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目的 二
    林奇亚两人顿时面露狂喜。

    “林家林奇亚见过月影卓长老!”林奇亚赶紧恭敬的弯腰朝着天空鞠躬下去。

    哗啦的衣袂翻飞声中,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轻飘飘的落在围墙上方,俯视下面。

    这人赫然是个面容和卓天意有些相似的白发老者。他面色原本还带着一丝笑容,可站定后往下一看,顿时有些不淡定了。

    他孙子卓天意正被一堆围墙砂砾压在地上,只能从边上隐约看到一点点衣服挂饰。

    而一个青衣年轻人正站在孙子身上,看样子完全不清楚自己脚底下还埋了个人。

    “李崇阳是谁?”路胜抬头看向老者。

    “天意!!??”老者一看卓天意的惨状,顿时眼圈马上红了,“竖子!!原本还想留你一命,现在给我去死!!”

    老者如大鸟般当空扑下,道道黑影在身前流转旋动,然后嘶啦一下,凝聚到双手之上。

    “月流光·碎龙!!”

    刹那间一股比前面更加刺目的明亮月光,从老者双手之间陡然绽放,狠狠朝着路胜压去。

    这月光一出,站在远处的林奇亚父子便马上感觉浑身发冷,身上衣服上都覆盖出一层薄薄的冰霜。

    “死!!”

    圆月轰然砸向路胜所在位置。

    “没名字二式。”

    路胜对着自己面前的一块石头就是一脚。

    轰!!

    脸盆大小的岩石猛然爆飞出去,以一种恐怖的无法形容的速度,当面狠狠砸在月光正中。

    月光抵抗了半息,便宣告破碎,岩石翻滚着高速旋转着,在长老惊骇欲绝的眼神中,狠狠砸在他胸膛上。

    嘭!!!!

    卓长老远远飞出去,约莫四息后,才听到隐约的一声巨响远远传来。不知道落到什么位置了。

    一切再度安静下来。

    “还有人么?”路胜走进院子,左右看了看,这周围空空荡荡,除了林奇亚父子外,再没有其他人敢留下。

    两父子浑身瑟瑟发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是谁?那可是月影宗的四长老啊!能够在整个月影宗都排前二十的高手,居然就被眼前这个新晋内门弟子一脚一块石头砸飞了

    “听说这个路胜天生神力”林渠此时才想起自己之前调查得到的消息,天生神力可这也太神了吧?一般内门弟子和宗门长老,这之间起码相差两个级别距离,居然就靠一个天生神力就一脚了事了??

    “吴公子就在后院的池塘边我们自断手臂,求路公子绕过这一次”林奇亚终究低头了。他从来都是能屈能伸之人,就算对方年轻得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但形势如此,该低头就低头,强撑骨气是毫无意义之举。

    反正对方得罪了月影宗,以后的日子绝不好过。只要先度过眼下这一关

    “别伤我爹爹!!”忽然一个窈窕靓丽的身影从里屋急冲而出。挡在林奇亚两人身前。

    来人赫然是个年纪不过二八的漂亮女孩。

    杏眼柳眉樱桃嘴,肤若凝脂,小腰纤细,除了胸前还不够成熟饱满外,女孩就连臀腿曲线也挺翘无比,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几分诱人至极的清纯姿色。

    特别是她一身的黑色马装,因为奔跑过来被全身汗水打湿得湿透,更是将不少敏感部位都贴身凸显出来。

    “林宣!这里没你的事!你来做什么?快滚!!”林奇亚和林渠一看跑来的女孩,顿时都急了。林渠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张口便冲着妹妹大声喝骂。

    “我不走!爹,哥,你们放心,就算死,我也会死在你们前面!”林宣正色果决道。

    她身后的漆黑马尾长发晃了晃,扭头看向路胜。

    “要杀我爹和我哥,你先杀了我!”

    她挺起诱人的小胸脯,全然不惧的瞪着路胜的双眼。

    路胜也没想到,如邻家这样的恶霸家族,居然还能跑出一个不畏生死的漂亮女孩。

    他嘴角僵硬的扯出一丝笑容。

    “勇气可嘉。看到你,就想起我家中的妹妹。

    当初,她也是和你一样,一样这么可爱一样这么有勇气”路胜眼中流露出丝丝怀念之色。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下林宣的长发,后者一动也不敢动。

    “你能不能放过我们我们会给补偿,会道歉赔礼”林宣咬着牙齿努力让自己身体不剧烈颤抖。

    路胜看着面前的女孩,眼底闪过一丝柔和。他想起了当初的路轻轻,那家伙就和她一样,总是喜欢自作主张,肆意妄为。

    “当然”

    “不行。”

    嘭!!

