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猜测 一
    三果湖。

    群山环绕之间,小湖层层叠叠荡漾出阳光反射的彩色。

    此时小湖边的一栋四方院子前,正摆了一圈桌椅,一群带刀佩剑的男男女女坐在桌椅后,给排队前来报名的诸多学子登记名册。

    排队的队伍绵绵长长,已经反复折了好几次,将这里的偌大湖边沙地,挤得满满当当。

    排队中有的是中年人带着小孩童子,有的是江湖人打扮的劲装男女,还有富裕家庭带着护卫挤进来,也像是参加报名的。

    “诶!路哥,我们又见面了。”

    其中一支队伍最后面,一个被护卫守着的华服少年大大咧咧的朝着身前不远处的黑衣男子招呼。

    黑衣男子面无表情,淡淡瞥了他一眼,没回话。

    “路哥你什么时候到的,这三果湖附近,我可不是一般的熟。你也不来找我让小弟好好招待一番。陈哥他们昨儿可都来过一趟了,唯独不见路哥你。”那少年郎看上去也有十七八岁了,不算少年,也到了成家的年纪。

    此人姓吴,名泉升,字还没取,在这里的字是要学业或者事业有成后,由老师取。或者取得一定成就后,自己取也行。一般人还真没有什么字,都是叫姓名。

    他口中叫的路哥,便是路胜。

    路胜一路朝三果湖赶来,想着反正距离不远,加上不想引人注目,惊世骇俗,便从地面赶路,中途偶遇上吴泉升相邀。

    抱着人多好隐蔽的念头,路胜索性便加入其中,跟着众人一道朝三果湖过来。

    这群人一共十多个,其中练武之人不多,也就几个。其余的都是只会一两手自保招式的普通人。身上带的刀剑也都是防身所用。偏偏这群人还一个个的装出一副江湖老人的架势,把吴泉升这个富家子弟唬得一愣一愣的。

    一圈下来,吴泉升干脆见谁都叫哥,他又是个急公好义,仗义疏财性子,一听到有个哥有麻烦,二话不说便借出十两银子救急。

    这下倒是镇住了一群装模作样的普通汉子,于是众人一路过来,和这吴泉升结交都起了不好的心思,拿他当钱袋子。什么都是他付账。

    路胜这等事见得多了,也只是冷眼瞧着。

    这吴泉升也不知道是不是傻,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脸,就算发现自己被骗了,下次也还是老样子。似乎毫不在意。

    “路哥你也是来春阳派报名啊?”吴泉升小声问。“我这是第三次报名了,可惜都没上。还有两次,我就过线,不能报了...”

    路胜没理会他。

    队伍往前挪动了下,又停了下来。

    吴泉升继续道:“估计这趟也是没戏,我爹放话出来,要我早点回去继承家业。”

    “那不是很好么?你不是练武的料。”路胜随口应了句。

    “诶!!?路哥你不是哑巴啊???!”吴泉升顿时惊诧起来。

    “......”路胜伸出手一把拧住吴泉升脸颊,使劲一扭。

    啊!!

    一声惨叫。

    周围几个护卫都是忍不住别过头去笑。自家少爷的德性他们哪能不知道。

    路胜放开手,不再理他,看向前面。

    “路哥,我的亲哥,您手劲太大了....”吴泉升揉了揉脸颊哭道。“对了,过几天的春阳花会要来么?陈哥他们都要来,路哥你也....”

    “你还看不出来?”路胜无语道,“那几个吃你的喝你的,骗你钱呢。”那几个陈哥什么货色,他还不清楚,吹口气都怕把他们毒死的普通人。

    实力和他们自己嘴上吹的有天壤之别。

    “不会的!”吴泉升摆摆手笑了起来,“我相信陈哥他们,而且真真假假又如何?我爹常说,人活一辈子,起起落落浮浮沉沉,谁能没有个低谷,只要陈哥他们记得我的好,以后发迹之时,这点也不算什么了。”

    他倒是豁达。路胜微微眯眼多看了下这小子。

    他算是看出来了,吴泉升不是不知道很多人在他这儿骗吃骗喝,而是他喜欢交朋友,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这家伙是真的喜欢这种生活,至于被骗的那点钱,他并不在乎。

    人傻钱多。

    路胜定下基调,便又懒得理他。

    队伍不断往前,吴泉升就排在路胜身后一点,一路上不时都能看到他认识的人打招呼,这个哥那个弟,这个姐那个妹,好似到处都是他认识的。人脉多得不行。

    时间缓缓推移,长蛇一般的队伍很快过了一半。

    “吴泉升?”一个狠厉低沉的男声从人群中传进来。很快便是三个身穿灰色劲装,手里提着熟铜棍的壮汉挤进来。

    “上次坏了我的好事,没想到居然在这儿碰上你,嘿嘿嘿。”三人身后,又走进来一个面色苍白的俊俏少年,只是这少年眼角隐隐泛着一丝邪气。

    “是你?!”吴泉升一愣,随即认出了对方身份,顿时面色沉下来,带着怒意道,“你居然还有胆现身?当街强抢民女,好威风好霸气啊!”

