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猜测 四
    清晨时分,朝阳缓缓露出一个尖,原本灰白的天空顷刻间红光万丈,大半的天空被染成淡红。

    路胜按照功法所记载,站在人群中,观想朝阳初生的图像,隐隐和现实中的景象重合。

    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需要观想的过程和现实的朝阳,升腾速度完全重合。

    在这个过程里,缓缓调整呼吸,保持观想,吸收一丝丝所谓的紫气。

    但路胜明了了其中的奥妙,自然不会这么死板。

    他按照功法顺序,分出和其他人一样质量的一丝精气,融入头顶精气小湖。

    然后再升腾出一丝观想生成的金线,控制这一丝金线,肆无忌惮的掠夺周围其他人的精气。

    和他比起来,其余人似乎都只循规蹈矩的按照少功法进行观想,并不清楚其中要诀,就连那澄空子的金线都抢不过路胜,只吸到了一点点精气,其余所有的部分全被他一个吸掉。

    金线飞转回到路胜头顶,没入其中。

    嘶...

    他长吐一口气,马上感觉到体内一股精纯清凉的真气飞速凝聚,开始在血管内缓缓循环。

    不是经脉,而是血管。

    “朝阳一气功....这就是修成了?”路胜睁开眼,感觉身体隐隐有一丝不同。

    那股真气循环时,给他一种莫名的精神上的清凉感。

    “这真气,居然能对精神产生滋补效果?”路胜颇为诧异。

    早课结束后,一众人又去吃午餐,钟沅依旧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张开荣老是凑过去厚脸皮和钟沅搭话,陈风楠神情失落,似乎进展不顺。

    路胜坐在一旁一个人默默的吃着饭菜,如今的他一个人吸食了大部分的精气后,肉身居然产生了莫名的饱腹感,吃饭菜没吃几碗就感觉饱了。

    “路哥,你要什么菜,我去添饭顺便给你打过来?”钟沅站起身,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路胜放下碗看了她一眼。

    “不用了,我吃饱了。”

    “那行,你们两个呢?要什么,我一起了。”钟沅家境富足,也没什么架子,为人和气,这点钱几人也不和她客气。

    其余两人也都看出来,她对路胜有些好感。

    实际上路胜五官只能算中上,主要是气质很冷厉,身材强壮,加上是带艺拜师,身手不凡,钟沅对他有些好感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让两人心头有些腹诽的是,人家钟沅天天早起跑去叫路胜起床,有什么事也是第一时间通知路胜,可这么久了,一个多月,对方还是一点回应也没。

    吃过饭,从食堂往回走时,几人正好碰到了才从住处出来的王允隆。

    这个阴沉男子正和派里的一名管事小声说着什么。站在自己木屋外神情变换,似乎是在犹豫。

    “通脉弟子啊....据说一天就能产生气感的变态!”张开荣微微有些嫉妒道。

    “人和人不能比,本来差距就很大。”钟沅摇头道,“走吧,大家回去了。”

    几人分别回往自己住处,只有路胜,一个人站在木屋前,仰头望了望天空的淡金色护罩,若有所思。

    功法他大概了解了,接下来该是尝试更高级功法,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特异之处。

    该用一种什么态度和方式,融入大阴,这是他需要考虑的一点。

    这里的规则比起大宋更残酷,一个不小心,怕是被吞得连骨头都不剩。这里的宗派之所以广纳普通人,明显就是为了聚集足够多的精气。如此一级级的往上,最顶端的那几人,所获得的精气,简直无法想象!

    “只是,既然这里的真气是吸收其他人精气汇聚而成,还能联系上精神,那么这种性质是否可以和阴性内气一样,成为可代替寄神力提升修为的替代品?”

    路胜试着打开修改器,寄神力还有一些,真气也不多,他按照当初利用宝瓶气代替寄神力时的细微感觉,在修改器有所动作之前,便调集了全部真气代替宝瓶气注入胸前的修改器。

    只要动作快,以路胜现在的控制力,完全可以抢先将真气注入那片神秘的胸腔空处。

    他修改的是一项自己以前记忆过的普通外功,只是几个呼吸之间,方框模糊了下,又迅速清晰。

    路胜看了眼显示出的内容。

    “成了....果然可以。”没出他的预料。真气果然属于阴性内气,完全可以代替寄神力修改武学。

    刚刚吸收掉的真气彻底消耗完,没剩下一丝一毫,但路胜并不担心,他只是感觉奇怪。

    “如果这真气的性质,真的是以众人之力滋养个体,那么人口才应该是大阴的关键,大阴和大宋相差这么大的国力差距。为何大阴不派兵侵占大宋?”