    他一个鞭腿抽在林宣腰部,将其一下砸飞出去,狠狠撞进侧面的池塘中,溅起大片水花,水花中一抹血色慢慢扩散开。

    路胜说完最后两个字,目光这才看向已经被愤怒扭曲了面孔的林家父子。

    “还有什么遗言?”他随口问。

    “宣萱你会遭报应的!!”林奇亚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恨得咬牙切齿。

    “很多人都这么说,可惜他们都死了。”路胜笑了笑,啪的一下伸出手,捏住对方脖子,轻轻一折。

    林奇亚眼中的恨意慢慢黯淡下去,歪着头跌倒在地。

    “啊啊啊啊!!!”林渠疯了似的朝他冲过来拳打脚踢。

    但被路胜一把揪住头发,往右侧圆柱上一砸。

    咔嚓。

    脊柱断裂声传来,林渠一口血喷出,当场不动了。

    杀掉林家父子后,路胜转过身走向被埋住的卓天意.

    “够了,路胜。”

    转眼间院门外快步进来几道人影,当头的一个赫然是春阳派的指导非空子,另外还有两人则是掌管刑罚的戒律殿两名管事。分别是两个看起来很清瘦的中年男子。

    “原来是非空子老师。”路胜连忙扬起手,“我什么都没干!我一过来就看到就这样了,林家绑了我朋友,我本来打算来谈和一下,看看怎么才能把人交换出来,没想到”

    “不用解释。人死了就死了,只是你杀的人数有点太多了,违反官府管理条例,可能会被罚款一大笔钱。做好心理准备。”非空子无所谓道。比起这些,他更感兴趣的是路胜是怎么打死这么多人的。这林家的背景他也大概知晓,月影宗是和春阳派差不多规模的宗门,这林家就是背靠月影宗,普通的一个内门弟子想孤身对抗他,几乎是痴人说梦。

    所以一接到消息,他便马上带人过来查看,看有没有出现违反门派刑律之处。

    “罚钱?”路胜想过自己可能被关押什么的,可怎么也没料到,非空子居然就这么一副淡然表情,似乎杀几个人不算什么大事一般。

    “哦,你可能还不清楚。”非空子冲路胜咧嘴一笑,“外门弟子,内门弟子,都是有对平民的杀人名额的你的是每年三人,超过了就要罚款。”

    “杀人名额”路胜看着非空子对尸体视而不见的神色,再看看他身后两人一副司空见惯的阴沉面孔。

    他终于知道这里和大宋之间,最大的差异在哪了。

    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拼了命的想要挤进宗门势力,原来根结在这里。

    “林家背后有月影宗撑着,我们早就想动了,只是碍于一些特别原因,不好出手。现在你解决了也好。你们这是私人恩怨,就算月影宗也牵扯不出什么理由。”非空子微笑道。“另外,这人不死,一切就还有转圜余地,”他指了指卓天意。

    “那么,我现在需要做什么?”路胜眨了眨眼问。

    “我们先审核一下你有没有违反门规,如果没有,那么随我前去群英殿,对你之前的评价,长老们可能需要重新审核一下。”非空子此时的态度和之前指导众人时完全不同。

    之前虽然知道路胜天生神力,但谁也没想到他神力到这个地步。

    “先提前恭喜你,大长老已经对你表示出很明显的兴趣,从一开始你开始动手,到我们赶到,这段时间里的表现,我们其实都做了详细审核和评定。

    现在不过是走个过场,不用担心。”非空子笑道。

    “是吗?”路胜心头微动,明白对方是从最开始,就一直监控着这里的情况。

    非空子身后很快冲进来一群青衣人手,开始收拾林家残局。

    两名戒律殿管事开始四处装模作样的查看。

    路胜和非空子则是走出院门,在空空荡荡的街面上,朝着春阳派方向慢慢走着。

    “你放心,吴家那人没事,林家还没来得及对他做什么,你就到了。”非空子笑道,“说起来,我之前还没发现你力气居然这么大?”

    “我从小力气就大,自从三岁时一拳打死一头牛后,我就知道我不是普通人。”路胜开始胡编海造,“后面我四处为家,到处寻访名家想要拜师学艺,可惜一直没找到自己想学的类型。直到来到这里,看到了春阳派的一名高手”

    “哦??是哪位高手?能说说吗?”非空子顿时来了兴趣。

    路胜笑了笑,“没什么好隐瞒的,我是在宿月山上看到的,那是名女子,当时正在围剿一个叫魔手书生的魔道高手。”

    “哦??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位了。应该是真传弟子中的一位,文轻愫文大小姐!”非空子大笑着拍了拍路胜后背,“你倒是运气好,看到文大小姐出手围剿魔手书生,那可是不少派中弟子都想观赏的特殊交手。”

    “那我真是运气好了。”路胜远远看到有春阳派标记的马车靠过来,等着两人。知道自己这趟是真的引起春阳派上级注意了。

    本来还打算把那个藏在石头堆里的年轻人干掉,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区区一个虫子都算不上的小家伙,给他一千年都威胁不到自己。

    ………………

    大家记得关注为心号搜索作者滚开,即可关注。今天在上面发了战力体系整理,大家可以看看,还有之前的很多人物卡片,资料,投票啥的,有什么自己原创的有趣的也可以发给我,有机会我会选择性的放到公重号给大家见面对了本节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