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永眠 一
    路胜惊讶的看着面前陡然增多的精气,大片云雾状的精气环绕他不断飞行盘旋。

    “怎么回事?刚刚还没这么多....”

    “出来!”

    忽然一声厉喝从地下传开。

    哧!

    小湖边缘,大地陡然裂开一道口子,一道灰光从中冲天而起,轰然落到侧面沙滩上,化为一名身披银蓝色光点的黑袍女子。

    女子皮肤惨白,嘴唇发紫,一头黑发高高盘起,黑袍下方露出的下身,不是腿脚,而是密密麻麻的无数树根。

    “有本事利用小辈干扰我吸收精气,却没胆子出来是吧?”女子脸上带着丝丝羞怒之色。

    精气气柱,一旦开始形成吸收,若是被人抢夺走吸收掉,那就相当于凡人中的被人**。舌头都伸进去了还搅了几下,那种感觉是极其敏感的。

    苏狞扉活了数千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谁敢这样羞辱于她!

    “滚出来!”她左右看了看四面,猛然挥袖。

    刹那间一股黑云从天空云层落下,狠狠砸中一处草坪。

    嘭!!

    草坪炸开,泥土随时草屑全部被腐化成黑色汁液,散发出淡淡甜香。黑色职汁液中有一点黑光飞射落入女子背后,消失不见。

    她俏脸寒霜,连续挥动袖口。

    轰轰轰轰轰!!!

    周围树林小湖顿时糟了秧,到处爆炸被腐蚀化为黑水,无数的黑光飞醋,落入她身后消失。

    一阵发泄后,她这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路胜。

    “小辈,你刚才可知是谁增幅你的精气气柱?”苏狞扉缓缓走过去,低声问。

    路胜早就在她出来便收起了精气气柱,站起身。

    闻言后,他愕然摇摇头。

    “没人增幅啊?这附近只有晚辈一个,前辈是不是看错了?”他老老实实的等在原地,仔细打量着面前出现的黑袍女子。

    这女子容貌身段都是一等一的秀丽上乘,黑发垂下,分散在身体周围,胸前高高耸起,饱满而不夸张,腰身更是纤细盈盈一握,唯独双腿。

    紧身的黑袍下面,延伸出的不是双腿,而是大量黑色树根。

    好在这个世界什么样的异状路胜都见过了,这点异常并不能让他失神,等到苏狞扉询问他时,他已经反应过来,认真回答。

    “是吗?”苏狞扉皱了皱眉,下身无数树根缓缓分开,一双修长,浑圆,匀称的莹白双腿,缓缓从树根中间伸出,赤足踩在地面上。

    她就这么赤着脚,站在脏兮兮的草坪上,周围溅射开的黑色汁液仿佛绝缘一般,一点也沾不到她身上。

    路胜眼皮跳了跳,扫了眼面前的女子双腿,那双腿给他的感觉,有些诡异,他只是扫了眼便迅速移开视线。

    女子黑袍不长,下摆刚好只达到双腿大腿中部,要不是周围有大量树根遮挡,整个黑袍便彻底成了黑色超短裙。

    “小辈,你是从原界来?传送来还是被人带进来的?”苏狞扉继续问道,似乎压根就不在意会不会走光,她下身的黑袍成了黑裙,大量树根从裙底蔓延伸出,帮助双腿支撑起身体。

    而她的双腿,却如同坐在凳子上一样,交叠着悬在半空,轻轻松松的翘着小脚。

    “回前辈,在下是从原界来,是传送阵进来。”路胜恭敬回答。

    他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身体内隐藏着某种恐怖庞大的暗流。

    这股暗流之强,甚至比他见过的魔主白骨巨手还要恐怖。所以只是脑子稍微一转,他便猜出,眼前这女子必定是这传秘境隐居已久了的顶尖强者。应该是千阳宗辈分极高的老前辈。

    他也确实有些紧张,不是怕其他,而是怕自己底细被看穿。不过看起来,这女人并没发现自己的隐藏。

    苏狞扉冷哼一声,有些不信,她闭上眼。

    呼!

    一股庞大冰冷的寒风,骤然以她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吹拂散开。

    天空翻滚浮现大片乌云,周围白色精气云雾,仿佛被墨汁染黑,急速变灰,变黑。

    天色转瞬间便灰暗下来。

    路胜只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上升腾蔓延,朝着上身攀爬。只是几个呼吸,他的下半身便被彻底冻僵。

    他身体本能的要运转内气挣脱寒意,但被其压制下来,任由这个寒意蔓延。

    “苏狞扉!”远处天空一个庞大的声音低吼着,“你疯了么??!”