    “胡扯!那两女的自己缠上来,本公子推都推不掉怪得了谁?”邪气公子冷笑道。

    “你等着,正好今个儿县衙的陈三哥在这儿,我们一起去见见官,看知县大人怎么判!”吴泉升压住怒气冷冷道。

    “知县大人?”邪气少年冷笑起来。“陈三哥?你说的陈三哥,是谁?”

    吴泉升顿时一愣,左右看了看,刚刚还在右侧排队的陈三哥此时压根看不到迹象。

    不光如此,自己身边的不少人都避得远远,一副生怕被牵扯进来的样儿。

    他心头顿时一凉,再回头看看后面,就连自己身后的几个护卫,都面色难看,稍微和自己保持了距离。

    “少爷....这位是...林家...林家三公子....”护卫中一人羞愧的低头小声道。

    林家三公子....

    吴泉升睁大眼,心中顿时一下明白了。

    他环顾四周一圈,之前还和他称兄道弟,一起花钱大鱼大肉的众人,此时一个个全都缩到人群中看不到影。

    就是看到他的人,也装作不认识他。一时间人群之中,仿佛就只剩他一个站着。

    “打一顿,折断两条腿丢出去,站在这儿看着就烦。”那邪气公子摆摆手不耐道。

    “是。”他身前的三人中,其中一个提着铜棍便朝吴泉升走来。

    “陈哥...”吴泉升脸一下子白了,他就是个普通富家子,哪里经过这种阵仗,腿都有些软了,赶紧去找之前吹自己很有能量的陈哥。

    但找了周围一圈都看不到人。

    “王姐...”他又去找同样表现得能量不小的王姐,可对方压根就装作没看到他。对其求助的眼神视而不见。

    吴泉升心一下跌到谷底,平日里看起来那么仗义的众人,到了这个时候,居然....

    完全没人站出来,众人在周围围了一圈,留出空处,大部分人甚至连眼睛都不朝这边看。

    “呵呵..”吴泉升一下明白了,大家这是避事呢。有钱的时候这些人个个称兄道弟,现在自己惹上了麻烦,这些人....他忽然一下恍然,明白了很多,也了然了很多。

    “小子,下次见到公子,记得磕头。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那壮汉狞笑着拿起铜棍,对着吴泉升右腿便是一砸。

    “吵死了!!”猛然间一股巨力从侧面轰然砸来,一道打着转的人影嘭的一下撞在壮汉身上。

    嘭!!

    两人当场咔嚓一下,身上骨头断裂如同滚地葫芦,狠狠倒飞出去,撞在身后的其余两人身上。

    四人裹在一块,又嘭的一下压住那邪气公子,几人惨叫一声,滚了一地。

    周围一下子鸦雀无声,边上围着的几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形势急转直下,那林公子居然一下被砸得翻倒在地,被几百斤的几个男人压在上面,骨头咔嚓咔嚓的断了一片。

    咕噜。

    吴泉升目瞪口呆的看了看路胜,又看了看滚地不起的那几人。

    他刚才是亲眼看到路上抓住身边一个人的头发,硬生生将那人砸出去,撞翻壮汉和其余三个同伙。

    此时最上边的壮汉体格好,赶紧起身,提着铜棍四处怒吼。

    “谁!!?给老子站出来!!敢对林家三公子动手,活得不耐....”

    “找死!!”猛然间人群中飞掠而出一道虚影,对着壮汉胸膛就是一掌。

    嘭!!

    壮汉狂喷一口鲜血,倒飞出十多米,砸进人群中又撞倒一片人。

    “什么林家王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那虚影迅速站定,赫然是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正尖着嗓子大叫。“这是春阳派!敢在这儿撒野,别说你什么林家王家,就是他么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给老子橫着出去!”

    这中年男子是春阳派驻守此地的外部管事冯远,为人一向骄横霸道,平常里一直弄得天怒人怨,小手段各种克扣要贿层出不穷。

    寻常时此人一出现就让人唯恐避之不及,但此时现身,吴泉升却是无比感谢这冯远的及时雨。

    原本因为对方要贿小气而坏印象,此时也眼看着变好起来。

    冯远小眼睛四处一扫,顿时看到了林家公子身上的华丽服饰,马上明白油水上门。

    “扰乱报名秩序,损害预备弟子安全,不行,嘿嘿嘿,这事有得查。”他走上前去,提起林家三公子,一边吆喝着几人过来接应,一边朝着春阳派的报名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