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零九章 秘辛 三
    “打开毁灭之门?”路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这玩意感觉和上帝净化世间,彻底灭世一样来得奇怪。至于魔界之门,应该是指污染之门。而痛苦之门,则可能是之前黄金广场地下的那扇大门。

    他心头快速过一遍,随即又对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别扭的阴影之王微微一笑。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他没再多做什么,转过身朝着远处赶去,“等我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就放你出来!”

    “诶!!??”阴影之王想要叫住他,却是还没来得及出声,就看不见路胜人影了。

    ..............

    黄金广场。

    路胜再度从洞口一跃而下,轻轻落在坚硬的金色广场地面。

    这里的周围应该不是用纯的黄金制作而成,纯粹的金子硬度不高,但这里的黄金硬度很高。

    远处摩天轮一样的黄金巨轮缓缓转动,周围空气隐隐弥漫着淡淡的香味,似乎是一种不知名的特殊香味。

    黄金巨人不见了,之前的金色建筑也似乎换了一批,完全和路胜第一次来不一样。

    “这里....”路胜皱了皱眉,远远望了眼转动着的黄金巨轮,巨轮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似乎距离很远,听不到什么隆隆声。

    路胜微微屏住呼吸,在不清楚这种香气是什么值钱,他不打算吸入太多。

    没有去看巨轮,他往左,视线沿着地面延伸望去,很快便找到了上次发现的地道入口。

    被解开的黄金地板还在原处,通往地下的黑洞依旧还在原地,动也没动。

    “地方是一个地方,但这个广场....或许有些变化了...”路胜脚下一顿,整个人轻飘飘的飞掠起来,落到地道口。

    毫不犹豫,他抬脚走进幽深洞口。

    顺着地道走了十几息。他很快便又看到毒雾之河河水的源头,那扇古老的充满寄神力的树根大门。

    走上前去,他伸出手,紧贴在大门表面。

    嘶....

    丝丝缕缕的寄神力再度被他吸入体内。

    “寄存了五十多寄神力,不错。”很快吸完,路胜收回手,很满意这趟收获,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就有了五十个单位的寄神力。

    噗嗤噗嗤...

    忽然路胜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疑惑的左右看了看,周围雾气弥漫,没发现任何动静,漆黑的通道内到处都是空空荡荡,就只有他一个活人。

    没发现什么,他又重新扭过头,尝试从门缝往里看,试图查看这个阴影之王口中的痛苦之门,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但他丝毫没注意,在其身后的地面,正悄无声息的钻出来一个人影。

    一个浑身黑黄,身上到处都挂着密密麻麻虫蛹的强壮怪人。

    怪人似乎是个男性,身上到处是数百道大小不一的伤口,每一道伤口中都悬挂着大半截肥硕的虫蛹。

    甚至他的面部,眼睛嘴巴里都蠕动着半截虫蛹。这些虫蛹呈暗黄色,透过微亮的外壳,可以看到里面充满了粘稠恶心的浆液脓汁。

    缓缓的,怪人身后张开一对黑黄色的巨大飞蛾翅膀,将四周所有可能躲闪的空间全部堵住。细碎的飞蛾毒粉撒开,弥漫到每一处角落。

    他的双手缓缓从背后朝路胜脖子抓去,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笑容。

    “我从不将后背对着敌人。”路胜忽然开口道,“而当我背对向某人时,那就代表他毫无威胁。”

    怪人双臂悬浮在半空,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轰!!

    一层庞大力场从他身上炸开,怪人来不及有任何反应,转眼便砸入洞壁。

    嘭!

    石壁炸开,无数碎石飞溅散落,怪人高达两米的身体深深陷进去,只留下一个深达数米的人形凹陷。

    路胜甚至连手都没抬,缓缓转过身,看向石壁上的坑洞。

    一股无形力量蔓延过去,轻松将怪人从坑洞中抓了出来。这是血网的力量,内气和魔元结合后,已经形成了一张随时随地守护在他身边的内气网,这股网络坚韧强大,甚至可以如臂指挥,当做某种力场使用。

    “会说话么?”路胜看向半空中被抓住的怪人。

    这家伙看上去就像是被飞蛾寄生了的尸体,身上伤口中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飞蛾虫蛹,就连他自己的背后,都扇动着两只飞蛾翅膀。