    下午没事,朝阳一气功需要清晨修行,他便去了藏书阁。从中翻出他的权限能看的书。

    很快便找到答案了。

    和大宋的魔灾不同....大阴也有魔灾。而且是更加庞大的规模。

    魔界四柱,魔帝,这样的字样不断的出现在典籍上,毫无遮掩的向所有想要了解真相的人宣告,大阴,随时随地都处在战火之中。

    大宋面对的只是魔主,而大阴面对的,竟然是魔帝。

    路胜心中震撼,又继续看下去,上边密密麻麻的记录了和魔帝维拉的连绵鏖战厮杀。

    大阴和魔界有三处交战战场,这三处源源不断的消耗着大阴的国力,也牵制着魔帝维拉的力量,让其无法污染人界。

    兵主镇压下的大阴,和魔界魔帝军之间互有胜负,相持不下已经近千年了。

    “看来大宋应该是魔界想要敲边鼓,从侧面侵入人界的一个手段。”路胜略微了然了。

    他又继续翻阅资料,却是没再找到其余有用资料。离开藏书阁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路胜心中想着事,顺着回去的路慢慢前行。

    夜晚的道宫如同有了不少漏洞的黑色灯笼,细碎的点点黄色光亮从建筑之间的缝隙透出。

    夜风习习,隐约还能听到隐蔽的山林间有人练功的破空声。一些烧烤的香气从远处飘来。

    路胜吸了吸鼻子,有些怀念地球时的烤肉,他加快脚步,如同其他从藏书阁出来的弟子一样,面带微微疲惫,没有一丝破绽。

    迎面却是撞上了才走近的王允隆,这个面色阴沉的年轻人也看到了路胜,两人都没什么表示。

    王允隆一直不喜欢路胜,面前这人仿佛从没将他看在眼里一样,明明眼睛扫过自己,却和扫过石头没什么区别。

    只是人家没惹道他,他也不好说什么,而且还是邻居。

    两人交错而过,谁也没说话。

    转眼三天时间过去了。

    路胜顺利产生气感,成为内门弟子。前来测试的弟子也没什么惊讶,这个片区的弟子有这个潜力和资质。

    搬迁的时候,几个一起的同伴都三天内通过了气感测试,只有陈风楠,他一个人还没产生气感,有些失落看着几人搬家。钟沅想去安慰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开荣作怪似的上去给她一个肩膀,被其打开。两人又开始打闹起来。

    路胜静静看着两人,面无表情。

    这几天他仔细观察,发现头顶上的淡金色护罩,似乎有另外的不同作用。不只是单纯的吸收精气。似乎有极其复杂的结构符号在内。

    想必成功成为内门弟子后,能够看到更多的权限资料。

    三人搬到道宫更深处的一个院子里,周围有很多一模一样规格的院子,里面一样都是三人住一块。

    然后又是早课,只是地点更换了,参加的人数也少了些。只有几十人。早课地点有好几处,其中一处在类似炼丹房的大殿。大殿中央燃烧了一堆旺盛的篝火,一个叫非空子的男人成了他们新的指导。

    这一次的数十人,都是有资质之人,散发的精气更多,但也争夺得更惨烈。

    一条条金线不断腾空而起,四处飞舞,不断相撞,有的粉碎变小,有的吞噬变大。

    钟沅和张开荣坚持得很辛苦,这里比他们资质好的也有不少,一不小心,一次修习就会一无所获。反而还会亏空一些精气。

    路胜这次也没胡乱吞噬,只是伪装成最强的几根金线之一,固守自己,偶尔吞噬一些精气。

    而第二部功法也被传授下来,名字叫四方练元功。

    和朝阳一气功不同,这门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练,不分昼夜。然后就是开放了搏杀阁,里面教导如何与人厮杀。各种技艺也都有典籍和留影壁。

    路胜去过一次就没再去了,对他来说那些技艺其实都是大同小异。

    早课结束后,作为内门弟子,可以有一次选择修习方向的机会,路胜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所有资料,目的也达到了。也没打算再继续在春阳派混了。

    他收拾了细软,准备过阵子便离开此地。但让其预料不及的是,两个陌生人忽然找上门,第一时间便通过派中弟子,辗转联系到了正在房间内修习真功的路胜。

    “吴泉升出事了?”

    路胜不奇怪对方如何找到他的,他成就内门弟子,名单都放出去挂在春阳派各分部大门前的,估计这两人就是这么找上门来。

    他皱眉看着眼前两人,这两个原本壮实的年轻汉子,此时都右腿右脚被折断,一瘸一拐。

    “大少爷...大少爷,被林家的人抓走了!!”其中一人带着哭腔低吼道。

    “路公子,大少爷最后就叫了一句让我们找您,可....一路上我等过来的路胜,接连被阻拦...老夫人她也重病在床....”另一人也眼圈发红。

    “吴泉升....他报了我的名号了么?”路胜眼皮也不抬,淡淡道。

    虽然和吴泉升只是泛泛之交,但他对这个急公好义的年轻人也有些好感,没大碍的情况下帮一把也不碍事。

    “报了....对方说,他们等着...”一个汉子顿了下,狠声道。

    路胜点点头。

    他正愁没借口弄自己的地盘,现在正好,机会送上门。正巧也给这里的春阳派高层提醒一下自己的天资。

    他打算先展露出自己的绝世天资,光用真功修为大杀特杀,然后引起春阳派高层的注意后,最好将他选为第一弟子,送往上级宗门。这样也能接触更多的这里武道体系的秘密。

    听说原本的第一弟子热门人选是春阳大长老的孙子,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挡了自己的路。只好对不住了。

    他可没空慢吞吞的在下面底层熬资历。

    至于这个大长老会不会碍自己的事,路胜并不担心,碍事了弄死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