    “你算什么东西?敢直呼我名字?”苏狞扉冰冷道。

    “你!!...你到底想找什么?快收了感知,这趟来的小辈都快被你冻死了!”那个声音远远传来,同时间还散发出阵阵淡黄色微光,隐隐有温暖热浪弥漫开来,但和这股寒意相比,只是杯水车薪,只能勉力保住很小的一块面积。而且保护面积还在急速缩小中。

    苏狞扉这才注意到路胜已经半截身体被冻成冰柱,只剩下上半身还露在外面,但身体表面都已经覆盖上了白霜。

    她这才冷哼一声,头顶暗金色月亮一闪即逝。

    寒意骤然停下,一切又恢复成原本的温暖和熙气候。

    但已经凝结结冰了的东西,却是没法短时间恢复了。路胜便是其中之一,他全身都被冻成冰棍,僵硬笔直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依旧还保持原本的姿势。

    苏狞扉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摸了摸路胜额头。

    “还好,还有气。”她面上不动声色,但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歉意。

    “灵识全开都找不到隐藏的老家伙,难不成真的只是意外?偶然出现精气共鸣?才会抢走我凝聚的精气气柱?”她微微蹙眉,有些不解。

    她是什么层次?灵识方面整个大阴能够和她比肩的,屈指可数。能够在她灵识变天裂地搜索之下隐藏自己的,横竖就那么几个人,但以那几个人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无聊到跑来和她开这种恶劣玩笑。

    “或许真的是偶然?”苏狞扉纠结起来。她身下大量树根扭曲缠绕,形成柱子,支撑起身体,她整个人微微后仰,轻轻坐在树根凝结的椅子上。

    “算了,或许真的是偶然,此人被我牵连,资质也不错,带回去让人指点一二,算是弥补他这趟的身体受创。”

    她纠结了下,终于还是放弃追查,视线转而落在面前的路胜身上。

    伸出食指,她轻轻往前一点,落在路胜额头眉心。

    嘶!

    一道紫色精气丝线,从她指尖急速钻入路胜眉心。

    “好了,这道紫月精气,足够他治愈冻伤,还能提升一定真功修为。

    这精气应该可以够他吸收几个月。

    回去好好调养感悟,若是能彻底吸收消化掉这一丝紫月精气,对其未来发展绝对有莫大帮.....”

    苏狞扉的脸色再度凝固了。

    她刚刚才传输进去的一丝紫月精气,才在对方血脉中跑了两圈,就突然消失不见。

    她凝练无比,几乎成了液体的紫月精气,居然无缘无故的神秘消失了??

    “这...”

    “前辈....多谢前辈相救之恩。”路胜此时也终于‘清醒’过来,面带感激的朝她低头道谢。

    苏狞扉收回食指,有些愕然。她退后一步,仔细打量路胜。这才在他皮肤表面隐约看出一丝淡淡紫意。

    “居然....居然被他吸收了!!?”苏狞扉感觉自己多年的世界观都在被冲击崩塌。

    一个普普通通的拘级宗门弟子...居然能主动吸收她释放的紫月精气???

    那可是连一般掌兵使都不敢随意接触的诡异精气。

    “你....叫什么名字?”苏狞扉深吸一口气,不动神色问。

    “晚辈路胜。”路胜此时全身都从冰柱中融化解脱出来,连忙恭敬的单膝跪地,朝她行礼。

    从刚才的寒意冲击,他已经分明的感应出,眼前这个女子,绝对是实打实的魔主以上顶级强者!

    其身上的恐怖气息,就连当初门后的宣圣魔主,也绝对不及。

    他虽然不能分辨出眼前女子比宣圣魔主强多少,但敏锐的是直觉告诉他,这女子极度危险。

    “路胜.....一路走向胜利么?”苏狞扉点点头,能够吸收她紫月精气的体质血脉....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命运?

    她曾经花了两百年时间,四处寻找能够传承自己真法的后辈,可惜....一无所获。

    紫月精气的侵略性太强了,以至于一旦没有她亲自操控,只需要几息,就能活活将人同化,吞噬消化,变成更多的紫月精气。

    而唯一能扛住这种侵蚀的,就只有传说中的凶月之体。也就是她自己这样的特殊体质。

    “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感觉不舒服?”苏狞扉继续问道。

    “没有,晚辈感觉还好,身体一切正常。”路胜有些不解,但还是老实回答。

    “是吗?”苏狞扉再度伸出手,轻轻在路胜手臂上一点。

    又是一丝紫月精气送出,钻入路胜体内。

    路胜毫无所觉,那一丝精气太过微弱,刚一进入他体内,便被其恐怖的身体活性,迅速侵蚀吸收,同化成自身的一部分。

    单论身体活性,全身细胞活性,就算是魔主也不是他对手。

    自从他将外道内功练到前所未有的千年功力境界后,身体强度和活性就已经被提升到了一个恐怖境界。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路胜的一滴血,都可能疯狂吞噬腐蚀掉普通拘级的黑膜。

    内功气液,硬功外道,不只是强化了他的肉身这么简单。其他拘级,虽然也有超速再生,剧毒和绝对防御等能力,但身体的真正本质活性,是没有达到这个地步的。

    他们只是依靠的黑膜之力。但路胜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