能轻轻松松杀掉一个实力至少上三重以上的怪物。”路胜走到鹿角牛头人尸体身前,仔细检查着周围地下尸体溶解的滚烫红色液体。

    “是我遇到的根本就不是被封印的魔,还是这八首寄神珠,太强了?”路胜有些惊疑不定。

    鹿角牛头人死后,其身体遮住的地方,倒是露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白色木门。

    木门上画了一个不断往下延伸的台阶阶梯。因为画得极其逼真,所以稍有恍惚,就容易将其看成是真的石阶通道。

    路胜走到木门前,轻轻拉了拉,没动静,又推了下,门缓缓开了。

    里面是另一个同样巨大的庞然洞窟。

    只是这个洞窟比起牛头人所在洞窟,位置更深。木门开口的位置,正好就是这个洞窟的顶部。

    路胜朝里面看了看。

    洞窟内没有什么魔物,只有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祭坛。祭坛上还有着堆放了大半位置的血肉祭品,全是生的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一些肉早已经风干霉变,一些彻底发黑变成了肉干。

    奇异的是,祭坛上的祭品前,还摆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鹿角牛头人木雕。

    褐色的木雕此时已经很给裂开道道裂痕,坏得快要碎掉了。

    “难道说....刚才遇到的那个,不是魔,而是魔气污染形成的魔怪?”路胜心下了然,轻轻一跃,整个人便从门口跳进第二个大洞内。

    刚刚进入,他便听到耳边仿佛有无数人在低声细语,呢喃着什么。

    “魔的污染力场...”他自己也有这个类似的,嫉妒之蛇便有这个能力。因为是模仿魔而创的秘术,所以比起此时在耳边的邪异呢喃声,路胜的那点污染力场简直弱得可怜。

    路胜轻轻落到祭坛潜伏,站到那鹿角牛头木雕面前,拿起它。

    但刚一接触,木雕便转眼碎了一地,显然是彻底损坏了。

    “难怪会这么弱。原来只是个被污染变异的魔怪。”

    他丢开木雕,视线落在面前的祭坛上。

    “这么看来,这个祭坛,应该就是用来封印真正魔的东西。”他注意到,这祭坛边缘有着极其复杂的无数符文雕刻。

    这些符文和他在秘术殿内那个魔那里,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当然,花纹风格一样,但这里的符文纹路,复杂程度远超秘术殿。

    如果说秘术殿那里的复杂程度是一,那么这里就是数十,甚至上百。差距极明显。

    路胜绕着祭坛走了一圈,很快在侧面,发现了一块半陷入地面的石碑。

    石碑距离祭坛只有十几步远,上边用一种怪异弯曲的文字记录了什么。路胜并不认识其中的内容。

    但他走了一圈,绕到后面,却看到石碑后方有人用古宋文写了密密麻麻很多内容。

    路胜靠近一些仔细识别。这些文字中,最明显的一行微微凸起,以示区别。

    魔渊口第九祭坛,封印者为影魔族阴影之王。危险度丙级。

    这是文字的内容。

    这行字上面,也有类似的一行字。

    魔渊口第十祭坛,封印者为月魔族乌云之王。危险度丁级。

    路胜眉头一蹙,继续往下方看去。

    魔渊口第八祭坛,封印者为乱魔族狂乱之主,危险度乙等。

    魔元口第七祭坛,封印者为乱魔族冰沙之主,危险度甲等,慎入。

    下面是依次第六,第五,第四,第三,之后的第二第一都是空的,模糊一片,也不知道是没有封印者,还是时间太久远,字迹模糊了。

    “上面的字迹后面没有慎入字样,这么看,应该是越往下,排序越小,封印的魔越强大。”路胜猜测着,看完石碑内容,他又在周围洞窟内转悠走了几圈,都没发现其他什么残留线索。

    只是空气中那种邪恶的呢喃声让他有些烦躁不爽。就算他魔体大成,自己也有类似力场,抗性很高。但终归有人在耳朵边念经,会让人极其不爽。

    “也不知道这封印是什么人留下的,难道是古代大宋的掌兵使?”路胜重新回到祭坛前。

    “算了,还是先回去,以后将这里封存起来,以免其他人误入。”既然没有发现,路胜也不打算在这里久待。

    他转过身,正要朝着之前的大门赶回去。

    咔嚓....

    忽然一声细微的碎裂声钻入他耳中。

    “这是...”路胜脚下一顿,迅速回转过来,朝着声音方向看去。

    只见祭坛上的一角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一个缺口。

    缺口内漆黑一片,不断的翻滚涌动着大量浓稠魔气,而且还是和毒雾之河极其相似的浓稠魔气。

    “这是....”路胜终于明白,之前感觉到的那种极其诱人美味的味道,到底是源自于什么地方。

    来吧...来吧...这么纯洁的魔元....出了这里,便再没有任何地方能找到.....一个邪异轻柔的声音缓缓在路胜耳边响起。

    这声音隐藏在无数呢喃中,毫不起眼,就算是路胜也没发觉异常。

    “如此纯净浓稠的魔气.....在这里吸收一天,起码相当于在外边吸收半月!”一股极其强烈的渴望从内心涌起,路胜正好缺少魔体改造身体的大量魔气,此时看到缺口处的大量高纯度魔气,也开始心动起来。

    祭坛深处,漆黑密闭的空间中,一张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的人脸,正透过祭坛,贪婪的凝视着外面站着的路胜。

    通过魔气诱惑外来者,将其吸引过来,大量吞噬魔气,让其被污染,身体和精神都渐渐迷失,产生幻觉被消化掉,然后将其溶解成自己力量的一部分。

    这便是他,阴影之王,这么多来扩大祭坛裂口的方法之一。

    路胜一步步的走近过来,直接在祭坛缺口处盘膝坐了下来。

    嘶...

    无数魔气缠绕着,急速被他吸入口鼻中。

    “咦?速度不错,肉身居然能撑得住这么快速的吸收.....身上的气息...应该是纯粹的人类。”祭坛内,阴影之王微微有些诧异,“现在的人类肉身都这么怪么?有趣。”

    半柱香后。

    路胜忽然停了下来,断开吸取魔气的动作,站起身。

    “他要干什么?打算离开么?不应该啊,我的魔元本身还有着强烈的诱惑力,我也没感觉到有挣脱的精神反应。”阴影之王疑惑下,继续观察。

    然后他看到路胜走到祭坛缺口边,居然将整个脑袋直接塞进缺口。

    嘴巴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