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章 秘辛 四
    安沙凝视着路胜消失之处。脸上的笑容逐渐平静下来。

    “准备好了么?”她轻轻说了句。

    “一切就绪,陛下,痛苦之门已经打开了缝隙,十三氏族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宣圣魔主随时可以降临。九鬼魔主和祈祝魔主也准备从巨荣国和湿地那边响应召唤。”一个苍老的声音恭敬在广场上激荡回答。

    “一群乌合之众,居然也能成事....千年后的人界已经孱弱到这个地步了么?”安沙闭上眼。“开始吧。”

    “是。”

    安沙抬起手,掌心一道三角形诡异复杂符号缓缓冒出浓郁黑烟。

    “我,安沙·杰德曼·卢修斯安迪,伟大的真源魔帝,魔界四柱之一,于此下达谕令。”

    “以吾之名。”

    无数黑烟从她掌心弥漫开来,很快便在头顶上空形成一个庞大的三角形符号。

    “降临!!”

    安沙猛地睁开双目,瞳孔中无数红色细针高速转动。

    嗡...

    地面震动颤抖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能从上空俯瞰整个黄金广场,就能看到无以计数的恐怖黑色怪物从广场地面拱出。他们一开始只是从缝隙化为黑烟飞出,后面直接掀开黄金石板,肆无忌惮的舒展自己全身。

    无数奇形怪状,浑身充满了恐怖毒气的巨型怪物,纷纷以安沙为中心盘踞。

    其中一头巨型蜈蚣长达数千米之巨,头顶顶端生着五张痛苦不堪的人脸。

    蜈蚣缓缓将安沙盘踞在其中。

    整个黄金广场周围,缓缓走出四头高达数百米的金色巨人。

    “去吧....去吞噬,去杀戮,去...毁灭....!!”安沙低沉道。

    她抬起手,指向远处。

    刹那间,周围无数怪物轰然如洪流般,朝着远处涌去,如同黑色海洋。

    但无论任何一头怪物,都不敢靠近她二十米内。仿佛她周围根本就是死亡禁区。

    ********************

    路胜微微感觉脚下一动,似乎有什么震动传来,但很快震动便越来越弱,越来越远,应该是消弱了或者朝远处去了。

    他停顿了下,便复又恢复赶路。既然不是朝元魔宗这边来的,那就不用在意。

    回想起之前那个小女孩安沙,他总感觉有些怪异。那黄金广场可不是什么有趣安全之地,能在那里安然无恙的存在,不可能是寻常人。

    “不过那又怎么样?反正已经没打算再回来了。”古魔卡菲一直没下落,路胜估计他是不会再回来的了,没有魔元吸收,索性他也搬走,这样这里便彻底空下来,到时候管那个神秘小女孩怎么样,危险也好,友好也罢,都和他无关。

    迅速回到元魔宗,出了魔气小湖,路胜回到学派总部区域,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一小部分不愿意离开的,六山子都一一给了银钱和补偿安排。

    上阳家的上阳钧还派人来试图劝说路胜,也被他直接拒绝。

    数日后。

    众人收拾完毕,接连数日的打理,整个元魔宗有点价值的都被打包带走。就连圣兵池也被路胜挖出来,用魔元封存,然后放在一个由四头四角蛮牛拉动的车厢里。

    唯独带不走的,就只有墓园,还有密小姐和师姐白面等怪异。她们不会死,就算魔军也顶多让他们暂时消失一阵。

    只要等以后,魔灾消退后,元魔宗重新回归,就能再见。

    一队队牛车马车绵延数里,由路胜放出阴魔四处巡视猎杀所有接近的魔军和危险。

    阴魔不可控那是因为其他人没法控。

    就比如元魔宗其余祖师修成的听幽魔体,他们都是阴魔远远强于主体,不依靠阴魔附体,主体根本就是个弱得不行的蛇级,所以他们没办法打压阴魔正,只能纵容。

    而路胜不同,他不要听幽魔体也远强于阴魔,不听话一巴掌砸过去,什么阴魔都得被打散了重来。

    师傅六山子负责搬迁路线,整个队伍有条不紊。缓缓朝着大阴王朝方向赶去。

    大阴位于北地的北面,中途要途经冰洋,从侧面路过。然后将进入大片山脉林地,路途极其遥远。就算路胜一口气到处收集了上百头魔化后的四角蛮牛,也还需要极长时间才能抵达。

    而大宋,此时正陷于更大的战争漩涡中。

    和之前路胜经历过的战役相比,类似规模的战争,开始不断在大宋境内四处爆发,短短数月,在元魔宗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比九城之战规模更大的战役就爆发了数次,稍小一些规模的万人级别大战,更是数十次的不断爆发。

