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章 天下 八
    噗!

    嫉妒之蛇已经一头钻通了大胖子怪物的肚皮,这胖子怪物浑身雪白,脑袋奇小,光头的小脑袋上,只长了一张满是锯齿尖牙的大嘴。

    没有眼睛,没有耳朵鼻孔,其余什么都没有。

    肚子被钻通出一个大洞后,他踉跄退后数步,嘭的一声炸开成无数黑色碎片,缓缓消散。

    嫉妒之蛇嘴里咬着一团跳动的黑色圆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贪婪的细细撕咬着。

    路胜也不理会它,阴魔可不是完全依附于他的存在,它们是生于他,但却可以自我成长的魔怪。

    阴魔的成长极限,源自于主体的强弱。正常情况下,阴魔如六山子那样的,顶多能达到主体的次一级层面。

    当然,他们也有自己修炼的途径,力量从来不是毫无代价就能突飞猛进。只是作为阴魔,他们的起点比一般人高很多而已。

    路胜带头走向中央的最大建筑。

    缓缓踩上台阶时,他低头看了眼地面,暗红色的石阶上布满了很多深刻的划痕,像是刀剑所伤。

    “是这里。”他没有再往前,这里已经彻底沦为魔物的乐园,所有人类都已经死绝了,无论他做什么,这里的土地都被彻底污染,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来这儿,无非是想亲眼确认下老师六山子是否真的死了。

    好在刚刚进门,他庞大恐怖的感知力马上便察觉到了异常。

    “影。下去看看。”他平静吩咐道。

    “是...”癫狂之影缓缓从他影子里钻出,凝聚成一团只有血红双眼的阴影,猛地往石阶地面钻去。

    嘶...

    转瞬间,癫狂之影没入地面,无声无息消失不见。

    路胜站在台阶上等待着,双目微微紧闭。

    荷香子等人不敢打扰他,只是静静在后方等待。

    哧!

    忽然路胜猛然睁眼,双目中浮现出丝丝喜色。

    “找到了!还有救!!”

    地面无声无息被腐蚀出一道豁口,癫狂之影包裹着两具人体,缓缓漂浮出来,讨好一般朝路胜发出嘶嘶声。

    “终于....没来晚....”路胜长叹一口气,看着面前还尚有一丝气息的六山子和晴空婆婆。

    这两人相拥在一起,确切的说,是晴空死死拥抱住六山子,身上弥漫出海蓝色一般的微光。

    光晕中隐隐闪烁着三角形徽记符号。那是代表某种神兵的标志。

    “我们撤!”路胜收敛神色,大声道。这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大宋唐宗十二年。

    中原九城之乱,血肉之门开启两道,六大魔灵降世,百万魔军蜂拥涌出。中原九家上阳家损失惨重,太上上阳钧重伤闭关,回归家族总部休养。

    其余世家组成伐魔军,唐宗下封,急调十万灵虎军,三十万飞云军辅助伐魔军,试图挽回失地。

    中原百城一片警备,魔灾之名流传开来,一时间人人自危。

    而遭到魔灾泛蓝的九城中,在魔军大冲击下,有三处地方依旧还在顽固抵抗。

    第一处为猎鹰城。上阳家集结重兵在此,抵挡住了数位魔灵的联手进攻。太上掌兵使上阳钧坐镇大阵,联手后续赶到的雷家掌兵使雷横,稳住了九城区域的节节败退。

    第二处为兴云城。残余百派势力集结在一起,聚集在名为红沸宫的学派总部,利用大阵对抗魔军,但表现并不如猎鹰城稳定。

    第三处为变星城。是外来支援的诸多世家大军聚集地,也是对魔战争的第一线。重兵囤积,高手汇聚。

    这三点如同潮水中屹立不倒的三块礁石,在魔灾爆发后,依旧成为整个九城区域最后的支点,保住这片地盘不被魔气彻底污染。

    嘚嘚嘚嘚...

    辉煌的车道上,一匹漆黑没有一丝杂色的战马,缓缓前行,马背上的骑士左右观望着两侧的田地。

    “已经是春耕时候了,魔灾害得如此肥沃的田地无人耕种....真是罪孽。”

