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零五章 血脉 三
    路胜顺着城门进入沿山城。

    许久没有回来,城里变化不大,街边人群进出的店面里,也只有几间换了牌匾。其余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没有通知赤鲸帮,而是就这么笔直朝着气息所在方位赶去。

    明虚地踏功运起后,他速度看似不快,但一步跨出便有数百米之距,一般人根本看不清其速度,便只是感觉微风拂面,眼前一花,人影便没了。

    约莫三十息后,路胜站在曾经的路府前。

    路府守备的护卫面色发白,似乎受到了惊吓,府邸前面的地上还残留着血迹,大门口停着数辆精致华贵的黑色马车,有不少精壮汉子守在马车边,对着路府守备等人虎视眈眈。

    路胜笑了笑,从这些马车上感受到了之前那几股气息的味道。他缓步朝路府大门走去。

    ******************

    远光沈宁觉得很无聊,陪着姐姐一起来这个小城市,召集家族血脉子弟。原本只是打算出来散散心。

    这等偏远地方,就算这个城池稍微大些,孕育出来的人就算是觉醒者,也不过是些见识浅薄的燃烧之子,找回去又有什么用?

    所以她只是一起过来走个过场,实际上这个路家让他们等了这么久,已经让她有些不耐烦了。

    若不是对姐姐一贯以来的信任和感情,她根本就懒得和这些人废话。一巴掌就能扇死一片的凡人废物罢了。至于那个姐姐的血脉,直接打晕了抓走就好,还有什么好说的。

    远光彻杏静静坐在座位上,俏眉紧蹙,带着一丝无奈和不安,看向路家家主路全安。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这里距离中原,若是按寻常手段送信,怕是要过半个多月才有可能送到。”远光彻杏轻声叹气。

    路全安也是眉头紧皱,眼前这几人莫名其妙带着大堆强手上门,居然自称是路胜的亲生生母。他联想起当初孙艳弃婴的不明身份,心中也有些动摇。

    但路胜的母亲必定是孙艳,这点的目击者不只是有稳婆,还有不少的家族女性长者。

    所以对于路胜的身份,他是能彻底笃定的。只是对方似乎也一副绝对准确的地方。

    “很难,彻杏小姐,我们已经尽了最快速度送信,还请了这里隐藏的一些力量的线人....您只要稍微冷静一些。”路全安还不清楚眼前几人是什么身份,但实力却已经在前面的试探中测试出来了。绝对不是路府这里的普通人能对抗的。

    “而且,小胜是我的儿子,你们说可以按照血缘融合来验证身份,但据我所知,我儿子小胜从出生到如今,从未有过什么额外的亲生生母,他唯一的母亲已经在很早以前便去世。”路全安正色道。

    “不...你.....”远光彻杏难以启齿,路胜的母亲孙艳,正是因为寄托精血而身体元气伤到,不久便撒手人寰。

    “你不明白....”

    彻杏看了眼身边的妹妹,远光沈宁明显已经很不耐烦了。“其实我只是想见见路胜...当面问问他一点事。”

    “老夫也说过了,真没办法,我大儿子远在中原,距离这里路程遥远,就算飞鸟传书,也至少需要数日时间。更何况我们现在没有这等驯养手段。”路全安看了眼身边,身旁是护卫着他的数名家中通意级高手。面对这几人到底能起什么用,他心头还真没底。

    如今的赤鲸帮,在高手方面已经颇为充裕了,这几位通意高手都接到消息,第一时间便朝这里赶到。

    还在门外和人家对了一下,结果....通意高手中的一人当场被打碎肩膀。显示出对方恐怖的实力。

    “母亲,既然是在没办法,不如我们以后再来拜访,这次先回去再说。外婆等人怕是要等急了。”

    跟着远光彻杏一起的,还有三人,分别是两男一女,都年纪不大,约莫在二十几岁样子。

    但几人都有一点相似之处,那就是和远光彻杏微微有些容貌上的相似。说话的正是其中一名相貌堂堂的英俊男子。

    “不急...”彻杏摇摇头,否决了儿子的提议。

    其实路全安也是有些拿不准,因为眼前的远光彻杏实在是和小胜太像了。这也是他选择送信去给路胜的关键原因。

    正当几人都越发不耐烦时,门外隐隐传来阵阵惊呼声。

    “大少爷回来了!”

    “大公子!是大公子!!”

