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目的 一
    宿月县,林家大院。

    林奇亚背负双手,静静欣赏着自己挂在墙面上的一副春雨农耕图,年过半百的他,此时嘴角微勾,似乎心情不错。

    “爹爹,那吴家小子抓过来了。怎么处置?”林家三少爷林渠身上还包扎着绷带,此时却满脸恨意的注视着父亲。

    这趟要不是家中使了关系,他估计真要被出发抓紧春阳派受皮肉之苦,还好那抓人的管事是个见钱眼开之人,收到银两后提前放了他出来。当然,能做到这点,花费的银钱数目不少就是了。

    “吴家还是有些能量的,那个春阳派的新弟子不就是这样么?看看吧,看有人出面说情没,如果没有,区区一个吴家,你自己处理就好。”林奇亚淡淡道。

    “也是,我查清楚过了,那个什么路胜就是一个才入门的新人,没什么问题。谅他也不敢招惹我林家。”林家三公子林渠冷笑道。“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了,等到那时候,有的是办法炮制那人。”

    “别误了家里的正事。”林奇亚吩咐道。

    “放心吧爹爹,一定不会误事。可惜,要是二哥出手,那个躲在春阳派的家伙也能一并抓出来。”林渠有些不甘心。

    “你二哥有他的事要处理,不过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到时候人到了,你自己给他说。”林奇亚随意道。

    “行,找个机会....听说那吴家的五小姐生得不错....”林渠舔了舔嘴唇,眼露邪光。

    吱嘎。

    忽然侧院的房门打开了,两个人高马大,身材匀称的劲装青年缓缓走进来。

    “爹,三弟,来见见我兄弟,卓天意卓老弟。”走在前面的青年大声笑道。

    林奇亚和林渠两人顿时双目一亮,朝着青年两人望去。

    前面的青年赫然就是林家老二林辉,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白衣男子。

    这男子面容俊俏,手指白皙纤细,腰间还配着一把雪白长剑,看起来卖相颇为不俗。

    “二哥!”

    “小辉!”

    两人连忙迎上去。

    “小辉经常提到过你,天意大哥。”林渠热情的对那白衣男子笑道。

    “伯父,你就是小渠吧?我听辉哥提起过你,你身上的伤?”白衣男子点点头,打量了下林渠,微微有些诧异,然后询问性的看向林辉。

    林徽此时也注意到了这点,看到林渠身上的绷带,脸色阴沉下来。

    “爹,这怎么回事?前阵子小渠不是还好好的么?”

    “这事....只是小事,小渠自己能处理,发生了小小的意外。”林奇亚摇头笑道,“他也只是吃了准备不足的亏。”

    “没事,说说吧,我倒要看看这一亩三分地上,居然还有人敢不给我林家面子?”林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无奈之下,林渠只得将自己遇到的事情仔细说一遍。

    几人听后,都笑了起来。

    “弄半天是你自己支开名叔,结果被人揍了一顿?这趟还真该长点教训了。”林辉无语的狠狠揉了揉弟弟头发。

    “我只是一时大意!”林渠脸色涨红,感觉面皮都丢尽了。

    就在这时,院子外传来阵阵急促脚步声,几个家丁急匆匆跑进来。一个个都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老爷,公子不好了!春阳派那人...那人....冲过来了!!”

    “我们五个好手都没挡得住,一个照面就...!”另一人也是吓得不轻,浑身是血。

    “恩?”林奇亚一愣。“名叔呢?”

    “名叔也....”家丁面色恐惧,连连摇头匍匐在地。

    林奇亚面色微皱,看向自己二儿子。

    “来得正好,刚巧我休憩起来,想要活动活动筋骨。”白衣男子卓天意却是微笑道,轻轻拍了拍腰间长剑。

    “那就麻烦卓兄了。”林辉微笑道。

    “客气客气,这点小事,不足挂齿。”白衣男子转身朝着家丁跑来的大门走去。

    “清越三分梦回帘,长笑九成醒化空,哈哈哈,看我如梦剑响之.....”轰隆!!!

    侧面围墙轰然炸开,碎石泥块一大堆直接砸在卓天意身上。

    特别是围墙中有一整块的上百斤整石,炮弹般砸在卓天意腰部,隐约间石块砸地厚,还能听到细碎的骨头断裂声。

    卓天意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被稀里糊涂的大堆石头砸中脑门,当场晕过去,被埋在地面。

    “........”

    “..........”

    “......”

