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暗流 一
    杏黄色的风车不断旋转着,风从侧面的黑漆漆房间口吹进来,将笔筒里插着的一只风车吹得缓缓转动。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书房,没有灯火,只有不断吹得扬起的窗帘。

    书桌上摆了笔筒,砚台,白纸,纸上右下角被人写了一行小字。

    ‘痛苦是绝望,是期盼,亦是最后的救赎。’

    啪嗒.....

    啪嗒.....

    啪嗒....

    敞开的房间口,不断传来细微的清脆脚步声,像是那种硬皮靴踩在木地板上,发出的敲击声。

    “这里.....是哪里?”

    费天赐低声喃喃着,他无法抑制住自己,抬头看向黑漆漆的房间门口。

    啪嗒...

    啪嗒...

    脚步声还在一步步的接近。

    费天赐侧过头朝窗外看去,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

    啪嗒。

    忽然脚步声一下停了,似乎那人正站在房间门口,在他看不到额角度,静静站立着。

    吱嘎....门开了。

    费天赐猛地睁开双眼,紧盯着床榻上方悬挂的白纱蚊帐,他大口大口喘息着,胸膛不断高低起伏,额头鬓角全是汗水。

    “又是梦啊....”他浑身疲惫,半撑起身体左右看了看。房间里掌着淡黄的油灯,书桌,椅子,书架,墙角的饰物柜,大花瓶,都安安静静的反射着淡淡的黄色微光。

    费天赐大口大口呼吸着,足足缓了半响,才感觉口渴得厉害,便直起身,准备下床去喝口水。

    咚,咚,咚。

    忽然房门一下被敲响了。很有节奏的敲击声。

    费天赐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已经半夜了,怎么还会有人敲门。这种时候除开急事,按道理家里的下人是不会主动敲门吵醒他的,

    “谁啊?”他从床上翻身下来,朝着房门走去。“小年么?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他走到房门前,伸手握住门闩正要抬起来,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如果是他的贴身侍女小年,绝不会这么晚了跑来打扰他休息。小年是个很懂分寸的人,无论任何事,都能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程度。

    这也是她能成为费家侍女的优秀之处。

    可如果是其他人,按照规矩,也必须要先通知小年,才能过来找自己。否则这不符合费家的家规。

    费天赐睡得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忽然想到这点,心头一紧,手上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

    “小年,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没事就明天再解决。”他终归有些警惕心。

    门外没什么声音。

    费天赐皱了皱眉,迟疑了下,想起家里最近出现的麻烦,他退后两步。

    “小年?”他再度叫了一声。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费天赐心头微微提了起来,他又迟疑了下,缓缓走到房门前,

    “小年?如果你真的是小年,那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约定的暗号么?”他低声问。

    沉默。

    门外没有任何声音。

    费天赐仔细听着,忽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原本紧张的面部表情轻松下来,脸色渐渐柔和。

    “哦....吓死我了,你早说嘛。行了行了,我马上就去。”

    他动作迅速的抬起门闩,咔嚓一下打开房门,门外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一片黑暗。

    费天赐却是笑容满面,左右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便缓缓走出房间,转眼便消失在漆黑阴暗的庭院里。

    **********************

    沙尘不断被马蹄扬起,前往秋月郡城的官道上,一辆由三匹马并排拉动的青绿色马车,不快不慢的在道路上行驶。

    路胜,王允隆,还有大长老的孙子云袖飞,三人坐在车厢内。

    云袖飞面色冷静,正细细的擦拭着手上的白色长剑。

    路胜翻着手里的书卷,正在细读大阴近代史。

    王允隆坐在窗边,自斟自饮,喝着小酒。

    三人各有各的事干,谁也不干扰谁。

    路胜看了一会儿书,瞟了眼边上的云袖飞,这家伙终于把他的长剑保养好了,俊俏的小白脸抱着剑,像是抱着亲儿子一样,狠狠亲一口后,才缓缓放下。

    “马上到地儿了,上宗千阳宗的人和我们宿月那边不同。大家都低调点,这趟要是能通过筛选测试,我们三就彻底发达了。”

    王允隆笑了笑,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屑。

    “云师兄说得是,不过那么多下级宗门推荐名额出来,就我们三个,怕是不一定能成吧?”

