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阴 一
    走到山庄门前,路胜忽然低头看了眼地面,厚实的冰层上依稀能看到细密的脚印,是皮靴印子。还夹杂着车轮的碾痕。

    显然山庄里的人时常出门,否则不会这么天寒地冻的气候还能留下这么清晰的印迹。

    他走上前去,轻轻拉住门环扣了扣。

    咚咚咚。

    “有人吗?”路胜声音不大,但足够清晰的传遍里面府邸。

    很快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吱呀一下,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俏脸,是个女孩,约莫十八九岁的青春年纪。

    “你是?”女孩操着一口北地口音的大宋话,小声问。

    “我路过此地,想要借宿一宿,不知方不方便,这是礼金。”路胜手上摸出一块碎银递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里什么规矩,但一两银子借宿一宿应该问题不大。

    女孩穿着白皙的狐裘皮毛,没有接钱,而是打开大门左右看了看。

    “这里距离最近的镇子也有好几十里呢,你一个人赶路?赶紧进来吧外面很冷,暴风雪又要来了。出门在外,我们能帮则帮,在这冰天雪地的,你能找到这里也是个缘分。”

    “小姑娘蛮会说话的啊。”路胜笑了笑。

    “那是,都跟我娘亲学的,她年轻时候可是在岭凤城当过乐坊坐堂的。”小女孩似乎把这个当作是种自豪之事。

    “跟我进来吧,我爹娘都在里面,我们正吃饭呢?不嫌弃的话,你也一起吃点。”

    “叨扰了。”路胜笑了笑,关上身后大门,跟着小姑娘一起,穿过冷冷清清的院落,走进正面内堂。

    大堂里一个美妇和一名高大英俊书生,正坐在一起给夹菜吃饭,两人面带微笑,美妇不时说着什么趣事儿,气氛很是融洽。

    “不嫌弃就一起坐下吃吧。”那美妇穿着白色长裙,上身低胸衣,一对雪白细腻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的沟壑,很是诱人。

    书生目不斜视,虽相貌堂堂,但若是仔细看去,便能发现其目光呆滞,吃饭也是一筷子一筷子只往一个菜吃。

    “外子之前不幸摔伤过后脑,如今神志不清,什么都不懂,身体有一半僵硬不能动弹....让贵客见笑了。”美妇说起这个,神色微微有些失落。

    “哪里哪里,后脑受创,或许可以去尝试破颅治疗。”路胜随意点了局。

    “破颅?那太危险了。”

    那少女给他添了饭放到身前,自己也坐回自己位置。

    “粗茶淡饭,还请见谅。”美妇柔声道。

    “已经很不错了!”路胜赶紧回道,面前的三菜一汤,量都很大,足够四五人食用还绰绰有余。

    他端起饭碗便夹菜大口大口吃起来。

    吃着吃着,美妇放下自己筷子,视线平静下来,定定的盯住路胜。

    那小女孩正还说着好玩之事,也一样扭过头来,盯住路胜。明明她嘴里还在动,还在对母亲说今天发生的事,但脖子已经歪到了一个极其骇然的角度。

    最后那书生,则是一样,缓缓抬起头,静静盯着正在大口吃饭的路胜。

    三人的面孔都白得吓人,房间里一下彻底安静下来。

    “倒...倒....倒...”

    三人面色微微翻起丝丝笑意,紧盯着路胜就像盯着一大块鲜美肥肉。

    “倒....怎么还不...”

    “还有饭菜么?”忽然一个木制饭盆递到美妇面前。

    路胜刨完第五碗饭,看了看边上空空荡荡的饭盆。

    “还有么?”他抓起饭盆递到美妇身前,往前戳了戳。

    额....

    美妇呆了片刻,随即马上反应过来。

    嘶!她双手急速长出尖锐乌黑的指甲,如同尖刺。猛地朝路胜抓过去。

    嘭!!

    美妇猛然被一股巨力狠狠推动,砸飞撞到身后墙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股巨力又猛然将其拉扯回来,悬浮在路胜身前。

    “会做狮子头么?我要吃红烧狮子头,肉馅要七成熟,记得加麻椒。”路胜一把把饭盆塞进美妇怀里。

    “再多煮点饭,这点都不够我一口。”

    “你...!!”美妇张开利爪就想往路胜身上扑。

    噗!!

    一道巨力狠狠撞在她胸膛上,一种不知的炽热火焰瞬间涌入她体内。

    噗!

    美妇当场呕出一大口黑血。

    “好了,去吧,记得加麻椒。”路胜将人往外一放,又回过头继续对方其他桌上的菜。

    那书生和小女孩呆呆的盯着他,十指上的尖锐乌黑指甲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我...我们可是怪异!你居然要我们做饭??!”小女孩尖声不可思议道。

    “怪异怎么了?怪异就不能做饭了?”路胜不耐烦起来,“快去快去!赶了这么久的路,好不容易有机会吃顿好的。赶紧!”

