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永眠 三
    陈宗主稍微顿了顿,等身旁那老者释放出的锁链完全将四周包裹住后,才缓缓松了口气。

    “我们称呼她为永眠圣主,但外界的很多人,称呼她为永眠魔主。”

    “永眠魔主...”路胜微微眯眼,没听过这个名字。魔主不是一般对魔军的称呼?

    他身旁的张世龙看出了这点,苦笑道:“还有个名字,或许你也听过。”

    “什么?”

    “迁蠹。”

    路胜一愣,随即马上想起他看过的大阴史书,上边曾多次记录过的这个名字。

    “迁蠹du....你不会是说,历史上那个造成三十七座城池...”接下来的话他没说完。因为张世龙无奈的点头,已经肯定了他的猜测。

    大阴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种极其恐怖的病症瘟疫。

    前后数年时间,造成数千万人患病去世,这对总人口也只有三十多亿的大阴,无疑是个极其沉重的打击。

    原本历史上记录的,迁蠹是中特殊的通过空气流传的疾病瘟疫,但现在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路胜心头微微有些收紧了。他确实很强,但还远远没达到能一口气屠杀数千万人的层次,估计他要放开了杀,顶多杀死几十万人,就会马上有无数顶尖强者蜂拥而至,直接轮死他。毕竟在大阴,人口可是关键因素。

    张世龙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反正都已经被隔离了,他索性也破罐子破摔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原委,只知道,那位是突然出现进入我大阴的,没人知道她从哪来,只知道和她第一次接触的一座小城紫碎城。

    那座小城一夜之间全部死绝,无论人畜,甚至连毒虫老鼠之类,都无一幸免。

    后来这位走到哪,哪里就蔓延开大规模的瘟疫,她自称迁蠹,有着极其恐怖的再生能力,当时的诸多势力,不断出动圣主,都无法击败她。”

    陈宗主也叹了口气,接过话头。“后面的还是我来说吧,世龙你也不很清楚。那时候我也还只是师傅手下的第二十四位弟子。我的老师玄青子,就是当初参加过那次大搜查行动的高手之一。”

    他伸手示意路胜坐下,自己也缓缓拉开椅子坐下。

    “那一次,直到几大家族的兵主亲自出手,也只是抓住她,最后好不容易找到杀死她的办法,就是利用破界石不断消磨分割她的本体,然后杀死分割下来的部分,这样水磨功夫一样,慢慢磨死。”

    “后来正巧遇到魔帝入侵,诸多势力组成联军,抵挡魔界之门,破界石便不够用了,只能暂时将迁蠹封印。转眼上千年过去,兵主都被魔帝牵制住,迁蠹的力量也越来越强,根本没法控制,稍有不注意,泄漏出一点点,就能造成数万人传染死亡。

    于是我千阳宗宗主,空横兵主亲自出动,和迁蠹大人密谈一年后,达成协议,迁蠹大人也因此加入我千阳宗。”

    “这事,很多老一辈其实都不清楚,还以为那位是我们千阳宗的普通元老,这次要不是你被选为那位的弟子,我也不会说出口。

    原本我只是以为这是个传说,毕竟几千年前的事,谁记得这么清楚,典籍上都有不少模糊。可没想到....”陈宗主无奈道。

    路胜大概明白了那个诡异女人的身份地位了...顶尖魔主层次,而且就连兵主也无法短时间杀死她,自身如同移动天灾。估计也正是因为这点,她才只能隐藏在传秘境中,以免伤及太多无辜者。

    只是他有点想不通的是,对方到底是怎么看重他的,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收他为徒,指点真功。

    陈宗主全名陈静之,在秋月郡城,他不只是第一强者,同时也以心思慎密著称,此时也是看出来了路胜的疑惑。

    “不管怎么说,你被那位大人看中,是你的福分。那一位指点的几位前辈,无论男女老幼,最终都无一庸碌,现任的总脉副宗主就有一人曾经是她指点过的弟子。”

    “那这个隔离?”路胜疑惑道。

    陈静之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从身后拔出一把泛着蓝光的长剑,剑光一闪,如同雪白匹练中绣了一丝蓝线。

    哧!

    路胜的身旁周围骤然仿佛有不少东西燃烧掉落下来。

    一些东西细碎而黝黑,像是芝麻点,落在地上一接触到石砖,马上便冒出嘶嘶的剧烈腐蚀声。

    大量黑烟冒出来,经过阵法强化后的高级材料地砖,就在众人眼前,急速的被腐蚀出大小不一的坑洞。

    路胜更是愕然的注意到,那黑烟中居然还隐藏着密密麻麻的无数身体半透明的小虫子。这些虫子长着猩红小眼,有十多对足,背上四支透明翅膀急速扇动着,发出细微的嗡嗡声,并且正在随着黑烟淡化而急速死去。

    这些虫子体积极小,普通视力根本看不清,也只有路胜极度敏锐的感官才能察觉。

    “接触过那位大人的人,都要进行绝对隔离。”陈静之解释道,“因为那位大人辈分极高,所以你现在相当于我师弟,位置暂定为秋月郡支脉真传。另外.....”这位好心的宗主忍不住还是提醒了句。“一切小心....”