    “杀....杀了我...”怪人扭动着身体嘶吼。“杀了我...”这声音如同深入灵魂一样,不需要任何语言,就能听懂。

    路胜反复询问了数次,得到的都只有一个回答。

    失望之下,他催运血网。

    呲啦。

    整个飞蛾怪人全身被切割成数百块大小等同的块状血肉,连同身上的虫蛹也被切割杀死。

    “你想要进入痛苦之门么?”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大门一侧传来。

    路胜皱了皱眉,他居然又没发现对方的接近,这不正常。他的五感已经达到了人界的极限,却还是无法感应到对方。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着对方很可能不是通过五感能够感知的方式来接近。

    他顺着声音方向看去。

    入目之处,是个穿着黑色大衣,带着黑色兜帽的苍白女孩。她的面容精致,但没有半点血色,似乎大病初愈或者失血过多一般。

    女孩的身高只到他的一半,所以此时是仰着头在对他说话。

    “你是谁?”路胜平静问。“你能带我进入痛苦之门?”他想起当初那个疯狂想要进入痛苦之门的妖族。这其中必定有着他不知道的隐秘。

    “他们都叫我安沙。”女孩甜甜一笑,回答道。“进入痛苦之门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你只要在感受痛苦中,通过考验,就能进入其中。”

    “感受痛苦....?”路胜有些不解。

    “飞蛾人就是为了让你感受痛苦,而派出来的帮手,可惜被你杀了。”女孩安沙微笑道。“当感受到痛苦时,你就会发现,痛苦之门其实从未关闭....”

    话音说完,她身体缓缓淡化消失,仿佛一开始出现在这里的只是个幻象。

    女孩安沙消失了,路胜站在原地并没有去追赶什么的动作,只是陷入沉思。

    痛苦之门到底意味着什么,按照阴影之王的描述,魔界的主要目的,怕还是人界联通的痛苦之门才对。其中必定蕴含着某种隐秘,不为人所知的隐秘。

    “感受痛苦....”他直觉感觉有些不好。就算当初面对血肉之门中的魔主白骨巨手,也没有如今这样不妙过。

    迟疑了下,他还是没下定决心,而是转身朝着来处走去。如今的他完全没必要冒险,只要稳扎稳打,早晚能突破魔主层次。

    “你要走了么?”那女孩忽然又出现了,就在他身后的阴影中浮现。

    路胜扭过头看着她,他从这女孩身上闻到了一股扭曲毁灭的气息。这种气息他只从那只恐怖的白骨巨手上感知到过。

    这个女孩体内,可能隐藏着某种极其恐怖的本质。

    “如果你能留下来陪陪我,我会很高兴。”安沙微笑道。

    “你似乎知道很多东西。”路胜眯了眯眼。

    “是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安沙坦然回答。

    “可惜....我要走了,搬走离开这里。”路胜面色不动,冷静回答。

    “是因为这个广场吗?”安沙睁大眼,她的眼睛很妩媚,狭长晶莹,闪动着淡淡的水光。

    “不...和这里没关系。只是我想离开这里。外面越来越乱了。”路胜随意回答道。

    “那你有机会会来看我吗?”安沙似乎对路胜很感兴趣。

    “恐怕很难。”路胜摇头。

    “是吗?”安沙有些失落。“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第一个有些奇怪的人。”

    “是吗?你在这里多久了?”路胜随意问。

    “记不清了....反正很久很久了。自从搬到这里来,我对时间的记忆都开始模糊了。这里没有白天黑夜,没有四季变换,看不到阳光,也看不到下雨...”安沙有些无奈道。

    “是吗?”路胜虽然知道这个女孩不简单,但还是有些感慨,一直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就算是他,恐怕也会心智失常,出现问题。

    “最后我有个请求。”安沙睁大双眼,露出一丝祈求。“能靠近一点,让我看看你吗?”

    两人之间隔着不少雾气,有些朦朦胧胧,看不怎么清楚。

    路胜眯了眯眼。

    “可以。”他往前一步步走出,一直走到距离女孩还有十米左右,才停下来。

    “好近....”安沙有些失神的看着路胜。她低头看了看地面,又抬头看了看路胜。如此一个动作,却反复做了很多次。

    “谢谢....”

    “不用。”

    “真的谢谢你,这么做的人中,你是第一个。”安沙露出一个真诚的充满阳光的甜美笑容。

    “谢谢你....不管你是谁。”

    路胜没听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么,我走了。”

    “恩。”安沙静静的看着他,“我们还会见面吗?”

    路胜一愣。

    “我想...不....”

    “不久之后。”安沙打断他道,“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再见。”她真诚的露出一个纯净完美的笑容。

    路胜从未见过有人能笑得那么纯粹。看到笑容的瞬间,他仿佛置身于满是阳光的向日葵花海。

    温暖,和熙,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一把将其拥住。

    没有再多说,路胜转身一步跨出,转眼便消失在原地,消失在地道拐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