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零一章 火引 一
    “用不着....我.....我已经远远不如你了。小胜,如果你是元魔宗派主,你如今想要怎么安排大家的动态?”六山子想了想,问。

    “搬迁!”路胜斩钉截铁道。“前往没有魔灾的地方,这是最安全的选择。”

    魔灾是以百万计的恐怖灾难,在这样的数量级下,就算是他,只要被拖住,也可能出现麻烦。毕竟他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

    “搬迁是个好主意,但我个人觉得现在没必要搬,现在的我们并不是主攻对象,而且有你在也绰绰有余,这样魔气浓厚的环境,对我们元魔宗反而是件好事。

    另外,兴云城和猎鹰城都对我们发来请柬,希望我们前去拜访。”六山子低声道。

    “兴云城红沸宫吗?猎鹰城我记得是上阳家的大本营老师你想去?”路胜平静道。

    “不是我想去,而是你师母...”六山子脸红了下,咳嗽两声。

    “那么。我们先去拜访红沸宫,再去猎鹰城如何?”路胜提议道。

    “红沸宫吗?你决定吧,我打算过阵子,将派主之位传与你,如今的我,完全不够资格领导现在的元魔宗了。力不能服众...”六山子虽然是蛇级强者,但此时也不得不长声叹气。

    路胜是百脉中有史以来前所未有之天才,天资惊才绝艳,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虽然不知道他融合了什么神兵,但单单这么短时间内就冲刺到蛇级层面,就知道其潜力之恐怖。

    元魔宗只有在路胜的领导下,才能越发强盛壮大。

    路胜和六山子交流一阵后,下去和众多师弟师妹说几句话,然后便召集徐吹等人,开始测试八首魔极道的传授可能性。

    他带人找了一处空地荒凉场所,先是尝试着将八大魔体全部合并成一套,省略掉很多重合的地方,然后统合成一套完全不同的极其强大的魔体修行体系。

    但这么一统合....不要说徐吹等人,就是路上自己也看得有些傻眼。

    八大魔体就算全部统合省略,去掉重叠,最后也组成一套共有七十二层的强悍魔功。

    这套魔功,从第一层开始修习,越到后面速度越慢,第一层按照徐吹等人的资质,只需要一年多就可修成,可以达到通力层面,然后第二层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了。

    这和路胜曾经看过的乐虎国际国际中,那套著名的下一层修习时间翻倍的武学类似。

    这八首魔极道魔功,也有类似特质,第一层一年多,第二层两年多,第三层三年多.....

    以此类推,在完全没有瓶颈,遇什么开什么的完美顺利状态下,一共七十二层,需要二千六百二十八年....才能达到他如今的层次。

    这还是没有进化后的质变阴火的威力。

    少了八首寄神珠层次的阴火,八首魔极道的威力起码下降数个等级,最多就是达到上三重蛇级。不要说接近魔主,就是掌兵使都差得远。这样的魔功还不如世家传承。

    传授的八首魔极道性价比太低,路胜不推荐几人修习,但八首寄神珠魔气灌体,改变体质,直接增强一些力量还是可以的。

    他一连给徐吹和宁三,都进行了魔气灌体。等两人回去闭关消化。他自己则是遇到了专程找上门的展红声。

    在阴暗的练习场上,徐吹宁三两人刚刚离开,展红声便低着头,浑身有些紧张得发颤,走进练习场。

    整个练习场就和足球场差不多大,是路胜随手开辟拓宽出的地方,边缘还能看到被烧化融成各种形状的熔岩。

    他原本准备起身也离开了,但看到展红声前来,便又坐下,看她所为何事。

    展红声穿了一身漆黑色紧身衣,小蛮腰和胸前凶器都完美凸显出来,双腿也被裹得浑圆修长紧绷。

    这里不是北地,中原依旧以双腿长而匀称为美,展红声这一身打扮颇为开放,甚至就连双腿之间的缝隙都被过紧的紧身长裤勒出轮廓。

    这也让路胜看出了中原方面对性的开放风气.

    其实想想也对,无论从中原九家来看,还是连年战乱的凡俗。世家也好,凡人也好,都在疯狂的鼓励生育。

    因为各种麻烦灾难太多,生育不够人口就是负增长,这样要不了多少年,怕是大宋就要人口灭国。所以风气开放也属正常。

    “你来做什么?”路胜随意问了句。

    阴暗的洞窟平地上,他盘膝坐在最深处的靠墙位置,气质阴沉冰冷,浑身被黑袍罩着,只能隐约看到身上鼓起的钢铁岩石般肌肉。明明只是穿了一身宽松黑袍,却硬是被其穿出一股厚重铠甲的气质。

    展红声被问话吓了一跳,浑身一颤。抬头飞快的瞄了眼路胜。

    “我....我....我也想变强!”

    路胜奇异的看了她一眼。

    “你应该去找你哥哥,或者晴空婆婆。”他又不是对方亲爹,想变强找自己作甚?