    魔军和人类疯狂的调集所有力量,相互厮杀对抗。中原九家九大掌兵使全数出动,镇压各处战局,一时间整个中原一片混乱。

    而路胜一行,已经接了北地的路家一众人,还有赤日门等心腹弟子和家人一起,带着浩荡的辎重朝着大阴方向赶去。

    路胜留下全部阴魔,在经过详细的思想教育后,让阴魔们深刻认识到自己是从属于主体的手下,乖乖服从后,他才让它们守护在队伍周边,一路护送。

    加上赤日门等也不是弱者,还有六山子,伞女,荷香子,以及一起搬走封印好的石中魔和阴影之王,光是散发的气息就让周围所有危险生物避而远之。

    一路上相安无事,比起缓慢前进的大部队,路胜则是加速朝着前方开路,将所有可能出现的潜在威胁全部排除。

    *******************

    北地·宣业湖。

    雪白湖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裂痕一样的冰裂。几头灰白色的巨熊凑在一块相互磨蹭脑门,发出低沉吼叫。

    湖边车道上,一道披着黑袍的强壮人影静静站着望着夕阳,双手插进口袋里。赫然是才从中原一路疾飞过来的路胜。

    铛铛铛!

    远处冰湖面驶来一艘破冰船,船上有人用铜锣大声敲打着,似乎是传递什么信号。船的侧面挂了很多细密锋利的渔网,网上有着大小不一的钩子。

    “这里应该已经到大宋的边境了吧?”路胜有些拿不准,从衣兜里又摸出叠好的仿制简易地图。

    顺着地图看了半响,他也没看出来自己飞的是什么路线,中途因为遇到了一次雷云天气,穿过云层后,他就失去了方向。一口气飞到这北地边缘,他才在冰川冰湖边落下来。

    但已经不知身处什么地方了。

    “好吧,我需要找人问问。”路胜将视线投向远处的破冰船。

    他轻轻一纵身,飘然朝着破冰船掠去,脚尖每次在冰面上一点,就能掠出十多米远。

    接连几十步,便轻松靠近破冰船。

    之所以这么麻烦,不过是为了掩饰他特殊身份实力,太过惊世骇俗不利于隐藏行踪。否则他完全可以一步跨过数百米到破冰船上。

    靠近了,船上的喧哗吵闹声,敲锣声,还有破冰时发出的咔嚓碎响,才一股脑钻进路胜耳中。

    他刚刚靠近,便看到船上水手朝这边望过来。

    “我是路过的旅人,能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可以给予报酬。”他将声音远远传递过去。

    破冰船上沉默了下,一阵窃窃私语后,一个年轻而强壮的男人探出头来。

    “你好?请问...你是.....女人??”他操着一口极其艰难才能听懂的蹩脚宋语大声道。

    路胜嘴角抽搐了下。“是路过之人...不是女人!”

    他比了比手势。

    “路过之人,问问路。”这下言简意赅了。

    那男子也了然点头。

    一阵艰难沟通比划后,路胜得到上船的邀请,船员一共有二十人,船长是个大胡子老头,身胸膛有着类似刀疤的伤口,为人豪爽大气,和路胜对吹了几坛烈酒后马上便认可对方。

    船上还有着船长的外孙女,一个活泼可爱的马尾小姑娘,名叫冰朵,已经十一岁了。

    看向路胜时,小姑娘的眼神就像熬煮过的酒膏,火辣辣的满是好奇。

    虽然沟通艰难,但路胜还是获赠了老船长送予的一袋子冰虾,这种小虾晒干后可以直接生吃,但因为运输很麻烦,腐败极快,所以在内陆城里价格极贵,但在海上很多时候水手自己就吃掉了。

    提着冰虾干,路胜知道了自己方位后,告别老爹和冰朵,再度朝着大阴方向赶路。

    低空飞行起来,他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就是一里路,中途又遇到几艘类似的破冰船,还有专门出海抓捕大鱼的猎鲸船。

    这里的危险似乎远远不如内陆,没有怪异,没有鬼物,只有纯粹的大自然和恶劣的天气。

    一直飞到晚上,路胜正要落地扎营休息时,才看到前方左侧出现一座高大的灯塔。

    寒风凌冽,天空满是阴云,冰湖过去的区域,便是一片汪洋的冰洋。

    灯塔就坐落在冰洋边的一片黑崖上。

    灯塔下方还紧挨着一个小山庄,看样子似乎是专门负责灯塔的维护。

    路胜借着夜色轻轻落到黑崖上,在距离小山庄还有数百米之外停了下来。

    他稍微整理了下衣袍,快步朝着山庄走去。打算花钱借个地儿住一宿。能住温暖舒适的床榻,自然不愿意在野外将就。

    山庄里点着温暖的灯光,两个包着厚实油纸的大灯笼不断随风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