    三人面面相觑,女孩还想反抗,但被路胜一眼瞪过去,浑身表皮都开始燃烧剧痛,在地上翻滚惨叫,这才知道很多时候死反而是最幸福之事。

    路胜完美的掌握力度,既能让其感觉痛苦,又能让她不受太重伤势。不要说死,就连重创都不算。

    于是,处于路胜的淫威之下,三个怪异只好老老实实的给路胜做饭菜,准备住宿休息。

    路胜吃过东西,勉强算是半饱,就是里面加的恶性毒物有点多,影响口感。要不然他或许会更满意。

    在山庄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他带上再让三人做足足够多的干粮,这才慢悠悠的走出去,朝着既定方向继续飞去。

    三个怪异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家空掉了的粮仓,唯一得到的就只有手里留下的一两银子。这才明白这人早就知道她们有问题。只是对方压根不怕,根本不在乎。

    大阴王朝,边境,宿月山。

    “长峰落日归原去,横河朝雾采云间。”

    茂密山林中,夕阳黄昏,朦胧雾气中,几个书生文士腰间佩剑,带着两名女孩一步步走在山间石阶上。

    其中一名中年文士望着山中美景,摇头晃脑挤出句酸诗。

    “木陈兄当真好文采,说起作诗作词什么的,我等粗人可弄不来这个。”另一人清瘦男子微笑道。

    “哪里,只是偶得佳作,偶然,偶然!”中年文士谦虚道。

    几人一片赞美声中,恭维这木陈,就连那两名模样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也不吝赞美。

    一行人顺着石阶往上,很快便没入山林间远去不见。

    石阶侧面。

    每隔一段距离的空地上,都会有供人休息所建的石桌石椅,此时一张石桌边,正坐着一个身材健壮,一身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

    男子身上空无一物,赤手空拳,长长黑发高高绑起扎在身后,面容谈不上很俊,但相貌端正,气质阴沉,一双眼睛平静深邃,如同不见底的大湖大海。

    和大阴王朝大部分人略有不同,男子肤色格外白皙,骨骼也健壮高大,一看便是从寒冷地带而来。

    这人自然是一口气飞越大片山脉后的路胜。

    大阴和大宋之间相隔实在太远了,他一口气一点也没停,也足足飞了五天五夜,还是全速,才抵达大阴边境,在地上找到了界碑。

    然后又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初步在边境找到了一些猎户,习得一口带着地方口音的大阴官语。

    这才来到这宿月山,打算趁后续部队到来前,打开局面,了解附近地形情况。

    “宿月山,如果按照那些猎户所言,这里应该是附近小有名气的佛门胜地。周边一些镇上城里也偶尔会有香客前来还愿。倒是有可能找到人,问清周边情况。”

    初到大阴,路胜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大阴似乎没有凡人和世家之间的区分,更多的是混为一潭。这里有着江湖高手高来高去,各种神功绝艺层出不穷,神兵魔刃虽然也是决定性力量,但江湖高手同样威力惊人,

    在这里,神兵魔刃有着另外一个统一称呼,那就是凶兵。

    对于凶兵,猎户们只是从某某传闻中听说,其他细节一点的东西一概不知。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大阴的统治者,不是世家,而是宗门帮派,也就是俗话说的,江湖。

    “江湖....有点和地球武侠乐虎国际国际中类似了。”路胜手指轻轻摩挲着石桌表面,若有所思。

    想着想着,又有一行人从石阶上走上来,往山上寺庙赶去,其中女眷居多,还前后跟着带刀护卫,阵势不凡。

    路胜坐在这里已经连续看到了不少这类人,都是城里的有些身份的贵人,有的是豪商,有的是官员。

    当然最多的还是那些有点小钱,只是衣着鲜艳漂亮,质料好一点的小富之家。这类家庭达不到请护卫家丁的地步,但自给自足也绰绰有余,开始追求更高一层的享受和档次。

    这是路胜看到最多的,他的目标也主要集中在这个层面或者以上。

    路胜视线落在这群人身上,第一时间,他便注意到这些人腰间统一挂着的一个牌子。

    牌子上写着一个蚯蚓一样的怪异字符,字符颜色漆黑,边角尖锐,气势不凡。

    路胜不认识这个字,他只是从猎户那里学到了基本的交流用语,只会基本口语,还没法彻底融入这里。

    大阴比大宋强大许多许多,他曾经在典籍上看到过少许的描述。在大宋都有魔主镇国级存在出现,更别说大阴,镇国级肯定有,而且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