    “成不成,要看人。”云袖飞笑道,“师弟你是通脉之体,这位路师弟又是天生神力,加上这么短时间就突破基础功决,天赋就算是在往年里的推荐名额中,也该是不错的。

    说起来,最近秋月郡流传出费家有人失踪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万一发生得近,我们很可能会被抽调这个作为考核任务。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费家?”路胜消息没两人灵通,此时疑惑问道。

    “是专门负责下级宗门和上级宗门的联络招待家族,这个费家可不是什么小家族。其家中子弟遍布附近宗门,既有家中子弟在上级宗门,又有不少下级宗门的真传弟子也是他们家的族人。”王允隆淡淡道。“听说最近发生了人口失踪的怪事,都是针对没有修为的普通族人。”

    “我们正好作为被接待之人,费家的事很可能被当做考核测试,来针对我们出题。往年来也都是如此。就近拿最新的案子考核我们。”云袖飞笑道。

    “你们有什么线索么?”王允隆看向他和路胜。

    “没,听说已经失踪了不少人了,后来就连他们请来的几个高手,都无声无息消失。这事情有些棘手。”云袖飞淡淡道,只是神情中有些疑惑。“这个事情,我听我爷爷提过,我们别出头就是,万茜派的弟子,今年出来一个实力超强的家伙,让他先挡前面。”

    路胜和王允隆都点头,表示理解。

    马车一路不停,很快离开荒野,两侧渐渐有了人烟,官道上也出现了不少岔道,一些马车牛车不时被赶超,有运货的驴子看到这辆马车,也都纷纷主动让路。

    又过了不到盏茶功夫,秋月郡庞大的城墙远远已经能看到了。

    路胜眯了眯眼,远远望着庞大城池,光看城墙,就明显比大宋的城墙厚一倍多不止。

    墙头上巡逻的卫兵头顶,不时能看到细微的淡金色光晕一闪而逝。那是遍布整个郡城的巨大精气护罩。

    路胜心头微微一凛。

    ‘果然,连普通人都不放过,一样吸收精气供养最上层的高手....’他能够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无数精气,化为丝线,朝着郡城深处某处汇聚而去。

    “这个世界....真是....”路胜眼神一冷,坐在马车里,缓缓驶入毫无防备的城门。

    三人连同马车一起,一接触到淡金色护罩,便马上自然而然的融入其中,一丝丝极其细微的精气,从其余三人身上散发出来,和其他人一样,缓慢朝着郡城深处飘去。

    路胜也坐到车窗边,朝外看。

    街上拥挤的人流源源不断在两侧人行道上穿行,中间是宽敞的车道马道,马车,牛车,驴车,甚至还有骑着狮子,豹子等猛兽的高手从容不迫的在街面上行进。

    路胜一一观察路过之人,庞大的人流中,以他的感应力来看,方圆数十米内,所有人都能被他仔细查探清楚,而不会被护罩发觉。

    “拥有真气的人,确实不少,十个中就有一个身怀真气,倒是达到拘级层面的,极少,只有偶尔能碰到一个。”

    他的目的是来这里寻找更强的突破瓶颈途径。并为自己家中和元魔宗,谋得一片栖身之地。

    只是如今看来,大阴这里的整体氛围,让他心中隐隐有些压抑。完美融入其中,这对元魔宗,对路家而言,不一定是好事。

    *********************

    大宋,砂瀑平原。

    嘭!

    金色的沙丘上,一道漆黑高大人影重重踩在沙地上,抬头遥望远处。

    人影生得极其怪异,他浑身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中,上山精瘦,下身臃肿。就算是头顶滚烫灼热的烈日,他也一点也感觉不到人似的,将全身都笼罩的严严实实。

    而怪异的是,他的身后,走过的沙地上,留下的压根就没有一个人形脚印,而是某种如同蛇一般的无数触须搅动后的残留痕迹。

    咔嚓...咔嚓...咔嚓...

    男子一步步的沿着沙丘往前走动,黑袍下的双眼中,闪烁着淡淡的灰色微光。

    “卡菲?你来这里做什么?”

    忽然男子脚下的黄沙流动,一张宽达数十米的巨大人脸,缓缓在他脚下浮现凸显。

    男子所在的位置,正好就是人脸的下巴上。

    “陛下,魔渊封印被毁了...我无家可归,只能前来投奔您了。”古魔卡菲掀开黑袍,露出满是伤疤的光秃秃头皮。

    他眼中灰光大盛,恭敬而带着一丝畏惧,看着下方巨大的人脸。

    “魔渊封印被毁了?”巨大人脸一愣,随即皱眉起来。“那个封印已经维持了五千年,我们和人族协议过,谁也不去触碰,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被毁的?你可知道,那里链接着的是什么地方??那不只是魔渊的封印!”

    卡菲露出一个无奈沮丧表情。

    “我很遗憾陛下。解开封印的,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像魔族的人类。我认为是修炼了魔道秘术融入了魔刃入体的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