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猜测 三
    人桩。

    或者说人树。顾名思义,便是以人为树,一颗颗的种下,任由其生长壮大,然后果实。

    从路胜想起这点可能性时,他便隐约感觉到,周围众人身上在朦朦胧胧的升腾起丝丝气息。

    这气息如雾如烟,虚无飘渺,不是他对魔元等能量感知极强的话,根本感觉不到。

    路胜抬眼望去,周围所有人,甚至包括山崖边上的那个澄空子,身上都散发出丝丝莫名气息。

    所有的气息在头顶上方凝聚成一片模糊湖泊,荡漾流转。

    “这是....!?”路胜紧紧盯着这片小湖。

    无色透明的气息湖泊覆盖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头顶,如同真的液体湖泊般,不时的激荡起丝丝涟漪。

    “现在,观想朝阳升腾,吸纳万道霞光....”澄空子此时发出声音。

    顿时间,话音一落,下方有的人头上升腾起一丝金线。金线射入上空小湖,蛇一般到处吸食雾气。

    而有的人则是无动于衷,头顶隐隐有金色浮现,但根本凝聚不起来,几下便被其他金线强行打碎,吸食消化。

    “果然....”路胜心中暗惊,果然如他预料的一样,这里的人,这里的修行者,比起大宋而言,更加残酷。

    大宋是没有资质之人没有血脉便只能作为普通人老老实实安稳过日子。

    而这里大阴,则是掠夺其他人的精气,壮大自身,强者越强弱者越弱。阶层之间落差更大。

    他隐隐约约的看到,那澄空子吞噬烟雾最多,整个小湖几乎有一半都是他吞掉的,其余的则是那些有资质的弟子分而食之。

    而所谓有资质的人,只有不过十分之一。

    早课很快结束了。

    钟沅等人都有资质,虽然还没产生气感,但已经能初步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些异样,所以一个个都有些期待,有些兴奋。站在一起神采奕奕,小声焦躁的讨论什么。

    而其余没有金线的人,则精神疲惫不堪,一副倦惫许久的样子。

    路胜则一个人站在一旁,仰头望向天空。

    整个春阳派上空,隐隐浮现着一层淡金色护罩,之前他以为这是春阳派联手组建的庞大防护阵法,但现在再看这东西,他才明白,这是精气吸收阵法。

    这阵法,会无时无刻的不在吸收下方生物体内的所有精气。

    “真是残酷的世界。”他原本入派时,见到的都是一派亲睦平和的景象。可如今知道真相后,顿觉这春阳派心机之恶毒。

    但他转念一想,怕是这些修行之人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这种功法的本质是什么。

    强的吸食弱的,弱的吸食更弱,更弱吸食普通人。而普通人.....习武不成就会更弱。

    “路哥,你怎么样?有没有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张开荣凑近了小声问。

    路胜没理会他。

    “路哥自然不会有问题,问这个不是多余的么?”钟沅替路胜说话。

    “三日内要有气感就能直接成为内门啊。”陈风楠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自信和期待。“我们春阳派内门弟子从来都是固定的一百三十二位,每年一次考核,淘汰弱者,提升强者。光有气感可不行。大家要不要去学点技击防身?”

    几人讨论着乱七八糟的话题,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赶去,临近正午,该到吃午餐的时候了。

    路胜却是依旧心中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漫天淡金色护罩一幕。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这个大阴....实际情况要比大宋更残酷。

    吃过午餐后,他没有回去午睡休息,而是自顾自的装作散步,来到道宫侧面的后勤殿。

    这里是烧火做饭,打杂挑水等杂役所在的区域,新加入的资质一般的弟子也都会被分配到这里来,先做杂役。

    能产生气感,那就有成为弟子的资格,无论内门外门,起码不会是杂役,如果产生不了气感,那就是只能做杂役了。

    路胜先从厨房区经过,从院子外可以看到里面有不少人忙忙碌碌,担水砍柴,很是热闹。

    他一身干净整洁的青衣劲装,在这片油烟甚重的区域显得有些惹眼。

    没等有人上前问他什么事,路胜便先一步离开。然后他又依次经过戒律院,补给殿,丹器殿,一直走到最后的寻根殿。

    寻根殿前冷冷清清,只有偶尔看到有神情失魂落魄的弟子从中走出,这些弟子身上背着包袱,径直在守卫的注视下走出道宫。

    “不!不要!!我不要离开!!”殿内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尖声哭叫。

    “那就去做杂活吧,什么时候修成气感,再入外门。”一个平静的女子声音从中传出。

    路胜站在门口,很快又看到几个失魂落魄的灰衣弟子相互搀扶着走出来,其中一人是个女孩,双眼都哭肿了,膝盖上也全是血,被同伴扶着,脸色苍白,紧咬下唇。显然声音极可能就是她发出的。