    “他们....他们不如你!”展红声脸上潮红,呼吸有些急促,忍不住又低下头。

    路胜凝神静静的注视了一阵这女孩。

    他大概也看出来了,展红声根本就是个崇拜强者的个性,之前那个男友叫什么来着,比她强,所以轻易便折服了她。而现在他最强,所以她专程换了身诱惑力十足的打扮,就是为了希望自己提携她。

    不过这个对他没什么用。

    他在老家连洞房都不敢进,就怕一不小心害得老婆死于非命。现在魔体大成,八首魔极道达到巅峰境界,本体大变,这方面功能更是增强,但问题是太强了也会出问题...更是不敢碰普通女人。

    而且要不是他强自压制自身的混乱心智力场,这会儿这女孩靠这么近,早该自己抹脖子跪地上躺尸了。

    现在的展红声,在他眼里和纸糊的灯笼没啥区别。可能这个比喻还要客气了。

    吹口气对方可能都承受不住。

    “你太弱了。”路胜平淡的实话实说。“就算有我之前布置的阴鹤网,你也太弱了。你现在需要的不是我的指点,而是你老师,你哥哥的指点,那才是最适合你这个层面的提升。”

    “可是我....”展红声还想说什么,但马上便被一股巨力无形推出去。没等她回过神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飞出数十米,落到洞窟的拐角处落下。

    “去吧。”路胜平静道。声音远远传来仿佛就在面前说话般。

    展红声神色露出一丝不甘,还想往前踏出一步,但刚刚走出去,便感觉面前出现一堵无形气墙,刚好将靠近路胜的道路堵死。

    无奈之下,她跺跺脚,转身离开了。

    路胜索性就在原地继续调整身体,又静坐了一会儿,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什么修习了,而是专注于稳固修为,和寻找魔元吸收。

    魔帅那点魔元被他吸干后,也就增加了十分之一不到的总量。距离需要的缺口还有很远。

    所以他现在主要在适应暴涨的修为。

    从蛇级一跃成为掌兵使级别的高段,这样的跨度有些大,相当于连跨数级。中间对自身的掌控力也因此下降到了一个极其麻烦的地步。

    否则之前在和魔帅魔主交手时不会那么声势浩大,而是应该所有力量聚集在一起,场面很小,但威力更大。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洞窟拐角处,又来了几名既熟悉又陌生的客人。

    原本闭着眼睛的路胜,缓缓睁开,奇异的看向走在最前面的那名白裙女子。

    一个带着白色头罩,身上溅了细碎血点的白裙女子,双手还提着一把普通的劈柴斧头。

    “你是....白面师姐?”路胜对这个自己刚入宗时看到的怪异师姐印象颇深。

    “我和密小姐,一起来请求你,为这个孩子进行一次特训。”白面师姐根本就是元魔宗夜晚一面的阴魂。没想到会主动前来和他路胜接触。

    实话说,路胜对白面还有那条独角巨蟒密小姐是有些好奇的。

    她们是阴魂,是存活了很久的前辈,对于元魔宗的了解,实际上或许比大师姐荷香子还要透彻。

    只是因为一直没余暇,所以才没去接触。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主动找上门来。

    “孩子...”他视线一转,落在了白面身后跟着的一个小男孩。

    那是个身高只有一米不到的普通少年,但他的面色是惨蓝色,一看便知道不是活人。要么是阴尸,要么是鬼魂。一个鬼物,居然会请求带他来让自己调教?

    注意到路胜在看他,那男孩上前一步,脸上面无表情,双眼直瞪瞪的看向路胜。

    “我叫杜业,见过师兄!”

    路胜视线一转,又落在了更后面的几人身上,那几人赫然便是之前一直被魔军俘虏了的李顺溪四人。

    李顺溪,孙梦,帘姬,银子。一行小伙伴都到齐了,只是看上去个个都绑着绷带,人人带伤,有些喜感。

    “李兄,别来无恙....”路胜冲着李顺溪笑了笑,终归是朋友,虽然对方弱了点,但交情是不假的。

    “别,别叫我李兄,我这趟是要请你指教的。如果可以我还想拜你为师了....”李顺溪赶紧摆手苦笑。他手一指身边的三人,还有一旁站着的小鬼魂杜业。

    “我们这行人,都是被魔灾搞惨了,希望你能给我们搞一次特训,当然如果能收徒那就更好了。”

    路胜无语的摇摇头。

    “收徒.....我还没这个打算,特训的话....”他目光扫过眼前这四人一鬼。

    元魔宗的夜晚一向很安静,这显然是白面和密小姐的功劳,就算是魔军,也从未出现过晚上进攻元魔宗,显然这两位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

    再加上白面师姐的辈分在那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而李顺溪当时冒死喊出真凶,虽然目的不单纯,但终归帮了自己一把。加上以前的交情在,特训不成问题。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特训?”路胜平静问道。

    “什么样的特训最适合我们快速提升实力?”内向自闭男孙梦的反问很是干脆精炼。

    “实战。”路胜淡淡道,“实战最适合你们提升实力。”

    “那行!”

    “就在这里吧。”他微微放松一丝丝心智力场。

    力场顷刻间压在四人一鬼身上。几人顿时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路胜面色不变,看向白面。

    “人最难对付的,是他自己。不用担心。”所以他用混乱力场稍微压一压这几位,在元魔宗的诸多秘术中,稍微引导下,就能让几人进入和自己对决的精神梦境中。

    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