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黑印寺 一
    “青青?”费白绫站起身,左右看了看,都没看到妹妹身影。

    “跑这么快?”她疑惑道。

    活动了下身子,她慢慢朝着妹妹最常躲藏的地方走去。

    最近她总觉得家里有些怪异。族人们都开始变得不爱说话,出去工作也都沉默寡言,只是按部就班的完成事务,大宅子里也气氛有些沉闷,有种说不出的昏沉感。

    就像今天,明明外面是大太阳艳阳天,但宅子里仿佛笼罩了一层昏蒙蒙的雾气,让人感觉脑子不清醒。

    “青青?”费白绫走到一处墙角,在大水缸的后面猛地探头。

    水缸后面空无一人。

    “没在这里啊?”她又慢慢走着,很快走到一个白石雕像前。

    “青青!?”费白绫猛然探头朝雕像后面看去。

    依旧没人。

    “也没在这里啊。”她挑了挑眉,今天妹妹还躲得蛮好的啊。

    吱嘎.....吱嘎....吱嘎.....

    忽然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从花园深处传来。

    费白绫双目一眯,缓缓顺着声音走过去,在花园里绕了几个弯后,一架带着些许锈迹的黑色秋千,出现在她眼前。

    费青青就坐在上边,小脚丫子一摇一晃,不断荡着秋千。

    “姐姐,你找到我了!”费青青笑得很甜,她柔顺的长发被微风吹动,轻轻摇摆,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如同花卉一样的香气。

    费白绫笑着走过去。

    “青青你是不是偷偷买了什么香粉之类,身上好香啊。”

    “有吗?”费青青娇笑道,“青青什么也没有买呢,什么也没有闻到啊。”

    “是吗?”费白绫伸手过去,青青想要抚摸妹妹的长发。

    却不料妹妹一股脑跳下秋千,几下便钻进花丛。

    “姐姐来找我啊!”她的声音很快随着小皮靴的脚步声远去。

    费白绫无奈的摇摇头,只能跟上去。

    穿过花丛,她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出花园门,便赶紧跟上去,走出花园。

    “姐姐,我去厨房喝东西,你来找我啊。”费青青的白裙子在远处墙角一闪即逝。

    费白绫赶紧跟上去。

    “别乱跑了,青青。”她总感觉有些不对,今天的家里似乎人很少。虽然听表哥提到过,大家都要去负责各宗的新弟子筛选测试。

    但似乎连仆人和侍女都看到几个,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她隐约感到有些不安。循着声音方向,她一路穿出主家住的院子,来到厨房区域。

    “青青?”她叫着。

    围墙内的厨房区域空无一人,空气里隐隐还弥漫着淡淡的柴火味。

    费白绫缓步在有些油烟的草地上走动着,四处张望,试图找到妹妹的身影。但没人回应,费青青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忽然她听到一阵细微的,吵闹的小孩子说话声,循着声音,她慢慢穿过一道院墙,走进另一处很是陌生的别院。

    她从来没来过这个别院,似乎是其他家族支脉生活的地区。在费家这样的大家族,上千号的族人中,没有见过面的族人不在少数。费白绫一直生活在九大区的其中之一,就是自己生活区里的亲族都认不全,更别说外面几个区。

    宅子里越发冷清空洞,一直走过来,不要说下人,就是虫子鸟叫都听不到,这让费白绫有些心头发怵。

    她顺着院墙走了几步,很快便远远看到院子角落蹲着几个小孩子,正欢声笑语的聚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她微微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朝着小孩子们的方向靠近过去,人多点,总感觉阳气盛一些,安全一些。

    “你好,你们在玩什么啊?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这附近经过一个这么大的小女孩?”费白绫凑近一些,朝着几个小孩子大声问,同时用手比了比妹妹的身高。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几个小孩子一起凑过来,他们脸上带着快乐的笑容,整齐的看着费白绫。不断的重复着叫声。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一次次,一声声,他们脸上的笑容毫无变化,声音也一成不变,像是不断重放的录音。

    几个孩子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他们脸上的笑容像是固定了的一样,粗看很灿烂自然,但时间一久,就会发现,他们的表情压根就没有半点变化,眼睛弯弯,嘴角弯弯,一动不动,就像是完全僵硬掉一般。

    费白绫有些害怕了,她往后退去。脸色有些发白。

    啪嗒。

    忽然她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细微的皮靴踩在地面的脆响。

    马上,面前的小孩子们的声音开始有了变化。

    “小女孩....”

    “小女...”

