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天下 三
    西极院。

    漫天的黑气笼罩成半球,将整个西极院彻底掩盖。

    黑气半球中,隐隐能看到道道彩光激荡弥漫,彩光中,不时有密密麻麻各类符号闪耀炸开。

    六山子右手伸出,远远对着大阵,左手猛地一划。

    身前顿时浮现一道象征听幽魔体的黑色符号。符号在半空中变换了几个形状,但都没有任何动静,直到黑色消散。

    六山子叹了口气,放弃了传音出阵的尝试,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大阵将这里的空气在源源不断的抽离。不只是空气,还有水分,以及生物体内的某种特殊生机。

    一十九位派主已经有三位撑不住了,病倒在地。

    这三位都是之前动用圣兵尝试突破大阵的,因为圣兵对自身消耗太大,加上没有丝毫补充。

    在场众人都有些支撑不住,更别说三位被圣兵消耗过的派主。

    “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六山子抬头看了看头顶不断流转黑光的半球形护罩,其中一个个血色符号不断闪耀。

    “是啊....没想到,我们不是死在和魔灾的战场上,而是死在莫名其妙的阴谋里。”晴园学派的派主晴空婆婆站在他身侧,神色无奈。她外号虽然带着婆婆二字,但更多的是她自封的,其容貌身段,最多不过三十左右,艳美熟透了的风韵,就算是八十多岁的现在,也有不少追求者。

    “你还记得,当初离开时,你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吗?我....现在想听....”晴空婆婆微笑着,转过脸看向六山子。

    “我....”六山子何尝不知道对方的情意,只是....他已经不是当初风流倜傥,俊美无双的首席弟子,现如今,对比其晴空身边的诸多追求者,他根本配不上对方。

    “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晴空婆婆伸手握住六山子的手背,丝毫不介意他满是皱皮的苍老皮肤。

    “晴空....”六山子叹息一声,轻轻翻过手握住对方手掌。

    他知道为何晴空会自称晴空婆婆,其实她只是想在称呼上,也让自己显老一些,这样就算是这么细微的地方,也能和他显得般配一些。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当年那个拼死挡在我身前的大师兄!”晴空眼中满是温柔。

    咔嚓....

    头顶上大阵光幕忽然一颤,一道道裂纹不断蔓延,那不是大阵快要裂开,而是阵法攻势即将全面启动。

    六山子也释然了,伸手揽住晴空的纤腰,仰头望着如黑色闪电般的裂纹,尽管那裂纹中弥漫的是他根本无法抵抗的危险气息,但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哧!!

    天空中一道黑色闪电轰然落下。

    “什么!?被困西极院??生死不知!?”西极院附近的小镇客栈内。

    路胜怒然睁开双目,整个卧室内空气哧的一下被瞬间抽紧,如同真空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红坊白闷哼一声,艰难支持。她的尊严不允许她连路胜的一个眼神都承受不住!

    她疯狂的支持着双膝,努力让自己不被重压压得跪倒在地。

    至于徐吹和宁三两人,已经在边上顺从的跪倒在地,并没有受到太大压力。

    似乎注意到伞女的艰难,路胜这才发觉自己泄露的力场气息太重,差点误伤自己人。

    他这才缓缓平复下气息。

    “魔军....!!世家呢?其他学派呢!!?”路胜心潮涌动,六山子是他稍有的能真正认可的老师之一,他不允许对方莫名其妙的死在一场所谓的阴谋里。

    如果他是堂堂正正的死在战场上,那么他不会有任何怨言。但如果是死于自己人的阴谋...

    “上阳家驻军已经紧急调动所有力量,但还是被魔军冲击崩溃防线....其他学派远水救不了近火,因为内奸封锁消息,甚至到现在还有部分学派是才接到消息。根本来不及援救!”宁三迅速回答自己打听回来的情报。

    “如今世家学派已经形成联军,上阳家太上已经出关,总领联军总帅一职。和魔军在附近平原上对峙。”徐吹也迅速到处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另外,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西极院,已经彻底沦为废墟,里面一十九位派主,包括大部分西极院精英弟子,都不知所踪....或许已经死于非命....”

    嘭!!

    路胜手里的杯子瞬间炸成粉末白灰。

    他三瞳孔的双眼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大军.....方位在哪?”

    “主上....那可是魔灾!是有着掌兵使级别的魔灾大军!您....”

    嘭!!