    几人也都看到了站在外面的路胜,注意到他身上的青衣和标志,眼中闪过羡慕和敬畏,然后又迅速低下头去,生怕被人看出自己眼里的复杂情绪。

    路胜眯了眯眼,看到这几人路过他身边,朝远处渐行渐远。

    他左右看了看,转身缓缓离开。

    下午时分,原本是该继续苦修真功,争取练出气感的时候,但路胜毫不在意,那种气,他已经能把握了,那是他平日里修行的内气的一种变种,比内气更纯净,更强大,但本质还是内气。

    这种气被这里的人一样称为气,不过全称叫真气。以和那些普通内功修出的内气加以区分。

    真气比内气强,但不如气液,也不如魔气魔元。算是一种中间能量。

    但路胜心惊的,是这种真气的修习方式,居然是掠夺他人精气所化。

    他离开后勤殿,单独一人出了道宫。

    春阳派对于弟子的自由从无任何限制,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估计是拿准了没人舍得离开这里,才会这么宽松。

    路胜按照之前知道的地址,一路上了宿月县城,在一片闹市区,找到了吴泉升的吴家府邸。

    一路上他都能感觉到周围路人百姓看自己的目光眼神,有些不对。

    艳羡,敬畏,惊恐,各种复杂视线混在一起,乱七八糟,路胜头一次感觉自己就像是聚光灯,所有光线都从四面八方投注到自己身上。

    可见这身春阳派的衣服对于普通人的影响力。

    吴家府邸前,两个看门的家丁懒洋洋的靠着打着呵欠,闲聊着什么,一看到路胜靠近,两人赶紧起身,再仔细看到路胜身上绣着春阳两个大字,两人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两个谄媚的笑容,主动凑上来。

    “原来是春阳的大人到了,不知大人前来所为何事?是找我家老爷的话,他今儿去了远门现在还没回来。”一个家丁讨好的先说道。

    身后大门打开,隐隐有人影小跑着去通知府里的人。

    “我找吴泉升。”路胜淡淡道。

    “大少爷又落榜了啊.....怎么会认识...?”一个家丁顿时忍不住嘀咕起来,马上被另一人推了把,打断声音。

    “马上,您稍等,我们马上就去通知少爷!”

    路胜被引着进了府邸,还没走到正堂大厅,便看到吴泉升急匆匆的小跑着过来,红光满面,远远还没到,便朝路胜弯腰一个鞠躬。

    “路大哥!多谢之前的援手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路胜淡淡道。“我来,是有些事想问问你。”

    “大哥有任何事,只要小弟知晓的,绝不隐瞒!”吴泉升激动道。

    看得出来他十分欣喜,连续落榜,他这个大少爷在家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比起最初的被重视程度,差了不止一筹。

    如今路胜一个春阳派入选弟子来找他,这对他在家中的地位也有不少的提升。

    两人进了吴泉升的小院,家丁上了干果水果等零食,然后端来两杯解暑的酸梅汤。

    “路大哥,有什么事你直说,只要能办到的,我吴泉升不说啥,绝对倾囊相助!”吴泉升误认为路胜是前来借钱的了,不过说起来,一般来找他的人,几乎都是借钱。

    “我不是借钱的。”路胜随意道。“我只是想打听几个情况。”

    “打听情况?路哥你说。”吴泉升正座肃然道。

    “别担心,不是什么机密之事,我只是想问,春阳派每次都会招入新弟子,每年都有很多弟子被淘汰离开,这些被淘汰的弟子情况如何?你可知晓?”路胜认真道。

    “淘汰弟子....”吴泉升神色一愣,“修行一途,不进则退,如逆水行舟,成则踏上大道,不成,自然没得说...修不出气感还一直苦修,那么对自身的不好影响就越大,估计不是死了,就是大多体弱变虚吧...”

    “体弱变虚?”

    “是,不出气感之前的修习,都是对自身的消耗,只有修出气感后,才能反哺自身亏空,填补真命,恢复寿数。这个不光是春阳派,还有远处很多的几个宗派都一样的。”吴泉升正色道。“实不相瞒,我曾经也去过其他宗派拜师,但都卡在这一关,要不是我家境还算殷实,大量进补和调理身体,锻炼外功,怕是早就因为修行亏空身体,而虚弱不堪了。”

    “气感能单独修习吗?”路胜又问。

    “这个....不知道,不过几个宗派都一样,前期必须在宗门指定的地方修行,否则没用。产生气感后,估计才能单独修行。但没有灵地,进展都会很慢。”吴泉升回答道。

    他有些奇怪,这些东西不是常识么?路哥问这些,是否有某种特别的用意?他无从得知。

    “明白了....”路胜点点头,“有麻烦,可以来春阳派找我。”

    “额....”吴泉升愣了下,马上便看到路胜转身离开院子,朝远处走去,他还想问到时候怎么找,春阳派那么多人....

    但路胜压根就没给他询问的机会,人影明明走得不快,但转眼便没影了。

    回到春阳派,路胜也开始正式的修习朝阳一气功。

    第二日一早,他便和众人一起,在山崖边上集体早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