    “小.....”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混沌扭曲,越来越朦胧,很多时候更像是某种诡异的嘈杂噪声,又像是卡带了的录音机,开始扭曲受到干扰。

    费白绫双眼睁大,已经逐渐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东西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耳朵仿佛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膜,什么也听不清,小孩们的声音扭曲着,时而尖锐,时而低沉。

    忽然,她看到其中一个小孩子身后,正静静的站着一个穿白裙的黑发小女孩。

    那女孩安静的站在那里,长长的黑发将她的面孔遮住,费白绫只能隐约的感觉到,她是在看自己。

    “青青!”她认出了那是妹妹青青穿的裙子。赶紧冲上去试图抓住她。

    但青青比她更快的转过身,朝着离开院子的出口走去,几下便消失在外面朦胧的黑暗里。

    费白绫想要追上都来不及,她被几个孩子的身体挡住去路。

    “让一下!”她急了,伸手去推身前的小孩。

    但诡异的,她的手一下从孩子肩膀上穿过去,所有小孩声音迅速淡化下来,然后急速消失。

    费白绫再一看自己周围,什么也没有,没有小孩子,只有铺了一地的落叶。

    她悚然一惊,后退几步,这才发觉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黯淡下来,清冷的月光被云层遮掩了大半,只露出一点点撒落下来。

    整个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她自己。

    “青青!!”她急了,宅子里明显有些不对劲,可眼下青青还在和她玩躲迷藏,万一她遇到什么危险那可怎么办?

    她心头越发焦急,朝着刚才青青跑掉的方向便追了过去。

    穿过几个院子,路过几个花园和池塘,整个宅子里都没什么人,有时候她能听到声音从墙另一边传来,是有人说话的声响,但自己走过去时,却空空荡荡,似乎人正好都离开了。

    这种感觉让她越发害怕起来,找了许久,终于,费白绫左右看了看,还是沿着原路朝自己住处方向跑去。

    她要找到爹爹,让他发动人手把妹妹找回来,还有要问清楚,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人手这么少。

    *********************

    “有不寻常的气息在蒸腾....”

    水井边上,路胜将冰冷的水桶从自己头上直接淋下。

    哗!

    冰冷刺骨的井水狠狠冲过他的全身,在月光下隐射出强壮扭曲如树根的坚实肌肉。

    肌肉的轮廓如同钢铁,表面覆盖着无数细密的如同红线般的网状纹路,让人一看便望而生畏。

    路胜摸了摸自己阴极态的上身肩膀,视线朝着郡城方向望了眼。

    他极度敏锐的五感,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这个城市的上空盘旋扭转。那东西不是魔气,也不是阴气,也就是说,那不是鬼物或者魔物弄出来的。

    白天测试完毕后,千阳宗的那位长老,便将他安排进了这个独立小院。

    第二日就将进入宗脉的秘境,进行第二轮测试。

    路胜放下水桶,他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从深山出来,粗学了一些基本真功的普通血脉弟子,或许是某个隐居世家的后人,或许是世家血脉的后代,又或者是意外被神兵魔刃辐射而不自知的普通人。

    不论什么情况,他都不应该懂太多东西,表面的综合实力是拘级一纹,这是依靠他拘级的天赋得来。

    所以他在动手时,都是尽量用的最基础的招式。因为他不应该熟练其他招式。

    只是刚才那股气息,实在有些让路胜侧目。

    那气息不知道怎么的,让他有些想起了在黄金广场看到过的那个树根大门。

    冲完澡,路胜穿好衣服,进入静室入定休息。但心里却是记住了刚才气息蒸腾的位置。

    一夜无话,第二日,他一大早便被叫醒。

    有侍女专门为他准备了全新的千阳宗白色金线劲装,为其仔细穿好,然后又有人准备了放了某些药汤的特殊浴桶,让路胜沐浴。

    之后千阳宗的长老,一个叫张世龙的老人,亲自上门,领着他坐上马车,前往郡城深处的焚香寺。

    一同前往的马车足有五辆,路胜的排在第一位,他透过半透明的窗帘,看到外面路边,两侧等了不少街上的民众。

    民众们大多都是看热闹的,还有少数窃窃私语,似乎了解一些情况,纷纷用敬畏的眼神盯着队伍。

    “我们这支车队居然和当朝大员一般,出行都是要常人退避。这排场倒是不错了。”

    路胜仔细感应了身后几辆车,都是和他一样,有一个长老带着一个年轻人一起。

    张世龙长老笑了笑。

    “这个是特权,但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秋月郡分宗,除了要负责筛选精英送入宗脉外,还有着负责郡城安全方面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