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零四章 血脉 二
    “不其实我体内的血脉之力应该本就不会被激发,只是我元魔秘术修习到太高的境界了,全身血脉都激发了一遍,没有丝毫遗漏,这才导致那一丝血脉被强行激发。”路胜心中明了。

    “现在信上老爹说,我的亲生娘亲现身,居然想要带我离开?”能够让现在的路家兴师动众的写信到他手中,可想而知对方到来的份量,绝不是普通势力。

    “也是,有着血脉之力的家族,怎么也不会是普通角色。”路胜放下信纸,任其在自己手中燃烧成黑灰,缓缓散落。

    对于体内的这一丝血脉之力的来历,路胜一直有些疑惑,但来到元魔宗后,他发现如他这样的血脉之力极弱,甚至已经和凡人无异的子弟很多很多。很多人不出意外,自然而然的就随着时间流逝,而彻底沦为凡人。

    他通过调查发现,世家学派滥交已久,繁衍力惊人,怕是凡人中有三四程度可能有着极其稀薄的世家血脉。只是稀薄到无法被激发而已。

    当年世家并不把这样的子嗣当做后人,而是只认觉醒血脉的子弟。

    “亲生母亲?”路胜伸手轻轻摩挲着椅子扶手,“既然有亲生母亲,那么原本的养母,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具身体,从老爹路全安等直系亲属口中,也是听到过,他是母亲孙艳由稳婆亲自在厢房中接生出来,绝对是路家的血脉,不会有错。

    信中也提到了这一点,让他不要担心。

    “正好魔灾爆发,老师六山子也在,我留一头阴魔在外镇压,或许可以迅速回去一趟。”他如今可以依靠魔气喷射浮空飞行后,速度便远远快过之前了。

    从空中走直线和地面绕来绕去,两者相比,至少要节约一半的路程。

    路胜其实也感觉自己越来越怪异,练出来的内气都能让人变异,恐怕这个和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有些关联。他也打算好好接触下这具身体所谓的生母。而且还有当初的三圣门,那道神秘的大门,通往的未知世界,他可是一直想弄清楚怎么回事。

    确定了想法,路胜起身推开房门。

    外面白雾弥漫,一头体型庞大的独角恶鬼正来来回回的在广场上转悠,偶尔停一下,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反正一直就在固定区域乱转。

    路胜一出来,这恶鬼明显感觉到不对劲,视线马上看向这边,一接触到路胜眼睛,它猛地微微一震,站在原地低下头,朝着路胜执行真诚的敬意。

    路胜没理会恶鬼,自从他调教了那个叫杜业的小鬼后,夜晚里所有的鬼物对他都没有恶意了。甚至反而有种极其尊敬的意思。

    明明这些很多都是没有智慧意识的鬼物。

    “宋子安师兄。”路胜走到阁楼下,低沉道。

    嘶

    很快远处一团黑雾人形急速朝着这边飘飞出来。

    “在呢在呢,路师弟这里!”宋子安迅速成型,朝着自己所在位置高高举手。

    “我想出去一趟,这里会分出一头阴魔镇压,时间不会太长。”路胜低声道。

    “您完全可以自己告诉老师。”六山子耸肩道。

    “我很快就回来,速去速回,为之后的搬迁做准备。”路胜还是说服六山子搬迁宗门了,虽然魔池很可惜,但安全更重要。

    “好。我会转达。”宋子安没提那个石中魔的事,路胜也懒得说,那家伙蠢蠢的,意外的好调戏。但终归给了他一点帮助,反正那货魔元不多,吸不吸无所谓,也就放过他了。

    打发宋子安留言后,路胜想了想还是没打算带伞女等人一起。而是先独身回去,速度快些。

    如今魔灾渐渐陷入僵持阶段,魔军收缩在九城城池中,开始大肆建造兵营堡垒,魔气污染下,周边环境大变样,甚至一些原本无害的动植物,也变得极其危险。

    数座魔光塔的建立,进一步的扩大了魔军势力范围。

    路胜原本以为吸收魔军可以增加自己的魔元总量,但后来才发现,吸收的那点魔气,根本没法转化为魔元。只能用于一次性消耗。

    猎鹰城,红沸宫,变星城,三处据点已经逐渐稳固,魔军极难攻破,这三处就算最弱的红沸宫,也有着古代大阵和诸多学派圣兵集合,利用大阵之力,集中启用圣兵,形成力量防护。比起元魔宗要好上太多。

    接下来魔军的目的怕是要逐个的击破其余三点,像元魔宗这样的防护力量不足的据点,估计就会进入他们的视野。

    这也是路胜打算撤离中原的缘由。

    魔元最好的来源便是地下那头卡菲古魔。

    “可惜”路胜之后接连进入封印数次,都没能找到那头古魔的身影。如今那里的封印已经成了绝对安全的后花园,只要能承受其中的魔气浓度,就能自由进出,但元魔宗如今除了他,就连老师六山子也做不到这点。

