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零三章 血脉 一
    嘭!

    刚刚跑出去的上阳若还没走出多远,便被两道窈窕身影缓缓挡住。

    “贱人!你还想往哪跑!?”一个身影缓缓露出面容,是个带着白色面纱的美目女子。只是女子眼底隐隐泛着一丝锋锐。一看便知不是性情柔和之辈。

    “若若,回去吧,自己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难道你想被九礼大人丢进那里?”另一人声音柔和,看着上阳若眼里带着一丝怜悯。

    “我....我...”上阳若眼泪一下又涌出来了,她裹着黑袍站在原地浑身颤抖。

    “从你当初为救亲人,临阵泄露机密开始,今天的一切就已经注定了。”柔和女子轻声道。

    “怎么回事?”路胜此时从房间内走出来。

    两女连忙朝路胜跪地请安。

    “见过大人。”

    “起来说话。”路胜随意道,对于上阳若,他也只是从上阳九礼那里知道她的情况和画像,但真正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只是当初他被放了鸽子后,便对此女印象不佳了。

    却没想到上阳家居然拿她来作为招待自己的小礼品。

    两女缓缓起身,将上阳若如何为了救自家亲人,故意泄露情报一事仔细给路胜讲出,结果上阳若还导致一队原本应该安全撤退的队伍,被对手死死揪住死缠烂打,损伤惨重。

    “上阳若只是一个小小赔礼。您不用怜惜她,无论做什么,她都不会抵抗。”其中还一名女平静道。

    “行了,带下去。”路胜微微有些不耐的摆摆手。这就像有人摆了一只仓鼠在人面前,再把两腿扳开,对他说:大人不必怜惜,随便怎样都可.....

    怜惜怜惜,怜惜个屁!一不小心就能捏死的货,路胜估计这也是上阳九礼对他层次的严重低估,或者说他和一般掌兵使不同。

    两女交换了眼神,上前一步将想要逃跑的上阳若一把按住。

    嘭嘭嘭嘭!

    连续四声脆响,柔声女子狠狠打断上阳若四肢。

    惨叫声刚刚响起,就被另一女子捂住嘴。

    “先关进地牢,血脉早已废掉了,现在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两女又朝着路胜鞠躬行礼,压着上阳若缓缓退下。

    路胜一人站在房门处,望着三人彻底离开,才眯了眯眼,转身进入房间休息。

    南方边境。

    一座云雾弥漫的青黑深山,在阳光下若隐若现。

    炽热的太阳和浓密的白雾并存,雾气居然没有半点散去之意。

    山峰峰顶处,一个深邃洞府内,最深处的一个水潭边,正盘膝坐着一名青衣老妪。

    老妪满面皱纹,腰背微微驼起,给人一种阴鸷冷漠之意。

    “多少年了?......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她手中抓着一道青黑色剑型玉石,全身都在微微颤动。

    老妪闭上眼,仿佛在回忆什么。

    “直到现在,我都还能回忆起,当年母亲带着我等出走时的情景。”

    洞窟内此时又缓缓走出另外两名老妪,两人一眼看去,都至少有八九十岁的外貌。

    看着水潭便盘坐的老者,两人树皮一样的脸庞泛起一丝担忧之色。

    “二姐,你能确定你接到的家中传信是真的?我等三姐妹结拜上百年,你难道真的就因为家中一份难辨真假的信件,便要弃我和大姐而去?”

    巫灵三姐妹,她们的名声在整个南部虽然不算很响,但整体算是中上水准。三姐妹常年隐居在乌云峡,神出鬼没,形影不离,亦正亦邪,却是没想到如今老二远光橙接到一份家书,便要离两人而去。

    远光橙叹息一声,从水潭便站起,凝视自己结拜大姐和三妹。

    “母亲传书,如今我也算是血脉觉醒,我这一脉终归有了回归族乡的机会。母亲也好,我也好,还有其他的数百位兄弟姐妹也好,我们等了这个机会已经太久太久了。”

    “可是....”老三还想说什么。却被大姐一把伸手拦住。大姐轻叹一声。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二妹,你的家事,只有你自己做主。但不管如何你要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乌云峡这里,还有两个好姐妹等着你,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远光橙鼻腔一酸,重重点头。

    “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大姐你还这么煽情....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也是。”大姐也跟着笑了,“你总不可能就这么回去吧当初你散开的血脉子嗣,如今要带回去吗?”

    “当然。我这一脉本就人丁不旺,横竖就那么点人,自然都得带回去认祖归宗。”远光橙点头。

    “那么....一路顺风。”大姐郑重道。

    远光橙看着两人,一时间也有些泪眼朦胧。

    北地边境凤山镇。

    凤山镇地处大宋边境,接壤黑云山脉,周边荒凉无比,除开偶尔有几个冒险寻宝的高手在这停留外,其余便再无强手。

    镇上主要的收入来源,便是猎人们进山打猎收获的皮毛,以及采药人采到的不少药材。

    这个横竖不过数千人的镇子上,其中一栋破旧乌黑的小院石屋中,一名披头散发的白面女子,正盘膝坐在黑暗中。

    没有火烛,没有阳光,甚至没有窗户。

    女子蓬头垢面,但依旧能从其身段和面部轮廓,看出她原版是名姿容不错的女子。

    哧!