    “我明白。”路胜看到那些虫子的时候就明白了。估计这位迁蠹大人不是喜欢杀人,而是她压根就控制不了自己身上的威胁。

    接下来,又进来一些手持特殊设备的人手,他们穿着包裹全身的白色隔离服,用手里的类似罗盘一样的精致圆盘,对着路胜不断打出一道道蓝色绿色符文光线。

    一道道缠绕着符文的光束落在路胜身上,马上便形成一个个代表封印净化,和隔离的特殊印记。

    陈静之和另一位宗主守着忙活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检查清楚路胜身上的问题。

    结论是——没有危险。

    比起前面被指点过的那位大人的弟子,路胜身上携带的毒虫太少太少,稍微封印一下就能解决问题了。

    陈静之两人也大大松了口气,毕竟他们也只是普通地元级强者,就算是地元境顶峰,可面对那一位时,也是心惊胆颤,生怕稍有意外,出现危险。

    这种事之前不是没有先例,第二位被指点过的弟子,就是有一次出来秘境后,没有隔离封印干净,在离开后的第三天,造成三千多人被感染致死。当时的那一宗门支脉全部死绝。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这种感染,除了掌兵使层次,其余没有任何人能免疫。就算地元境也一样。

    路胜很理解他们的谨慎,也完全配合几人的隔离检查。

    忙活了半天时间后,反复确定了路胜身上不再有危险,陈静之两大宗主才松口气,告辞离开。

    张世龙等人也被牵连着浑身上下检查净化了一遍。此时也是狠狠松了口气。

    几人走出大厅,离开木楼时,腿都是软的。反倒是罪魁祸首路胜,还一副神采奕奕,精神不错的样子。

    “一起去喝一杯么?”张世龙拍拍路胜肩膀。这位长老是不敢在路胜面前摆架子了,刚才真的是被吓得够呛。

    那一瞬间记起路胜老师是谁时,他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很多,这一辈子他还留着很多遗憾没有补全,还有很多目标没有完成,可在生死之间,什么都不重要了,唯一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只有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精致面孔。

    路胜看了看天色,傍晚时分,昏黄的阳光正在缓缓变得艳红。

    “快要天黑了,今天遇到不少事,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他初得了黑狞苏狞扉传授的真功,正打算回去好好尝试一二。隐约的他感觉到这部真功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同寻常。

    “也好,你也是辛苦了,和那样的老...前辈打交道...”张世龙同情的拍拍路胜肩膀,“有什么事,可以来近华山庄找我,去百叶谷找紫叶夫人也可以。之后很快宗门会对你进行安置安排,先回去好好休息等候就是。”

    “我明白。”路胜点头。

    张世龙带着几人离开了,一起离开的还有宋都,这家伙是被宋家人带走的,离开时他看也不敢看路胜,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儿,刚被隔离净化时,他也听到了宗主的一番解释,对现在的路胜简直就是如避蛇蝎。

    等到几人离开后,路胜左右看了看,察觉到还有暗中视线盯着自己。也是无语笑了笑。

    这次意外遇到的那个便宜老师,当真是威吓力惊人,

    他回头看了看木楼,转身顺着侧面人行道走去。婉拒了宗门派来的接送马车和护卫,他执意自己一个人散散心。

    秋月郡中,千阳宗只是其中一股势力,虽然是最大最强的势力,但和另外两宗的差距也仅有一线之隔,实际上相差不多。

    千阳宗,幽铟宗,缚灵宗,三大宗主宰整个大阴一半的势力,而另一半,则是三大家族。

    这便是整个大阴的格局,而秋月郡是从属于三大宗的地盘,在官府之外自然是三大宗门说得算。官府之内,其实就是三大家族的意志。

    大阴朝廷,就是由三大家族把持。

    实际上这就是朝廷和宗门江湖两大块。

    路胜刚才闹出的动静不可谓不大,他才在路边走了没几步,便感觉到有或明或暗大量的视线从各个方向投射过来。

    好在陈宗主似乎并没有声张出去什么,很快因为大动静引来的打探探子,慢慢减少消失。更多的是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调查。

    路胜再在城里转悠了几圈,很快便利用自己的隐藏气息优势,轻松甩掉所有跟屁虫。

    之后他先去药材店买了些必备药物,再到制符店买了些简易制符书籍。