    家丁和侍女纷纷惊叫,作为远在中原的权势人物,家中的支柱,大公子路胜,居然突然回来了。

    路全安在客厅里也是一下站起身,边上茶杯都差点摔掉。

    “这信不是才送出么?怎么这么快?”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外面。

    岂料有人比他更激动,远光彻杏猛地站起身,呼吸急促,眼中带着丝丝愧疚和歉意,巴巴的看向外面。

    她这趟来,便是想好好补偿自己的几个子女血脉,好在让她欣慰的是,其余三个子女都同意跟她回总族,甚至其中有人还表现的异常惊喜。

    不过想想这也是好事。能回归远光家这样的顶尖大家族,大世家,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一步登天机会。

    只是到了这路家时,对方似乎在凡俗中创出了不小基业,遇到了点麻烦。

    路胜缓步走进会客厅,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站在左侧座椅前,容貌中上,身上弥漫着一股熟悉气质的女子。

    那股气质....就像是他站在河边看到自己水中的倒影一般,很像很像!不只是气质,就连五官面容,都很相似。

    先给老爹路全安问好后,他这才面朝这几人。

    “敢问你们是??”路胜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接到信就飞回来的。而是装作不知,只是碰巧提前回家。

    “我叫远光彻杏。孩子....感应到你体内的血脉在躁动吗?”远光彻杏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直接用最简单最原始的办法,激活血脉共鸣,让路胜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这也是最快的办法。

    顿时间,一丝丝灼热从路胜后背背心涌现而出。

    嘶....

    在场几人中,远光彻杏,远光沈宁,还有三个少男少女,加上路胜,全部的这些人,都开始隐隐散发出灼热气温。其体内的血脉正在不断被激活。

    “这是远光家的血脉,燃烧之血,你注定是远光家的燃烧之子,是我的亲生儿子,这边三位都是你的兄弟姐妹。这位是你的姑姑远光沈宁。”远光彻杏也感觉到了路胜体内的一丝丝血脉之力,虽然很微弱很微弱,但终归是她儿子,只要有,她多求求母亲,总能给他安排个好差事好身份。日后安全无忧,生活无忧。

    “远光家?你们一来就告诉我,我不是家里亲生的,而是你的儿子,证据呢?就只是这个所谓的血脉共鸣?”路胜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问。

    “我可以滴血认亲。”远光彻杏郑重道。

    这个世界的滴血认亲和路胜曾经待的地球并不同。这里的血脉之间有着极深的羁绊和相容性,对于其他血脉则是有极强的排他性,所以这里没有输血一说,一旦失血过多,就只能靠自己扛过来,输血也只能靠自家兄弟姐妹,其余人的血,输进去就是个死。

    滴血认亲在这里的真实度还是很高。

    路胜面色依旧平静。他看到父亲路全安脸上的动摇和不安。也看到远光彻杏脸上的激动和期待,光是看到这里,加上体内的血脉共鸣,他其实已经明白,这女人极有可能真的是自己生母。

    会客厅内隐隐气氛有些凝重。

    路胜静静站着,凝视远光彻杏一行人。

    “你们先出去。”路全安忽然长叹一声,让几个通意高手离开这里,这是路家的家事,他并不打算乱传。

    几名通意高手微微点头,朝着路胜低头行礼后,才缓缓退出客厅。

    很快整个会客厅就只剩路家夫子和远光彻杏几人。

    “看来你们是和我有些关联。”路胜平静道,他对自己血脉也有些兴趣,打算前往查探一二,反正以他如今的实力,也不怕眼前几人搞鬼。

    “但我有三个条件,你们必须全部答应了,我才同意跟你走。”

    “你先说,能答应的我都答应。”彻杏闻言,双目一亮,赶紧回道。

    “好大的口气,三个条件?”远光沈宁却是不乐意了,不只是她,连带着其余三个路胜的兄弟姐妹也不乐意了。

    他们都是母亲一证实身份,便马上答应跟着过来了。哪有像路胜这么好的待遇。

    区区一个凡俗帮派头目,或许在俗世有些基业,在宋国有些人脉,但和远光家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居然还敢在远光彻杏面前谈条件?

    路胜没理会他们。“第一,我要你说出当年隐藏之事,你如果是我的生母,那么我原本的母亲,又是什么身份?是你假冒的?”

    一听到这话,远光彻杏顿时面色一滞,她最怕的便是这个问题,当初孙艳之死,其实就是她动用秘术造成。原本孙艳就算身体一般,但也不至于一场难产都不算的生育都撑不住,就体弱病死。

    这根本就是秘术吸干了她身体精华,试图凝聚强化远光血脉,从而导致的灯枯油尽。

    所以实际上是她害死了孙艳。

    这个问题一出,路全安也略微紧张起来,仔细听着答案。

    “我....我...”彻杏顿了顿,两次张嘴,都没能将后续的话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