    林辉三人完全不知道该作何表情,按理说卓天意这个层次的高手,不应该被这么点石头就砸晕过去的,可事实就是,他确实被意外砸晕了。现在被埋在地上生死不知。

    大片灰白色碎石瘫在地上,此时围墙缺口中,一个青衣男子缓缓提刀走进来。

    “我刚才听到有人在念诗?”男子面色平静,看起来就和普通的青年没什么区别,但唯独那双眼睛,死气沉沉,深邃无比,好似看什么东西都一个样。还有种尖锐即将被刺穿的凌厉感。

    “这里是林家?”男子视线扫荡一圈,很快便定格在了林辉身上。

    “是他!!”之前回来的两个家丁中的一人,此时吓得尖叫起来,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指着路胜浑身发软。

    不只是他,断墙外还有不少家丁提着武器远远指着那人,就是不敢靠近。

    林辉舔了舔嘴唇,没想到卓兄居然出了这么桩意外,回头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一群废物!滚开!!”他踹开边上挡路的家丁,反手抽出背上大刀,大踏步朝着男子走去。

    随着步伐靠近,他浑身肌肉紧绷,真功运起,手背上渐渐染上一层紫黑色。

    “月影黑光,无双!!”

    唰!

    他一刀斩出,如同明亮的圆月瞬间在男子身前绽放,刀光朝着对方脑门当头砍去。

    这一刀的威力就算是隔着一堵墙,也能轻而易举将任何物事斩成两截,林辉为此测试过很多次,算是他最常用的起手式之一。

    表面看起来,那道圆月般的刀光最危险,但实际上真正危险的是刀光下方细线一般的黑影,那才是真正的杀机。

    而且还有更关键的一点,无论对方是先格挡月光,还是先挡住暗影,都必须要同时应付上下两处致命攻击。

    就算是稍微慢一点都不行,必须同时应付,否则一旦哪边慢了,快的那边就会瞬间转移所有力道,将全部力量集中到另一边,强化其攻势。

    这就是这招阴毒之处,表面看起来堂皇大气,实际上隐含的杀招环环相扣,让人防不胜防。

    一边的林奇亚和林渠两父子看到这一幕,也心头微松下来,这一刀他们也见识过威力,曾将一匹战马和其身后躲藏的铠甲骑士一刀两断,若是躲避开来还好,可一旦躲不掉....

    “没名字一式。”

    忽然一个平静低沉的嗓音从刀光中传出。

    然后众人便看到一条腿,笔直迅速的冲出刀光,正面狠狠蹬在林辉胸口。

    噗!!

    他胸骨发出咔咔碎裂声,胸膛塌陷,身体弓起,倒飞,手中刀柄脱落甩出,嘴里狂喷一口鲜血。

    一切仿佛慢动作一般,林辉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败了??

    在这种乡下小地方,居然败了??!!

    他的思维凝固在了对方那个男子的淡然面孔上。

    他是怎么躲开自己的刀光的?

    他不知道,他只看到一条腿,那腿的速度很快很快,从自己刀光中从未发现过的一个缝隙中蹬进来,然后自己就败了,如同腾云驾雾般....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落在胸膛上。

    嘭!轰!!

    林辉炮弹般倒飞出去,撞进身后的林家正厅,很快里面又传出一阵稀里哗啦东西家具被撞烂的声响。

    林奇亚两父子张大嘴,正要喝彩的声音一下被卡在喉咙里,什么也发不出。只能呆呆的看着缓缓走进来的男子。

    “我是路胜,谁是林家三公子?”路胜甩了甩手上的刀。

    “你.....你....!!”林渠抖着声音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脸色惨败,双腿发颤,几乎都快软倒在地,要不是父亲林奇亚扶着,他就真能跌坐下去屎尿齐出。

    “这位...这位路公子....你可知道你刚才打伤的两人是谁?是什么身份??”林奇亚终归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此时强自镇定,看也不看周围悄悄已经逃掉了家丁侍卫,而是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路胜身上。

    “我管他是什么人,吴家那小子呢?人交出来,你们每人再断只手,这事可以就这么算了?”路胜微微皱眉道。

    “你...!!”林奇亚顿时睁大眼,完全想不到一个特才入内门的春阳新弟子居然敢这么大口气。

    “路公子,我儿子可是月影宗内门弟子,你是内门不假,但之前那位卓公子可是月影宗二长老唯一的独孙....”

    “什么月影中日影中,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快点交人断手,别让我亲自动手,否则不小心弄死几个,别怪我没提醒你。”路胜有些不耐烦了。

    林奇亚气得浑身一颤,胸口一闷差点吐血。月影宗可是最近的和春阳派齐名的武道宗门,可眼前这人居然....

    “嘿嘿嘿!好大的口气!年轻人,就算李崇阳当面都不敢这么说话。”

    忽然半空中一道苍老声音遥遥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