    忽然间门缝一下裂开,钻进一点白色寒光,直奔女子面门。

    啪。

    寒光被女子一把捏住,放到身前。

    “这...这是....!!?”看到手中物事的瞬间,女子身影都仿佛颤抖起来,她竭力控制着心头狂涌而出的激动和欣喜。死死盯着面前寒光的真面目一把玉质小短剑。

    短剑剑柄上绑着一张小纸卷。女子小心翼翼的将纸卷取下来,展开查看。

    “吾已觉醒,带人速归!”

    纸卷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对女子而言,却如同洪钟大吕般,脑袋里嗡的一下,彻底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好半响,她才缓缓定神下来,伸手在脸上一摸,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泪流满面。

    “奔波痛苦了大半辈子,终于.....终于.....”

    她本名为远光彻杏,是母亲远光橙三位子女之一。而母亲远光橙,则是远光家族很久很久以前,外放出的预备种子之后人。简单的说,就是她的外婆是家族预备种子,而母亲,则是数百位开枝散叶的血脉之一。

    远光一族是个极其强大,但也极其古怪的家族。

    除开直系血脉一出生便有直接觉醒潜力的部分族人,其余的全部都会被外放出去,开枝散叶,大量繁衍,直到达到一定的觉醒数目,才会被总族召回培养。

    而她的母亲远光橙,便是外婆单独游历,在大宋这边开枝散叶留下的血脉之一。

    而这样的血脉,在大宋大大小小足足有数百只。

    远光彻杏之所以这么激动,也是因为,她的母亲远光橙觉醒,就代表着,她们这一脉,有机会从数百位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回归总族。脱离这种痛苦无奈的生活。

    哧。

    玉剑骤然破碎,燃烧成一团蓝色火焰,很快便消失不见。

    远光彻杏却依旧呆呆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几十年了....几十年的岁月了....原本以为已经不会有希望....”她本是善良之人,可远光一族并不是良善之辈。

    他们的开枝散叶,可不是什么找个郎君简单交合生子。而是狸猫换太子之法,鸠占鹊巢。

    这一族的血脉秘术,能无声无息的换掉原本婴儿母亲精血,将自身精血替换进去,由此接受其全部身份的类别。

    这种秘术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借人胎腹生育诸多子嗣。而且自身损伤不大,但会对被借用胎腹之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

    远光彻杏迫于无奈,数十年里只动了四次这份秘术。

    她本就是善良之人,被迫用了四次这个秘术,已经内疚自责得无以复加,索性躲在这深山小镇偏僻之处隐居,想要逃避般就此度过残生,可没想到造化弄人。

    母亲居然能够在数百位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成功觉醒,凑齐了觉醒的总数目。

    远光彻杏心中既是悲苦,又是欣喜。

    她悲苦的是,自己根本无颜面对四个被秘术寄生的家庭,四个自己精血所生的亲生儿女。她要如何才能给他们解释这一切?得到他们的彻底原谅?然后带他们一起回归?

    她不知道其他脉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但她是真的没办法。

    黑暗中,远光彻杏缓缓起身,点亮屋里油灯。

    在昏黄的灯光下,她走到石屋唯一的一张床榻前,弯下身,轻轻在床下面的地砖上一敲。

    噗。

    一点绿光在地砖上缓缓散开。石砖慢慢升起,露出一个石头盒子。

    远光彻杏将石头盒子缓缓取出,打开。

    里面红色的绸布间,放着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清晰的写着四个名字。

    看到这四个大字的瞬间,远光彻杏面色微微一白,咬紧下唇,眼神里流露出愧疚,无奈,纠结等复杂感情。

    这四个名字中,其中一个,赫然便是路家孙艳四字。

    路胜在红沸宫待了数日,和上阳九礼四个头头达成了合作协议。便匆匆离开,回到元魔宗。准备前往另一处据点猎鹰城。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来自北地的家书,却是辗转由上阳家的力量送到了路胜手中。

    黑雾弥漫,夜晚时分的元魔宗一片寂静。

    路胜站在自己洞内,借着烛火轻轻展开手中信纸,开始仔细阅读。

    信是亲父路全安所写,而且是亲笔亲手所写,内容不多,但缓缓看完后,路胜原本还有些轻松的面容,此时已经彻底变得低沉起来。

    “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等事....”其实很早很早,他便对自己的身世有些猜疑。

    虽然确实是毫无天赋的庸人一个,但修习元魔秘术后激发的一丝丝血脉之力,终归不是假的。

    那一丝燃烧之力虽然很弱,顶多就够点个旱烟,或许下一代就会被彻底稀释到无法激发的地步,但终究是血脉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