    “还有个问题,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融合了某把神兵魔刃,成就掌兵使才能一步登天,飞跃数级。若是一旦暴露出我没有什么神兵魔刃,那就真的麻烦了。”路胜心中依旧有着顾虑。

    他的存在彻底打破了世家神兵体系的稳固统治,一旦被人知晓后传开,怕是瞬间就会被沦为所有世家的关注对象。这不是他想要的。

    在元魔宗稍微收拾了点东西,路胜便悄然趁着夜晚离开。

    他故意放出了嫉妒之蛇趴伏在洞门口,任何靠近的魔物,实力不足的连接近都接近不了,强行靠近的,都会受到混乱力场影响自相残杀。

    这也是最简单方便的防守法子,同时也保证了一段混乱力场的缓冲地段空出来。

    路胜仗着阴极态存在感弱,脚下一顿,恐怖速度爆发,瞬间便消失在洞口,从夜空黑云之间直冲北方。

    嘶!

    空中气流高速从路胜两侧划过,他身后浮现出丝丝白烟。身上衣服也早就收了起来,赤身飞行。

    只是他的赤身,不代表彻底赤裸,而是身上披散着片片鳞甲,如同穿戴了厚重铠甲,遮掩全身。

    大量魔气源源不断的从他身后喷涌而出,作为喷射推动力,帮助路胜急速飞行。

    约莫飞了一个多时辰后。下方大地从灰黄色的平原渐渐转变为高低不平的小巧丘陵。

    一个个连绵不绝的墨绿丘陵一直蔓延到视野边际,一望无边。

    空气也渐渐开始转冷。

    路胜慢慢提高高度。身后魔气喷涌得更快。双肩和头部鳞甲都开始隐隐发红,被空气高速摩擦得有些发烫。

    又飞了半个多时辰,丘陵地带慢慢稀疏起来,远处一道雄伟城墙边关,映入路胜眼中。

    这里是最荒凉野外,城墙看不到进出大门,只是厚重的墙体绵延到远处,将中原和北地一分为二。

    周围杳无人烟,一片荒原。

    “恩?”忽然路胜双目一眯,看向城墙边的一处溪流前。

    那里两道墨绿身影急速闪动,似乎正在以惊人的高速交手厮杀。

    路胜一眼便认出其中一人的身份。

    “端木婉?”他看出端木婉似乎正处于绝对优势,在戏耍对手,根本没有真正下死手。而且两人动作姿态极其相似,都是姿容不俗的女子。其中定有隐情。

    他心中顿了顿,还是没停下打招呼。而是笔直从两人头顶飞过,继续朝着沿山城而去。

    因为高度太高,下方两人根本没察觉天空上千米之外,还有人急速飞过。依旧还在纠缠厮杀。

    越过荣信关城墙,路胜又飞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正午时分抵达了沿山城郊外。

    他找了一处河边草地,在树林的背阴面夹裹着一大群乌鸦悄悄落下。远远望去,不是目力惊人者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是个人从天而降。

    整理了下身上,换上衣物,收起鳞甲,路胜重新又恢复成身材健壮,姿容大气中透着一丝凌然的大家公子。

    他顺着河岸往沿山城方向走,路过不少谈情说爱的书生学子,如同普通人一样,走上沿山城侧面的城门大道,混进人流。

    还没进城,他便感应到城中数股不同于常人的特殊气息。

    这种气息很奇妙。就像是站在数团燃烧的篝火前感觉到热量,他们肆无忌惮,毫不顾忌遮掩的释放自己的气息,似乎是在展示什么。

    “这样的气息似乎和我的血脉之力有些类似”路胜眯了眯眼,大踏步朝着气息所在方向走去。

    希望这气息的主人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按照信上的内容来看,他的生母不是孙艳,而是找来的这个女人。那么为何这么多年她都不来找自己,为何独独要在这个时候找上门?

    路胜不认为自己突破的消息能传回北地,魔灾爆发,北地这边顶多也就以为他还是赤鲸帮帮主的层次,或许比之前稍强一些,也不会强到哪去,其余应该一概不知。

    这也是他提前赶回的目的之一,城中这几股气息都不弱,不至于因为他凡人帮主的身份就来拉拢他,所以这样更能看清他们的目的。

    “如果目的不单纯,那就全部捏死。这一世的亲人除了养育自己的路家,其他的多了也只是费事,既然当初不要我,就没必要再来找我。”路胜对此看得很淡。比起血脉,他更看重相处和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