    骑士穿着全身紧包的黑色金属铠甲,厚重的全身铠甲后面拖着漆黑色的三角披风,披风正中有着一个清晰的银色长剑标记。

    骑士叹息一声,一头棕色短发被风吹得微微翻起。露出宽厚的额头,笔挺的鼻梁,以及一双锐利而沉稳的绿色眼睛,只是他的眼底深处此时正带着无奈和惋惜。

    黑色战马加快速度,掠过两侧荒废的田野,径直从溅了血点的的车道上快步而过。

    很快,马匹绕过荒山中的一处弯路,前面道路上,显露出一处路边草丛中的荒凉小亭。

    红顶白柱的小亭子是专门给路过的过往旅客休憩歇脚的。大宋宋廷强盛时期终归做了不少好事,但如今却是已经衰弱了不少。

    骑士翻身下马,直接走近小亭,目光扫了扫边上立着的一块石碑。

    石碑上刻着:旅居。

    亭子里的几个灰白石凳被打断半截,跌落在地。边上的护栏也缺了好几个口子,缺口边缘还残留着淡淡干掉的血迹。

    骑士叹息一声,走进亭子,伸手摸了摸血迹,拿到鼻端闻了闻,才找了个干净完好的石凳坐下。他也不捆好马匹,就这么任由它随意散步,自顾自的低头啃草。

    过了好一会儿,一道翠绿身影缓缓踏入小亭。

    “久等了。龙仏fo。”说话的是名女子,嗓音冷静,克制,清晰,让人一听,便能感觉出开口者的坚韧惊人意志。

    骑士龙仏转头看向来人。

    那是名身着绿色长裙的漂亮女子,看不出年纪,但绝不会超过三十岁。女子肤若凝脂,盈白无瑕,绿色长裙与其说是长裙,不如说是三条挡住下身的丝带。

    修长的双腿在类似旗袍般的裙摆间若隐若现,双腿上裹着的类似丝袜一样的绿色薄纱。

    女子一双长腿都裹着这样的薄纱,进来时,是全身轻盈的飘飞落下。裙摆飞扬间,隐隐可以看到双腿之间的迷人景色。

    但骑士却丝毫不敢斜视,而是先微微低头,然后扬起下巴注视女子精致冰冷的俏脸。

    “卷桓大人,您的伤....没事吧?”他面露担忧之色。

    女子缓缓吐了口气,同样走到一根还好的石凳上坐下。丝毫不用在意双腿裙摆走光,或者说是笃定骑士不会偷看。

    “还好。这趟我叫你来,是有事要交给你办。”

    骑士微微低头。“您吩咐。”

    女子笑了笑,冰冷的面孔微微有些僵硬,似乎已经不知道多久这么笑过。

    “你还是这么温柔啊,龙仏。”

    “大人....这么多年了,您终于真正召唤我来。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龙仏都会永远站在您身后。”骑士郑重道。

    女子卷桓微微点头:“好吧,如今这大宋魔灾降临。我前阵子出关,感应到这里的三份血脉觉醒了。所以...我需要你去将这三份血脉找出来。”

    “可有牵引?”

    “没有牵引。”女子摇头,“当年我将三个孩子分散送到这里,如今...算算时间,也该成大人了....你....”

    “大人....”龙仏也是叹息一声,“这一代三百六十五位竞争者,您只是其中之一,要想回归家族,终归不能有任何负担。想必几位公子小姐也会理解。”

    “希望吧....”女子卷桓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趟我来,便是为了将孩子们找出,都带回去。远光家的血脉,不能就此流落在外。当年是我一时着迷,被那个家伙....”

    “不关大人的事,这样的事无可避免,那时候我们太弱了。”龙仏也是无奈道。“您的意思,属下明白了。”

    “辛苦你了。”女子微微露出一丝歉意。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元魔宗。

    路胜站在重建的石质阁楼顶端,俯瞰着下面正嗬嗬习练的元魔宗子弟。

    魔灾爆发距离现在,已经五天了。这五天里,他先是对撼血肉之门魔主巨手,之后又救回老师六山子,然后又聚集众人回到元魔宗,根据地利挡住随时涌来的魔军。

    元魔宗也终于挡住了源源不断的魔军进攻。元魔宗入口就只有那么大点,周围是悬崖峭壁,一不小心就会跌落深渊,魔军更加不好攻。

    此时在魔灾中救下的不少人,都自发的参与了重建元魔宗防线的工作中来。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有能力的学派子弟,或者世家子弟。

    一座座被毁掉的阁楼,矮塔,住屋不断重立。短短两天,元魔宗便重建了不少新建筑。

    路胜面色平静的看着下方习练着基础的众弟子。

    他的身前,就是刚刚恢复精神的六山子。

    六山子对于路胜的变化,他其实才是压力最大的一个。

    从最初的惊为天人,到之后的小心翼翼隐藏,再到如今的彻底暴露。他从听到消息,再到现在,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

    同样在俯瞰着下方弟子,但六山子心思却是全在身后的路胜身上。

    “你...是什么时候....突破桎梏的...?”

    “很早。”路胜面色平静。“很早很早时候,我以为自己有问题,就没敢和老师说,只是后面发现完美契合,境界越修越快,修为越来越强,就知道不能被外人所了解。”

    “.......真是辛苦...”六山子叹息一声。“你说你得到了其他七大魔体?”

    “这个已经誊抄好,随时准备给您送过来。”路胜缓缓道。

    ……

    大家记得关注我的公中号,今天放了路胜最新阳极态图上去,当然是概念图,大家有更合适的记得传给我……搜索作者滚开,点击关注即可不愿意的朋友可以忽略,这段免费,诸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