    宁三猛地被一股无形力场打中胸口,整个人倒飞出去,嵌入身后墙壁上。

    噗通。

    他一下跌落下来,瘫倒在地,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方位....方位在西南方,十五里的荒草..平原...”他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话音刚落,整个卧室房间一阵颤动,房间内黑影一闪,路胜腾空便从窗口扑出去,明明只是一米多高的普通人身形,但扑出去时,三人却仿佛感觉是一头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庞然大物急速离开。

    那种随时都压迫着心脏的恐怖压力,正随着路胜的离去,而急速减弱变小。

    “我也去!!”红坊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猛然跟着飞出窗户,紧随着路胜所去方向追去。

    徐吹宁三无奈之下,只能起身跳出窗口跟上。

    荷香子刚好推门进来,却只来得及看到几人的背影。

    她一愣神之下,赶紧冲出房门,叫上展孔宁展红声,朝着几人追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徐吹几人的反应来看,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极其突然和重大之事,跟上去绝对没错!

    荒草平原。

    李顺溪静静站在魔军中央,身边便是魔军总帅罗西姆。

    两人就在大军包围的正中,静静眺望着远处缓缓升起的黑光塔。

    “你看到的未来,看到的历史,其中有我的影子吗?”罗西姆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

    每当做出一个决策,他便会原原本本的告诉李顺溪,希望看到这个决策对之后的影响。

    但每一次他都是失望而归。

    “没有。”李顺溪知道他为何不杀自己,但他同样也不是敷衍对方,九城的命运太过刺目,就算不消耗寿命,他也能轻易看到大概的脉络。

    “还是没有啊....”罗西姆微微摇头,扭头看向联军方向。

    远远望去,上阳家和学派的联军,就如一片泛着彩光的粼粼海洋,一望无际下隐藏的是致命的威胁。

    那是大大小小的各种符文阵法形成的恐怖力量。

    “你还是不肯说出,历史中的第三魔灵到底是谁吗?”罗西姆叹了口气。

    李顺溪沉默。

    他知道,一旦说出第三魔灵是谁,那么魔军必定能里应外合,找到最佳的突破口,那时候,不只是九城毁灭,就连联军也会....

    “其实,无论你说不说,第三魔灵即将孵化,血祭已经足够了,一旦他彻底现身,那就是孵化成功之时。最终结局都只能是毁灭。”罗西姆叹息道。

    “我知道....”李顺溪低声道,“我只是....”

    “只是还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期望?”罗西姆微微摇头。

    噗通。

    忽然一阵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微微悸动,仿佛心跳般的悸动,同时在两人心底深处泛起。

    罗西姆诧异的抬起头,看向天空。

    “开始了....”

    李顺溪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里是....联军的方向。

    上阳钧静静望着面前跪伏在地的黄复。

    这个西极院的首席大师兄,有着让他也为之惊叹的天资天赋,这也是他愿意接见他一次的主要原因。

    白色帐篷内,黄复额头触地,恭敬的等待着上阳家太上的回答。

    “你....的请求,我不能答应。”上阳钧平静道。

    他已经活了数百年,早已看淡了生离死别,就算黄复是想为了自己家人而带人前往支援城池,他也不可能允许。如今两军对垒,抽走一丝的兵力都可能会导致主战场的变数。特别是面对老对手罗西姆时,他便更是不能分心。

    “真的不行吗?我愿意付出一切,只求您派人从侧面绕过....”黄复还想说什么。但被上阳钧一挥手,顿时一股无形力场笼罩下来,将其罩住,往外推去。

    “伸延。”上阳钧淡淡道。

    “在。”上阳伸延为这趟一同前来支援的铁笔判官,也是上阳钧的贴身侍卫。他缓缓从侧面走进来。

    “请吧。”他看向依旧跪着的黄复。

    黄复却依旧跪伏着,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痛哭。

    上阳伸延皱了皱眉,就算对方是作为学派中最强的首席大弟子,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下三重的蛇级,在他手底下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感谢....钧老祖....”黄复缓缓的直起腰。

    “恩?”上阳钧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迅速抬头朝着黄复看去。

    这一看却是浑身一颤。

    黄复依旧跪在地上,但双眼却是没了眼球,正不断流出灰白色如同牛奶般的大量液体。

    液体急速从其脚下朝四周蔓延。

    “不好!!”上阳钧猛然感觉不妙,伸手狠狠朝黄复抓去。

    神兵力场骤然在他手边形成一圈圈黑白色符文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